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九月 2007

找工作的季节, 恐怖

上周三, 武大人文馆主厅, 百度武大宣讲会并笔试.
上周五, 华工大活305, 百度华工宣讲会并笔试.
就只去过这么两场宣讲会, 算是和招聘有关的现场活动了. 太夸张了, 这个世界真的是疯掉了.
 
武大那场, 6 点到的人文馆, 外面已经无数的人, 还好我带上了老大留给我的员工卡, 在放人进去之前就跑进了还在整理的会场, 然后在前面跟过来招聘的建强等人一起聊天, 一会就等到了闯等人, 放人进来后就老实在第二排坐下. 很快人就满了, 然后就是走廊上也全是人, 然后就是我已经看不到门外面的人潮终点在哪里了. Robin 的演讲还是挺符合我在各种场合所获取信息的最终印象, 不过还是第一次见, 有些习惯的小动作还是挺好玩的, 太多的 MM 是冲着帅哥来的, 何况还是成功男士, Robin 走了后人还是少了一些, 至少, 我们的面前没有站着的了. 等到宣讲完了的笔试我就走了, 出去吃饭啊… 后来听可怜的老大说他们当天晚上都搞到三四点才搞定.
有关 Robin 的演讲, 我想单独找个时间来评价下, 感觉其实大家的思路历程很多时候都是相近的, 而现在前人有了很多留给我们的经验教训, 那些不必要的弯路我们不必走了, 加上我们赶上一个好时候, 实在是太幸运了.
 
华工那场, 过去先找 Sempr 玩, 主要是我找不到地方… 然后去吃饭, 本来都打算 bg Sempr 的, 后来 Sempr 坚持要尽地主之宜, hiahia, 我赚了. 去到大活的时候, 已经排了一圈很诡异的队, 围着那个若干保安严加看管的只开了能容一人通过的门, 左右两边各一列单列队伍, 扭出很诡异的弧线, 很长很长很长很长(省略若干很长…), 一开始需要华工学生证和简历才能进, 我又一次拿着牌子雄赳赳气昂昂的杀了进去, 顺带把 Sempr 也顺了进去. 里面开始还好, 跑过去遇到建强, 然后就在那帮忙发宣传资料. 在会场座位被坐满后下面开始无限制放人, 立马, 里面也是站的地方都没, 走廊上还是很多人. 期间有很好玩的几个事情, 一个是还没任意放人进的时候, 有个 MM 想出去洗手间, 然后刚好我们发宣传单的是近似于堵路口的架势在一个通道口守着, 那个 MM 就很小心翼翼的问: 现在能出去上洗手间么, 出去了还能回来吧. 一群人都被弄的很开心的笑, 然后说又不是考试, 去吧去吧. 华工那个破楼的设计很有问题, 男生洗手间刚好在拐角的内角, 窗户上也没有窗帘或者深色玻璃纸, 弄得 weihao 看了一眼后立马说这个太不安全了. 等宣讲开始后外面的桌子和两把椅子被两个 MM 给占了, 我去瞄了下, 现场看笔试面试题, 居然还是一本印刷出版的书… omg. 太专业了, 一会建强出来透气的时候指给他看, 两个人一起跑去看, 一个 MM 意识到后面有人, 扭头一看吐了下舌头, 感觉跟做坏事被抓一样, 好可爱 :)
快完的时候和京毅一起被某 PM(抱歉我还是没记得名字, 只记得你是 9 年的华工土著了) 一起拉着坐小车到了东九, 然后开始看考场, 等从大活或骑车或走路过来的人到齐后, 发现两个 200 人的教室还是必须要在很多位置人挨着人才能坐下, 并且居然卷子又不够, 估计还是会有点影响心情, 虽然我们在预测到情况不好后就去加印试卷并给那些晚开考的相应延时. 看了看 PM 的题… er, 太假了… 果然我是做不了 PM 的… 9 点多的时候从东九出来找公交回去, 为了串开钱坐车, 特意买了块蛋糕, 味道还不错.
 
