Month: 六月 2009

HK Day -11

停电
    昨晚十点多室友突然 QQ 来消息, 我一开始还想今天这么早就回去难道, 结果是说房东电话通知今晚没电了, 想了下说没啥吧, 我们就回去开下灯, 我到时候带个手电回去好了. 一切淡然.
    回头跟人聊天, 突然说现在很热也, 然后顿悟好像今天没空调了要, 那不是热的慌, 还好最近都比较凉快. 回去路上跟室友讨论到这个问题, 也才觉得挺是个问题的. 讨论是不是开窗户睡算了, 结果还是觉得外面大马路太吵, 会受不了.
    回去后发现就我们一层没电, 估计保险丝挂了, 但是晚上没人来修. 开门, 开窗, 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开门, 凉风习习, 而且光影效果刚好, 很有夏夜的感觉. 只是湿度太高, 还是很闷, 还是很容易出汗, 不然还是很有感觉的.
    上床后才发现还是有点苦的, 粘乎乎的慢慢渗汗, 还好不是一片一片的湿, 迷糊半天才睡着, 早上也是被热醒的. 跑来学校, 在 Y 楼下面的通道里吹风还是爽多了, 到办公室有空调才凉爽, 不过总觉得还是不够自然, 不太喜欢.

报税
    昨晚问了下汪伟, 确认了下报税的事情, 按照一贯早死早投胎的观念, 早点去办了算了, 免得麻烦. 问到的结果是好像是 107, 坐两站在伊丽莎白 xxxx 下车, 过个天桥就是了. 再确认了下时间并且上 Google Maps 找到了卫星图研究了下, 觉得很容易嘛还是.
    今天中午等估计过了中午休息, 跟办公室的人确认了下, 是 104 不是 107, 果然 “好像” 是不靠谱的. 2 点多出发, 跑红磡天桥下的巴士站找 104 的站牌, 好远好远, 都到对面天桥下了, 看没多少人排队, 但是后面楼梯上又站了一条人, 等车来了才发现后面那条也是队伍, 只是他们怕晒没下来似乎… 灰溜溜跑队伍后面去, 又等一次车, 104 的发车频率好久啊好久. 等过了海底隧道, 第一站人都快下完了, 我下意识往外瞅了下, 怎么这就是伊丽莎白 xxxx 啊, 赶快跑门口, 司机都关门一半了再被我叫开跳下去.
    环顾了下四周, 这个… 貌似不是我地图上看到的状况啊, 找天桥, 上去也没看到税务大楼的说, 问了个路人, 为了避免用普通话别人听不懂, 粤语更听不懂干脆直接把信封上的地址给人看, 自己当哑巴等指路结果, 告知方向后下去才发现, 这是那条路的 3xx 号啊, 离 5 号似乎也太远了点吧, 于是怀疑少坐了一站, 悲剧啊. 走了半天找到出入境大楼和政府大楼, 看着像卫星地图上的那个, 进去问下, 对面双子楼就是, 果然少坐了一站…
    在税务大楼看了半天也没发现明确的指示我这个该咋搞, 在二楼中央事务处看了下挂牌的地方也没人, 那一票叫号服务的也不知道是不是, 于是把三楼四楼都逛一圈, 感觉还是一开始那个才是, 拿个号, 等了几分钟就到了, 挺快, 只是如果我不耗那个时间估计都弄好了. 在类似移动营业厅的服务台说明来意, 由于没香港身份证就给的港澳通行证, 直接给了个单子, 勾了下要办离港手续, 上 23 楼去吧.
    在电梯口按了向上等半天都没来, 无聊仔细瞅了瞅电梯边的说明, 原来这个不到 20 楼以上, 要想上去, 先去 G/F 然后换高层电梯… 囧. 下去, 再上去, 人不多, 不过貌似对方业务不咋熟练的说, 另外过来个 MM 弄了下才弄好, 给两张表, 分别对应 Apr. 1 之前的 08-09 税年和之后的 09-10 税年, 说填去. 对着那个很难理解的 Sample 填完拿回去, 说薪金收入这块你没填啊, 我就很囧的想那个 Sample 的意思好像就是我这不用上税的不用填啊… 打回去重新来, 还好这边可以用涂改液… 把一个小勾涂掉就行. 继续对着 Sample 填, 弄好后拿回去检查, 看完一张, 没问题, 再看另一张, 说, 咦, 你这个不用上税啊, 怎么你又多填了一块… 我 !#$!%@, 果然我的 IQ 和 HK 完全不 match, 这次是叫我直接划掉, 然后再签名… 还好, 比较快了.
    旁边有四个小房间, 感觉跟面试室一样, 让跑一个里面去等, 我对着那个贴着 PentiumIII 的 IBM 卧式机箱上面的 15’LCD 里的 Win2K 界面看的发昏时, 终于有人从里面的门进来, 啥也没细说, 就拿走通行证去复印一份, 然后学校给的报税单我说我不用副本了就直接拿走, 这事就算完了, 让出去等大概 40 分钟.
    在外面的凳子上坐的实在无聊, 手机上只有那些看过的小说, 于是又把银河英雄传说再看一遍, 感觉比 40 分钟短, 就直接拿到了报税成功的单子, 对方让在个表上签字同意, 然后问我地址, 我说哪里地址? 香港的还是内地的? 对方说内地的吧… 我想了下, 似乎未来漂的时间太多, 避免麻烦, 就说内地地址不确定, 对方就说那你回去住哪里, 我说住的地方不确定啊, 还要找, 也许搬家, 然后又说没公司或者单位的地址么? 我只能说回去还要另外找, 一切都还不确定. 然后两个 MM 和一个 GG 都在说, 这个好奇怪啊好奇怪, 另某 MM 说, 真的很奇怪, 就像 bird, 到处漂. 最后说留这边的地址吧, 有事让这边老板通知, 对方还是很奇怪说怎么通知, 我只能继续囧下去, 说网路吧… OK… 终于完了.
    回来一切顺利, 只是等公车半小时一小时才来一趟, 错过了真的会让人觉得很慌张… (不好意思, 串词了, 请参考 S.H.E. – 听袁惟仁弹吉他 – Play – 2007), 不过真的 104 的发车间隔好久啊 >_< 等回到红磡, 直奔李嘉诚楼十三楼, 在电梯里突然在看十三楼好像是 Human Resource Office, 不过我好像是去 Finance Office 而不是 HRO? 果然在十三楼出来觉得找错地方, 于是继续下去十一楼的 FO... 不知道应该怎么给这个, 于是给接待处, 想问下啥时候能提前支取最后一月薪水, 沟通似乎又出点问题, 对方直接把人给找来了, 确认了下是 11 号离开, 就说这个不能太早吧, 最多提前一两天, 9 号吧, 最早 8 号给你... 这个... 怕我携款潜逃咩 -.-
    奔回办公室已经是五点过, 才进门他们就叫出去吃晚餐… 炯炯有神的发现一个下午就这样过去了… 好吧, 吃晚饭吃晚饭, 都会的那家印度甩饼还不错, 咖喱鸡味道也还挺好.

