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屠龙少年终变龙 从 Chrome 切换成 Edge

犹记得 2007 年在 Google 上海实习时,看到当时还没公开发布的 Chrome,还是那个蓝底 Tab 栏的早期版本,简洁清爽。相比之下 IE6 那时候已经被吐槽的很厉害,似乎 Vista 也只是自带了 IE7,然后因为吃硬件也没普及,我那时候似乎用的是遨游(Maxthon),随着遨游 2 的发布也愈显臃肿

过了十多年,当年大家吐槽的各种 IE only 甚至 IE6 only,变成了现在的 webkit only 甚至 chrome only,微软也放弃了自己的 IE 内核 Trident,新版的 Edge 浏览器最终还是基于 Chromium,又一个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循环

Chrome 被 Google 变得越来越私有化,各种更新和决策也完全是 Google 的一己私好,界面不知道是正大光明的为了对移动端和触屏更友好,还是单纯的一帮 UI 想彰显存在感,改的也越来越莫名其妙,最终,因为最近几个版本的 Chrome,在从别的应用冷启动唤起时,必然会页面全挂,且后续页面都会跟着挂,于是考虑迁移到 Microsoft Edge 上

在 Win10 1909 和 macOS 10.15 上都完成迁移,比想象中的无痛,相关的收藏夹密码记录等可以无缝导入,只是 Google 的账号同步变成了微软的账号同步,平常需要的插件在 Edge 的应用商店里也有,几乎就没变化。上周开始办公和家用所有电脑的默认浏览器都改成 Edge 了

到目前 Edge 还有一些小细节期望得到改善,不过应该都是在不久未来版本里会实现的

  • 搜索引擎自动发现。目前 Edge 还需要各种手动添加各网站自己的搜索,比如 taobao 我访问并搜索过后,下次并不能直接在地址栏里用淘宝的搜索,必须自己手动添加过
  • 访问记录跨设备同步
  • 下载过程可视化。现在只有下载完成后才在窗口下部跟 Chrome 一样有下载完成的提示,下载中的似乎默认不可见,需要打开下载管理页才能看到

鼻涕虫

在母婴店的待产包购买清单里,有吸鼻器这么个东西,以防小朋友不小心搞感冒了,自己还不会擤鼻涕会被呛住,这玩意儿大概长这样(我们买的也是同款)

吸鼻器

用的时候在本体里灌少量的水,把跟本体连接的软头放到小朋友鼻子里,然后大人从长吸管往外吸,就能把鼻涕吸出来,因为有水的隔离,不会直接吸到大人嘴里,里面的原理有点像水烟

不过还好小朋友在半岁前其实基本不会生病,后面也比较给力没用让这玩意儿派上用场,等莫莫大了不小心被他找出来这个直接就当玩具各种折腾完了,别,这个还是洗干净收收好,还等着将来给妹妹备着以防万一呢

等大一些后,还是会有伤风感冒,还是免不了鼻子堵堵,或者鼻涕流出来。一开始有鼻涕流出来给及时擦掉就好了,后来发现会凝结跟大人一样的鼻屎在鼻孔里,这时候就需要用个小镊子夹出来,小朋友的东西什么都有专用的,夹鼻屎都有专门的鼻屎夹,其实就是个塑料镊子头部变钝免得戳到,我们买的是这样的

鼻屎夹

一开始小朋友对有东西往自己身上戳都特别反感,只能等睡着了悄悄把堵住鼻子的鼻屎夹出来,黏糊糊的有时候扯那一下动静有点大,还可能把娃吓醒。后来大一些了自己也知道鼻屎黏住不舒服,自己也会去抠,跟他说帮他把鼻屎夹出来,就能比较好的配合躺下让大人帮忙弄出来,毕竟是给自己从不舒服变舒服

再大一些着凉了会一直有点清鼻涕流出来,这时候会说话能沟通有自我意识,想教他擤鼻涕,拿着纸巾捏住鼻子叫往外哼,结果一开始都变成了哧溜吸进去,还不如不叫直接把流出来的给擦掉

