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九月 2009

[zz] 追女孩好比做 OJ

本文系转载, 居然还有这个, 怎么我原来都没见过…

— 滑溜溜的分割线 —

开始的时候, MM 对我们的话无动于衷, 总是说 Compile Error, 这时候我们就要多多甜言蜜语一些啦, 比如换个语言 (编译器, c++, c, g++, 我都搞不清用哪个了… 反正基本有一个就能过)

然后呢, 女生就会嫌我们慢吞吞胖乎乎 (Time Limit Exceeded, Memory Limit Exceeded), 那么就试着换个方法 (比如我虽然确实喜欢 O(n) 或更小的, 但是第一遍一般都会写出来一个很偷懒的 O(n^3)…), 或者减肥吧 (不要轻易尝试 long long int…)

再然后呢, 女生开始芳心萌动了, 但是总对你说的话挑三拣四的, 动不动就是 Wrong Answer 之类的, 不要灰心不要气馁哦, 仔细检查~

还有, 其间千万记得不要做危险动作, 比如不要偷看女生的日记本啦, 更不能乱写乱画之类的, 要不然会报 Runtime Error 哦~~ (例如调用 open 或者 read 函数…)

时机差不多的时候就表白吧 :) 但是记得一定要找一个正确的方法哦~~ 要不然 MM 会嫌弃你的 Presentation Error 的…

Yeah, 是不是大功告成了? MM 看到你的最终表白之后, 就 Compiling… Online Judging… 然后激动的提示蓝色的 Accept 了~~

然后… 该做什么呢??

揉揉眼睛摇摇手, 做下一道题…

本文仅供娱乐

牛人找工作和菜鸟找工作的差别:

投简历
牛人都是找朋友内推或等猎头找上门, 简历上除了姓名电话电子邮箱, 其他都是项目和获奖经历, 不贴照片
菜鸟都是守着各大网站进行海投网投, 只要有计算机三个字的工作岗位都去投一把, 个人信息详细到把自己的身份证号都写上了, 再加上一张精心准备的求职照, 终于把简历凑够了一页, 忐忑不安等结果, 期待不要简历就被刷

笔试
牛人不笔试, 直接参加面试, 或者去笔试娱乐, 飞快的把卷子写完同时指出题目中的错误一二三四
菜鸟会买专门的教程用比准备期末考还虔诚的心去准备笔试, 胆战心惊奋笔疾书到最后也没写完, 还有几个不会做的, 回来仔细讨论每个题目是不是答对了, 忐忑不安等结果, 期待不要笔试都不过

面试
牛人群面都是一面多, 一个人单挑若干轮, 从技术到管理到人生侃侃而谈, 直到把老大挑落马下, 拿 offer 走人
菜鸟群面都是一面多里被一个 HR 面的多人中的一个, 莫名其妙的开始又莫名其妙的结束, 也不知道到底要考察啥, 忐忑不安等结果, 希望能进下一轮

拒信
牛人都是拒公司, 在众多 offer 中艰难抉择, 每写一封拒信都想, "好伤人品, 又拒了一家"
菜鸟都是收拒信, 在众多拒信中艰难的找一个 offer, 每收一封拒信都想, "人品真差, 又被一家拒了"

薪水
牛人已经看淡薪水, 在找哪个公司更舒服, 等 HR 报价后然后跟 HR 讨价还价让 HR 往上再提点
菜鸟只盯着薪水, 自己报个心理预期价格后跟 HR 讨价还价让 HR 往下少砍点

菜刀

1. 鉴于前几天北京前门附近的不和谐事件, 家乐福沃尔玛等大型超市菜刀全部下架. 今天去了下沃尔玛, 果然没了, 磨刀石都没, 整理货架的大叔说, 如果你真的急用, 登记身份证和联系电话, 我帮你去库房找找.

2. 楼下的小超市跟进速度虽然慢了点, 今天去的时候也啥也没了.

3. 公司实习生的 Exchange Server 挂了几天, 今天依然啥反应都没, 不知道有多少 Boss 发来的邮件渺无音讯.

4. 整个人非常的昏昏沉沉.

5. 据说武大国软院确诊一例 H1N1, 果然大爆发了.

手写

1. 沃尔玛买不到黑墨水, 周围也没发现文具店, 又去京东买了瓶墨水, 和电脑桌一起到的, 还是钢笔有写字的感觉.

2. 周末早上睡的巨 high 的时候接到周五等了一天的快递电话, 马上爬起来跑去公司, 结果快递说我还没到呢, 只是问你在不在公司, 是不是可以今天送货.

