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八月 2009

充实周末

本来以为周末都没啥事, 睡一天, 跑公司去干半天活就完了的. 周六睡到自然醒, QQ 上小强说叫等他回来做饭, 一个青椒炒蛋一个香菇炒鸡肉 (现成熟食, 该叫啥?), 很可耻的是我居然饭煮少了. 完了去清华东门附近买羽毛球拍, 叫上高杰一起, 在那无聊等穿线等到不耐烦了跑去希格玛打台球, 四楼有人五楼居然没球, 但是这个周末很诡异的饮料机里居然还有可乐, 回到四楼用眼神把球技入门的一对男女逼走, 发现其实我们仨打的也非常菜鸟, 最后居然我渔翁得利赢了. 前面收到 ACMan 的短信说过来玩, 打完一局就跑了, 本来说晚上煮绿豆沙, 这样客人来了也不是这么招待的, 换火锅… (貌似每个周末都有火锅?), 走去海中买菜, 真远… 回来弄好, 小强和高杰也去取拍子回来, 吃的还不错, 菜估计刚刚够, 还好没人饿着. 吃完说去计算所打球, 玩了一个多小时乒乓球后再跑上去在半黑灯瞎火的台子上捡别人打废的羽毛球试了下新拍子, 感觉良好, 期间玩了下高杰顺手要的毽子, 貌似四个大男生对这玩意儿都没灵感. 去时在天桥上看到有卖魔方的, 而且还有不少异形, 其实可以弄回来做摆设, 回来路上在天桥上没见到了, 但是接到个很诡异的座机号码, 一开始想中介应该不会来骚扰了, HR 更没道理周末晚上 11 点通知面试吧, 接起来后想了半天我好像不认识长沙口音的 MM, 最后想起来是 HW 时一脸黑线, 觉得好囧啊好囧啊, 康康不要 bs 我… 约好说周日跑过去玩

周日早上睡起来, 跑去希格玛, 去对面取钱, 万恶的中行居然两个取款机都没钱, 想着先坐车到新街口附近, 走那么远就不信没一个中行或者招行. 到新街口往西直门方向过去, 还真死活没见到一个招行或中行, 工行倒是见了仨, 最后到路口的时候问了个人说不远了, 还有五分钟能找到个, 想着不要过去迟到就放弃了, 从一个小胡同走过去怎么看都觉得不像是我要去的地方, 经人指点绕出去, 喵滴这么大条四车道到六车道的马路是胡同啊… HW 同学的脚伤比我估计的似乎要好一点, (难道是因为我见过潜和另一个康康的悲剧所以觉得只要没上石膏都还好?), 然后似乎第一次有人夸我是长结实了而不是长肥了… 感动. 某人脚伤所以没法下厨, 至于我的手艺, 还是不要让人有噩梦好了, 叫外卖居然不送, 我跑下去第一个点似乎不对, 然后想着要不就五分钟, 我先去取个钱? 结果路上被人误导多兜个大圈估计浪费 10 分钟, 以至于最后带吃的回去时某人都以为我是不是走丢了… 带了两个菜都被评论很正点, 哈哈, 果然口味一致就是方便, 可惜的是我舌头上那个水泡居然还没好. 完了帮人理下电脑, 一个摄像头的驱动有问题导致拍出来是上下颠倒的. 想忽悠下 Win7, 但是 Acronis Disk Director 在面对有一键 Ghost 恢复的 FAT32 格式时调整系统盘似乎无效, 最后弄上去了但是 Loader 时好像因为强制重启破坏了点文件, 囧. 应某人要求带了一堆魔方过去, 最后留了个镜面在那给做装饰品, 拨乱了的镜面还是挺好看的.

