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十二月 2005

盘点自己的2005

2005年的第一天,睡了个舒服的懒觉后和室友压了小半天的马路,从武测北门出去,绕道街道口回南门,然后去英语机房上网.

2005年的第一个月,开始大学的第一轮考试,乱七八糟的过了.不好,但是也没挂,最担心的电工花了一个下午就弄了81,真是笑话.体育破天荒的上了90,赞自己一个.

2005年第一个月的最后,回家过年,去看望了一下那些不幸复读的同学.特意去看了看猫猫,可惜也只是一个中午,2005年唯一的一次见面:(

2005年的春节,居然还能收到压岁钱,^__^.过年的时候在老家被要求喝酒了,两斤多米酒下肚,第一次人醉,家里的米酒还是比白酒好喝多了,啤酒也还是次了点.

2005年的春天,总结大一上的堕落,决定加油,但是还是在颓废.去武大看过樱花,看过阔别多年的人山人海.重新开始写程序,参加校赛,给自己的成年生日礼物是一个不是很开心的二等奖.感情上,继续给猫猫写信,从来不期待回信的写.

2005年春天的返校列车上认识了一个可爱的MM,在一个多月频繁的电话和接近一个学期的信件交往后,与其失去了联系.也许,我们本来就是两条不应该相交的直线,作为过客,在某一次擦肩而过后成为朋友,然后在另一次与另一个人的擦肩后又成为路人.

2005年的夏天,写了很多代码,没干什么特别的事情.一开始是在写C语言的大作业,一个很简单没什么算法的题目,写了1.6K行以上的代码,很自我膨胀了一下,感觉很完善的功能,却最后总评只有86.玩了一小段时间的魔兽世界后,结束了乱搞的期末考,开始暑假的集训.

2005年的真正的夏天开始的时候,已经在集训队的机房里面享受空调了.妈妈在长沙动了一个不是很大的手术,但是跟很多蹩脚的电视剧一样,家里人没告诉我,当我知道的时候,手术都完了,去了一次长沙,看了看爸爸妈妈,然后很快回到集训队继续单调的暑假.

2005年的暑假,是在机房忙碌并充实的度过的,认识了很多值得我去学习的师兄师姐,认识了我的队长,这个影响了我2005年大半年的人.队长一直是我比较钦佩的人,我钦佩他的学习态度和学习方法,觉得跟在他后面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暑假,学会了一些算法,写了很多简单题的代码,参加了很多次单挑或者群挑,但是从来没觉得我处于下风中,一直认为我是可以很光荣的进入一队的,和队长一起征战ACM的赛场.暑假,大家一起会在饭后玩玩小游戏调节一下.暑假,吃了不少次的饭,喝过酒,也曾经背集训队醉酒的MM回学校.

2005年告别夏天的那一段时间是灰色的,只是因为自己的一些谦虚和一个无法判断的师兄的原因,一个现在我不想去评论的老师将我弄出了一队,并且也没有给我任何参赛的机会.当得知我只能以替补的身份出去公费旅游的时候,我的天空,一片灰色.在告别夏天的日子里,我变得异常无奈,异常的践踏自己,什么都没干,甚至到开学后也什么都没干.

2005年下学期的开学,只不过提醒了我一下以后除了机房还可以去教室.在9月的某一天和队长两个人去找了一套POJ以前的试题,写的很爽,很赞队长和我一起写的那个字符串密码的处理,这是我2005年最开心和最得意的事情之一.

2005年的秋天,出去玩了两个地方,去拍了不少照片,但是,很少有我.在四川的时候,只有最后一顿吃了一次比较辣的川菜,而很郁闷的成绩也没能吃好.在杭州,场外的我看着两个队长,最后只是一声无奈的叹息.西湖苏堤上,笑的那么难过的我如同身后的雷峰塔,只是一个悲剧.没去的北京,Cowork在那里失常发挥,对自己,是一种嘲笑,也是一种鼓励.整个秋天,自己都是笼罩在一种悲哀的气氛中的.

2005年秋天的尾巴上,被猫猫认可,这是2005年最开心的另一件事情.每天睡觉的时候,能有一个远方的人值得想念,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只是,整个2005年,就见过猫猫一次,前后不到4个小时吧.

2005年的冬天,一事无成,经常出去跟KMXS一起散伙,一次又一次的散伙.然后把以前那个让我郁闷了半年的老师下课了,开始策划自己2006年的ACM之路和武大的2006年ACM之路.