明天放假
    嗯嗯, 特区成立 12 周年. 既然抓不到人一起, 我自己早起去看上午或者中午场的变形金刚 2 好了. 哼!…

// 由于今天晚上发呆时间过久, 导致昨天想要继续的话题没空写了, 再说吧再说吧, 顺延好了. -.-

HK Day -12

最后的工资
    周日的时候想起来上网查了下, 原来上周五就到账了本月的米, 不错啊不错. 应该早点去报税, 然后把最后一个月工资拿到手好一起换成 RMB 先. 今天去兑换的地方问了问, 可以直接汇到国内, 手续费 50 HKD, 似乎比在大陆直接异地存款还便宜嘛, 要不这样转了算了?

最后的日子
    算了下, 在 HK 的日子都没怎么玩过, 日子都过的及其的单调, 所以现在突然想把原来没做的事情都完成下.
    TF2. 刚好室友昨天去看了变形金刚 2, 说还不错, 50 港币, 也算便宜, 考虑忽悠办公室的人一起去, 如果不去我就自己去, 反正一个人看电影, 总比两个男人去好. 要不周三放假中午去看了算了? 刚好吃过饭走过去.
    博彩. 似乎很早的时候就注意到过赛马会的投注点, 可惜就路过一次, 再没去过. 今天无聊跑去尖东海边晃悠圈, 回来路上决定走条小道玩, 结果发现了室友所说的那个点, 挺大气的跟国内银行或移动营业厅一样, 于是无聊买了几注六合彩玩玩, 反正都是机选, 仅供娱乐. 看了下这个跟国内的双色球就是一个东西嘛, 压根就不是地下买码的东西.
    相机. 早就想弄个相机了, 手机还是不够爽, 看了看自己的需求, 不高, 有个能和原来自己 Canon A520 差不多的就行了, 目前对应的产品线上应该是 A1100IS, 香港太贵, 京东和新蛋也贵, 干脆淘宝上看好去深圳买好了.
    手机. 很想去整个 Nokia 的黑白屏, 现在的手机完全没任何别的用, 等回大陆能用武汉号了可能还会玩玩, 但是越来越懒得动了, 短信都懒得发, 还是黑白屏这种电力持久的好, 还有手电筒, 考虑以后比较长一段时间都会两号同时用, 要不去深圳一起再整个 1200?

郴州事故
    昨天才说某个贼的事情, 结果今天早上一过来就看到说郴州出事了, 在站内都能高速撞成那样, 真的是无语了. 而且感觉这个事情非常蹊跷.
    援用海子上的分析, 首先前车出站应该会导致后车根本没有机会获得出站信号和道岔走向, 而且后车如果刹车失灵, 运转车长是可以放风控制紧急制动的, 说司机睡着了这个说法, 有运监在, 直接会列车自动锁死的. 感觉只能是车底失控, 而且是完全失控, 而且风管还莫名其妙的无法缓解, 但是这样的话, 后车司机完全可以汇报给郴州站, 这样郴州会将其直接放过去, 然后让前车不动, 也还是可以避免的.
    总之, 这个事情很奇怪, 而且两车司机都没挂(这里阴暗了点), 不小心死亡的列车上两人和民房中一人都是女性还, 所以在目前都是男大车的情况下, 可以确定司机最多是重伤. 如果有人为因素的话, 我只能祝福他们还是下地狱吧.

反感的人群
    1. 又笨又勤奋的. 如果能再脑残点, 那就是极品了. 其实笨不可怕, 懒也不可怕, 最怕又笨又勤奋的, 你做多少人家能给你反回去. 当遇到这种人进行所谓的求助时则最可怕, 都把标准答案告诉他了, 然后告诉他前因后果, 他还能一脸白痴样的迷茫而充满求知欲的看着你, 说, 为什么… 每次这样, 我都想一巴掌抽死, 抽不死他那我还是自己抽死自己算了.
    2. 政客, 以及以说谎为生的职业. 看到这样的嘴脸就讨厌, 我讨厌人家进行毫无营养的说教, 完全把人当傻子, 完全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 正如慕容复对他的大燕. 其实慕容复至少还是四个时辰读书, 四个时辰习武, 保持了充分的勤奋, 虽然有点符合第一条, 但是至少人家自己还没傻到那样, 虽然被乔峰说 “我堂堂乔峰怎么能与你这样的小人齐名”, 但是还是能有两把刷子. 而现在的政客和那些以说谎为生的, 基本功都完全不行, 好歹也去看看 <论演员的自我修养> 吧.
    3. 小资, 或者拼命装小资还装不像的. 其实应该说是讨厌逗号后面那种, 因为真的小资是不会让我来 bs 的, 只有那些装逼无极限的才会被骂. 看所谓的 xx 文学, 蛋蛋的忧伤, 喝所谓的星巴克, 鱿鱼的眼神, 看类似王家卫这样的所谓文艺片, 然后来说你们看不懂的都是没品的人.
    4. FanBoy/FanGirl. 完全脑残的狂热 Fans, 比如被骂很多的苹果粉丝, “oh, 看, 连裂纹都这么有艺术感, 这就是苹果啊”. 其实个人觉得这个还好, 至少人家只是沉溺于自己的世界, 没有祸害群众, 正如慕容复最后疯了就疯了, 也没出来乱蹦达, 最多拖累了一个阿碧. 而目前表现最为无脑狂热的就是 g fan, 凡是 g 的一定是好的, 凡是 b 的一定就不好, g 做好了 b 去死, g 做不好一定是 b 在使坏, b 做好了那是小人得志, b 做差了终于有报应了, 真的想不明白为啥为 g 抱不平就一定得诅咒 b? 难道就是那个捕风捉影的 02/03 年期间的事情? 有没有证据还两说, 何况现在 g 和 b 两家要真的说黑, 屁股也都干净不到哪里去, b 是很多地方做的很阴, 但是似乎 g 也没资格站出来做卫道士, 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 再次感慨下有个善于洗脑的信欲旺盛的头儿是多么的重要啊, 李大师(似乎很多李大师? Kaifu-Lee, LiHongzhi?) 还是在这点上还是相当到位的.

