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四月 2007

情绪低谷

天知道为什么一个男生也会有如此的生理周期, 每隔一段时间心情都会陷入低谷, 不需要任何道理, 不需要任何触发事件. 整个过程都是如此的自然, 其实自己并没有那么多的不开心来导致一个这样的情绪低谷, 在自己振奋快乐时也并没那么多高兴的事情值得来庆祝.
自己总喜欢想东想西, 心情细腻程度绝对大于大部分的女生, 并且, 还喜欢在公开场合唧唧歪歪. 生活到底怎么了. 也许, 等自己的情绪低谷过去, 自己又会觉得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一切都是很光明的, 不是么.
但是确实就是有这样的周期, 隔一段时间就会突然觉得生命黯然无光, 而再过一段时间, 又会很坚定的认为自己才是主宰自己世界的神.
乱的, 生命都是乱的. 自己活了 20 年, 一点也没参到生命的意义. 人除了跟动物一样的过好一生, 繁衍后代, 然后等死, 有什么不同的? 一直以来接受的教育都是我们要建设更好的明天, 但是, 明天是用来干吗的? 给谁的? 如果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那有何苦呢? 给后代? 是啊, 后代, 可是后代在哪里? 总有的? 是啊, 是总有的, 如果没有呢?
许巍 – 曾经的你: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自己不知道是否还有这种心结, 是否我看过的所谓虚幻浮华都不过是冰山一角, 所以我才会觉得生命里值得追求的东西太少?
低谷, 不知道什么时候拜托, 在自然的力量前面自己才是真正的无能为力. 也许, 在拿到某个 offer 后? 抑或收到某个期待依旧的快递? 只是为了一份实习和一张机票么? 犯得着么?
 
快乐的歌唱吧, 不管是欺骗自己还是能真的让心情好起来. 也许, 明天起来, 看到阳光, 我又会精神抖擞不可一世.
最后, 好好去做事, 还有那么多要写的东西没写. 从网络中消失一下如何? 真的没有网络就没法活了么? 也许, 离开网络, 我才可以活的更加开心.

等 offer 的日子

本来说是一个星期内给答复的, 结果今天 fm 打电话告诉我说那边人都出去开会了还是干吗, 估计结果要推迟一个星期才出来了, sigh, 希望能在五一离开武汉前拿到 offer.

这边在学校等机票的发票也是等的要死不活, 就是不来… 无语了, 等来了我好报账啊.

今天 moon 去体检了, 本来自己说一起去的, 但是后来考虑到等这个 offer, 就想一直拖到来 offer 再说, 当然, 最坏的情况, 也不过是被拒掉, 但是自己应该也还好吧, 过去做 SDET 的话, 自己是不是真的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定位?

上海之行 (part2)

整个面试过程都是英语, 在 ATC 听到的唯一一句中文是 “这边出去”, 当时那个激动啊, 终于听见一句亲切的了. 不过似乎出来后自己一直还是没回过神来, 还是一直想怎么用英文表达自己要表达的东西, 一直到现在. ft.

在 ATC 留意了下工作环境, 跟去年冬天在北京参观的 Google 差不多, 不过似乎更温馨一些, 很大的显示器, 抱着本到处走的人. 面我的三个人都是抱着本和一张面试测试的纸进来的, 第一个 GG 是 X60, 还是换标了的, 第二个 MM 是一台 15′ 的东芝, 很有点小大, 还带电源适配器了, 第三个 GG 貌似是东芝的 TablePC, 不过似乎都一直没用. 环境还是很赞的, 里面比较温馨, 嗯.

出 ATC, 打的去东川路轻轨站, 只要了 13 米, 进去后买到龙阳路的地铁票, 上去 5 号线转 1 号线转 2 号线, 其实似乎从如家坐地铁然后打的过来也还是不要一个小时就能到, 失误啊. 地铁一号线并没有舅舅说的那么稳, 而五号线也不摇. 出龙阳路车站时才发现我多带衣服真是明智的选择, 冻死人了.

