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十一月 2007

快乐的定义是什么?

上个周末出去玩, 在大学里觉得真是舒服, 便宜的食堂, 附近都有的类似堕落一条街一样的小吃和一些好玩的小店, 阳光下的大草坪, 慵懒或忙碌的抱着书在校园里穿行的帅哥美女, 没有压力, 自由自在的生活. 前段时间压抑的心情一下好了很多很多, 整个人都精神起来, 重新从 30 岁老男人的心态回到 20 岁的大男孩. sigh~ 现在说起来又是一脸沧桑的感觉, 似乎我都不是学生了一样. 果然是周一开始上班后就觉得是整个人精神不振, 想睡觉, 没动力, 而现在工作似乎也没有前段时间郁闷, 但是心态似乎更郁闷, 难道真的只是我跟 ** 性格不和?
 
看同学他们的生活状态, 也许在父辈们看来并不如我现在所谓的 "成功", 但是, 有一点无容置疑的是, 他们的生活比我快乐, 生活质量比我高. 我从来都不觉得他们会去担心什么事情, 至少, 绝大部分时间没有, 而我, 却整天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从来不觉得如果有一门特别的爱好, 哪怕是走火入魔一般的喜爱会影响生活, 相反, 这样只会使生活有阳光, 有动力, 有想头. 从小到大, 我们接受的都是所谓的成功教育, 但是想起来, 似乎我都从不知道成功是什么, 当大官, 处高位? 开店设厂做老板? 公众人物知名形象? 外人看起来再好的工作, 如果自己不快乐, 那又如何? 所以我不想当官, 做公务员, 因为我受不了中国几千年沉淀下来厚重的官场文化; 不想去自己做老板, 因为那样只会有无数的烦心事每天环绕; 不想做公众人物, 这样只会使得自己没有隐私没有个人生活. 其实, 有一份简单的工作, 养活自己, 或许, 在将来, 养活老婆孩子, 当然, 也还有父母, 衣食无忧, 似乎也够了, 其他的时间, 可以有好多自己选择的事情去做.
 
想学画画, 却也从来没有一个渠道可以好好学, 似乎小时候也有去拜师过, 但是后来也不了了之, 练字, 只是因为写的太难看, 也从来没恒心练下去, 而现在写的字估计都没从打印机里出来的东西多, 想学轮滑, 想了若干年, 到现在却连直排轮的鞋子都没穿过, 想骑车远行, 而目前为止唯一能称得上远的也不过是在北京时去天安门溜达了一圈, 想学吉他或者其他什么乐器, 最后也只是拿一根横笛经人指点一二后无师自通的能吹出一两首曲, 现在却也都忘了. 发现自己几乎是什么都不会, 果然自小在一个相对封闭的信息环境里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想到总有人说 KO 很拼命, 我也只能说, 我们都是从小穷怕了的人, 一种偏偏还让自己觉醒了的穷, 因为经济而导致的精神的贫穷, 所以现在才会挣扎的如此痛苦. 其实, 应该也可以不用去追求那种所谓的无穷远处的最好, 只要跟现在一样足够好就行了, 就算不够, 我们也还是可以欺骗自己足够好吧, 多去做一点能让自己开心的其他的事情, 比如至少 KO 在 RTS 游戏和运动方向就很有成就感. 忘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有空时多出去玩, 反正长三角的交通也很便利, 忘记那些长辈们对我们的期望, 那些按他们眼光来衡量的价值观, 多花一些时间在能让自己快乐的业余爱好上.
 
听阿桑的 寂寞在唱歌, 一直很安静, 我们到底是谁的寂寞在唱歌, 又是谁一直很安静? 我很乖是吧, 从小到大至少在外人眼里看起来都算乖,但是想起来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就是每次换一个新的环境, 我都在使自己尽量的跟自己的过去划清界线, 高中时忘却自己的初中, 大学时忘却自己的高中, 以及曾经很多蹉跎的青春. 原来我们都有做过太多的错事, 太多太多, 远远超出寻常意义中成长的代价, 表面的乖巧下是更为反叛的心, 只是, 似乎展示给外人看的还是乖巧. 每一个阶段, 都是一个新生, 而现在, 凤凰似乎已经快要被烧死却都没有复活重生. 或许只是时间还没到, 我们需要一个更为耐心的等待过程, 需要一直很安静, 很恬静, 慢慢洗清心灵, 让双眼重新恢复清澈纯真.