写不完的
    发现我最近也很喜欢写东西了, 今天还有几个, 写不完了, 还是留这里吧. 还很讨厌的就是站在道德制高点自居的, 再次点名 kfl. 然后就是还有那些不知道的我们一直被误导的事实, 比如纳粹党其实是社会主义政党, g 的广告其实更作恶等, 明天继续.

HK Day -13

跑步减肥
    话说端午回家一趟被 n 多人说胖了, 然后打球被打到手的那次, 称了下有 67.x Kg, 悲愤啊. 觉得不能再狂吃了, 反正现在又消耗不了那么多, 而且确实该多运动点了. 于是早餐被我彻底戒了, 吃饭也没原来那样总要加了, 晚餐偶尔用水果来代替, 但是运动还是少了点, 只是一星期去跑步玩玩, 昨天运动完了称了下, 还是有 64.1 Kg, 还是很悲愤… 感觉还是 55-60 算比较正常的, 要努力啊.

西瓜, 超贵的水果
    想吃水果, 却越来越贵, 老妈也总说不要只吃苹果, 别的也吃点, 看了下苹果都 3.5 一个了, 就算买四个打折后还是要 12, 连黄瓜都要 7.9 一根, 这都啥价格啊.
    周五去都会吃完甩饼回来路上问能带西瓜去办公室不, 在得到确认的答案, 以及阿荣说他有刀后, 抱了半个回来, 花了 12 米, 结果阿荣掏出一把美工刀说这就是他说的能切西瓜的刀, 被一群无限期待的人狂 bs… 这个… 似乎似乎划三合板啥的用的, 我还拿削铅笔过, 而且上面都有机油啥的, 怎么都不像是能切瓜的吧. 讨论了下决定去食堂搞定, 本来说偷把西餐刀来, 后来想想还是太 ws 了, 就把瓜抱过去切了再拿回来, 只能说, 西餐刀真的很不适合干这个… 完全就是在当锯子在锯西瓜皮… 不过瓜还可以, 就是稍微熟过了点…
    今天还是觉得没水果吃不爽, 去买了四个苹果, 12 米.

鬼压床?
    周末两天都是睡到十一点后才起来, 虽然说晚上睡的晚加还是有点失眠, 但是睡到现在也确实有点太离谱了. 开空调, 裹被子不知道几舒服, 外面乌云密布不睁眼都能感觉到还是黑的, 等睁眼一看就到了十一点半过.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鬼压床? 我都不想睁眼的说

// 以下内容政治敏感, GFW 请注意

老而不死是为贼
    今天上铁路迷论坛看发现昨天京广全线晚点, 连京汉四趟 Z 都是晚点 4 小时以上, 在想发生什么大事居然搞成这样, 看了半天才发现是代表同志去株洲, 又是专列加专列啊, 难怪会这样.
    原来只知道京沪会被这样, 现在看来, 某退休的人很喜欢闹腾嘛, 京广也无奈了. 大致是, 前方同向的车如果比本车慢或间隔少于多少, 就近随便找个站停着待避(我还是喜欢写待毙…), 对向来的就近找站待毙, 不准在线上会车, 然后 DF11Z 拉开路专列过去, 然后 DF11Z 专列压过, 这次专列还两头都挂车头了, 可以在某些站掉头时根本不需要换挂机车, 太 NB 了, 等车过了其他车才能动(而且这个同向追踪时间似乎有点长, 有半个小时估计). 这样折腾下不知道要弄死多少车, 希望我不要遇见 大 Z 拉的专列, 遇到也是在我拍车的时候遇到好了…

群众其实很容易被欺骗
    昨天吃饭路上收到一份印的还挺不错的传单小报, 大致是某村抗议广深港高速铁路过他们那不设站, 而且造价过高啥啥啥, 仔细看了下, 不少是事实, 但是部分被严重夸大和扭曲了, 比如造价, 拿全程造价说成是香港政府需要出这么多钱, 然后别的设站之类的, 完全就是外行瞎抗议, 高铁要像地铁这个设站频度, 那还叫屁的高铁啊.
    后来发散了下, 觉得群众还是太容易被欺骗和煽动了, 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了这一点. 土共看透了这点, 但是欺骗的太狠了, 于是经常会发生被无知群众顿悟过来, 发现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历史整体来看还是欺骗的挺不错的, 不过最近似乎上面打麻将动作太大了, 下棋就下棋, 掀桌子干啥, 绿坝和 g 的事情无疑都是把群众想的太愚昧了. 敏感啊敏感, 一个老拿这个当理由的政府, 持续时间稍微长一点, 就没有什么是不敏感的了吧?

专治或民主?
    不知道啥时候开始的, 大家都觉得自由才是王道, 但是大多数人并不明白什么是自由, 以为什么自己都能插一脚才叫自由. 事实上大部分人并不关心这个, 之所以要民主自由, 只是为了能有监督让大家合理, 好的专治不会让大家觉得不合理, 反倒会得到更多的拥护, 而腐烂的民主自由会导致既得利益者完全在鱼肉百姓而让那些被蒙蔽的推其上台的群众更为无奈.
    银河英雄传说确实是部非常好的小说, 不能作为科幻或军事小说来看, 其更多的其实是在表达政治, 或者说社会哲学的思考. 专治和民主, 似乎大家都会觉得民主会比专治好, 但是从莱因哈特优秀的独裁专治的帝国和杨威利所处的无奈的腐烂的自由行星同盟对比来看, 普通百姓绝对会认为在帝国下会生活的更好. 而杨威利最后也只能承认这点, 但是就整个心理历史学来看(这里引用阿西莫夫基地系列的概念), 专治更容易使人产生腐败的心理, 而且无法监督, 特别是当处于金字塔尖的人变质后, 整个社会就可怕了, 而自由能有监督的人在, 使得犯罪成本太高, 整体看是要好. 但是我觉得会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 不知道是不是过于简单所以大家都忽略了, 那就是群众的思考能力, 就跟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一样, 群众的思考能力是决定社会形态的, 在群众都是愚昧的情况下实行民主, 那只能是找死, 当最初的一两个有绝对威望的人离去后, 稍微会动脑子的人就可以从此制度中到处获取利益, 因为要煽动无知群众简直是太容易了.
    说句不好的话, 中国现在的群众基础其实并不适合目前实行的理论制度, 所以目前实际走的还是封建主义或资本主义路线, 否则整个社会体系会瞬间崩塌, 看看人民公社, 看看文革就知道了. 而土共丝毫没有提升群众思维能力的举动, 反倒在更进一步的使其愚昧化, 其实是使得目前的制度越来越难维持. 其实这个动机也很好理解, 因为目前实施路线的是既得利益者, 他们当然会希望事情都向他们有利的方向发展. 毛本来是可以完成提升群众觉悟的壮举的, 但是一场文革, 所有的都完了, 反倒是在帮忙维持既得利益了. 邓其实也有改变, 但是到其暮年也在昏头了, 加上二十年前的那件事, 估计更坚定了其愚化群众的决心. 贼就是通过那事上台的, 当然会更有如此觉悟, sigh. 目前所谓的西方发达国家, 也只能勉强维持住目前的状态而已, 如果能再有一两个独裁天才, 比如希特勒之流, 估计也会错乱到死. 话说萨科奇那个脑残是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这点的, 可惜他只是干脑残的事情而没拿来做别的.
    从欺骗群众角度加过去的经历来说, 自信还是能煽动群众走独裁的. 不过不想成为希特勒之类的人, 如果是, 绝对会实行独裁专治, 至于是否优秀, 我自己当然会认为是好的. 从毫无人性的旁观者角度来说, 大屠杀是有利发展的, 地球现在承受不起这么多人口, 而且在屠杀中消亡的老弱病残会比健康的人要多, 聪明的健康人有更大的概率可以逃掉. 其实很多看似惨无人道的事件, 只不过是在医药发展违背了自然选择后, 再人工完成的进化筛选. 前不久看了些经典片子, 很多都和二战犹太人有关, 其实我越来越不同情他们, 反倒应该感谢希特勒让他们更凝聚, 更注重把优秀的人才留下来, 不然的话, 只是一群 JS 在互相碾压.