跟小朋友就是需要各种斗智斗勇,有时候看着鼻涕掉下来赶紧拿纸巾去擦,结果看你过来一吸溜就没了,就还得连哄带骗说我捏住了鼻涕虫的一条腿或一条尾巴,别动让我揪出来,有时候清鼻涕变稠后是可以一把扯出来好多,这时候赶紧再拿纸巾把周边清理干净掉

到了快四岁,终于开窍学会往外哼,冬天容易流鼻涕有时候看他有点点哼哧哼哧,拿着纸巾去捏住鼻子说「哼」,能配合把鼻涕哼出来,但是还是不像大人能有技巧的憋气哼,不一定能都哼出来,自己还是贪玩的很,不是大人捉住擤,就是任由掉下来到地上或自己想起来不对往里吸回去然后再慢慢掉下来 XD

莫言莫语 10

我去拿工具

家里的灯开关除了床头,都在正常大人舒适的高度,小家伙喜欢开关灯,够不着了已经会搬自己的小凳子来踩上面按,后面发展到开关下不能放凳子或懒得搬凳子,直接去阳台拿晾衣杆来捅开了

我先冰一下

跟他说有的东西太热了要放凉了吃,等不及自然冷却或用小风扇吹,就自己跑厨房拉开冰箱门放冷藏室里去。或者有时候自己心血来潮说要吃冰一点,比如牛奶啥的,也会自己去放冰箱

我要吃那个白白的东西

小家伙大了学精了,要吃某些东西不一定直接要,而是委婉的提醒让大人说出来,然后就可以赖「是你让我吃的」。比如某阵子要吃奶酪棒,妈妈也给买了两包妙可蓝多放冰箱冷藏,这娃想吃了就围在厨房门口各种暗示,等大人问「你说的是奶酪棒吗」,马上点头「嗯嗯,是你让我吃的」

我来检查一下

小朋友很喜欢吃馄饨,伯母经常包了馄饨放冰箱冷冻室准备随时有的吃,有时候想起来了说要吃馄饨,立马先去拉开冰箱看看还有没有,如果没有了就赶紧催「bebe 你今天记得去买馄饨皮」

这个不知道是从哪学的,在有点不高兴或着急的时候,每一句话都要用「哼」来开场,「哼,我就说了这样是不行的,哼,你还要催我」

可是

同上,在有点迷惑或者思路没跟上来的时候,就用「可是」来做衔接词,给自己一个停顿考虑,「嗯,可是,我不是要去上厕所的呀,可是,我还想玩一会呢」

没哭没闹 ^__^

这句话一定要配上这个表情,上了快一个学期幼儿园,加上也确实长大了,放学接回家问今天在学校怎么样,小家伙很得意地一字一顿「没、哭、没、闹、很、开、心」

这个小朋友能干吧

长大了越来越臭美,有时候帮忙干了个什么事,或者自己以前做不了需要大人帮忙,现在可以自己做了,弄完后回头给旁边照顾的人得意一下

莫言莫语 9

我要吃饼!

小朋友某段时间爱上了吃小区外的烤饼,早上煮粥煮面都不要吃,非得来这个,好吧,爸爸换衣服出去给你买

她欺负我,谁?她,谁?Yechun!

不知道和妈妈在一起玩的时候怎么让他不高兴了,趴客厅沙发上生气,问他怎么了,怨念妈妈,追问是谁,开始叫妈妈大名了

好吧

小朋友更大一点后,现在不舒服了会配合测体温,咳嗽时对嘴里喷药也能乖乖的让喷一点,自己也知道喷了才更舒服

我会飞!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学的,把衣服打开当自己的翅膀,不停的从客厅沙发上跳地上来,还要强调自己会飞,有时候在外面玩也会突然就把衣服拉开像小飞机一样绕来绕去