很多想法, 比如有关两个学校的对比, 比如突然发现武大的水平比我预想的要低的太多, 根本不是我预想的金字塔形的, 除了 Top5 的精英分子, Top50 的平均水平其实就很水了. 跟华工比起来, 我们的 Top5 绝对比他们好, 我们有这个自信, 因为, 我也在努力成为 Top5, 或许, 是不是我应该去成为 Top1? 但是, 我们的 Top50 相对而言, 由于动手氛围的不同, 其实已经就惨不忍睹, sigh. 后来有讨论到一点的是, 华工做为 CERNET 华中主节点, 在发展计算机相关学科上还是很有优势的.
随便写一些吧. 这个更多还是算记录吧. 有比较好的想法时再整理出来, 现在很多思维混一起乱了都.

猪狗一般的生活并有关小白的一些想法

人说: 保研的人是过着猪一样的生活, 找工作的过着狗一般的生活, 考研的过猪狗不如的生活.
 
那我到底过的是什么样子的? 似乎目前还是猪一样的生活, 从北京回来三天了, 每天都睡到 10 点起来, 我还真的睡着了, 就算半醒也是在继续做梦. 基本没我什么事情还, 去院办交了很多材料. 然后也不知道到底会是一个什么状况, 早知道就不这么早回来了, 过的太堕落, 都有想去上自习的冲动.
看很多同学都在找工作, 自己也认识太多马上要毕业的学长, 是不是自己也是在这样的一个状况中呢? 帮很多人投了简历, 也看了很多令人啼笑皆非的简历, 果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并且再次确信了大陆是一个小白横行的世界, 小白的力量是可怕的啊. 其实觉得找工作也没那么可怕, 当然, 前提是你够强, 强人永远不会担心这些问题的. 所以, 也不会是狗一样的生活.
 
出去走了一圈, 回来只是继续验证了许多我原来的看法, 本行业内高端领域, 根本不会在意学历这些, 他们关心的, 只是你的学习能力和思维能力, 因为所谓的考级证书, 学位证明, 目前会多少主流技术, 这些都可以在短时间内学习掌握并灵活运用, 这样所招募到的人才会长期留在公司并为公司创造价值. 同时, 有想法的人, 他们会尽情展示自己的才华, 会追求一个舒适的环境实现自己的梦想, 而只有那些少部分意识到这一点的公司才会提供, 大部分小白企业只会短视的追求眼前利益, 而放弃那个让强人很开心的实现自己梦想的平台建立, 诸不知其实别人实现的梦想, 最大的收益其实是雇主.
站在不同的高度, 看问题的角度会差太多, 一年前的自己是什么看法呢? 似乎跟现在就是非常大的差距. 再倒退三年? 想都不敢想了. 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是很傻的可爱的, 还好现在还让自己不是那么失望. 不知道更高的地方, 会是什么样的看法. 朋友圈是一个很诡异的事情, 真的能决定很多事情, 走一圈再回来后, 发现幸好我的朋友圈还都是正面向上的, 其中大牛横行啊, 当然, 也许我的角度还是太低, 在更少部分人看来, 我们也是一群小白.
 
目前最崇拜的两种人: 技术牛人, 很好把握小白心理并取得成功的人. 前者不用多说, 圈内的顶尖人物就是很好代表, 后者, 比如那个做脑白金和征途的史玉柱. 有人说前者可以成为一代大侠, 后者则会是一国之君. 我看出了绝大部分人都是小白这个事实, 也有一些可能会成功的想法, 但是, 实在不想让自己在广大小白的海洋中让自己恶心致死, 还是努力成为一代大侠吧, 再不济, 死活看, 目前也还不是人尽可欺的主.
 