// 发现我思维越来越可怕了, 这样不好… -.-

HK Day -14

日子可以用三个爪子来数, 离开这边的日子也快了.

工作
    这周断网断的很痛苦, 天天要被老板催, 自己也不怎么想干活. 周一有线断, 周三无线抽风, 周四广东抽风把花生壳和要爬的站点弄挂了, 其他时间无线也不是很稳定, 真的是要疯掉.
    在互联网上的实际数据上做东西, 大部分精力都花在 Data Crawl 和 Data Clean/Extraction 上了(爬取和数据清洗/析取? 确实某些短语用中文会觉得很诡异 -.-). 然后遇到无良的站长, 明明是 gbk 的编码还非得写个 gb2312, 害的我以为自己代码这么烂, python 对非英文支持这么烂.
    周四接到 HRO 的电话叫过去拿报税单, 果然是要离开的人了, 下周或者啥时候去办吧, 发现工资是给到 15 号的, 真是 high 啊, 比我预期的多了不少, 嗯.

Paper
    本来说周末出结果的论文周四下午就收到录用通知了, 我很 high, 然后老板也很 high, 我 high 的是我终于有东西对得起老板, 不用被逼的天天干活了, 老板 high 的是投入终于有产出了, 没白招我这个人过来混吃混喝.
    其实四个 reviewer 的评分都不高(点解要四个? 是说投的人还没 reviewer 人数多?), 三个 Weak Accept 一个 Weak Reject, 其实 idea 和问题都还是不错的, 只是实验实在是太匆忙了, 所以被 argue 的比较多, 本来打算到六月份做出来的东西突然压到了五月中, 难免实验做的水了. 看老板以后会不会找很多学生来做人工标注吧, 这个其实很恶心的, 原来在 b 家, 标 200 个页面加写分析大概是两个工作日的活, 很恶心很恶心, 真的很恶心, 不用这么多个恶心不足以描述其恶心程度.
    搞完这个估计告别学术圈了吧, 去 m 家似乎是做工程和维护, 硕士毕业论文么, 我绝对会写个实现方向的… 伪科学的忽悠起来我自己都恶心… 怎么能这么恶心自己呢, 再次佩服下以伪科学灌水为工作和事业的人.

Geek 思维
    重新装的 Win7 7201 x86 的一些 tips(又是个不知道怎么用中文表达的词… 手记? 便签?) 丢 Baidu 空间上去了, 我果然是狡兔三窟. 似乎除了 Chrome 在某些论坛回帖被禁用 HTML(这个和 Win7 无关), 支付宝的数字证书死活弄不下来(这个不知道咋回事, 淘宝的脑残帮助一点用都没), 现在的兼容性已经相当不错了.
    无线鼠标最近耗电能力似乎大增, 或者是我本来喂他的也不是满格电的电池, 上周手头所有电池都没电, 只能换个很旧很破的罗技有线用, 果然很不爽啊很不爽. 来了这么久第一次给电池充电, 嘀咕怎么这个快充现在也这么慢了, 等从下午充到晚上回去路上, 终于想起来了这个充电器充电时红灯闪烁, 充满了红灯常亮, 不是去年那个充电红灯充满绿灯的, 打电话让阿荣帮忙拔了, 囧…
    另一个 Geek 阿荣童鞋本周入手 E71 一只, 然后就看这几天不用干活了 :P 不过我还是觉得 N 记现在的屏幕太小了, 很不爽, 看 E 系的图标啥的, 总觉得不像 S60, 反倒很有 Windows 3.x 的感觉, 不过别的看起来还是挺不错的. 我真的在考虑去弄个 1200 来算了, 现在手机就这功能其实, 我都好久没看电子书了.

天有不测风云
    似乎进入了台风季节, 天天下雨, 大多数时间还有阳光, 总算体会到了香港天气预报中的 “大部多云, 有几阵雨” 的精髓了, 就是经常早上起来阳光好好, 然后中午吃饭就能突然的大暴雨, 完了下午又放晴, 晚上接着下. 最近只要洗衣服, 基本都被雨淋, 气死了, 以后还是挂屋里好了, 滴水就滴水吧…
    周二心存侥幸衣服挂外面晾着, 中午也没回去及时收, 下午想回去的也一直懒得动, 结果, 就华丽丽的被能见度小于 100 米(或者 50 米?) 的大雨淋透了, 晚上回去发现更悲剧的是牛仔裤还掉到楼下外面的晾衣架上了. 挣扎了两天是不是给楼下写个条让帮捡到外面公共走廊上给挂着, 周五早上终于忍不了从房间里找出根纤维绳加早把坏衣架折成挂钩拿来挂包的钩子弄好在有风干扰环境下把裤子钩了上来, 期间那个诡异的衣架和下面的铁丝纠缠了半天, 估计楼下没人住, 不然那么大动静早上来要殴我了. 事后他人指出这就是传说中的钓鱼, 有关偷博物馆里东西的电影经常也会有如此画面, 是说其实我有做梁上君子的潜质?