本来是说晚上六点去人大打球, 结果小强邀 K 歌, 对某人和某人还是要给够面子的, 可惜手机里居然没一个人大球场那边人的电话, 为了厚道, 先跑到十七英里然后带了个魔方过去给玉米并很抱歉没法打了… 新拍子啊… 怨念. K 完回来骑 saltycookie 老婆的车带人, 感觉好像很容易散架一样, 到小区时被 saltycookie 及夫人提醒不要回去做灯泡, 于是去他们那吹水到十一点, 等我回去洗澡弄好出来小强说他压根就没回来过… 汗

一个周末就这样过去了… PP 三张, [居家好男人], [手艺], [某和某]

IMG_0288

IMG_0290

 IMG_0293

温暖如普天

上周五给了 zhangchang 简历后, HR 打电话说这周一过去普天聊聊吧, 不是面试, 就是一起聊聊. 然后周一下午溜走, 本想敬业点, 在希格玛的洗手间里换上那件被我撕掉所有 Hi Logo 的衣服, 结果洗手间人太多, 算了, 反正挺凉快, 我穿了外套. 打的过去明显早了很多, 在门口等了很久, 本来说跑 moon 那边去玩, 结果他们都太忙… 算了, 等到 HR 一起过去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大部分是谈人生谈理想… 我到底是适合做 PM 还是 RD 呢? 要是像 Google 那样 RD 兼任 PM 不就没这个问题了… 不过 HR 和 zhangchuan 都太好了, 很详细的帮我分析利弊, 也没有明显的倾向性, 然后我发现我曾经在 PT7F B088 那个位置做的事情现在都是 PM 在做了.

这边弄完了后, 继续在大厅等 moon, 结果先等到 wanhao, 于是溜达去 B 区, 见到了好多熟悉的人, 哈哈, xiaoyu 背后居然还是 saiqun MM, 话说好像没搬位子前, saiqun MM 作为我们组唯一的 MM 就坐在我走后的那个位子, 然后看大家都换本了, 一水的 X200 和 DELL, 真好啊真好, xiaoyu 那个当时我们一样的本也没见他用了. 溜达完 wanhao 说简历留给 yuanjie 了, 估计这周安排面试吧… 囧… 好像我都啥准备都没.

然后跑大厅去找到等我结果把我等走了的 moon, 扭回 A 区, 又是好多认识的人, 好多人对我的出现惊奇中, kaka, 马陈倒是看起来更加成熟了. 跑去 moon 和 xdq 的 block, 赫然发现他们两个背后是 dwyak… 大神啊, 在那边吹水的时候被 lizhan 过来调戏了下, 说过来我们这边吧, 不用面了直接发 offer 好了… 又是别人记得我名字然后我一下顿了的… 我有罪… 期间叫上 KO 和小强打算一起聚 FB, haipeng DD 也跑下来被我们围观了下, 哈哈, 忘记了 kittig, 然后 zercal 回家了就无视之. 离开去吃饭的时候还碰到了 zhangrui, 还跑去 B 区拍了下 mmyzf, 在 A 区出来的地方居然还看到了 taotao, 有点可惜的是没碰到 chuang, 还有 taotao 的天敌 zhenjiang, 一直在开会的勤奋的人们啊.

看到 KO 时真的是很诧异, 这个身材… 又被 FM 附体? 还是说 FM 减下去的都长 KO 身上去了, 比印象中那个瘦瘦的家伙完全不像啊, 一问果然原来好多裤子都穿不上了, 哇咔咔. 吃饭气氛很和谐, 没人喝酒, 嗯, 也没人点虾… xdq 童鞋继续用非常勾引的口吻说那个虾那么好吃, 你居然过敏, 哎呀呀哎呀呀… 管他呢… 反正又饿不死, 对那些我不能吃的, 定义都是不好吃的, 哼哼, 自我胜利啊. 结账时被 KO 买单, 然后居然刮发票刮出钱了… 我在北京第一次见啊, 然后诸多童鞋附和, 看来这顿饭还真攒 RP. 回去后发现某人居然在 VS 上星际在…