2005年的最后一个月,帮队长找到了MM,但是在最后一个月的最后几天,队长失恋了.我能理解队长为什么会那么做,因为很大程度上,我们都注定了同样的命运,有同样的悲哀.最后的3天,和队长喝了两次酒,很快乐,也很不爽,因为我们说的都是那么沉重的话题.

写在2005年最后一天的最后几个小时,盘点一下自己的一年,什么正事也没干,但是也经历了很多应该经历的事情.Wish myself.Bless自己的2006.

随便写点什么吧

随便写点什么吧

大二了,怎么就堕落了这么多?大一的时候,虽然在玩,也没玩出什么花样,但是好歹还是学习了的,并且得到了很多自己想得到的东西.

今年的英语考试被玩的一塌糊涂,考试前一天才开始看书,30页的单词看了3页就去看了2部电影,算练习听力了吧.自己总是会骗自己的,可爱的狗狗.

目前成天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很多时候在想ACM,但是却是以一个管理者的角度来看的,却没去想题目什么的.昨天一个山东的MM联系说想来WHU,并且是想过来玩ACM的,感觉这样最好了,05招进来的那么多保送生现在也没几个继续玩了:(不知道明年还能不能杀进一队了,现在一个人单挑cowork已经很难了应该,只要他们不解散,我的队友在明年开学2周内不能确定,搞定Cowork和Galaxy就悬了.

其实很多时候,不自觉的还是会想ACM,会想WHU的ACM,毕竟现在很多事情好像都是我在管了,而作为一个管理者,往往不能很专注比赛.所以在找人过来管理,把ACM推广开,让更多的好手过来,一起去为WHU努力,而我,还是专心我自己,专心那个有我的队伍.

学习,还是稍微上心点吧,毕竟考研的事情像我这种人是不会干的,而保研,学习成绩还是最重要的.出去工作的话,那么大三玩完区域赛,如果不能进final(这个希望貌似很渺茫,但是我运气向来很好:P),那么就告别吧,为找工作努力了,可能去实习,可能去干活了吧.

爸爸每次打电话好像都会强调一下我现在成年了,要对自己负责,但是我还是没觉得我和六年前那个在河边草地上躺着看天的小孩子没什么区别.很多事情那个时候想到了,现在也只是想到那么多.那个时候跟一票比自己年龄也大阅历也大的朋友玩,现在也还是跟一票保研了的和读研的人玩.

马上期末考就要完了,却成天还是懵懵懂懂,不知死活.sigh~

如此温馨

晚上,在宿舍过英语狂点next的时候接到妈妈打过来的电话,好幸福

妈妈无非也就是问问有没有吃好,衣服穿够了没.还是妈妈最了解我,知道现在我还是会懒的不会自己去买水果,所以督促我没事还是去买水果吃,不要老是到了冬天嘴唇就开裂.知道我冬天会死撑不会多穿衣服,知道我现在不会穿秋裤,知道我现在不会穿毛衣,知道我现在还没盖厚被子,都在一一提醒我.

这个十一回去的时候才真的感觉到还是家里什么都好,在爸爸妈妈身边比什么都幸福,现在大了,爸爸妈妈也不会说自己什么了,有点失望,很多时候感觉自己做错了的事情,还是希望爸爸妈妈说自己一下,然后自己才能好好反省一下.可惜,以前爸妈说自己的时候自己不会听,现在想听却没得听了,sigh~

最后还是我手机没电了.faint,该死的电池.

这个世界,总有太多无奈

很遗憾的事情,我写的那个想法还是被批的体无完肤.其中牵涉到太多人的面子和利益关系,有太多我们只能遵循的规则在里面主使.

本来自己的05-06赛季到这里就算完了,现在就是两件事情.身为协会主席,就是想怎么能扩大影响,帮忙WHU冲出去了.可惜,自己只能是一个傀儡,什么也不能做,空有一腔想法和抱负.作为队员,现在就是要好好训练,争取在明年的校赛和3+3中杀入一队.可惜,按照官方的意思,貌似明年我就会是一队的了,就像今年的xxx.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无奈,有太多我们无法改变的东西,有太多的利益关系,有太多的人一腔热血最后饮恨而终.很久了,有很多想法被压抑了很久,我不知道我到底应该选择我自己还是选择无奈的去遵循这个社会,很多事情,并不是我所能决定的.

在自己的BLOG上,终于能畅所欲言了吧,希望自己能不要这么堕落下去,好好训练,明年以实力出去说话.其他的事情,不想过多评论,都到这个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