名次解释:
小白: 泛指那些不按照使用理工科特别是系统底层构建人员的思维模式去进行思考和活动的人群, 狭义一点, 就是在大陆的互联网中超过两亿网民中的绝对超过两亿让无数程序员和系统设计人员恨的牙痒痒的所谓 "白痴用户", 但是, 小白们还是咱的衣食父母, 并且确实还是有不少人靠小白们发财成功的, 比如脑白金, 比如征途及类似的诸多网游, 传奇应该是更好的例子, 比如腾讯这个就没见出过什么有技术含量产品的破地儿.
 
追求梦想, 让梦想成为理想, 然后, 去把理想变成现实. 努力, 加油, 共勉.
最后, 让广大的小白们去死吧, 或者, 我们只能去努力适应这个小白横行的社会?

回到武汉, 感觉真好

从下火车时呼吸到武汉那潮潮的空气开始就觉得神清气爽, 虽然在汉口站又很可耻的走错路然后绕回去上 519, 空车, 真 happy. 一路尽情享受武汉这个全国最大县城的亲切感, 忙乱但绝对是有潜规则引导的有序, 在武胜路上终于亲眼看到传说中边开车边吃热干面的公交司机, 这次更彪悍, 是个 PPMM 开的挂着实习车的双层(或者不是双层是我记错了), 想想真享受, 在武汉体验如此快速便捷安全环保的公共交通, 昨天晚上去北京西还是打的走的, 愤, 还是武汉的公交坐着都能让人有很爽的感觉, 看一辆一辆的出租被甩在后面, 这才 happy. 在此严重批评北京的公交系统, 干吗把车弄那么大, 偏偏可用空间还那么小, 发车频率极低, 看看武汉满地的公交车, 这才叫大公交时代.
宿舍还是一如既往的脏乱, 看来宿舍里还是需要有个勤快的人的, 上午搞定报道的手续后中午吃饭回来弄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满宿舍的蜘蛛网大致搞定, 然后一次还算彻底的大扫除, 心旷神怡.
武汉的物价还是很便宜di`, 食堂也没涨价, 第一顿就去吃的锅巴饭, 那里的大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赞.

快回武汉了

买的 9.11 晚上的票, 汉口下, 武昌站估计还没修好, 宁愿坐久一点的 519 也不愿意在武昌站那个巨大的工地上四处串行. 今天似乎就有好几个人在帮忙问保研的事情, 顺便收集资料, 把简历上的那段 Awards 直接 copy 过去后就觉得差不多了吧, 其他的, 我也拿不出来什么有说服力的东西. 还是先感谢老汪, 感谢 hh, 感谢学院的各位领导老师, 感谢每次比赛中一起奋斗的队友, 感谢那么多好对手, 让我能有再武大再留两年的机会. 虽然, 我都从来没在三月去樱大道好好去看那落樱缤纷, 没在九月去桂园好好闻满园桂香, 没在深秋爬珞珈山好好赏枫林尽染, 但是, 这个地方, 珞珈山下东湖之滨, 还是我生命里最美好时间里最美好的回忆, 现在, 我希望继续延续这段回忆, 让每一天都是以后新的回忆. 开玩笑说严格来说, 在学校呆的时间怎么算都不会超过一年, 但是, 只要打着 WHU 的标, 还会是 WHU 的人, 学校, 还是一个轻松美丽浪漫自由的地方.

PS. 欢迎联系回武汉后联络感情等活动.

到底是 Impossible is Nothing 还是 Nothing is Impossible?

今天无聊, 用 Google 搜了一下 Impossible is Nothing 这句话, 似乎更多的人赞同 Nothing is impossible, 因为这才是正确的语法, LiNing 的广告词, 果然我还是没记错. 并且在用简体中文的人看来, Nothing is impossible 传达了一种更好的态度, 而 Impossible is nothing 更多的是一种小流氓一般很无所谓的态度, 所谓的精神胜利法. Adidas 的人脑子进水了, 好吧, 我是被 LiNing 洗脑过的,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Nothing is Impossible.

迷惑了, 既然 Google 的搜索结果都是倾向 Nothing is Impossible, 姑且相信这个更懂英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