中间插一下, 应 caoqian 同学邀请, 周二跑去了航天桥西, 并探望了备考到抓狂的 caohuan 同学… 某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一年后果然还是气质更那啥了点, 相比之下备考那位怎么看都觉得好憔悴啊, 而且似乎瘦了很多? 发现还是和这些老友聊天能更放松, 有朋友的地方真好. 吃饭的时候某人爆了个惊天霹雳雷的八卦, 被雷的外焦里嫩最后想想其实这事也在情理之中的我把这个八卦告诉小强和 momodi 时, 这俩也被雷的要死. 跑去中央电视塔那边走了下, 手机拍夜景果然一塌糊涂… 然后无聊多嘴了句, 说这边辐射挺大吧… –.-

在 Sempr 和 FreeDian 等人的撺掇下, 本周继续丢简历给了清华东门外的某家 (不是 Google), 然后 momodi 的推荐信写的太过热情洋溢, 我不好意思了… Sempr 童鞋后面干了个匪夷所思的事情, 把我简历去掉姓名和联系方式发给了 HR, 这是在 momodi 之后, 所以 HR 直接说, 这是那个叫 yewen 的吧… Sempr 顿囧…

周四下午公司的 wds 服务器终于好了, 把主机抱去 IT 那升级 RTM, 两个小时的时间只能睡觉, 结果睡的要沉半醒之时一个电话过来, yuanjie 说你最近啥时候有空咱们面试吧, 我差点就说我现在就无聊着呢要不现在过去, 还好我还没迷糊到那个样子, 最后约好周五下午三点. 晚上跟小强说要不要看下 C++ 的书啊啥的啊, 貌似现在啥都不会了, 小强说你不就明天面试了么, 看个 P 啊, 我说下午呢, 好歹还有一上午, 小强继续说不用了吧, 某家都是用 C, 而且现在只面策略啥的吧. 刚好在 MSRA 的项目和人合作的部分一堆问题, 算了, 最后还是裸面了.

周五下午坐公交到中关村西, 北四环的路口果然快赶上公交耗时了, 最后提前一刻到, 跟前台我能去上个洗手间然后把包丢我朋友那么, 被前台直接拒绝, 囧, 非得等 yuanjie 来领人… 跑过去发现要面我的那个 GG 不见了, 于是我就跑去把包扔 moon 那, 完了洗手间出来找到 yuanjie, 跑去大厅找个位子坐下等面试官好了, 现在果然人多啊, 大厅中间所有桌子都有人, 好多是开会的… 囧, 还是快搬家到搜索框吧. 面试官是个不认识的 GG, 估计为了避嫌, 果然是说了一堆策略的问题… 都是没正确答案, 大部分都是公司里正在做的东西, 貌似很多人喜欢这样面试人. 说了大概 45 分钟, 想了下, 觉得我应该没啥好问的, 都这么熟了, 直接说你等下, 等下一轮, 囧… 貌似没人告诉我今天是好几轮啊, 不是一次搞定么. 第二个 GG 应该是我离开后入职的, 还是策略啥的, 不过比第一个简单, 很有兴趣的还问了下我简历上提到的每个项目, 本来都说好不问算法了, 最后还是扯了两个算法题, 说我们弄一两个简单的吧,难的估计也难不倒你… –.- 这又是啥逻辑. 不过两个题中间有一个倒是挺有意思的, 很工程很巧妙, 可惜估计一般人想不到那种情况, 我是蒙对答案后让分析在什么情况下 n*logm 是会远小于 n+m 的.

完了说去找 yuanjie 吧, 发现原来还有一轮… 被很友善的问要不休息下, 想了下还是算了吧, 忍忍就过去了, 我还是倡导短平快的, 某家的口号也是 简单可依赖 嘛. 就离开了不到一分钟, 扭回大厅桌子就被人占了, 想去找个会议室, 就只找到门口那个开放的让访客等待的, 居然立马还被一堆抱笔记本过来的叫住 "别动, 那个给我们…" 囧. 最后直接坐到了 PT7F 大堂的讲台上, 这个位子实在是太诡异太诡异了, 然后面试内容又是策略 + 过简历上的项目, 期间 yuanjie 一直问你啥时候能来实习啊… 这个, 是说可以算给口头 offer 了? 发现简历上项目经历多就是好啊, 面试的时候每个说两句, 时间就差不多了…