补记: 不阳光的海滩
    上上周其实我们去了西贡, 估计那时候心情不好, 于是那个星期的日志压根都没提这件事. 先放出相册地址: 2009_06_10_厦门湾海滩
    为了欢送汪伟, 以及庆祝其他人的阶段性成果都搞定, Maggie(老板) 决定请我们去西贡玩, 离岛的海滩, 大家很 high 的于周三屁颠屁颠跑去了, 中午吃完后坐地铁去沙田跟 Maggie 汇合, 然后坐了接近一个小时的汽车到达西贡. 一上车大家就很紧张的找了下锤子 -.- 然后发现就在我面前, 我们还颇为仔细的研究了下, 锤子详情请见相册. 在车上大家看天气不好, 就在说会不会下雨, 结果快到西贡时果然大雨倾盆, 然后被淋到了 Seven-Eleven, 买了堆吃的, 结果韦博士决定买拖鞋, 然后掀起了大家买拖鞋的热情, 某人还去买了条沙滩裤.
    香港的阵雨很快过去, 买好船票去离岛, 中间看到对面依稀是科大, 跟 Maggie 确认了下果然是科大, 海湾很小, 船靠岸后还要走一段栈桥, 沙滩很小, 寥寥无几的人, 救生员还挺多, 估计是天气不好所以人少, 而且据说这个沙子是大连还哪里运来的 -.-
    去水边试了下, 发现这样完全不能玩, 而韦博士(继续哈哈哈哈一下这个很赞的称呼也是绰号) 穿着沙滩裤就很 high. 大家决定当场买沙滩裤, 四人出手, 也没能便宜点, 不过这边还好, 比在西贡买就贵几块钱, 忍了, 大家一起去换衣服, 考虑想下水玩, 于是脱成真空只穿了个沙滩裤顺带当泳裤使.
    在海里扑腾了下, 很不爽, 不敢在水里睁眼, 不敢潜水, 海水太咸太苦太涩了. 好久没游泳, 体力也弱了很多, 果然还是只能游很短一段玩玩. 海水浮力很好, 可以直接躺海面上睡觉玩 :) 期间刨沙子玩, 果然香港本地并没沙子, 只有沙子里我们刨出来的小石头和后面退潮时救生员们弄走的大石头, 而外来的沙子刨着很是不爽. 四个男生都是沙滩裤, 三个下水, 韦博士以其不晓水性为由拒绝下水, 某仨欲暗算之, 未遂.
    虽然出了点太阳, 但是还是比较凉, 索性往水里泡, 到后来实在是觉得还是出来暖和点, 就出来晒着, 看和我们同船而来的一对情侣在游泳教学后在水里抱着颤抖.(看到这里思想不纯洁的人自己去面壁…) 没到五点半就跑去冲凉换衣服撤离了, 天气实在不好. 在栈道上看到另一拨人从海里弄出来的战利品, 都是长的奇形怪状的, 我讨厌海鲜 :(
    回到西贡码头 Maggie 准备按计划 bg 大家海鲜, 结果我们一群人没一个喜欢海鲜的, 我是对有壳的过敏, 某是坚决抵制, 某是不喜欢, 但是可以吃, 某是平时不吃, 真的要吃也还是可以的, 然后我们就决定饿着肚子撤回沙田. 在海鲜一条街上拉走在看另一奇怪海产品的崔, 虽然对海鲜没有狂热的爱好但是觉得来西贡怎么能不吃海鲜呢的崔就这样无语到死的充满怨念的跟我们一起回了沙田. 晚餐牛排解决, 挺不错的, 嗯, 确实挺不错的.

本周花絮
1. Show 车票, 没见过这样的吧, 哈哈. 下下个周末去北京的票, 刷新坐火车的最长时间记录啊.

2. 这个牌子是花圈店对殡仪馆的统计, 注意第一排比较靠右边(世界/明乐), 看不清点开看. 貌似我来 22 个星期, 光是我注意到的, 就挂了两个 “葉文”, 这个名字中邪了?

3. 最近是毕业的季节, 给一张去年毕业时的搞怪照应景吧.

// 实在是太长了, 想说的这几个留到明天或者啥时候当命题作文写吧
外一篇: 群众是容易欺骗的 (今天出去吃饭遇到有人发传单抗议广深港高铁, 中间太多细节经不起推敲, 由此想到)
外两篇: 优秀的专治独裁 or 腐烂的民主自由 (这个, 由于可能过于政治敏感, 所以可以拿 银河英雄传说 里恢宏的场景来模拟推测之)
个人喜好外一篇: 讨厌的人 (脑残&愚蠢/政客/伪or真小资/喜欢占领道德制高点的人/不可理喻的gfan)

Win7 手记更新 2009/6/24

1. 出了几个 Bug, 不过均已修复或未重现
a. 某次莫名其妙给我把无线网关了, 似乎我也没乱按什么键来着, 重启后好的(由于我没装 Access Connection, 所以没法 Fn+F5 控制)
aU. 发现 Win+X 在 Win7 下的功能很强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 就跟原来 XP 下 Win, U, U 快速关机那样, 但是那次连设备管理器都找不到, 估计是硬件抽风穿越了
b. 现在屏幕显示没了… 不知道为啥, 就是调亮度/声音什么的那个绿色的条没
bU. 重装了 HotKey 和 OnDisplay 的驱动搞定
c. 7100×64 上开始菜单下沉的 Bug 在 7201×86 下再没出现, WMP 的显示问题也只在 7100×64 下出过那一次
d. 开始菜单的那几个常用程序, 莫名其妙的无法更新顺序和添加新的??? 全 remove 后现在 OK 了

2. www.lenovo.com/windows7beta
新的 HotKey 驱动比原来好点, 把 Fn+F2/F5 也较好集成了, Fn+F8/F9 只能调出相应的 Windows 窗口, Fn+F7 可以切换窗口但是没提示, 不如 Win+P)
# Fn+F8/F9 是因为我没装 UltraNav Wizzard 和 EasyEject

3. 我需要一份新的 Windows 入门教程…
发现 Win+x 这样的功能我居然到现在才知道 T__T

HK -21day

日子已经开始可以用天来倒数了, 没心没肺的继续对这个地方没有留恋, 只有对前方的期望.

