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十二月 2006

2006 流水帐

昨天上课的时候无聊列了一下今年都在干吗了, 按月份来:

Jan.考试, 回家
Feb.返校, 策划校赛
Mar.策划校赛, 去上海参加 ACM/ICPC 交流会
Apr.搞定校赛, 做乱七八糟的善后, 被家里干涉感情问题
May.去了一次重庆
Jun.天天呆新机房, 准备考试, 山水站衫志愿者, 帮 taotao 卖文集
Jul.考试结束, 暑假开始第一天发现挂了两门, 猫回家顺路过来看我, 给院里做事,
集训, 开始很严肃的思考自己的人生方向
Aug.集训, 个人赛拿第二, 完成组队, 暑假的最后一天发现又挂了一门, 全是数学,
给山水值班一个星期
Sep.集训, 成为山水程站
Oct.集训, 完成北京和上海赛区的网络赛
Nov.去北京和上海比赛, 一铜一银, 继续严肃的考虑自己的去向问题
Dec.办 TC 活动, 放弃 ACM/ICPC, 准备考试

简单的流水帐, 不带感情的流水帐. 过去一年, 很复杂的一年, 感觉自己老了很多, 被太多事情影响, 自己也想太多了.

继续详细的分析流水帐.

年初发现一学期没学的线代在刻苦了两天后考了 70 多, 对比全院一半以上人挂掉和剩下的也很多 61 分保送过关的, 感叹自己 rp 真好. 事实上如果真的有 rp 这东西的话, 上天也是公平的, 今年挂了的全部都是数学.

前小半年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策划组织 ACM/ICPC 校赛上了, 这个比赛最后被我们办成了华中地区程序设计邀请赛, 我们做的非常好, 几近完美. 对于所有事情都只是由我们几个学生搞定而且没有赞助的比赛来说, 已经很好了, 我们无法再奢求什么, 在来参赛的学校事后的评论中, 至少我们没有能让他们挑剔的. 自己最后也参赛了, 只是成绩不是那么让自己开心, 武大的第一, 但是总体排名还是很丢武大的脸, 全年中让自己很开心也很不开心的事情之一.

老爸在三月左右通过自己 Q-zone 上对 2005 的总结间接猜测了一下我的感情问题, 他对儿子的解读是极其到位的, 猜对了一切他想知道的. 在我四月初结束校赛的组织工作后老爸跟我谈了这个问题, 可惜我跟他的意见是完全相左的, 在一个关键问题上的互相反对彻底掩盖了其他一切的一致想法. 最后, 甚至在自己都准备好唯心妥协的时候, 自己去了一趟重庆, 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的不了解猫, 从而选择了一个尴尬的折衷策略, 口头跟家里妥协, 跟猫事实继续.

除了在感情问题上由于那个所谓的原则问题上跟家里吵, 其他方面跟家里一直都保持一个很好的沟通和交流. 生日那天的凌晨快四点, 收到老爸的生日祝福:”生日快乐, 十九年前的此刻你来到人间.”, 自己也很心有灵犀的醒来回复, 睡梦中继续感慨能跟老爸保持这么久推心置腹的好友关系.

五月后半程终于等到了属于 ACM/ICPC 的训练基地, 自己天天呆在那, 可惜的是没有干太多的正事, 更多的时间都花在无聊上了.

夏天到来的时候在做山水站衫武测校区的志愿者, 还是花了些时间和精力进去的, 也还是一件令自己满意的事情. 同校赛一样, 这也是全年中让自己很开心也很不开心的事情之一. 因为做这个, 毕竟还是花了自己的时间, 也还在乱七八糟操很多心, 站衫弄完后还去帮 taotao 弄了下文集的事, 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复习考试了, 自己挂科有自己必然的因素, 但是这个, 至少外人来看我是在很大程度上受此干扰了, 导致现在自己都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太随便了.

暑假有一个很失败的开始, 一个很失败的结束, 唯一的原因是因为在暑假的第一天和最后一天分别发现自己挂了两门数学和一门数学. 这样的失败给自己的最大打击就是几乎不能保研了, 本来想说根本不能的, 偏偏每次我要死心的时候总有个人丢给我一根似乎可以抓住的稻草. 不过在经过一个暑假又一个学期的思考抉择, 自己已经决定毕业去工作了, 即使现在自己早已狠下心说不要去想读研的事情, 但是只要想起, 心里还是一阵一阵难过, 自作孽不可活啊. 能保研的话就再说吧, 自己还是希望懒懒的赖在学校里的.

暑假第一个星期在帮院里干活, 猫来了也都没怎么陪她, 也都没出去玩, 唯一的一次出去玩也不过是去司门口和江汉路随便逛了逛, 委屈她了. 集训开始时猫回家了, 自己也开始好好集训, 今年的相聚到此结束.