回来后跟 chuang 聊天, 他很惊奇我怎么到北京了, 然后知道我去了两次普天后狠狠 bs 了我过去居然不去看看他的这种无情行为… 我真的错了… 上次是你不在不能怪我, 这次是去太早了大家都在干活, 找不到人带我去找你新位置… 最后说是啥时候过来敲诈我好了, 刚好再把那个 mentor 变师兄弟的八卦继续纠结下. 其实感觉还是在普天能更有归属感, 我不喜欢太高的隔板, 虽然可以保护隐私, 但是更希望能在一个更开放的环境, 在普天里, 放眼望去几乎都是同龄人, 而且很少 (至少我还没遇到过) 有那种耍心眼, 或者是刚愎自用盲目自大目中无人的人. 喜欢这样一个都是年轻人, 可以不那么在意除技术和工作外的事情, 玩也能一起玩的很疯的环境, 果然第一次还是刻骨铭心啊.

==== 无聊的分割线 ====

晚上回来吃西瓜, 发现那半个瓜我们从上周日存着的了似乎, 居然还没坏… 主要是这几天北京都凉快, 没吃瓜的冲动, 今天终于整个解决了.

明天似乎可以在搬家后睡第一个懒觉了, 上周出去玩其实周末都没睡爽. oh yeah.

周末游 (下)

其实山海关那感觉没啥好玩的, 估计还是名声太大导致,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旁边那些老房子, 有不少是明显最近仿修的, 感觉还是失了不少韵味. 有一些特产小吃, 可惜我对这些都不怎么感兴趣. 倒是有一些老房子是真的, 跟北京的老胡同一样, 果然还是真的有味道的还是在质朴的小巷子里, 如同好酒及好女子, 大多都未曾在风尘中抛头露面, 而是深居老街小巷宛然一回头, 迷倒我们这般尘世间浑浊的心.

山海关的游客以国内传统游客居多, 卖的纪念品也都很传统, 不对我胃口, 不过某特色小吃门口有人随着喇叭一起叫卖, 跟唱戏一般, 第一次见, 好玩, 然后在某小巷见到一架子的晴天娃娃, 不过感觉做成那样就不好玩了的说. 回去大巴那等人等的要死, 果然一起出去玩一定要有良好的纪律观念以及寻路能力. 山海关景区内没进去, 旁边的厕所五毛钱一次, 只能说当地政府很脑残… 不过话说回来, 游客就来一次, 该宰还是得狠狠下刀. 考虑到实际时间比计划时间大幅推后, 离开山海关绝对是 11 点后, 不可能赶到北京吃午饭了, 于是在景区买了两个烤玉米, 烤的那是一个外焦里也焦啊… 都黑了, 跟炭一样… 在车上吃的巨痛苦, 终于最后那一堆彻底跟炭一般的没能吃下去, 放弃了. 回去大巴上旁边那个 GG 也是做 NLP 相关的, 在城大, 然后发现我们之间的关联度通过一个阿荣就可以连起来…

回去路上睡了一个多小时, 这回没堵车, 但是还是到了下午三点多才到. 期间有一段下大暴雨, 不知道对北方来说这是不是很罕见, 反正我一想到路边的土和玉米地跟下沙一般的感觉, 就深深同情水不深火倒热的北方人民… (其实也可以说水太深, 因为现在机井要打几十米上百米才能见到水) 高速路上旁边车非驾驶位的人姿势都很诡异, 大货空闲的那个司机基本都是在睡觉, 小点的有很多人喜欢把脚调驾驶台或者车门窗户上, 小车里经常有挤一起坐的叠起来的, 也有女子坐的大大咧咧毫无修养的把脚分开放很高加上穿的估计热裤还啥反正只看见白花花的腿. 打住打住, 怎么现在尽关注这些… 淡定淡定.