出龙阳路地铁站, 找 KFC 解决午餐问题, 然后到隔壁磁悬浮站台转磁悬浮去浦东机场. 因为没有当天的机票 (电子票没凭证), 只能买 50 的单程票, 不过反正 ATC 能给报, 10 米也就差不多了吧. 在龙阳路磁悬浮的站台上等的冻死了, 一典型风口, 还好等不是很久就来车了, 12:56. 本想拍照纪念一下, 结果拿出来就没电了, 恨, 看来 ch 说的还是没错的, 怎么我检查的时候就不显示电量不足… 没电就直接上车找靠窗座位坐下了, 车站里很多小朋友, 估计是学校组织玩的, 还有若干旅行团, 周围貌似坐了一个台湾或者东南沿海的旅行团? (听口音)

磁悬浮还是有点晃, 转弯的时候, 跟飞机遇见气流差不多, 很快就到了, 没到 8 分钟, 最高 430KM/hr, 加速用了 3:40, 然后从 4:20 左右开始减速, sigh~ 果然是实验性质的.

到达机场时间远远提前于我预定的时间, 进机场, 换票, 想改签早点的, 结果最近的三点多的飞机没位子了, 想了下不想等别人退票, 就改了 17:35 的. 过安检的时候居然还报警了, 扫描后是腰带在作崇… 在机场走了半天终于走到二楼最头上的 4 号登机口百无聊赖的等, 打开本子看电影, 结果貌似比较耗电. 看完后把上海之行的 part1 写完, 其实是写的本子没电了… 汗. 在玩的时候看了下, 周围那拿本子出来玩的几乎都是 ThinkPad, 嘿嘿.

本没电后还被通知登机口改变, 然后就很困的从二楼下到一楼再走了半天, 恨. 在一楼等的时候外面貌似还下雨了, 并且发现一楼貌似过登机口后坐机场内的那种车去停机坪上通过梯子登机, 等一会后果然这样, 同时发现一个很好玩的事情, 隔壁登机口去广州的航班几乎都是外国人, 奇怪. 虽然浦东机场很多外国人, 包括我在二楼都看到过日本的旅行团, 但是一架飞机几乎都是互不认识的外国人, 有点小奇怪哦.

上机场里的车后刚哥短信我说 Baidu 电话我, 结果我这边找不到, ft, 难道是打电话通知 offer? 提心吊胆了下后就上飞机关掉手机了.

过登机口, 上机, 找到位子, 放行李, 这次终于选好了位置, 在窗户旁边, 机翼的后面, 还不错, 然后我那一横排又有一个位子没人, 跟去上海的时候一样. 飞机在浦东继续可耻的滑了 15min+ 才到起飞跑道, 起飞后因为上海在下雨, 什么风景也没见. 途中遇到好几次气流, 很是摇晃了几下. 在飞机上按照 fm 的提示要了面, 结果发现应该还是饭会好吃点, 那个面跟热干面应该没啥区别, 只是用的炸酱.

7:20 左右飞机落地, 出机场, 打的回学校, 一路顺利. 途中家里打了个电话过来,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 随便说说而已. 到学校后直接到的楼下, 比去的时候钱还少, 嘿嘿, 都没堵车, rp 还不错.

上海之行 36hr 左右就结束了, 一切顺利, 现在就是等 offer 了, god bless me~

上海之行 (part1)

今天在浦东机场候机时敲的, 本子没电了只敲到这里…
====================================这里是分隔线===========

Apr 15th
收拾好东西, 把该记的东西都记在手机和记事本上, 打点了下需要带的东西

Apr 16th
早上 6:40 起床, 搞定系统结构作业, 洗漱, 搞定后 7:40 下楼. 取钱, 打电话叫 flymouse, 汇合. 出武测, 等 flymouse 取钱买早餐, 打的去机场.