我要看奥特曼

低龄向的动画片已经不那么爱看了,现在终于进了奥特曼这个大坑,目前看的似乎是一个 13 集还是多少集的一个系列,乐此不疲重复看,这种特摄片真的好看么

Let it go~ let it go~

看完冰雪奇缘,果然这首歌是全球小朋友会被洗脑的神曲,在家动不动就会找个小杯子当话筒来表演,还要得意一下「我唱的好听吗」

莫言莫语 8

这部分都是上幼儿园之前的记录,零零散散现在才整理

我有点害怕

在托班时有一段时间总是要带着毛绒兔兔妮妮去上学,后来问他为什么一直要带着妮妮去上学啊,有点小弱弱的这么回答。再怎么张牙舞爪的小朋友其实也还是有各种柔弱的一面,也没啥不好影响,带着就带着吧,也就是来回路上和中午睡觉时抱一下,给自己一个安全感

我脚酸,走久了就会酸的

有一阵这个小朋友很喜欢偷懒,路上总是要抱,问他为什么要抱呢,这娃给了这么无懈可击的理由

亲一下你就有力气了

大人不想抱或抱久了会跟他说「我没力气了,你下来自己走吧」,这个娃学会了各种哄人,抱住头亲大人脸,叭叭叭好几下,似乎是更小时安抚他说「亲一下就有力气了」现在被反过来用了?

啊我害怕

小朋友也是个很矛盾的个体,有时候看一些动画片,遇到稍微可怕一点的场景(比如猫和老鼠里猫抓老鼠时)就要表示怕怕,躲到大人后面,但是又想看不让关电视。这个,似乎跟某些人看恐怖片是一样的?又怕又想看,捂住眼的手留个缝去看屏幕?

爸爸不要赖床了

小朋友的作息时间就是这么无语,工作日拉他去上学各种不想起床,周末了大家想一起睡个懒觉,到平时那个点他又自己爬起来。夏天时不用担心着凉,爸爸醒了趴床上不想起时,小朋友就会跑来大喊

Yechun 你怎么还在睡啊

会吐槽爸爸,就一定也还会吐槽妈妈。妈妈早上有时候赖床时爸爸在外面叫几次都还没出来,小朋友就有点点要去管一管了,把门打开然后很严肃的小埋怨的口气,还叫的妈妈的大名

互联网带给了我们更多信息,但不是知识,也不是智慧

在「世界是平的」这本书里见到这句话,深以为然

以前的信息获取渠道特别单一,而且各种被监管和审查后保证信息的可靠性(至少对于监管部门来说是可靠的),而互联网给了我们更多的便利和自由后,也带来了更多的干扰,各种错误的信息,标题党,阴谋论,充斥着整个互联网空间,意见领袖们也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有意无意的掺杂私货

但是世界就是这样发展的,没办法像以前一样,对获取到的每条信息都奉为真理,书上写的也不一定是对的,何况互联网上你都不知道谁发布的信息,到底是客观真实,还是有意选取的角度,抑或是空想瞎掰。要学会识别和判断,有自己的逻辑和知识体系,并不断的完善和自洽

中日韩地区的音乐特点

这个事情是之前去日本旅行时,导游曾经提到过的一点(也可能在别的地方也见过这个说法),东亚地区的流行音乐,日本强在旋律,韩国强在节奏,中国则长于填词

后来去自学了点三脚猫的日语,以及了解了一点韩语的背景,也确实有证据来佐证这一点

日语的发音都是 aeiou 的韵,最多加上 n,想押韵押的很好太难,而且日语脱离古汉语写法在音节上长短不一,也难有各种对仗的词,那么只能在旋律上下功夫,而日语歌确实很多都是旋律好听,在我等外语听众眼里,填的词就不太对得起这个水准,特别是对比好多中文翻唱的填词,各种压制原版(也可能是因为我中文母语的关系)

韩语因为彻底字母化变成表音文字而非表意文字,那么在填词上就彻底渣渣了,在流行乐发展上比日本晚起步很多,拼旋律编曲啥的其实没优势,反倒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就是节奏感超级好,同时带动 MV 和现场演出效果非常赞,最近看各种男团女团脑残粉似乎都是在哈韩,相比而言日本乐团和艺人都显得各种安于本业

