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二月 2008

传闻

一切都是传闻, 太好玩了, 好多事情我也想啊…

1. 叶文? 他不是去工作了么? 怎么还回来?
  07 年冬语出同级某女生, 听她室友说到我时来了这么一句, 也是这句话让我开始留意那些有意思的恶搞的传闻, 当时正在上海实习, 加上夏天在北京, 貌似很久没在学校, 也许大家都把我忘记了吧 :)
2. snoopy 拿着 MSFT/GOOG/BIDU/… 的 offer 在想到底去哪家.
  07 年找工期间语出 flymouse 以及众多恶搞的同行, 比如 Sempr 等, 我多么希望这个不是传闻而是现实啊, 貌似做梦都没梦到过这样的好事.
3. 你们要多搞竞赛做科研, 像叶文那样, 人家挂三科还不是一样都保研了.
  无数次语出 05 级辅导员老赵, 据说是 05 每次年级大会都会有这么一出… 汗, 这到底是夸我还是损我? 友情提示: 竞赛科研什么的都可以玩, 但是不要学我, 什么都没玩好然后学习也还是一塌糊涂.
4. 不用怕, 你看人家叶文, 学习那么烂, 挂三科还不是一样去百度去 Google.
  07 年冬语出猫猫, 这个和上面那个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等这个学期遇到她一定狠揍之…
5. 你儿子现在都一百多万一年了?
  07 年冬语出某街坊, 对我老妈说的, 汗, 这都什么跟什么, 是真的该多好啊.

貌似还有很多, 以后想起了再说吧.

补充 6. 百度赞助叶文读研,叶文读研期间的费用由百度提供,叶文研究生毕业后直接去百度工作!
  07 年冬语出同系一同学, 通过后轩到达我这. 这个这个, 貌似可以跟百度谈这个条件看看的, 恩, 反正现在研究生貌似也没全部公费了, 我也可以早点进入米国那种全奖状态多好啊.

一些题外话, 前两天 hh 说我很大的一个缺点是几乎没有同龄朋友, 就是那种一起玩一起疯甚至有点酒肉朋友的, 这样会活的很累, 也很容易孤独. 确实是这样的, 我的朋友圈都是一些看起来似乎很神的人, 然后, 在一个人孤独的时候, 也只能一个人越来越孤独和压抑, 所以, 我逃离上海, 重新回到武汉并且决定一年不走.

回家, 又回校

不能不说一个人要走运了是拦也拦不住的, 同理, 倒霉时也是一样.
 
回家的路在火车票告吹, 黄牛票也买不到, 加上京广线挂掉, 湖南及周边省份高速大面积挂掉的情况下, 似乎只有空路一个选择, 在 kooxoo 机票上刷好几天后终于决定是买的 30 号晚上的春秋航空飞桂林, 打折后还是相当于至少白干一个星期来赚这张飞机票, 不过还好那个折扣还是相对比较低的, 并且似乎就在我下单后不久那个折扣的机票也卖完了.
 
30 号前一直关注回家路, 广州火车站的滞留人员从 15w 到了 60w, 再到 80w, 京珠高速也是越来越难看, 上海则在几场雪后两个机场也都有 1/3 左右的航班被延误或取消. 家里说从 28 号开始停电, 全市停电(其实应该是南六县全面停电, 北五县还有能撑的, 不过家里是扎扎实实的停了整三天, 县城三天每天晚上来一个小时电), 还好 29 号雪停了, 还出了太阳, 上海的雪 29 号停了, 但是 30 号中午又在下, 办公室看已经很大, 有人说浦东更大, omg… 30 号下午老爸打电话说家里火车已经是几乎停运了, 29 号整个火车站过了 4 趟车, 30 号是 2 趟车(汗…), 汽车估计也不安全, 加上每天就一班车, 还是跟我大叔一起去桂林接我好了, 得, 我查半天的桂林回去的所有列车时刻报废. 下午想半天还是不吃饭就去了机场, 带上了 N 多零食, 还有巧克力, 饼干, 绝对充足的矿泉水, 长期抗战的准备啊. 家里那边老爸说路还好走, 路上已经没积雪了, 路边还很多, 并且天气预报说的暴雪也没出现, 只是在出湖南的地方下了点冻雨, 然后是家里蜡烛 5 块钱一根都买不到了, 让我一度在想是不是应该弄点蜡烛回去好把飞机票赚回来?
在地铁 2 号线被挤死到龙阳路后出去找半天才找到传说中的大巴上车点, 不过大巴没等到倒是等到出租司机有吆喝拼车, 15 米/人, 想想大巴也要 12, 干脆走了算了. 一路很 happy 的发现没下雪了, 路面也是干的, 机场跑道应该是更干才对, 嘿嘿, 可以回去了. 在机场发现来的还是太早了, 等得那是一个无聊啊, 好不容易换登机牌, 说那个拉杆箱还要托运, 想起别人说的托运行李的诸多问题, 心里是老大不情愿, 不过反正也还是免费的, 托就托吧. 这里有个插曲是旁边有春秋三天前飞武汉没飞成的在闹, 被滞留三天啊, 也是个痛苦, 没办法, 武汉和长沙都是机场重灾区. 过安检的时候果然是要求把背包边上的水拿出来喝一口看看或者给她闻下, 然后说包里还有两瓶, 于是都拿出来, 解释说怕回去后被堵路上, 对面友善的笑笑, 都打开用闻化学药剂一样的闻法检查后就进去了. 与外面等待换登机牌那人潮涌动对应的是候机区人烟稀少, 不过似乎里面也有很多滞留很久的, 看到有盖着被子睡觉一看就是长期抗战的, 还有一拨人都在吃机场发的方便面… 去的太早就把本子拿出来玩, 搜无线, 都有密码连不上, 这里发生了一件很灵异的事情, 那就是在我连一个无线的过程中强制去连另一个点居然连上了… 还把 GTalk 和 MSN 都登了上去, 同时还上了水木准备在 GoHome 报告浦东机场情况的, 结果就在我跟 Stephen 说了一句话后就断了, 后面就再没连上任何一个点…
因为飞机从海口飞过来就晚点, 所以我们也在等, 最后是延误了一个小时左右, 不过其他还好, 一切顺利, 再次抱怨浦东那个该死的机场从候机大厅滑跑到最后起飞跑道要的时间是太长太长了. 老爸和大叔还有老妹都到桂林了, 只能说抱歉等我两个多小时下去吧. 在飞机上看上海的夜景还是灯火通明很漂亮, 也就是上海很漂亮了, 后面路程中一直到桂林都没发现下面有光亮.
在桂林落地是 31 号凌晨 0:10 左右了, 下飞机, 然后又在等待取行李, 果然托运是个很麻烦的事情, 把背包给了外面在等的老爸, 也是报告下安全落地, 等拿到自己箱子后直接出去到了外面在等的大叔车上, 一开始还以为开的大叔的皮卡, 结果是小叔的奇瑞 A5. 老妹貌似都睡了, 给我带了 n 多喝的和吃的, 看来大家都过分谨慎了 :P 同时大叔还说就我落地的时候婶婶发短信说县城来电了, wakaka. 回去路上一切顺利, 遇到 N 多从京珠高速分流到衡枣高速的大货车, 然后就是回去的过路费都收了, 来的时候估计是沾衡枣分流车的光好多收费站都直接放行了. 过兴安的时候整个县城还路灯灯火通明, 但是后面基本就黑了, 在跟湘桂线平行走的路上还遇到了两趟南下的火车, 都是客车, 神保佑大家都能安全顺利回家吧. 回去一路也就是偶尔有点小冻雨, 一路的路况也都挺好, 都是草沙路或者水泥路, 桥上也都还铺有草袋, 只是快进湖南那有段本来挺好的草沙路被大车压的一塌糊涂. 进县城的时候看到路灯都亮了, 然后都很兴奋, 说这下应该电力是正常了, 回奶奶家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 跟老爸一起脚都没洗直接睡了.
 