一路顺利, 到达机场的时候也才九点出头. 取票, 进候机厅等待, 来的有点早, 我们 11:30 的飞机. 在机场晃悠了下, 吃完自己带的花生, 等 fm 买喝的, 上机, 是靠窗的位子没错, 可是为灭旁边没窗户… 恨… 就我这个位置是封闭的, 还不是机翼上…

飞机比我想象的要摇晃… 一直受简单飞机的设计影响, 看到机翼前端放下来的副翼导致的机翼畸形还很让自己担心了一把, 滑跑时摇摇晃晃的机翼更是让自己觉得飞机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按照寒假里 MCM 的结论, 果然是让乘客随机乱上飞机会费时, 自己就是一个背包加一个笔记本包, 很容易就放行李架上了. 一路上跟 fm 唠叨了很多飞机设计的东西… 我跟他扯这玩意儿干吗…

飞机上有吃的, 不过很明显吃不饱… 可能是早上也只是简单的吃了个苹果. 还好在机场吃了很多花生, 不饿.

安全降落浦东机场后舱内一片掌声, 我不解… 问 fm, 说: 庆祝没挂. 寒…

该死的浦东机场哪个 zt 设计的, 降落后滑跑了至少 5 min, 开玩笑说打的这么快都快从武测到长江大桥了. 出机场跑路好久… 到了打的的地方结果等了巨久才来一辆的士, 后来司机说排了 5 个多小时的队… 怎么我们还等那么久…

的士司机是个胖乎乎的 GG, 比我们也就大一点, 一路上不停的说现在日子好啊, 房价贵啊, 大学生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啊, 然后问我们知道不, 两个人瀑布汗… 然后那个家伙依然不顾我们的感受继续说 XX 大学怎么怎么… 然后说华东政法怎么怎么, 顺带说武大跟华东师大这些学校都不是一个档次的, 默然后决定沉默… 怎么会遇上这样的人…

到达酒店时是下午两点没到, 很顺利的入住. 如家上海体育馆附近的一家店, 商务大床房, 进去后很是迷惑了, 明明是单人间为灭所有东西都是双份, 床比我在学校的两倍还宽, 枕头都是两套, 难道真的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到如此地步了??? 稍微扫视了下放下行李插电开本子, 上网查了一下周边交通和 ATC 面试的一些情况. 然后就是隔壁的 fm 不停的有同学来, 不停的叫过去研究地图. 我说就是地铁一号线转五号线, 然后下去打的, 或者直接打的过去.

仔细研究地图后发现我的确犯错了… 应该定一离的近点的, 估计是受 Kitty-Hwang 的蛊惑太深, 光记着找地铁五号线跟一号线附近的了, 结果似乎从住的地方到 ATC 要 45 min+

回来继续汗这个房间, 还好没有 TT 之类的东西. 洗个澡出去觅食, 最近的地铁站只有 10 min 的步行距离, 在地铁站周围找到 McDonald, 解决晚餐后想想没什么好晃的就直接回来了.

看水木的 Career_MS 版, 顺带在山水上跟别人吹水. fm 出去 Happy 回来后居然带了一个有中杯可乐那么打的一个冰淇淋回来, 还都化了… omg. 推辞后好意难拒, 索性吃完准备睡觉好了, 不过那玩意儿实在不是很合我的胃口, 觉得胃有点凉后就出门把还剩下的一半丢了, 免得第二天拉肚子.

十点准备去睡觉, 躺下时没到十点半, 估了一下时间定了个早上 5:50 的闹钟. 晚上醒了几次, 感觉都是突然睡在一个陌生地方的不适应.

Apr 17th
早上我闹钟还没响隔壁的 fm 就过来匡匡的敲门, 说过来借用洗手间, 看来真的还是带 ex-GF 回来过夜了… sigh~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fm 还叫嚣了半天昨天压马路到半夜一点才回来.