最近在转魔方, 用手掌边沿按 Ctrl

为了解答周芙蓉同学的迷惑, 说明一下, 转魔方当然是手转, 并且当然是六面, 转一个面我很小就会了, 但是也就只会一个面, 现在是六个面练手速, 目前平均速度在 2min10sec 左右, 有望在圣诞节前进 2min-, 这样我就可以兑现自己给自己的承诺去买两个好魔方了 ^__^ 在宁波的时候同学用 DC 录了两段我转的录像, 回头可以看看传到 YouTube 上或者国内土豆上让大家 bs 下, 其中比较顺的一次(2min3sec)魔方被阳光照着基本都不怎么看的见 :( 另一次中间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在错, 水平发挥严重受限(但是还是没超过 2min30sec)

在 Linux 下发现太多的快捷键都是 Ctrl 了, 特别是当我在 vim 里面开了多个 windows 和多个 tab 后, 鉴于用小拇指按 Ctrl 还是太费劲了, 终于学会用左手手掌边沿来按, firefox 的快捷键也都这样, 很好玩, 很方便, 特别是在公司的 Dell 8115 键盘上. 不爽的就是我的本子上压根就不可能用手掌边沿按到… 就算按到了也是 Fn.

最近还在干吗呢? 好像也没看什么, 就是在昏天黑地的看代码, 今天终于告一段落了.

开始迷魔方

话说上上上周四一群人去阳澄湖的路上跟 Jiaen Du 好好学了一下, 终于知道怎么去转最下一层, 然后搞定了中间一层, 那个周末回来后就去上网搜了教程大概学会转六面. 花了接近一个星期的练习, 可以不看教程搞定六面, 只是还磕磕绊绊的有时候会卡一下. 至上星期就已经完全能很顺利的在平均小于三分钟内搞定, 现在也已经把目前这种基本算法的所有情况搞定了, 只是调节中间块方向的算法一直不灵光, 总是不能做到我想要什么他就出什么, 今天看了一下算法, 貌似我的大概方向还是对的, 但是细节有问题.
 
下午快吃饭时无聊去看了看一些专门的网站, 目前看的是 www.rubik.com.cn, 魔方小站, 有一个 Discuz 论坛, 目前中国大陆地区最快记录保持者 gan (速拧单次 13.43s, Guangdong Open 2007) 也能看见在上面出没. 也有 3D 的 Applet 教程和自由转动, 很不错, 同时在 Taobao 上还有店, 一个国甲黑色要 50 米, 貌似还是最便宜的, 不过看描叙似乎已经不错了, 算了算其实比房子贵 :P (要铺满 1m^2 需要大约 320 个魔方(我自己估算的), 按国甲黑色每个 50 米的零售价, 大概是 16k RMB). 看论坛才知道原来 Rubik’s 出的魔方的确是比较紧的那种, 如果是铆钉的调起来还很麻烦… :( 不过今天到处忽悠了一下看谁能帮我把公司那个上点油, 最后 Hellen 答应拿回去滴点食用油进去了, kaka, 如果能在圣诞节前转到平均时间 2min- 我就自己去买一个国甲黑色, 如果能转到 1min- 就可以考虑弄个更好的, 转到 45s 内就去参加公开赛, hiahiahia~(怎么觉得有点在 YY…) 今天看了看世界魔方协会 (World Cube Association) 的详细比赛规则, 原来还有 12 面体的魔方(每个面是一个正五面体), 还有一种很诡异的立方体(不是 3*3*3, 是由诡异三维块组成的立方体), 当然, 2*2*2 一直到 5*5*5 的听人说过也不觉得稀奇了, 规则最熟悉的应该就是速拧(拼速度, 有平均和单次最快两种), 盲拧(先看好记忆下状态, 然后带上眼罩搞定之), 单手拧(这个好理解吧), 脚拧(这个… 谁 tmd 想出来的? 难道是为了照顾残疾人? 还是为了满足某些 bt 的表现欲?), 一些可以追求的记录是目前速拧世界记录 9.77s, 中国大陆记录 13.43s, 如果能在 1min 内就能进中国大陆的排行榜了(其实主要原因应该是只有 2007 年在广东有一次公开赛是被 WCA 承认的, 今年 11 月在北京科技大的公开赛结束后估计那个记录就要被刷的一塌糊涂了), 可以努力下 ^__^
 