中国传统文化的威力实在太大,古代的乐曲(词牌)和各种填词(唐诗宋词)都有保留,而且中文还是表意文字,能用寥寥数字描述各种意蕴,在填词押韵音调变化上各种秒杀,只是起步相对晚加产业化太低,之前有港台撑着,都被揪出来大面积重新填词翻唱日语歌,现在整个华语圈的音乐偶有佳品,但跟人口比例来说还是弱太多

国家和民族乃至文明的强盛,物质文明是一方面,精神文明方面在赶上,但还要多加倍努力,这种需要时间沉淀的东西还是要更长的周期来证明自信

三年系列的无疾而终

之前有按三年来写一些总结记录,到今年前阵子突然想起来「唉是不是离我第一次出去实习都过了十二年了」,那所以今年为什么没有继续写「三年又三年」呢,可能只是没有那么多需要记录的变化?或者说自己现在的成长随着年龄的变化也越来越少?没了就没了吧,顺其自然,刻意去凑的话只能说强扭的瓜不甜

之前的几份

莫莫去托班 part3

在托班跟别的小朋友有冲突后那一两周,有一天晚上突然惊醒,哭了很久,全身是汗又不让接近,最后弄得有点发烧,看他情绪不是太好,加上那段时间流感也比较多,那两天就没去上学,跟他解释只是因为在发烧,怕传染给别的小朋友,所以今天不去上学了哈,按规定退烧三天后才去。听到不要去上学可开心了,以至于到后面一天已经不发烧了说「我们去上学吧」「不行的,我还没好的,咳咳」故意咳嗽一下想表示自己还在生病,「那生病是需要吃药的呢,你还要吃药么」「但是我已经不发烧了呀,你说了要过三天才能去的,还没到三天,我去了会传染给别的小朋友的」,「那明天我们已经好了三天了就去学校好不好」「明天是星期六,不用去上学的!」

爸爸某天去接莫莫,回家路上打了几个喷嚏,小家伙看到也跟着啊咻,说「我也在咳嗽,我生病了」,爸爸从后视镜里看一下他,忍住笑说「你生病了所以不能去上学了么」「是的呀」,「但是你刚刚是打喷嚏,不是咳嗽,你弄错了」「。。。咳咳」,「如果咳嗽的话我们要喝咳嗽药水的」「我不咳嗽,我已经好了」

可能也真的是过了上学的新鲜劲,后面每天去上学都要各种傲娇一下。早上爸爸开车到托班园区时开始幽幽的抽一下鼻子「唔,我不要去上学」,到了托班大门口入园体检和换鞋时还是闷闷不乐,但是老师带进去后很快就能高兴起来,然后到放学时又玩到不想走。到后面每天早上都要跟老师一起笑一下他戏精,等再往后快到期离校那几天估计也是觉得没意思了就不演了

好奇宝宝只有在遇到他感兴趣的话题时才会很专注的听你说,并且一直要问他没弄明白的事情。比如接他时遇到托班的阿姨也下班回家,跟爸爸到一楼出电梯看阿姨还在电梯里,就问「爸爸她为什么不出来呀」,「阿姨到地下一楼去坐电瓶车回自己家呀」,「她为什么要坐电瓶车呢」,「因为阿姨可能没有开小汽车来,电瓶车比较方便」,「那她为什么不坐公交车呢」,「公交车可能不到她家吧,还要转车,电瓶车可以直接开到家里的」,继续各种小朋友奇怪的好奇问题

说到放学时碰到阿姨,等电梯时阿姨还开玩笑逗这个娃,「为什么你吃饭的时候都好好自己吃饭,到吃点心的时候就要喂呢」,莫莫就不吭声,估计在找理由,然后爸爸故意小责怪「你看你在学校都好好自己吃饭的,为什么回家就要喂呢」,「我还是小孩子,我要喂的!」