回到北京后本来是打算回家去洗澡的, 结果掐了下时间貌似也呆不了多久, 而且身上那种海里出来的不爽早被别的不爽叠加抵消自己觉得还过的去, 所以还是不要去干扰某人的请客大事, 本来还想应该把相机拿回去让留几张照片, 可惜自己懒得动, 事后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误… 想看某人 MM 照片未遂的人们尽情 bs 我吧 –.-

五点, 饿的不行的跑 McD 吃了顿晚饭, 发现对可乐有异常饥渴的需求, 回来跟 fm 一起去人大打球, 这个挫人居然问我带瓶水干啥… 每次都被他喝掉至少一半还问我干啥… (而且事后还厚颜无耻的说最多 2/3…) 这次似乎有不少人没去, 场地定多了所以几乎一直是在场上打, 好累, 最后果然水被 fm 喝完弄的我去买了瓶可乐… bs 啊 bs… (这个太怨念了). // 昨晚和小强讨论了下打羽毛球的问题, 觉得我们俩都应该去买拍子了, 老这样蹭别人的似乎还是不太好…

==== 此为分割线, 以下内容基本不算游 ====

打球回来 8 点过, 在公司趴了下觉得还是太累直接回去算了, 拿了下时间觉得屋里请客那一桌该散了, 没散我应该也能回去啊… 我又不干扰他们啥, 顺带看看可能成为未来嫂子的那位. 果然到家他们才吃完准备收拾, 很意外没见到 saltycookie, 但是见到了高杰… 然后瞄到了某位, 为啥现实中我还是这么羞涩, 没好意思盯着仔细看看… 放包招呼下去帮忙收拾, 结果被边缘化, 后来想了下似乎这时候不应该掺和, 高杰和 saltcookie 的 MM 也都离开了… 但是实在是累不行, 算了, 我回里屋关门看电视去… 等外面收拾完, 开门, 切西瓜, 埋头闷声吃, 跟小强邪恶的讨论了下关于我什么时候被踢走的问题, 该 MM 没听清问我们在说啥, 于是继续埋头吃西瓜说我吃噎到了… 话说貌似东北的姑娘长的都很有江南的气质么, 而且这个 MM 很单纯, 人品看起来很好… 为什么我又觉得有人踩狗屎多了才有这么好运气…

话说期间随便聊, MM 问小强我是不是他同学, 然后答比他低两级或者三级, 后来说问我多大的时候让她猜, 直接就报的 87… 这都什么逻辑啊, 太神了吧, 但是真应该找她给算一卦… 然后继续女生们都喜欢关注的, 问星座, 答金牛, MM 继续很天真的说不像啊, 问为啥不像… 说, 金牛好像都比较踏实的… 囧 –.- 这也能看出来… 我就是太浮躁啊… 算了, 某人送某人回去… 我继续看电视, 等某人再去探望高烧的 liulike 回来都十二点了. 仔细的探讨了一下我何时会被从现在房子踢出去的话题后, 睡觉告别周末…

==== 预告分割线 ====

周一去了一趟 PT7F, 感觉那边有让我觉得非常亲切的感觉… 果然还是第一次留下的记忆会刻骨铭心? 明天还要去一次… 明天再写

周末游 (上) 未完待续

上周四试图做了下绿豆沙, 结果豆子煮开后原来有那么多, 周四吃撑了还剩了非常多, 等小强吃完还有很多, 于是电话咨询老妈后放冰箱里继续, 周五本来打算叫 momo 过来一起吃烧烤喝冰绿豆沙, 结果被叫去跟原来玩 ACM 的几个人一起吃饭, 然后剩下的绿豆沙周五又当夜宵吃了. 上效果图:

IMG_0236

周六早上起个大早, 7:00 前到达公司门口上大巴开始止锚湾和山海关之行, 稍微等了下迟到的人, 然后一路堵车到了葫芦岛市绥中县 (似乎就是这个地方, 刚在 ditu.google.cn 确认了下), 高速都堵, 然后很诡异的是高速上有些路段居然故意把四车道用路障围成一车道, 不知道为啥, 我走高速走的少. 本来说是三个半小时可以到, 结果走了差不多五个小时, 下了京沈高速后那段土路走的更是郁闷, 我讨厌北方的尘土, 路上就跟才走了无数辆漏的一塌糊涂的运沙车, 路边的玉米地感觉跟撒了很厚一层土, 玉米叶子上都是土. 到达止锚湾的碣石酒店, 一时觉得有点失落, 似乎来之前没人说这是农家乐啊, 不管了, 安排住宿, 四人间, 很有高中宿舍的感觉, 我们那个屋墙上的电扇居然不能摇头, 而我刚好就在那个吹不到的地方. 把行李放好, 一群恶鬼就在一楼吃饭, 跟食堂一样, 让我很有回到初中的感觉… 又是海鲜, 我错了… 不该来海边的.

吃完后大家就相约去海边, 换好泳裤, 外面套上 T-shirt 和沙滩裤奔向沙滩, 手机钥匙啥的都不用带了, 我的相机不防水, 也不用管了. 跑去海边发现怎么会是 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不是说这个地方才开发没多久么, 然后一开始看到的海滩边上都是大石头… 走到能下水的地方人更多. 一起去的在车上发现有两个应该是韩国 GG, 然后几个米国 GG, 还有不确定国籍的. 其中某加州男学中文学的非常赞, 如果你只听声音几乎就是中国人嘛, 而且现场教他啥也能非常准确的重复你的发音, 牛叉.

在沙滩上看踢球被看场子的烧烤&泳装小贩驱赶, 估计我们这么多人都没在他那买点东西太让他生气了, 一伙人转而扭头下水. 天气不是特别好, 能见度很低, 太阳不大, 免了防晒霜 (不过反正像我这样皮糙肉厚的有太阳也不会抹), 水温比较合适, 一路扑腾扑腾连游带走往海里进发了一两百米, 水深还是到胸口, 某人说 "难怪这里叫止锚湾, 这么浅, 压根就开不动船嘛, 只能止锚了." 那个中文非常好的米国 GG 带的飞盘被我们带海里玩, 结果大家都不怎么能掌控, 为了捡飞盘游的累多了…

在有人租船过来被一群流氓看到后整个下午就变得有意思了, 一开始是一比较大的充气船, 打水仗后大家试图将其弄翻, 未遂, 于是一个一个往上爬, 就不信不翻, 最后还真的怎样都没翻, 总计上去了 11 个大男生, oh my god, 最后我被挤了下去 –.- 一个后翻翻进水里. 还好那片海算内海, 海水不是特别咸和苦. 在视野里出现的第二艘还是充气的, 只不过稍微小了点, 上面的两个女生和一个男生都是不会游泳而且穿的跟去公园是一样的, 大家就不好意思要弄翻了, 拉着他们船游了会就放弃了. 第三艘是一快艇一般的机动船, 只不过我们一直没见开过发动机, 上面还有个雨棚, 这个船稳定性不够好, 大家说这个一定能翻, 但是考虑上面也还是有不少不会游泳的就还是算了, HUST 某 DD 的单反 (没看清是 C 家 450D 还是多少) 差点就被我们一群无赖弄水里去 –.- 最后我们几个离开后, 一群泳裤男爬上快艇在上面站一排跟泳装秀一样, 白花花一片啊.

在水里泡到最后有点腿抽筋, 没怎么太敢游了. 回去后冲凉换好衣服, 一堆人出来觅食, 最后还是在一三岔路口的店拉桌子出来在门口吃. 由于我说海鲜过敏, 大家也很体谅的没有点海鲜… 然后喝酒我说我酒也过敏, 于是跟旁边几个 MM 还有另一个 GG 一起喝雪碧… 理解万岁. 对路口那条路的某房子脑残一样的连放了若干挂至少两千响的鞭炮, 然后还放了若干烟花, 不用我们桌上那个浏阳的专业人士指出, 我都能听出来放的是绝对二流的产品, 吵死了. 由于是旅游旺季, 用电量和这个小镇平时显然不可同日而语, 一顿饭就这样在来电 10 分钟左右, 停一两分钟的进度中吃完, 老板居然把我们的 50 串羊肉串黑成了 29 串… 这个差距也忒大了吧, 你少个五六串谁也不知道啊, 非逼我们数签子.