3. 拿到希捷 7200.4 500G 两块, 巨赞啊, 然后把小强的电脑硬盘给拆了装 Win7, 发现我的用 Ghost Partition to Partition 复制过来后没法引导, 修复后也还是不行, 无奈也重装了次 Win7 –.-

4. 一个人吃饭, 买了块看起来不大的肉, 其实还是买多了, 家里的刀按 taotao 的土法用碗底磨了下还是钝的一塌糊涂, 下次开伙前一定要去买把刀回来.

5. 收到了熊掌的实习 Offer, HR 还在说能不能提前过来, 要能提前早点说啊, 囧, 这么缺人么.

6. 汤汤看到我说 G 家不招人, 特意上来跟我说公司内部的说法还是很多人的, 然后我记得跟教授他们说都是不招, 问 Jules 说招都是招 Senior 了, 有工作了想跳槽的去考虑吧.

7. STC 现在也加班的非常狠, 按 cz 的说法, 现在终于是在主动做事而不是混日子了, M 家招这么多高智商的真的用心做事应该还是很看好的.

8. 青年公寓附近今晚似乎下了点雨, 不说北京下雨是因为北京这个大饼实在太大了, 完全可以若干种天气在 "北京" 这个称谓覆盖的地区存在.

9. 时差颠倒, 今天 (似乎已经是昨天了) 明明早上被快递弄醒时还没睡够, 中午做饭的时候也犯困, 结果吃完开始清醒点, 下午整一下午新硬盘装系统导数据, 又一直撑到现在, 又清醒了.

10. 俨然我有成为李老师 (不管是大法还是写信的李老师) 的趋势, 忽悠了很多人, 结果现在他们都喜欢用 "Snoopy 曾经说过 blablabla" 这个句式, "我是 Spider” 这个说法又开始冒头了.

11. NULL (0x0)

学生机啊学生机

CaoH 说买电脑, 咨询某狗, 某狗当然继续发扬一名优秀电脑技工且 TP 粉的风格忽悠其上 X200 的学生机, 6399, P8600/2G/320G/X4500集显/蓝牙/指纹/读卡器/摄像头/1280*800/6芯电池, 看的我都是一地口水啊, 好机器… 周一代理说可以拿了, 周二屁颠屁颠跑过去, 花小半个小时验机, 完美屏, 送原装包和原装小黑鼠, 证件复印了下交钱闪人, 回来将硬盘格掉, Vista 这个鸡肋不要也罢, 既然不用 Vista, 一键还原也可以不用了. 几个不错的和有点问题的:

1. 屏幕保点代理和联想一样, 三个坏点给换, 我们拿到那个是完美屏, 没扯这个, 当天拿的好像都是完美屏
2. 2G 的内存是单条 2G, 应该还有一个内存槽, 这个信息是用 Everest 看的, 没拆机
3. slic 是 2.1 的, 但是我装的 Win7 还是用的 Loader, 没测试导入证书是否可行
4. 电池很赞, 设计 56Wh 的六芯电池拿回来第一次充满有 60.x Wh
5. 屏幕下方有 WAN 的指示灯, 插电池的时候忘记看是不是可以插 Sim 卡了, 机器系统弄好后就直接被拿走了没仔细看

a. Win7 下调节屏幕亮度没显示, 不知道是不是我装的版本不对, 直接拿的给 T60 的装上去的, 调节声音什么的屏幕显示正常
b. 没装 Presentation Director(是这么写的吧?) 的 Win7, Fn+F7 调出来菜单和 Win+P 一样
c.有两个硬件没找到驱动, 但是也不知道是啥, 按理这个学生机没迅盘吧, 而且迅盘应该 Win7 能找到驱动才对, 用了下没问题也没管了

另外有个花絮, 跑去北大那边的时候快到公交站台的时候看 319 从后面过来, 然后就跑过去想赶上, 结果发现后面也是一辆 319, 于是上后面这辆, 等拿机器回来一上车, 又是这辆, 那个售票员 GG 也记得我们, 然后一起感慨, 世界好小 :P

—-以下开始为口水话的分割线—-

周二中午自己弄吃, 想着把老妈教的肉汤给弄了, 买肉, 回来处理, 家里那把连砧板和水果刀一起才 19.9 的菜刀果然钝的可以, 不过好歹还是切了的, 肉似乎放少了点盐, 总觉得淡而无味, 汤煮的似乎也不太对头, 还是淡了, 不过大概像那么个样子了. 其实这个念头只是因为看家里有葱姜蒜, 不用掉不爽… 晚上打电话问了下老妈到底哪里不对, 周末继续看看.