暑假一直都在机房度过, 每天从起床到晚上回去睡觉都是, 很充实, 很踏实. 学了很多东西, 但是更多时候是发现自己还有更多不知道的. 八月的个人赛最后很惊险的才拿到第二, 让很多人失望了, 更让自己失望, 组队时没能当上队长, 很遗憾, 也很为今年最后的成绩遗憾.

大三开学后除了去上课, 睡觉, 聊天, 最重要的事情应该就是集训了, 每周四和周末的连续比赛, 让我们积累了充分的经验, 从而能完成几年来武大一直想突破的记录,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 单纯的高强度比赛, 没有任何心理辅导和总结的, 现在也被批评为一个不恰当的训练模式, 如果我们队能早点注意到这点, 并且有意去培养一个队长, 也许今年情况会好更多. 不过这是属于 ACM/ICPC 的事情, 自己现在既然决意离开, 也还是保持沉默吧.

北京的网络赛做的很挫, 虽然拿到了两个出线权. 上海的前半期也还是在发昏, 不过还好自己最后突然来灵感了, 协助我们队最后还是以一个比较好看的名次顺利出线. 十一月的全部就是两个赛区比赛, 在北京, 去 Google 看了看自己期望的工作环境, 可惜最后含恨而归, 没能给武大的 06 赛季开好头. 在上海, 虽然还是有遗憾, 不过还是算完成任务了, 突破了武大的最好成绩, 也算是这几年没白过. 全年最开心也最不开心的事情就是这个了, 为自己, 为武大圆梦, 而那个不切实际的期望最终还是没能实现, 曾经一度, 我们都觉得世界决赛是那么的触手可及, 结果却还是黯然离开.

今年武汉的冬天异常的晴了很久, 让自己怀疑是不是老天准备偿还秋天的短暂. 冬天里, 又违心的去做了很多自己可以不做的事情, 或许, 去做那些事情, 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从来武大的第一天起就跟 ACM/ICPC 有割舍不开的牵挂, 但是自己终于还是被自己的自大所害, 终于还是以一个极不光彩的方式离开了这个团队. 在接手办完了 TopCoder 武大系列活动后, 终于告别选择上的迟疑, 离开, 再见, 再也不见. 这里要感谢 MagicPig 前辈能在自己最需要别人指点的时候给我最清醒的思考方向, 技术还是管理, 两者目前来看只能取其一, 既然这样, 那么, 我选择向着 Google 的方向努力.

由于自己长期在外, 到现在已经有快一年没回家了, 前不久突然发现自己做的很多事家里都不知道, 甚至爸爸妈妈都不知道我现在都在做些什么, 想些什么. 自己差点还说过年不回去了, 元旦抽空回去算了, 真是不孝, 其实爸爸妈妈也没我想的那么年轻了, 他们也都老了, 并且当我真正的在离家在外了这么久, 他们也还是很想我的, 并不是老爸说的那样, 男孩子大了就应该在外面好好闯荡. 妈妈想我了, 我也想家了, 2006, 在漂泊了这么久以后, 还是想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 最好能消除一切问题.

A Season full of Exams

We 4 who went to Shanghai when the mid-term exam of Database token, so we got to the top of YingYuan this afternoon for a  make-up exam. So luckily I’ve got 2 books for this exam, or I can got no more than 50 points.

There is a season full of exams, this Friday we’ll take the final exam of Operating System. Good Luck.

怕冷?

发现最近几天自己突然很怕冷, 虽然武汉依然是艳阳高照, 却还是觉得冷, 甚至在有暖气的机房里依然如此.

可能很多时候只是自己又在无谓的庸人自扰吧, 从上海回来后就开始在考虑兑现自己离开 ACM/ICPC 的话, 在懵懵懂懂做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同时确认了一个不可能实现的事情的确是不可能的后也淡然了, 但是对未来的思考却让自己更加的不知所措, 上个星期某人跟我说过那句话后更是让自己想了很久. 今天看到出差回来的董老师了, 跟他很直白的表达了一下自己决意离开的意思, 而他也没说什么, 表示理解, 同时说我推荐你去 IBM 实习吧. 谢谢董老师, 同样谢谢那些能理解我的离开的人, 谢谢你们让我大学的时光如此绚丽多彩. 自己可能还是心冷了吧, 懦弱的自己此时很害怕一些东西…

在机房里看 Java 的幻灯片, 结果看的还是迷迷糊糊的, 明天晚上开卷考, 不会怎么样的, 更担心的是周五的 OS, 感觉自己现在还是没学习的状态, 想太多了.

anyway, Good luck to everyone, 自己加油~

去Google还是保洁?