感觉还是自己的脾气越来越不好了, 很容易动怒, 虽然很多时候是别人小白, 但是, 似乎我原来都能看的更淡, 一笑而过, 现在却总还是要在心里生气很久. 看来和现在远离人群还是有很大关系, 封闭自己后, 就会使得自己的思维模式越来越自我化, 所有的猜测和思维基础都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 难免会跟别人不一致, 而有时候觉得别人太过小白, 从而会抓狂. 其实我有啥好抓狂的? 不甩别人不就完了? 那些不得不面对的… 抓狂就抓狂吧, 也不会太频繁.

最后一月, 反倒事情重新紧张, 其实也只能说原来做的也不甚完美, 所以现在还是必须去弥补的. 是不是我还是太完美主义了, 特别是工程上的, 对于所谓的学术… 我才懒得管啥是学术… 就我这样的, 就算做学术也撑死是伪科学, 回头去做砖家叫兽? 牢骚牢骚, 研究研究怎么把事情做好才是王道, 不喜欢用很 dirty 的方法去完成, 无法复现的过程不是个好过程.

看麦兜, 更喜欢那样没有压力没有期望的生活, 麦兜妈从一开始的那么大期望, 到后来很朴实无华的少病少灾, 遇事顺畅, 其实已经是最高境界了, 想不明白为啥这个世界大家都在那么辛苦的追求虚空的东西. 马尔代夫其实未必有多好, 只是能作为一个天堂, 让人有所期盼, 这就够了. 没有鱼丸, 没有粗面, 去不成马尔代夫, 拿不到奥运金牌, 其实都没啥, 只要我们都能健康快乐.

现在越来越没有写东西的心情, 估计天天都在跟自己和别人生气去了 :(

Win7 手记

I. U 盘安装
1. 创建启动盘
以管理员身份运行命令提示符(cmd.exe), 并进入 diskpart
C:>diskpart
查看 U 盘的序号, 并选取
DISKPART>list disk
DISKPART>select disk 2

清除内容, 并创建活动主分区, 格式化并挂载
DISKPART>clean
DISKPART>create partition primary
DISKPART>select partition 1
DISKPART>active
DISKPART>format fs=NTFS
DISKPART>assign

搞定, 退出
DISKPART>exit
# 上述步骤可以直接在计算机管理->存储里完成, 主要是格式化后将分区设为 active(活动的)

2. 制作安装盘
用 Deamon Tools 加载 Windows7 镜像到 x:, 并拷贝(u: 是 U 盘的盘符)
xcopy x:*.* /s /e /f u:
使 U 盘能自启动
u:boot>bootsect /nt60 u:

3. 正常安装

II. 各项设置
0. 如果无特意说明, 均指目前在 7201 x86 上的设置, 原来的 7100(rc) x64 有些不对.

1. 驱动等
直接让 Win7 自动更新, 完事后还需要安装的 ThinkPad 东西有
HOTKEY(一些 Fn 快捷键和屏幕显示)
HPROTECH(硬盘保护, 分 32/64bit)
IBMPM(电源管理)
SMIIF(系统界面, 还是和屏幕显示有关)
UNAV(触摸板和指点杆的驱动, 分 32/64bit)

2. 系统优化
a. 关闭硬盘保护. 直接右键 My Computer 改之
b. 关闭休眠(Hibernate). 管理员模式运行 cmd, C:>powercfg -h off
c. 取消字体语言限制. 在控制面板的 Font settings, 去掉 Hide fonts based on language settings 的勾.
# 这个很脑残感觉, 害的在 记事本/Chrome 等地方要选 Fixedsys 和 Courier New 都选不到
d. 在鼠标的电源管理页将 允许此设备将计算机从待机状态恢复 的勾去掉.
# 这个也很脑残, 一开始不知道, 发现待机后随便动下机器就又醒了.

3. 软件
x. 如果无特意说明, 最好都在安装时, 选 run as administrator 模式运行安装文件, 这样不容易出问题.
a. 7zip. 装好后选文件关联时, 也用管理员模式运行, 这样右键菜单啥的都对了.
b. gvim. 无特别情况, 在 7100 x64 下右键关联有问题, 不知道是不是没用管理员模式的原因.
c. daemon tools. 提示不兼容的时候, 不管他, 记得重启后最好还是自己手动管理员模式运行安装文件而不是用默认的.
d. office 07. 装好 daemon 后挂 iso, 跟 XP/Vista 下安装一样, 注意选取组件和设置个人信息是在启动画面下面的 Custom 里, 不然直接点安装就是全默认了.

Bug 汇总.

1. 某次莫名其妙给我把无线网关了, 似乎我也没乱按什么键来着, 重启后好的(由于我没装 access connection, 所以没法 Fn+F5 控制)

2. 现在屏幕显示没了… 不知道为啥, 就是调亮度/声音什么的那个绿色的条没了

[已解决] php 的 system 调用无法 import 非系统的包

发现不是 import 的问题, 是 logger 的问题, 暂时还没去找原因, 把整个工程往后推动中, 有空再想吧

—-分割线—-

发信人: whusnoopy (Snoopy), 信区: Python
标 题: [求助] php 的 system 调用无法 import 非系统的包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Jun 16 21:14:39 2009), 转信

Ubuntu Server 8.04.2 上的 php5 + python 2.5.2

在某 .php 文件中插入下面一段

<?php
  system("python /home/snoopy/test.py")
?>

其中 test.py 内容为

import os
import sys

print sys.path
print '<br /><hr size="0" />'

from test2 import testphp

print 'import ok'
testphp()

被 test.py 引用的 test2 也在 /home/snoopy/ 目录下, 且有 testphp() 的函数,
但是实际运行中, php 页面能显示 sys.path 的内容, 而且第一个就是 /home/snoopy,
但是 ‘import ok’ 就无法显示, testphp() 函数也没有被执行

但是如果直接在终端下用 python /home/snoopy/test.py 就能正常运行

请问下这个情况怎么弄?


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 you never know what you gonna get.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18.197.148.*]

HK Week -5 吃吃喝喝

想想都做了些啥… 日子就过的这么快…
能写的都没写, 荒废中

周四去满江红, 确实在香港能吃到这样的川菜已经不错了. 结果周五又跑去, 改成了继续欢送 Wang Wei 童鞋… 周六在香港 K 歌, 比大陆确实便宜, 十个人 K 了四个小时, 管饭加一杯喝的, 就是一个套餐, 最后人均 42… Orz. K 完了继续跑去深圳, 巴蜀风吃的好爽… 继续不喝酒.

