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七月 2010

三年

2007.7.18 星期三, 晴
2010.7.18 星期天, 晴
*
2007.7.18 第一次实习入职, 田兰在普天九层给我们办理手续, 做基本介绍
2010.7.18 田兰 MM 已经离职, 我也已经正式入职, 第二次实习和正式入职都是找的 mayi
*
2007.7.18 当时的工牌上只有照片和名字, 而且不是入职就能拿到的
2010.7.18 现在的工牌上有照片有名字有拼音, 还有工号, B9xxx-2
*
2007.7.18 那天中午在普天七楼的大厅和常亮一起等建强把我们带给闯, 我领到 F7-B088 的位置所有权
2010.7.18 建强已经离职了, 中间去武汉招聘时我们还一起跑去华工监考, 一起跑去汉口吃太子
2010.7.18 常亮回去后再也没回来过
2010.7.18 第二次回来时我也没在闯的组, 但是经常能在上班路上遇到, 然后一起走, 路上扯八卦, 也会扯工作
2010.7.18 现在的位子在百度大厦的 F5-BExxx, 和 shy 一起跟打印机背靠背, 打印机的那一边是 Jing
*
2007.7.18 那时候我们组一个女生都没有, 全组有一半以上的人是才加入半年不到的新人
2010.7.18 现在我们组有一个女生, 全组还是有一半以上的人算新人
*
2007.7.18 我和 xiaoyu 坐背靠背
2010.7.18 我和 shy 坐背靠背, xiaoyu 是我们共同的导师
*
2007.7.18 我用自己的 T60, 接公司的 17’LCD
2010.7.18 我用自己的 T60, 同时开着公司的台式机接的 17’LCD
*
2007.7.18 那时候跟 gejia 和 zhengshan 做事
2010.7.18 他们都已经离职, 我要学着自己去带人做事
*
2007.7.18 那时候大家中午去吃中芯, 晚上去大食代或者第三极, 有段时间我们中午还去吃中钢的自助餐, 无肉不欢
2010.7.18 我们天天吃食堂, 还是喜欢吃肉, 只是没以前那么大饭量了
*
2007.7.18 第一次离开学校出来实习, 很兴奋也很紧张, 什么都不懂
2010.7.18 这三年, 我在北京呆了两个月, 回武汉一个月, 去上海四个月, 再回武汉一年, 09 年开始香港五个月, 北京十个月, 武汉两个月, 现在在北京好好趴着
2010.7.18 这三年, 我总共做了五份实习 (或类似的事情), 知道了很多东西, 发现自己有更多的东西不懂
2010.7.18 这三年里, 经常会因为认识到达瓶颈而困惑, 困惑久了就会痛苦, 如果解不开痛苦, 就只能麻木的绕过去
*
2007.7.18 集训队总共也没几个人在公司
2010.7.18 集训队和学校同学有一大票人在公司, 经常在路上可以遇到
2010.7.18 也有很多人, 转岗或者离职了
2010.7.18 也有很多以前不是一个学校的朋友离职了, 有很多也离开了北京
*
2007.7.18 在牡丹园和小强一起住一个单间, 总共 1k1 一个月, 骑车上班, 单程三十分钟
2010.7.18 在铭科苑和 yxy 一起住一个两室一厅, 总共 2k2 一个月, 走路上班, 单程不到二十分钟
*
2007.7.18 在北京没什么朋友, 周末自己骑车瞎逛, 和小强一起去吃呷哺呷哺
2010.7.18 在北京好几个朋友圈很多可以周末一起出来玩的朋友, 但是自己只想睡觉休息, 和 shy,szw 等人吃火锅
*
2007.7.18 那时候像个小弟弟, 什么都想跟着小强混, 也只知道跟着小强混
2010.7.18 小强去了上海, 想跟人混也都没的跟了, 倒是自己开始装大尾巴狼被一群小弟跟着混
*
2007.7.18 对自己的工作感到很兴奋, 为能影响亿万的网民而自豪
2010.7.18 对自己的工作还是很兴奋, 为能影响亿万的网民而自豪, 同时也有那么一些抱歉
*
2007.7.18 晚上九点多走, 从来不加班, 自己也没紧迫感
2010.7.18 晚上至少九点多才走, 经常加班, 经常会有外来或自己内心涌起的紧迫感, 逼迫自己到达最佳状态并维持住
*
2007.7.18 在公司买可乐, 喝标准版, 偶尔喝 light, 不喝绿茶
2010.7.18 在公司买可乐, 只喝标准版, 别人帮买的时候会买成 light, 经常喝绿茶
*
2007.7.18 那时候没有叶问, 只会有人误会是女生, 然后在恶趣味说貌似不能叫 文文
2010.7.18 现在被定义成无聊理工经济适用靠谱男, 拼音输入法的首位大部分是叶问, 也经常在邮件里被写成叶问
*
2007.7.18 入职第一天
2010.7.18 公司记录的是 1.35 年工龄
*
只是随便记录三年, 更多的是不痛不痒的无奈和感慨, 对现在, 对未来, 这些正等待被书写的历史则不予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