送走这个瘟神后自己洗漱, 反正有时间就比较快的冲了个澡, 有热水的日子真爽. 上海这两天冷的跟个鬼一样, 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 穿了外套还带了长袖 T-shirt, 不过都穿上了也还是觉得有些冷…

去前台退房, 很快搞定, 去检查房间的保安还特意问了房间是没人的了, 前台 MM 说是不是上次搞怕了, 看来现在真的是世道变了啊… 感慨了下就在门口打的过去了, 一路无话.

废话说完, 开始说面试的.

//Interview
大清早的没什么车, 很快就到了, 结果司机不知道 ATC 的具体位置 (也难怪, 在那么一个没有明显标识的地方), 最后把我在紫竹信息数码港 1 号楼放了下去. 刚好外面开始下雨, 打伞找到 ATC 后开始在门口苦苦的等, 通知我 7:45 到结果我到的时候貌似还没到 7:00… 谨慎过头了.

在 ATC 前台等的时候陆续等来两个 SJTU 的面试者, 一个 EE 的研一, 一个 CS 的大三, 本来以为就是 3 人面 3 轮的了, 结果晚了点又来了两个 SJTU CS 研二的… ft. 难道传闻中的持续 6 个多小时的 5 轮面试要出现了? 一个实习犯得着么… 不过考虑到既然都能让我从武汉飞过来, 也没什么不可能的了. 同时心里嘀咕了下, 怎么都是 SJTU 的, 难道真的就是因为近么? (SJTU 的闵行校区就在 ATC 隔壁…)

7:50 左右一个 JJ 出来跟我们简单介绍了下面试的注意事项, 3 轮面试, 每轮大概持续 45-50 min, 中间不要乱跑, 要上洗手间跟面试官说, 会有人带着去. 用的英语, 语速也还比较快, 还好都听明白了. 特别强调了下可能会有 US 本土的面试官, 说话语速会很快, 并且可能会带口音, 不过没关系, 没听懂就要求 repeat, 知道听懂为止.

说完后把我们继续晾那儿, 再过一会有面试官过来, 第一个叫的就是我, 一个看起来很干练的 GG, 中国人, 进去后在最里面的一间房间面. 说话语速很快, 不过貌似交流还不算困难. 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觉得还是没说好… sigh, 自己到底怎么介绍自己才会比较好呢… 然后就很开门见山的说写个代码吧.

开始写之后才写了个头然后就说 no, no, 自己的函数参数传值写太挫了, 估计他都怀疑我到底会不会 C.

//secret
这里的东西不能说, 不能说…
//secret

估计他郁闷死了, 怎么摊上这么个土鳖… 再次提醒了下指针和指向指针的这种畸形东西 (我觉得算畸形了, 其实似乎应该是基本功…) 后终于开窍了. 写这个函数实现还是挺顺利的, 中间自己卡了一下怎么写比较好, 后来还是完成的比较好, 可惜貌似有个地方冗余了, 并且回来在地铁上想起来其实还有个关键地方错了但是他没发现我也没发现…

最后问了一下要如何验证我程序的正确性, 我举例说了一下, 问了一下为灭这么选, 我解释了一下然后他说我们来模拟一下看看, 良好完成, yeah~ (其实是可以检测出我程序那个 bug 的, 结果他没注意我也没注意, 那是个关键错误啊!!!)
最后让我自己提问一下, 想了想没什么好问的, 最后随口说了一个但是现在想来其实很挫, 只会被继续 bs.

第一个面完后我问是不是要换房间, 他让在原地等候, 无聊中把白板狠狠擦了一遍直到没啥明显的痕迹后还是我一个人, 无奈了.

第二个是个 US 的 MM, 非常热情, 比我大一时跟 Kasim 聊天还手舞足蹈, 汗, 并且貌似发现怎么认识的英语语系的人都是左手写字…

这个 MM 是做 SDET 的, 所以一直问的都是跟 SDET 有关, 前面我迷惑了一下 PM 的定位, 结果她就画了一个很详细的示意图给我看, 终于明白了, 原来 PM 是相当于 TC 中的 Design, 我以前一直以为是啥头儿来着…

问的一个简单测试, 我也很快写出了正确性验证的测试样例, 结果她一直让我补充, 想了半天突然想起来是不是还要验证 stress (这个怎么解释? 健壮性? 反正应该就是压力测试啦), 于是提出能验证这个的, 然后她再就这个问题问了下, 自己也比较快反应过来了.