前几天吃宵夜的时候一个很好的师兄问我的, 其实只是看我现在的情况, 很清晰的给我指出自己可能的两条路, 技术 or 直接管理, 当然, 后者我从没想过, 以后也不会的.

我现在的情况大家也都知道, 按业内的行情, 考研是铁定划不来的, 亏了至少一年的复习时间, 如果混的不好, 又搭进去了两年的工作时间, 根据现在的薪金水平, 两年亏的大概也就是 40w 的样子, 不多, 北京/上海的房子首付还是够了吧.

自己如果不出现非常大的变故, 技术路线是没法改变的, 既然这样, 那我也只能是背水一战. 自作孽不可活啊, 自己把自己逼到绝路上了那也没话说了, 昨天去院里, 老汪还半开玩笑的说, 如果你不出那事, 保研难道会有任何问题? 再说都准备把你当全明星宣传了, hoho, 是真的那我估计也还是会狠狠臭美的吧.

前段时间跟家里聊天才突然发现原来我到武汉上学后很多事情家里都不知道了, 包括我在干的事情, 我在想的事情, 在某些问题上家里甚至一无所知, 而我现在意识形态的改变, 估计家里也会很难接受吧. 去年回去跟老爸聊天的时候就有很多事情和看法我觉得在让他不爽了, 今年回去这个样子, 吵起来估计都是有可能的. sigh~ 其实也好吧, 小孩子大了也还是要出去的, 家里一直的教育也是能希望我独立一些, 过年还是要回去的, 该吵的东西也还是要吵的, 吵完了走什么路也还是要我自己选自己走的. 考完再说.

从一条贼船跳到另一条贼船

终于是从 ACM/ICPC 中退役了, 虽然有很多不舍和不尽人意, 但是终究也还是要离开的, 自己一直很想避免说一些东西, 等心情好起来了再说说自己退役的感觉吧, 还是有很多能说的.

现在做 ACM/ICPC 的助理教练, 不过好像也还是有非常多的事情要做, 包括利用协会做活动, 然后又反过来组织协会.

现在跳上的是另一条贼船, MCM, 美国数模. 上个星期杨竞找我说想一起组队, 然后说让我赶快确定, 咨询了一下去年参加过 MCM 的小强, 然后决定参赛, $45 (实际上是$75) 的参赛费, 三个人平摊下来也就是一个人 25 刀, 拿 TopCoder 的美元回馈美国社会好了. 今天去图书馆借了两本书回来, 用周末看吧, 现在生活还是很好安排的, 周一到周五学习, 周六看 MCM, 周日弄 ACM/ICPC 的事情.

加油, 好好努力, 不用去奢望很多模棱两可的事情, 好好做好自己才是王道.

btw: 最近更新这里的频率可能不是很高了, 随手写的东西可能更多的往 Q-zone 和 LiveSpace 上贴了.

Hard work for a Target

The Target is not the one in TopCoder, just some goals in my heart, I found that I did a lot work in the past days, and hope it be useful in the future.

Do many works in the same time made me had a little neurasthenic, I can’t sleep well in the last two days, although I’ve made enough time for sleep. Luckily these things will be over in the next week. Fighting~

一天什么事也没干成

没配置好任何东西, 至少是没达到我的期望值, 服务器的 ftp 弄了半天还是一样的效果, 不过把 write 权限降低了, 其他貌似没改变, 只是发现其他地方传上去的东西都不能用而已, 估计还是要改那个 .conf 文件, 回头弄点东西打印出来研究一下

实验室的系统更新, 今天装好了 FC6, 里面自带了 Eclipse, 不过不知道是缺东西还是干吗, 不能用 >__<, 用 vim 写了个简单的 a+b, 发现没有编译器, gcc有但是不能用, 自动更新了个 g++ 回来好歹能编译通过. 配 PC2 也有 bug, 装好了 jdk 后配置好路径, 无论如何登陆客户端都提示是 not already login, cannot logoff, 而服务器那边 Java 不停的在抛出异常, 没仔细看… 头大

明天的目标: 把 JSP 环境架起来, 看今天下的几个 Sample, 如果能把那个 PC2 搞定就赚了, 如果还能顺便把服务器的权限设置搞定更好, 不过后面两个都是额外任务了.

又有活干了~

昨天去弄好了服务器的远程登陆, 现在在实验室里也可以控制服务器了, 回头去宿舍也弄好, 一直干活, 先修好 ftp, 然后搞定数据库, yeah~

现在每天都充满干劲, 今天早上居然 7 点多醒了就再也没睡着, 好不容易有一天可以睡懒觉的. 昨天跟某人说我想买本本, 这样就可以随时随地都能干活了, 然后被彻底 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