小学放暑假后有一天小区业主群里转消息说隔壁小区走丢了一个小女孩,上小学了,但是除了名字和一张照片其他什么信息都没,一边希望小朋友只是在家躲起来睡着了或者去同学家忘了跟家里说,一边到放学接莫的点,接上莫莫往车上走时,这个娃又要自己乱跑乱跳,跟他说隔壁小区有个小姐姐不见了,在外面要抓好爸爸妈妈的手,这个娃顿时又谨慎起来,赶紧抓牢,又开始提问模式「她怎么走丢的呢」「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看到了群里的消息」「她爸爸妈妈怎么不去找她呢」「他们家有去找她,但是没找到所以让大家帮忙啊」「她妈妈可以坐公交车去找她的」「但是她妈妈都不知道她往哪边走的,怎么知道坐哪个公交车去找呢」,小朋友想不到别的办法,就一直念叨「可以坐公交车去找她的」,后面在回家路上,爸爸跟莫莫一直讲你在外面不要乱跑,万一不小心走丢了,赶紧去找警察叔叔,或者到商店里找老板,告诉他们你住哪里,爸爸妈妈叫什么名字,爸爸妈妈会来找你的好不好,如果你能记住爸爸妈妈的手机号就更好了,「嗯,太长了我记不住」

夏天到了给莫莫吃西瓜,按更小的时候的办法,把西瓜切成小块放碗里给他一个勺子舀着吃,想了一下突然又不要了「我不要这样,我要拿着吃,三角形的,有皮的,没有籽的」,好吧,小朋友要求还挺多,这就是西瓜切片嘛,是在托班吃西瓜都是这么吃,所以在家也要一样么,来来来,帮你切好挑好籽,自己拿着吃吧

回家路上给莫莫一盒酸奶一包坚果已经成了习惯,等这家伙腻烦了又不要吃坚果,开始找理由「老师说每天吃吃吃会变成一个小吃货的!你不要叫我吃了」「那你是小吃货吗」「我是小吃货,妈妈是大吃货!」

自从让带着妮妮兔去上学,每天就一定要带着妮妮去才行,据老师反馈,带过去后就一直围着这个妮妮转,玩积木的时候「妮妮说要怎样怎样」,吃东西了「妮妮想要吃什么什么」,后来感觉分离焦虑什么的没那么厉害,跟老师商量不要让他太依恋玩偶,多跟老师和小朋友互动,老师也跟他讲好到学校缓一下就把妮妮放到自己的小柜子里,中午睡觉的时候拿出来抱一下,下午起床后又放回去,其实也没有什么舍不得,就是小孩子的安全感吧,可以关注和引导,但没必要强行去做所谓的「矫正」,毕竟人家不是「歪路」,矫过来的也不一定就是唯一的「正路」

七月底,补上之前发烧没去的两天,满三个月就结束托班生活啦,回老家去祸害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快一个月,等八月底再回杭州,准备上小班咯

莫莫去托班 part2

本来觉得小朋友分离焦虑这么快就解决,其他也没有啥特别的,上了托班应该就是每天接送一下,看看老师每天放学后发的全班照片和视频,以及对自己孩子的私聊每日记录

过了快一个月,有一天早上送莫莫去托班时,他突然不要去了,问他为什么一开始也不说,后面各种引导问到底是学校不好玩?没有好吃的?还是跟别的小朋友闹矛盾?小家伙后面支支吾吾说在学校有人打他。小朋友被打了?所以不想上学?那么问问好是什么时候被谁打的?回答一会是午睡前,一会是午睡后,其他也就问出来是被女孩子打了手。有怀疑小朋友是不是过了几周缓过来了开始闹不要上学的情绪,所以在无中生有顺着我们的询问虚构了被打的事情,所以在安抚好情绪后没太闹腾就还是送去学校了,路上爸爸继续旁敲侧击问了下是谁,一怕有太明确的引导小孩子会跟着说假话,二也怕如果真的有这事,还得找老师了解清楚下,都一起做下小朋友的心理疏导