貌似? 一星期就完了? 我怎么觉得似乎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说的? 算了, 都是口水话, 比如深圳的男女老幼都穿的比香港凉快, 美女似乎也多些

端午回家 and HK Week -6

5.26 离港, T38/39 回家, 6.1 T40/37 返港, 由于在香港的时间已经可以倒数, 所以计时开始用负数, 多了两个手也数不过来

5.26 离港
最后还是小心谨慎提前更久从学校出发, 红磡第一趟车去落马洲, 等了下趟去罗湖的到深圳, 顺利过关, 猪流感压根就没啥影响. 在罗湖换了 1K HKD, 才 876 人民币, 汇率啊汇率.
深圳火车站的布局不错, 通关/地铁/火车站/汽车站枢纽都还挺有条例, 很顺利找到进站口, 然后在进站口旁边的真功夫吃晚饭, 五点不到, 真早 -.- 不过是 6 点的火车, 也没办法. 开吃后发现我记错了, 真功夫是没辣味的, 有辣味的是武汉的天天聚源汇, 喵滴… 记错了, 还不如去对面的麦当劳.
深圳进站口的安检扫描机旁边贴的是 “请小心自己的孩子”, 这是怎么回事? 候车厅弄的很不错, 很方便, 从候车区直接就可以检票, 下楼梯就是月台, 根本不用过天桥啥的, 国内的车站其实也可以考虑这个做法的, 就是把车站的候车厅修在线路和站台上, 节省多少空间啊.
车上一路没啥事情, 广州上的人挺多, 预留的吧, 一路上居然都有人上下, 我说怎么晚上准备下车时下铺人都不一样了.

5.27
到永州晚点一点点, 一起下车的还有去东安的, 刚好去对面站台的青岛-南宁车去东安, 其实 T38/39 的点能往后排两个小时就好了. 老爸叫车来接回去的, 倒床上居然半天没睡着, 听外面半夜鸡叫, 然后等五点多天亮鸡叫后又睡着了, 睡到老妈戳起来吃早饭.
中午又睡一觉, 还是家里老妈做的饭好吃, 吃饱喝足再睡个午觉, 这是何等的人生啊.
试图把 Modem 拉我房间去上网, 死活不行, 不行就不行吧, 刚好在家修养.
理发, 又很短, 四块钱, 跟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比起来, 真是感激涕零.
傍晚楼下搭台子, 一卖电炊具的公司要弄个小晚会卖东西, 挺热闹, 喇叭里喊的节目很丰富, 也很雷人. 结果傍晚开始断断续续停电, 他们有发动机还能一直弄的很像回事, 不过节目明显缩水, 后来的叫卖环节被 bs 到死. 我老爹说他们那个传说中不限制铁锅钢锅的节能电热炉就是传统电热丝类型的, 其实也没多省电, 周围不少人买过也觉得不咋滴.

5.28
端午节, 现在好像都没艾蒿啥的卖了, 反正小时候门上总挂的现在没了, 觉得还是有点怪怪的.
没去外婆家, 外婆过来过节了, 其实也还好 :) (具体原因一些复杂的家务事反正我也懒得操心-.-)
检查了网络, 发现是我房间的电话线信号的问题, 把家里电话拔了后信号差不多能用了, 汗

5.29
在家无聊, 跑表哥店里去玩, 说那很多 TF 卡都坏了, 于是帮看了下, 四张卡弄好三张, 有能直接低格的, 也有只能在手机上低格的, 剩下那张死活不行了, 插我手机里我手机就死机, 插我电脑上也是会卡死, 插原来的山寨机上能读文件, 能删, 但是也只是看起来能删, 等下次插进去, 还是原封不动的, 晕死. 家里很多山寨机只能支持不超过 256M 的 TF 卡, 结果现在大家都生产大容量的卡去了, 256M 的由于越来越少, 反倒逆市涨价, 晕死.
出去溜达了一圈, 到处都是绿的, 绿的扎眼, 稻田里的嫩绿, 山上的墨绿, 空气真好, 只是没有河风带来的稻香.

5.30
老爹嫌我天天在家呆着不好, 于是把我拉对面山上去, 果然住山上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我们骑车到山脚, 然后上去下来花了三个多小时估计, 那些原来住上面的现在似乎也都搬下来了. 春天山上什么都长很快, 路都要用镰刀修一下, 到里面我们想下去看瀑布, 别人开的路已经不能走了, 我们再用镰刀开一次.
去山上看到原来知青守林住的房子, 还不错, 小桥流水青砖房, 山涧很清很凉. 房子里居然还有碗筷啥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人守林留下来的, 感觉也不像是很久没人, 一开始怕里面都死人了别人不知道.
老爸采一小袋蕨苗, 不过我一直觉得, 这玩意儿不会太好吃 -.- 反正最后家里好多吃的还没吃完, 这个就免了, 不过早几天老爹从山上弄下来的蘑菇还是挺赞的.
老妈反对我上去的理由终于得到验证, 裤脚啥的都是泥, 我的外套基本都被草木上的露水湿透, 那双在香港穿了三个月还跟新的一样的鞋子都被泥水染黄了. 出太阳后老娘就非得让我把裤子换了把裤脚给刷了, 鞋子也是, 但是显然看着就久了好多 -.- 发现我回去就是啥也不做的蛀虫…