然后时间还好, 再让我写了一个简单的小算法的, 貌似很多人做过, 但是一开始我没完全明白她意思让她又重复了一遍, 并且确认了一下细节. 很快搞定代码, 用的已经是最优算法了. 然后她说能换个实现么, 我立马反应过来应该写个挫点的… 不过没办法最好的都写出来了就再写个还比较好的吧, 总不至于 O(n^2) 的挫吧. 果然完事后她问这两个算法的时间复杂度, 解释了一下同时分析了一下空间复杂度, 顺利搞定.

第三个是个中国人, 看起来年龄有点大, 英语口速跟我差不多, hiahia.

又是简单自我介绍, 感觉又没介绍好 (sigh~), 然后开始问一个测试, 自己提出的方案被 bs 了, 然后直接写测试样例, 继续被 bs, 在自己的不懈提问和 nice 的面试官不停的提醒下还是比较完美的搞定了.

然后让实现我刚才测试的那个函数, 自己写了一个自认为还算好的, 结果因为最后去验证的地方写了个 O(n^2) 的, 立马问有没更好的, 加了个变量后顺利优化到 O(n). 跟他解释了下然后问把问题扩展后怎么解, 自己想了一下也还做比较好, 然后问题继续深化了下, 但是没时间了就只是跟他说了一下做法, 不过貌似又没解释好, 找了个实例直接跟他说了, 结果还算满意.

面试结束, 出去时看了看表, 大概是 45 min 一个人, 总共持续了 3hr 吧. 个人感觉还好, 希望一个星期内能拿到 Offer.
//Interview

Shanghai

好多次第一次, 可以第一次飞, 然后, 可以在上海坐一下磁悬浮, kaka. 同时, 自己似乎在最近一年中已经是第三次去上海了, 比回家都勤… sigh, 难道真的是注定跟这个城市有解不开的情缘.

当然, 最重要的, 是希望能拿到第一个 offer.

生活就像是一盒巧克力

阿甘说的真没错… 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很多事情, 以为好了结果糟透了, 以为无可救药的东西, 却会出乎意料的得到巨大的转机. Anyway, preparing fly to Shanghai next week, then consider other things.

愚人节

愚人节前一天, 山水事态正式不可挽回, 管理站务正式离任, SYSOP 被丢到了我手里. 终于是首席猪头了, 一点也不好笑, 有的只有麻烦. 在奥体打球都能被一个电话召回, 然后去看着出故障的系统欲哭无泪.
愚人节, 凌晨熬夜赶发了若干申明公告以及一堆这些玩意儿后, 开始思考怎么更好的处理这个事情, 最后决定低调带过去好了, 现在轮到我来写童话了, 希望当我收笔的时候, 结局是 "王子和公主幸福的在一起了". 愚人节起来后发现断网, 怒, 去机房, 断网, 怒*2, 折腾半天后知道是网中停电了, 好了后才知道山水服务器在重启, 那个该死的坏道. 被网中一个电话叫过去, 折腾服务器, 看差不多了回来, 等服务器启动好, 半路上网中电话说又出新问题了, 怒*3, 听了一下描叙觉得网中可以搞定的, 就懒得管了. 晚上才吃饭完网中又来电话, 说问题没有解决, 怒>MAX. 去网中, 突然发现服务器好了, 乐的半死后发现是真的好了, 启动, 回来.
晚上被无数人水球, 信件, 版面 sr, 最后实在撑不下了, 决定安静听别人说好了. 最后找到问题所在, 今天去发的公告还是避免了很多问题的.
好吧, 愚人节快乐, 今天去四楼装系统, Eclipse 可耻的挂鸟… 明天过去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