最后统计是汽车来回跑了 444 KM, 当然, 是要算上一开始找加油站多跑的差不多 20KM, 老爸加的 210 米汽油还剩了不少, 算上路桥费应该是不到 300, 加上我的机票, 这趟回家路花费在大概 1.2K, 不过时间还是挺快的.
第二天快中午时起来, 吃过早饭(或者午饭?) 后看天气还好, 直接去汽车站回家了, 家里也有电, 真好 :) 从上海公司出发到最后回到自己家里, 都没到 24hr, 并且 2 月 1 号(回去后第二天) 果然又是一次暴雪, 下的都是冰粒, 地上厚厚一层到今天(2.14) 还有没化干净的, 据说比前几次的雪加起来还厚, 西边山上更是还有那种白雪皑皑冰川的感觉. 在暴风雪的间隙中安全回家啊, 太幸福了, 回来后电力供应也很正常, 只是偶尔停一两个小时, 很偶尔.
刚回家的时候还一直关注暴风雪, 看央视新闻的迎战暴风雪, 感慨自己真是走运, 唯一的瑕疵是飞机晚点一个多小时, 比起晚点 7hr 的李珊同学好, 比起火车路上滞留 48hr+ 的阿猫同学好, 比起从上海到长沙汽车走了一天一夜还走的惊险无比的表姐好, 比起从杭州到家开车三天三夜其中两天两夜被堵路上的表哥好, 比起学院某实验室走了 9 天才到家的某师姐更好, 比在武汉和长沙累计逗留 5 天的融陀也更好. 回来后听到各种八卦有湖南联通管运营的两个副老总抗冰救灾组织不力被就地免职, 有长沙火车站站长因为有让两百多学生没能上车被免职, omg.
 
在家大吃大喝大睡, 其实今年是没喝酒了, 本来就不想喝酒的, 老妈非得配合别人还忽悠我喝, ft, 睡确实睡爽了, 每天 10hr 以上的睡, 太 happy 了. 把家里电脑系统重新弄了, 结果一装主板驱动就无法开机, 无语, 最后自己手动一个一个从设备管理器去装驱动, 去帮别人弄电脑, 一装主板驱动就停电了, 汗 -.- 还以为我回来后 rp 守恒到这种低谷, 装个主板驱动怎么都会把机器弄挂. 把自己笔记本系统重装了, 换上 7200 转新硬盘装的, 结果我太过分自信删多了驱动, 又是一顿好找, 到现在好像还有个没装上的, 回头去弄.
去开建行的网银, 也是一个麻烦, 第一次是带上了存折和自己的信用卡, 结果说没存折配套卡无法开, 那个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最后是把我开了个自动还款的业务. 大年初六那天继续去开和买火车票, 结果居然那个支行不开门, !$#%@~, 一看居然写的是节假日休息… omg, 果然总部就是有派头. 去买火车票看说只卖两天的, 问了警察叔叔也说是两天, 懒得排队直接回来了, 结果小叔拿我学生证去找人直接就买出来了初十晚上的票… 汗, 这都是个什么世界啊.
 
再有两天又要回学校了, 很多事情又要开始好好干, 这次还是 K22 的票, 老天保佑我能挤上火车安全抵达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