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七月 2008

彻底被 SUN 打败了

本来预计的是在该死的闹晕会前将整个 BBS 系统从目前的 Solaris 9 + smth1.2 大改版迁移到 Ubuntu 8.04 + KBS2.0, 然后幸福又快乐的回家, 结果在我顽强的将二进制文件进行高低位转换和系统测试几近完成后, 发现原来 Ubuntu 8.04 没有像原来一样发布 for SPARC 的 server 版, 囧一
看了看支持时间的 deadline, 能用的从 6.06 到 7.10, 都还有 for SPARC, 想改用 6.06, 因为支持到 2011-9, 反正系统只要能跑就行了, 其他的东西都是我自己编译的, 接着在 ubuntu 的技术论坛以及水木上的反馈结果彻底让我无语了, 没有任何在同型号机器上安装 Linux 系统成功的. 那个该死的 SUN Fire V880 小型机居然还是个很不错的机器, 国外一年前还说要 40K$+, 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x86/x64 架构的 10K$ 的都能用的爽很多好吧, 试过的哥们都是说挂, 连 Debian 都装不上去, 一个是因为 UltraSPARC III 的 CPU 貌似很高端?(900MHz 的 RISC 架构, 貌似性能还不落伍), 再有就是 SUN 奇怪的引导方式, Ubuntu/Debian 的光盘丢进去都没反应
再囧的就是那个诡异的高低位优先的问题, 由于伟大的 SPARC 架构采用了高位优先的方式, 从而 BBS 系统自定义的文件在 fwrite 到硬盘上后, struct 里所有的多字节类型(绝大部分是 int) 顺序与 x86/x64 的顺序不一样了, 而测试机又只能是 x86 的微机, 因为伟大的 SUN 的小型机还是相当值钱的, 弄不到来测试(据说 Linux 没法支持好点的 SUN 的机器也是因为开源社区没钱买来研究 -.-), 所以… 所以… 所有的文件都自己写程序手工转一次, 不过还好, struct 的定义都比较集中, 那么多文件自己看了这么久也有个大概认识, 程序写起来容易, 跑么, 反正是机器跑, 挂那里跑上几个小时就是了, 不就是几十 G 的数据么. 但是后来突然意识到, 这个优先是 CPU 架构决定的而不是操作系统决定的, 就算我成功在 SUN 的小型机上搞定了 Linux, 磁盘上的文件还是可用的, 我就是为了测试而转了半天, 其实都不用这么麻烦
找 SUN 对 SPARC 的支持, 最新的 Solaris 似乎都只有 for x86/x64 的, 难道 SUN 不出小型机了? 还是觉得 Solaris 10 就够了? 这个, 我都不敢去装, 在实验室每次装 Solaris 几乎都是一部血泪史, 并且那个系统让我用的实在太不爽了, 以致我每次被虐待后都会狠狠的告诫周围的人, Solaris 是这个世界上最不爽的操作系统, 没有之一

oh yeah~ 准备提前回家, 享受我的暑假, 老爸老妈看闹晕会, 我刚好占网络学做 Dev

我不想玩校内应用

还烦请大家不要一遍一遍的给我发邀请了, 很多我都是看过, 但是觉得没兴趣后卸载了的

PS. 校内有很多地方做的一点也不厚道, 比如好友买卖, 没安装应用的人为什么也可以被他人买卖并调戏呢? 这是一个需要参与的游戏, 没参与的人强行被拉进去, 有毛病
PS2. 如果大家真的无聊, 帮我看代码转文件吧, SUN 出的欠 SUN 的 Solaris 是这个世界上让人最不爽的操作系统, 没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