周一晚上本来困了要睡着了, 小强说是不是下面烧烤摊的味道飘上来, 仔细闻了下确实, 然后两个人从烧烤聊到武体再扯到虎泉, 然后把曾经吃在武水的那些地方都八卦了一遍, 再回忆了下 WHUACM 的人的去向, 谈了下业界的发展趋势, 最后一次看表是两点多, 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接着就是两天早上都很萎靡, 醒不过来, 平时小强走的时候我就醒了, 然后小眯一会等我闹钟响就起来洗漱走人, 现在都是小强走了我还能再睡死过去, 然后被自己闹钟吓醒.

今天某 tao 说我写的字, 然后很多人说想看, 好吧, 找到离那个时间最近的一张照片, 本科毕业论文答辩时自己写的一个提纲: (点击图片看原图)

snapshot

从了熊掌

标题应该算是这周最大的事情了, 其实掂量了下, 有兴趣的公司也就那么几家, 还有兴趣的应该就是 T 和 G, T 快开始了, 但是听小强说说北京这边的状况, 似乎也还比较心寒, G 要等到 10 月才开始, 太晚了, 拖到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何况他家最近几年都不怎么招人, M 也几乎不招人吧, 而且不是太喜欢 M 的氛围. 其实到现在也没看到正式的 offer, 也不知道待遇, 不知道是否解决户口, 按照往年的情况, 正式 offer 应该要等十一后才会出来, 不过还是对熊掌的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信赖感, 真的是第一次就这么刻骨铭心么?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了, 面了两家, 目前拿了两个口头 offer, 都挺快的挺顺利的, 不用去做 Offer Collector, 也不用去被某些本来就不喜欢的公司鄙视, 也不用在一些取舍之间纠结.

其实做这个决定, 也就只是因为 yuanjie 和 wanhao 一直在催啥时候过去实习, 想了下反正迟早要过去的, 早点过去接手也好, 被催太多次也不好意思了, 就应允了. 唯一也是最大的愧疚就是还是太对不起 MSRA, 估计这一次实习又是三个月要结束, 希望不要对以后的师弟师妹们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所以这个周末很勤奋的跑来加班, 加上上周的超负荷工作, 预计下个星期的活全部抢在周一开始前全做完了. 希望还是能在 MSRA 完成自己预定的那些计划, 目前来看, 情况应该还比较乐观, 但是我们写那个 OJ 也还是挺快的, 现在手上这个项目也差不多都理解了.

这周做了好几顿饭, 工作日有几天晚上是, 某天的熟食牛肉, 炒鸡蛋, 清炒空心菜都巨咸, 大部分原因要归咎我们没有调料盒, 直接拿袋子倒盐太难掌控, 第二天就痛定思痛跑沃尔玛去买了个调料盒… 周五某人叫人过来聚餐, 然后跑沃尔玛又买了一板鸡蛋, 还有咸蛋四枚, 加上后来买的牛肉粉和一堆其他的佐料, 现在这些倒是挺齐的, 本来周末都可以在家搞定, 只是昨天晚上和 momo 还有 zercal 拉上本来打算去家里自己做的 gaojie 和小强一起去烧烤了, 今天还去买了一袋米, 生活真美好.

小笑话一个
小强看着柜子里一堆佐料, 说, "看我们现在, 这么多佐料, 哈哈哈哈."
我, "梨涡来了还不是会说才这么点."
小强, "呃, 不能跟她比是吧, 你见过哪个 IT 民工家里有这么多的?"
我, "有啊, ll 家里不就有那么多."
小强, "…"