上山玩的 PP 见: 2009_05_31_金溪爬山_港币_龙舟

5.31
跑去东安, 堂妹早就说回来这么久也不早点上去看爷爷奶奶, 其实估计是这丫头现在在家太过无聊导致的.
把那套港币给她, 过年时给我 500 港刀叫我回头还她 500 美刀, 这也太黑了点吧, 不过现在 3*(100+50+20) + 2*10 + (10+5+2+1+0.5+0.2+0.1) 也没亏, 而且更有意思些, 好歹是全套, 500 和 1000 的就算了… 貌似加上也够 500 美刀了要.
大叔那个无线路由又被小叔带走弄去了, 我估计也还是他 IP 没设好, 不然怎么没法用.
跟堂妹下五子棋, 发现自己弱了很多, 不过小丫头还是比我弱很多的… 这家伙反正也跟我当初一样, 一个这么久的暑假, 随便乱学点东西吧
下午跑去看龙舟, 这个太诡异了, 居然不是端午那天正赛, 而是五月十一, 我们去的那天算练习, 艇还不少, 只是紫水河道略显狭窄, 而且直道长度短了点. 估计是想热闹吧, 附近果然还是吸引很多人来看, 卖冰淇淋啥的也很开心, 只是那个桥栏杆我怎么看都觉得不安全 -.-
说是湘桂新复线会从河那边走, 新火车站也要迁, 看来现在县政府啥的那个位置以后会是新城和老城的交界中心.
晚上跟阿姨聊天, 问找工作要不要帮忙, 我当时嘀咕说貌似我还没这么水吧, 虽说最近经济形势不是太好, 但是找个好点的工作还是没问题才对, 结果后来说要不帮跑跑弄省移动去, 这个, 貌似肥差啊, 但是似乎人也废了, 我又不喜欢国企型的人情世故.
晚上过去火车站, 人很少, 反正东安一共就 6 张票, 晚点十多分钟, 其实和原来时刻差不多, 估计是故意把时刻表上的改了但是还是和原来一样跑, 不然 23:5x 到但是 0:0x 发车, 谁知道该买哪天的票.
在车上遇到一个很像初中同学的哥们, 但是又不确认, 不好意思太突兀冒犯, 过去就过去了吧. 他们一起的两个 MM 居然一起睡的上铺, 这车真结实… 后来说本来想补票的但是也没见到人, 算了, 省钱了.
大叔帮买的票是下铺, 但是似乎我一直不甚喜欢下铺, 刚好有一带小孩的年轻妈妈拿中铺跟我换, 说补差价我, 这个, 还是算了吧, 大家都出门在外, 无所谓. 只是后面让小孩谢谢叔叔, 这个就囧了下, 不过其实也差不多了, 如果叫谢谢哥哥, 估计怕是占我便宜吧, 本来也比我大不了多少, 如果小孩管我叫哥哥我就得叫她阿姨了.

6.1
早上硬卧突然跟要垮了一样的不停的响, 不知道是不是别人的包放床上随震动弄的, 反正没睡着了, 爬起来, 听他们聊天吹牛, 又碰到回家时 PP 的桂林乘务员 MM.
过花都时看到了旁边武广的工地, 进度貌似还不错嘛, 看来年底通车, 春运使用没问题了.
在广州站跳下去跑站台上玩了, DF4D 花老虎摘挂的时候没跑上去看, 以为不换机车了, 后来看估计一会走不了, 跑车头去居然没机车了. 这车在南京广居然也用内燃不用 SS8, 广铁到底想啥呢, 广深也是 DF4B 橘子拉, 明明都是电化区段了. 橘子过来挂车的时候趴那看了, 然后回来发现对面那个绿皮原来就是传说中的超级大套跑, 估计不管是谁, 看到那个复杂的水牌都晕了.

回家和坐车有关的照片见 2009_05_26_端午回家

到深圳晚点十多分钟, 猴急猴急过关后手机并网通报安全, 另打电话告诉办公室那群人等我一起去吃饭. 应汪伟要求带的特色的吃的: 东安鸡一只, 外加老妈做的一些腊鱼, 可惜都没拍 PP 了. 结果由于东铁在粉领还是哪被一九广通的车踩, 这群不厚道的人就还是先跑去了, 我出了红磡直奔 Staff Canteen 他们还是吃差不多了, 只开了鱼, 鸡一起丢八楼冰箱.
中午老板跑下来, 看我回来了, 第一句话居然是, 怎么红光满面的… 看来在家吃的确实太好了, 然后大家都觉得我胖了 -.-
晚上把鸡丢微波炉里解冻, 由于汤在走之前滤走了很多, 貌似解冻弄得不是很匀, 但是大家吃的还是很 high 的, 汪伟同学的评论是, “同样是鸡, 为啥这个就能这么好吃, 而 Staff 就能做的那么难吃”, 这个, 我同样怀疑香港这边人对食物的审味观(类比审美观, 我发明的词-.-)

6.2
下午打羽毛球, 很久没活动, 很开心的跑去了. 进更衣室前还跑去称了下, 说我胖的都又说是不是因为头发剪太短弄的, 结果是真的胖了, 都 66.3 还是 67.3kg 了, 天哪, 比我大三出去实习前肥了 12kg 了要 T__T
跟阿荣一拨打着玩, 很久没打配合粗糙, 然后抢一个球的时候两个人都冲上去了, 于是我的右爪又光荣负伤. 上次才洗衣服时把右手中指最靠近指甲那个指关节刮伤, 这才过多久啊…
估计是被拍子中的网刮的, 刚刮伤时觉得没啥, 但是血很快从中指和无名指手掌上那个指关节和食指中间那个指关节上流出来, 一边去休息下, 再去用水冲了下, 鲜血淋漓… 不对, 都是静脉血… 难道说黑血淋漓? 食指那刮掉的不是皮, 是带着点肉的, 但是又没刮掉, 看着就跟吊了块肉一样, 用水处理后找纸檫干, 按住, 看着烦躁.
确认没伤到骨头, 觉得也就只是擦破皮, 懒得去医院. 不过不知道为啥一直到晚上感觉受伤擦破皮的地方还在流血, 不对, 应该说血没凝固, 看着湿湿的, 后来看以为是血流出来弄的一大块红的其实是皮下淤血, 而且本来以为是流血弄上去的小指其实也受伤了, 真惨. 跟人问了下为啥总不结疤, 说是不是血小板太低, 似乎是有这么一出, 很早前在武大验血就有说血小板偏低, 但是还是正常范围内的啊. 然后就估计是受伤位置就是关节, 老动, 所以凝不起来.
阿荣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觉得是把我弄废了, 一直问要不要去看看或者咋, 然后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最后买了两大罐果汁让我选, 盛情难却, 只有拿了罐橙汁, 味道挺好, 只是太多了, 我喝了好几天才喝完 -.- 至于阿荣剩下那瓶苹果汁, 他的评论是 “这是我喝过的最难喝的果汁”… 这个, 不能怪我…

and then
在香港其实也没啥特别的事了, 没出去玩, 活慢慢干, 日子照样过.
唯一不爽的还是手, 干活洗衣服洗澡都要顾着点, 如果有人见我翘个食指洗衣服估计要骂我干嘛学女孩子捏个兰花指, 还洗衣服时用, 这个, 我也不想啊… 不知道肥皂是不是也有去血痂的功能, 反正每次洗完都感觉那层痂都变白软化了, 于是好的似乎也慢了些, 不过反正不痛, 我也无所谓了 -.- 只是今天突然想起来, 这样不会感染吧, 变成蜘蛛侠?

唠唠叨叨
1. 翻出车票看了看, 7-11 去北京, seven-eleven, 好日子, 嗯 ;)
2. 小强忽悠我和他一起住, 把 MSRA 的房子退了, 结果我都跟 MSRA 说好了跟我说我不是真的过去吧… 这个, 是说最近加班加的神经失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