前段时间因为工作的关系弄的情绪还是有那么一点低落, 现在一切都在朝顺利的方向走, 并且除了相对单调枯燥的学习工作外终于找到另一个娱乐项目了, 并且看起来有希望进入竞技状态. 终于有能拿的出手的可以 show 的东西了, kaka, 像原来的普通竞技运动已经是没什么戏了的, 唯一能自豪一下的就是大一被人蒙了去跑的 5km 还跑完了, 然后那个学年的体育考试中貌似 1km 也有满分, 像我老妹那样玩乒乓球貌似已经是职业选手了的那种状态自己想都不要想, 电子竞技最好时刻也就是在 1.08b 版的 StarCraft 能搞定三家电脑, 后来好久没玩在据说有 AI 加强的 1.12 以及后续版本里怎样都会被两家电脑虐(记得是几乎没赢面), WarCraftIII 也就是在班里的业余选手中能在人手不够时凑合一下.
 
嗯, 保持健康的身体和健康的心态, 努力学习, 勤奋工作, 加油娱乐. 最后, 有同好或者有兴趣的一起么? 可以学习下 :) 我觉得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的.

上海印象继续 & 琐事

上海 
很赞这里的交通, 路不够宽就都弄成单行道, 交通也好管理, 并且也并没有太绕路, 再说, 绕路也是开车的绕, 跟我行人无关. 其实仔细看看, 单行道也是可以很方便的构成交通网的. 
上海有很多连锁小超市, 貌似比较多的是好德和可的, 前者是 holiday 去掉 ho 加 a 变成 aliday 似乎, 后者写的是 kedi, 怎么看都感觉像 coding 的发音, 密度非常高, 目测是可以保证 500 米内必有其中一家. 
上海很喜欢喝红酒, 似乎是只要供应酒水的地方就会有红酒, 在舅舅家和那次在 Wang Dong 那打牌, 都是红酒, 据说 McDonald 和 KFC 也有, 没考证过. 

琐事 
10.29 和 11.10 分别回了一次武汉, 都是第一天晚上 Z27/26 从上海南去武昌, 第二天白天在学校办事搞定, 然后 Z25/28 回上海. 两次分别是因为毕业证照相和研究生报考交钱照相现场确认, 第一次排队接近一个小时, 然后照相的事情在 10s 内搞定, 15 米, 第二次排队一刻钟后在里面继续花了大概一刻钟搞定, 100 米, 与之对应的是每次的来回车费 500+(256*2 + 1*2 + 4*2 + ???). 每次在火车上呆 18hr+, 在武汉呆 13hr-. 武昌那个破站居然还修的那个样子, 太无语了, 预计的年前完工不管是元旦前还是农历年前都与我无关了, 反正下次回去都是春节过后了, 我要不要在家里过 n 年来的第一个元霄节呢?(n > 6) 
终于被赶到了标准间, 又来了一个外地的实习生, 不是工程师, 也不是计算机相关专业, 也不是本科生, 没什么共同语言, so, 没什么好说的. 只能说锦江之星的七楼总给人一种不安全感, 地板踩的叽呀乱响, 好像随时要塌掉. 
光棍节, 早上回到上海, 看北京的比赛, 等室友一直没到, 出去吃午饭, 去公司打算加班, 结果网络问题, 趴了下发现很困, 索性在沙发上睡, 一觉睡到吃晚饭, 跟新室友一起晃荡到公司, 然后就看见某人带了五个 MM 来… ft. 摆明了打击大家啊. 
说到 MM 还想起来, 某次中午大家出去吃饭的时候进电梯, 然后已经在里面的两个别的公司的 MM 就说, 16 楼是什么公司的来着? 哦, 是 **, 他们这里好像都是男的, 还是我们那好, 女孩子比较多, blablabla~, 还是很大声的声音, 然后一电梯公司的男生都很无语. 不过似乎他们都是有 gf 或者 lp 的人了, 也无所谓吧… 
去甪直(第一个字念lu4(陆), 输入法还打不出来…ft, 是一个江南小镇, 似乎跟乌镇什么的差不多) 玩的时候经人指点了一下魔方玩法, 回来后兴趣盎然的去网上找了教程, 果然很好理解了, 练习了几天后现在已经完全可以在 3min 内搞定之了, 都是规律, 没挑战性. 或许该去想想自己的算法或者学一些高级的算法. 
先写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吧, 难得今天无聊能在这码字. 明天或者什么时候上几张上海南站和甪直的图. 上海南真的很漂亮, 见过最爽的火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