[无责任转贴] 原来南大寂寞门是这么个鸟事…

http://kisshi.com/2009/09/13/jimonanjig/

2009年9月10日晚南大寂寞门故事的真正起因发生在1栋男生宿舍。当晚10点45分,某室一男生A与室友单条星际被同一战术连胜N把,精神崩溃,大声叫喊着裸奔而出,声称意欲跳楼自尽。周边宿舍见有人裸奔,纷纷冲出宿舍围观。A同学试图爬上顶楼,被室友拉住。室友劝其不可轻生,人生还有许多未竟之事。A同学仿佛突然想起某事,声称还未向自己爱慕已久的辅导员表白,随后冲出宿舍楼外。众人反应不及,未能阻止。在1栋与3栋宿舍楼外,巧遇学校广播试音,不料试音内容竟是某军训教官向A同学所倾慕的辅导员的表白。A同学悲愤交加,在楼下放声怒吼。此时3栋一男生正在走廊上用手机向某女教官表白,不料看到一男子对着3栋怒骂,误以为撞到情敌,随后立刻回骂。不明就里的A同学及闻声而来的A同学室友,立刻积极反击,随后1栋和3栋男生倾巢而出,霎那间,两栋楼间,起哄声、大吼声、对骂声,不绝于耳。1栋与3栋中央地带迅速聚集大量人群,众人不明就里,疯狂围观。恰在此时,某寝室几位新生听到人声嘈杂,误以为是军训拉练,紧急集合。随后迅速冲出宿舍楼。楼下众人忽见几人狂奔而出,衣衫不整,冲入人群。随即有人大喊:“甲流隔离者翻墙越狱啦!”全校迅速陷入混乱,有同学悲观地指出,甲型H1N1大面积扩散已经无法阻止,即将封校。该言论迅速传播,仙林校区全面混乱。部分寂寞党人声称如果封校,就纵火反抗,火灾的谣言又开始流传,骚动升级。大量春哥教徒走上街头,宣传教义,告诫大家不必恐慌,信春哥者水火不进,甲流不侵。此后,局势慢慢的稳定。大量同学们在春哥信仰的指导下回到宿舍,校区慢慢平静。

北京变天了

下火车冻死了, 换牛仔裤, 穿外套. 回顾一周.

8.31 周一, YW. 几个冷水滩口音的伪大妈下午睡够后晚上闹腾到快十一点, 人说三个女人等于一千只鸭子, omg, 第二天早上又一大早开始, 我 ****. 到永州站接近十二点, 老爸很无聊的跟车过去接我, 然后那个新车拉去维护点小问题, 炯炯有神的等到了家就已经是下午两点. 下午去看妈妈收费, 现在上四年级的都是 00 后了, 某真是老了啊. 9.1 晚上居然停电停水, 吃饭的时候老妈夹了很多巨辣的卤味牛肚, 熬不到来水就先睡了, 半夜迷迷糊糊感觉妈妈过来扔了床被子我, 才发现天气预报说的降温果然来了, 半梦半醒问了句来水没, 听到来了也懒得起来去洗澡, 昏睡到早上, 肚子疼醒, 拉肚子. 回来继续睡, 再疼醒, 继续拉, 感觉是太久没吃辣, 然后肠胃一下无法接受这样的刺激, 加上不知道又干了啥, 上吐下泻直接整个人都被掏空了一样. 下午去了趟外婆家, 按照舅妈的说法, 外婆最近打牌手气不错, 心情好身体也好, 看着精神都好很多. 然后去找两个表哥玩, 但是都只碰到两个表嫂, 表侄女现在怎么都这么疯了, 看着跟小男孩一样, 另一个一起玩的怎么看也应该是小男孩的居然也是女孩子, 然后某人被彻底无视加不认识了, 囧. 理发回来碰到小表哥, 吹牛打屁到饭点, 回家吃饭睡觉打豆豆, 错了, 跟老爸老妈扯胡子玩 (字牌的一种玩法). 到周四还是没吃到凉薯然后跑去东安, 奶奶家的狗狗生小狗了, 一窝五个全是公的, 肥嘟嘟毛茸茸的只可惜被他们老妈看死了摸都没法摸.

9.3 周四, YZ, 车补 YW. 在 K22 上本来打算在过道中间铺张报纸坐一晚, 补 YW 被拒绝一次后最后居然还是补到, 一路睡到武昌, 只是有太吵的小孩, 怎么这样的家教啊, 在回家的车上最后一段也遇到, 现在的小孩真的无法无天了还, 如果他爹妈不跟我拼命, 我觉得应该去给他们俩耳光告诉他们这么大了, 玩笑不能再这么开了. 早上把被子叠了方便后面补票过来的, 结果被背后的小孩来一句 "当兵的", 还好他没把口气里暗含的 "死当兵的" 或 "臭当兵的" 中那个字说出来. 周五到武昌后跑去集训队机房, 没人, 应波波邀请跑去他们在软工所的实验室, 发现怎么都是认识的人啊, 除了某人是 05 级的, 其他都是硕士同班的, 再除了某人, 其他都是本科一起上课的, 囧. 中午应 taotao 邀请, 五个计科 wsn 加某人夫人沿珞狮北路走到绿洲说就这吧, 在一片旁人开来及其无趣的八卦中开始并结束了和新一拨程站班子的老流氓开学典礼, 期间围观某人被虫它咬的伤口, 并在扯到第三方无辜 id 时留下 PP 一张 (请无视我那不河蟹的白云黄鹤站衫):