吃完后一堆人都回去打牌了, 三国杀果然跟杀人完全不一样, 出去溜达一圈, 海滩那边在放烟花和孔明灯, 可惜我一个人也懒得跑, 对这种浪漫的事情也一直不怎么感冒, 蚊子太多就回来了, 结果混进了打升级的那一拨… 一直被某人 bs 的升级水平现在看来还是挺好的嘛, 那几个都没我强, 电力一直还是不稳定, 停停来来的, 不过有蜡烛就不影响打牌了. 最后快十二点回去睡觉, 同屋有俩已经睡着了, 另某人在我睡着后才回来… 貌似是在隔壁某屋玩桌游.

第二天早上起来后等别人起床吃饭, 晚上下了雨还是雾蒙蒙的, 看不到日出所以也没错过. 北方的馒头还是吃不习惯的说, 继续一如既往的不吃煮鸡蛋 (发现我吃东西怎么这么挑…), 那个不知道是啥粥的也很难喝… 在大巴上等人等了很久, 然后跟师傅说我们不要去碣石要去山海关, 又是在车上晃悠半天, 到山海关已经十点多了, 再扯下学生票啥的更久, 最后结论是, 他们花钱上去玩半个小时, 我们这些觉得没啥好上去的就不买门票自己到处晃悠了下. 一如既往的没拍人, 好玩的是看到了有身上抹黑加金粉的扮铜像合影收费的, 比较无语的是看到了小平同志题词的 "爱我中华 修我长城", 最后在山海关景区的正门口还见到了无牌照的城管面的车碾压小贩逃走后没来得及带走的篮子, 悲哀.

好长啊好长… 今天写不完了, 明天继续.

搬家

航天小区的房子 8.13 到期, 青年公寓的房子 8.15 才开始, 但是这边的哥们说这周末他就能搬完, 加上小强越来越不爽原来的床, 刚好说这个周末搬了好了, 不用等到 13 号是工作日退房啥的都很麻烦.
 
周六起来后跟小强开始打包, 我的拉杆箱光荣的放大到了撑到爆状态, 还好里面都是衣服啥的, 不然估计上下楼梯会扛死人, 别的就是一大堆杂碎, 其实算算东西也还是挺多的, 然后就是很多零碎的必须分开拿, 有整理箱就好了. 翻床底居然翻出了 tx 十年的纪念品, 居然还有巧克力, 更可耻的是居然我也和小强一起把不知道过期没的德芙一人吃了一块, 剩下两块想了下还是扔了 -.-
 
小强去把网络过户给新来的, 由于臆想错误, 导致前几天一直没网络用但是实际还要付钱, 真失败啊, 还好转手出去了避免的损失的扩大化. 回来后说去把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电视机拿去卖掉, 估计是一 14 或者再大点的彩电, 能收十来个台, 一开始预计 50 出手, 然后没找到有收废旧电器的地, 却刚好在小区门口看到一个收破烂的, 说卖了算了, 预计 20 吧, 结果那个大妈报 70, 饿的神智不清的两个人决定先去吃饭, 等回来大妈成了大爷, 跟我们去看了电视后, 就说这个最多 25 块钱… 磨叽了半天搭上一堆废纸 26 出掉, 然后跟大爷说回头租用他的三轮车给我们送东西, 小强说你别就刚好收我们 26 块钱… 这回挺好, 大爷直接说十块钱, 但是不能太晚, 因为他住比较远.
 
下午某人去泡妞, 我在等窗帘啥的洗好拿出去挂着, 然后去希格玛无聊一会, 等某人回来一起很没追求的去 McD 解决晚饭. 吃饭的时候新房的那哥们说他可能比较快就走, 我们就屁颠屁颠跑回去, 果然那个大爷不在了. 问旁边别的大电动三轮, 一只是靠着乘凉的哥们被我们恶中, 然后告诉我们去楼下问一个卖方便面的老板看拉不, 那老板也是一好说话的人, 问我们出多少钱, 挣扎了下按收破烂的大爷的价格, 双方都很 happy, 成交, 拉了一堆东西过去, 屋里就只留了简单的床铺和一堆杂物.
 