到托班门口换鞋时刚好看到另一个妈妈送他们家小女孩过来,然后莫莫说「就是她昨天打的我」,气氛突然尴尬,爸爸没法确定是真的,还是娃路上被问了现在看到人随便逮一个就指。在小朋友进去到教室后在大门口跟老师说了这个事情,老师解释了昨天具体的过程,是吃东西还是做手工时,老师让大家不要坐桌子边,但不要把手放到桌子上,莫莫一直把手往桌上放,旁边另一个小女孩就让莫莫不要往上放,过了一会那个小女孩自己把手放桌上去了,莫莫就指责她说你怎么放上去了,对方就拍了莫莫指着她的手。老师在发现两个小朋友有矛盾时很快就了解情况并安抚好了,并让两个小朋友互相道歉,这事就过去了,所以也没有必要当时就跟家长说,只是晚上的每日记录里也没提到,所以我们第一次遇到莫莫说被人打也不知所措有点紧张。在爸爸看来小朋友们这种小矛盾随时都可能有,孩子么就让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去处理和解决好就行,只是回家后有想办法让莫莫知道,用手指指着人还是不太礼貌的,应该想想更好的办法

这件事过了一周左右,有一天午后莫莫的托班班主任老师突然在微信上问我现在是否方便接电话,一脸茫然加担心的问到底怎么回事,那边说莫莫在学校被别的小朋友咬了一口,嗯,咬了一口?说是早上入园后跳操前自由活动玩大积木,莫莫拿了一块别人想要,两个人就抢,对方突然就低头一口咬到莫莫小臂上,挺明显的印,还好没破皮,老师们已经及时帮消毒擦药,现在中午终于把小朋友们都哄睡了,来告诉我这个事情。这这这。。。爸爸下午特意比平时早一点去学校接,先在门口了解下事情经过到底怎么回事,说就是中午电话里说的那样,我们家莫莫没有错,就是咬他的那个女孩子智力有点问题,其实本该上幼儿园中班了,家长自己知道去上幼儿园多半有问题所以还是放托班,托班这边一开始没经验,两边都没说试课直接就交钱放这边了,人家都交钱来了才发现就不太好劝退回家,而且对方家里新生了个小弟弟,估计大的这个最近也有挺多情绪的。遇到这种事情就很没办法,也没法赖对方太多,某种意义上也挺同情对方家里,这样的孩子也挺难安排和正常生活,只能说跟老师们打招呼说平时多帮忙看着点,以及做下必要的隔离,免得再有伤到别的小朋友

回家后发现这一天都挺不顺的。本来爸爸每天有带好一盒酸奶一包坚果,放学时带去给莫莫回家路上吃的,结果因为担心被咬的事情搞忘带了。从学校走的时候爸爸把车停另一辆宝马 X5 后面,对方要掉头没注意后面有车,选择直接倒出来,眼睁睁看着对方亮起倒车灯然后撞上来,还好是快贴着刚起步速度不快,漆都没掉,大家都是接孩子的就直接各走各的了。晚上给莫莫洗澡时发现小内裤不是早上穿出去的那条,问他怎么了是在学校尿裤子了么,自己说是中午起床后上厕所没尿好有漏到裤子上,在学校里老师和阿姨给换了。等晚上老师私聊当日记录时,跟老师自嘲了下今天这么多倒霉事,老师也只能发个笑哭表情,也沟通了下中午裤子换掉的事情,也说是当时解决了就没特意说。不过莫莫自己能把事情都说清楚还是挺好的,不太用担心在外面遇到什么事情回来说不清大人也担心

被咬过这一次后其实对情绪还是有影响的,比较明显的是晚上睡到半夜偶尔会有梦哭,还挺严重的被惊吓到的那种感觉,以及白天跟大人玩时有时一不顺心就指着大人说「你走」「你走到外面去」,还是情绪很激烈的那种,不让抱也不让哄。梦哭觉得可能还是被吓到过晚上做梦有做到不好的梦,白天的这种情绪就有点摸不着头脑,在想有没有可能是在学校里学了别的小朋友,问过老师似乎也并没有