IMG_0167

下午见了似乎是和老板的今年第一面, 估计另一个 MM 也是, 在简短的无关话题后, 聆听导师有关毕业论文的相关教诲, 半小时后, 在场面尴尬之前友好离场, 不知道这会不会是 09 年和导师的最后一次见面… 晚上 bg 集训队武体烧烤, 某人见到我说, 不错啊, 有点人样了… 然后继续说, 不像原来那样尖嘴猴腮, 所以人模人样了, 这个, 怎么着尖嘴猴腮也不该跟我挂一起吧, 吃的还不错, 那个炒饭的老板还认识我, 说好久没来了啊, 嗯, 半年多了都, 老乡烧烤倒像是换老板了, 不过味道还可以. 夜晚去小斌斌那把放他那一堆东西拿走, 发现还是少了一床席子, 好诡异, 难道我给别人了? 在机房第一次听到传说中的曾哥, 顿时如同赛场上 AC 后一般的一颤, 五雷轰顶啊. 跑去大波那边发现国软中间那个门居然锁了, 悲愤之后发现旁边栏杆上尽是洞, 学人钻过去, 然后呼唤 dota, 版本不对, 弄来互通版本后我的语言不对无法启动, 找来 master 的机器, 仨本用一个电源适配器(其实是俩电脑), 玩到两点. 然后和大波卧谈到快四点, 发现我对同学的关注太少了, 比如 d 和 f 在一起了, 而我一直以为 d 和 g 在一起, 然后 c 和 y 的八卦又在分分合合, c 的那个女朋友就这样被甩了, 以及等等等等, 无语到死.

周六睡到很晚, 去院办注册, 懒得去宋卿排队交钱, 反正能欠着, 反正某人也还没给我 5k5. 就这样完事了… 那我跑回去武汉干啥… 很无语啊. 中午和 feli 在星湖园去回味小炒饭, 果然又换人了, 味道跟原来还是差不多, 希望能保持下去, 武测食堂里不多的还能吃的地方. 路上发现现在武测怎么这么多白白嫩嫩水汪汪的美女啊, 是果然江南水乡养人还是我太蹉跎加上阳光刺眼晃晕我了? 下午发呆看完了麦兜响当当, 港式幽默和温馨, 不符合大陆的主旋律. 晚上试图去再就业市场的炒饭, 发现那个大妈居然消失了, 摊子还在, 只是看着就觉得好像很久没开张了, 原来卖彩票和千层饼的地方现在多了卖电炉烤肉的, 五块钱两串, 觉得会和永红一样, 那么大的肉, 要么外面不好吃, 要么里面不好吃, 修地铁导致走路边还不如从再就业市场穿过去快, 去华莱士搞定晚餐, 然后去了趟武商, 继续怀念下武汉的感觉. 晚上走的时候把收回来的五本书放那个高一就开始用的没轮子的箱子里带去火车站, 真沉啊真沉啊, 是因为这个箱子没轮子所以一直才能用到现在还没坏? 在武测门口上了个黑的跑去火车站, 确实看着好像出租挺难等的, 而且那哥们开价合理, 路上他还给了乞讨的人两块钱, 让我觉得大家出来混果然都不容易, 需要互相关照.

9.5 周六, YW. 这好像也只不过是第三次的 Z12 之旅, 那个箱子还是让我悲痛欲绝, 以至于在火车上我忽悠了 momo 来北京西接我. 中铺又有个 19 个月大的小孩, 一开始在用笔记本看天线宝宝, 不过这小孩挺好玩的, 闹腾的明显有规矩多了, 而且还是挺听话的, 小孩爸爸背了个 KTH 的包, 让我觉得至少这小孩以后修养应该不至于太差. 第一次在北京西坐公交, 走半个站台出北一口找到 momo 后发现其实我们还是从北二口上去的, 汗, 那个该死的箱子, 发现两个月前 T98 出去后又走下去的楼梯, 不得不说北京西在脑残的帝都依旧未能幸免, 只是相比较西直门这样的完全 bug 来说好多了, 找 319 的起点站小费点劲, 最后在旁边公交司机建议下翻栏杆过去时还被 bs 了下体育成绩… 果然帝都的诸多锻炼体质的设计都被我们误解了, 赞那些忍辱负重不被人理解的设计师们.

在火车上听到说北京降温, 不以为意, 还是穿着武汉打扮的短袖衫加短裤, 被冻的一塌糊涂, 果然这次带上被褥是无比明智的. 废话结束…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