被咬了快十天后,有一天早上妈妈起晚了爸爸就送妈妈去上班,让伯伯送莫莫去上学,结果这一天莫莫到了托班楼下时突然大闹情绪不要上学,各种哄了快一个小时才好,虽然最后都送托班去了,但还是好折腾。晚上回来爸爸跟莫莫严肃的道歉,说早上因为去送妈妈了所以没有送他,而且因为是早上临时改的送妈妈所以没有提前告诉他,到第二天早上还是继续闹不要去上学,哄了很久让带着自己的小毛绒兔子妮妮才去,到学校时还有情绪,不过等爸爸走了似乎很快就好了,到晚上老师也特意说明带了小兔子去有安抚物就高兴的飞起来一样。这个妮妮兔从这天带去学校,似乎就再没有哪天去上学没有带过,不过后来去幼儿园新生家长会时幼儿园园长也提到过小朋友在面临分离焦虑和移开始新鲜劲过了后是回有情绪,有安抚物也是一直缓解焦虑的办法,没啥负向影响就让他一直带着了

再过了一两天,晚上在家玩时莫莫突然自己说了一句「我今天咬了别人」,不知道是看动画片什么的顺着说还是真的,就问他咬谁了,他自己继续说「是 TongTong 还是 YueYue 呢」,这么看似乎是真有其事,赶紧在老师发每日记录前问问到底怎么回事。老师的答复是下午离园前自由活动,还是跟上次被咬的那个女孩子抢玩具,莫莫伸头要去咬别人,不过没咬到。没事就好,这个也还是上次被咬后回家妈妈跟伯伯还是教说别人要打你或咬你,你就打回去,我们不去欺负别人,但是如果遇到有人欺负自己也要学会自我保护和反抗

没几天又一次下午接到老师电话,说莫莫在学校又被人在额头上挠破皮,还是上次咬我们的那个女孩子,看了下发来的照片是有条血印,这个,怎么总是他跟她啊。担心老师在电话里的描述可能有安抚我们的考虑,这天下午还是比平时早半个小时去到托班,去找老师了解事发经过并看当时的监控录像,看从自己只看监控的角度来看到底是怎么冲突起来的。中午午睡起来后老师们和阿姨在帮小朋友们起床,挠我们的女生和另一个女孩子在活动区玩,莫莫带着妮妮兔站到别人面前,对方突然就拿一个软玩具打了莫莫一下,莫莫就拿自己手里的毛绒兔反击挥过去,对方就直接上手在莫莫头上挠了一下,莫莫也不示弱直接还手拍对方,两三下后对方直接坐地上,然后还是对方哭着去找老师来处理。这个,我们没有错,后面的处理也不差,只是中间突然那一下吃了暗亏,按老师事发时的处理和我们回家后的询问,莫莫还挺自豪「我打赢了的」,站在我的角度也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只能还是期望学校老师对那个小朋友多关注下,有必要的时候单独照顾或隔离,中午起床这会也确实有顾不上的时候

当天晚上对方家长也很无语的跟我道歉,说上次事情才过去没两周,这又是伤的我们家娃,说要登门道歉。这个我也是无语的很,不过我总觉得对方家娃对我们家莫莫有应激反应,似乎莫莫出现在面前就更容易引发她的某些过激行为?爸爸是觉得小朋友的事情还是得用小朋友的方式解决,在学校老师已经把两个人分开安抚并了解情况,学校老师也没有偏袒,肯定了莫莫这种遇到欺负自己反击的行为,只是说还是得再学点自我保护,连挠都不要被挠到就更好了,后面也是让两个小朋友面对面坐下道歉和接收道歉,并握手言和,不过小朋友就是小朋友,这时候又差点打起来。好在后面一两天老师还是有特别关注这个事情,特意让他们再道歉和接受道歉并和好

经过这么多次后,如果遇到白天收到托班老师的消息或电话,都要紧张到底是小朋友在学校又跟别人起冲突了还是怎样,乃至某天老师发现莫莫脖子上有条抓痕,但是在学校应该没看到有跟别的小朋友起冲突,发照片问我时,又吓一跳,看了下是天气热这个娃晚上睡觉自己挠的,两边才都放心下来

这一篇大部分都是小朋友遇到的问题和情绪,可能还是有点丧,而且之前担心的莫莫去学校后会不会变身黑老大各种欺负别人,要我们被各种叫家长,似乎是反过来,这个善良的娃总被别人欺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