周六晚上继续打包, 发现很多零碎都没法骑车带, 碗啊啥的, 只能捧过去. 周日一早起来, 跑过去, 顺便把钥匙多配一套, 两三趟后算是把原来的窝搬空了. 上午去沃尔玛买了一堆东西, 锅碗瓢盆刀叉砧板以及一堆清洁用的, 回来发现又没法骑车, 打的过来搞定, 已经快 12 点. 小强去跟原来房子的中介扯皮, 我在新房收拾, 饿的不行去买了两份快餐, 等小强回来吃完开始大搞清洁, 等原来那哥们过来拿他的东西, 等房东过来交接. 然后不差钱的房东果然没找到她家房子在哪里… 反正也是临时出手买的学区房上小学的. 完了下去跟楼下大爷打招呼, 说起来房东的小孩也没在这边的小学, 然后我心里一咯噔说如果她又把房子卖了我们不是又郁闷了, 结果房东说这个房子还要留着的, 家里还有个老二呢… 果然不差钱… 遇到这种房东就是好.
 
然后就是艰苦卓越的清洁, 把室内布局改了下, 使得两个书架能正常工作, 完了勤奋的小强在厨房工作了非常久来使其干净, 我在清厕所 -.- 等弄完就发现果然我还是不够细心, 人家弄出来就是窗明几净玻璃干净的跟没有一样, 我的就雾蒙蒙的, 不过似乎应该是磨砂玻璃… 不然洗澡的时候不就现场直播了 -.-
 
床铺好后清洁工作基本搞定, 衣服啥的也都放衣柜里, 果然还是挺好的房子. 等 moon 携夫人加 xdq 一起过来火锅期间, 原租客过来把他剩下的几个空箱子都拿走. 火锅吃的很 high, 最后就只剩下冰箱需要理下, 然后室内的线理下 (今天已经搞定并把布局进一步合理优化).
 
唯一的郁闷是晚上睡的反倒失眠了, 按理一天都没怎么睡, 还弄那么累, 应该很快睡着啊, 还是说火锅底料里太多激素? 噪音不大, 但是比起原来一片寂静的航天小区还是要稍微闹一点, 没有前租户说的楼下很多烧烤摊的喧闹, 因为下雨? 倒是有机器的声音.
 
缺一个电扇, 现在一个晚上不够用的, 今天去京东定了个, 顺便多买了个电饭锅, 这下似乎都齐全了吧? 连豆浆机这么有爱的东西小强都有, 电磁炉啥的更是不在话下, 锅碗瓢盆都置备齐了, 唯一的遗憾就是为什么同居的是小强而不是个妞呢, wakaka
 

浑浑噩噩

周一组会, 发现啥都没干, 决定本周奋发图强.

周二大脑抽筋跑去三元桥买魔方, 下错地铁站, 啊啊啊, 连累同去的 momodi, 说 "这个路痴的风格不像你啊, 倒是 feli 比较可能, xbb 则更不用想了", 结果是转悠半天在我重新找对方向, 离目的地大概还有几百米的地方, mo 说这样下去不靠谱, 回去.

周三成功买到魔方, 200 块钱买了六个, 空心的特殊情况不会解, 只知道重新倒回去重来, 四阶的还有一种特殊情况的公式没背下来.

周四凌晨守候 WOW 开服未果, 晚上回去终于开了, 网通的网络上电信的服务器延迟可以接受, 米莎被合并到黄金之路后, 发现原来那帮人都还在, 看到阿姨和小猪, 跟随小猪去练了个德莱尼战士. 晚上睡觉的时候小强说后天就周末了, 我大惊 "啊? 今天不是才周三的么…" 事实证明我过的真的比较那啥.

周五中午睡的一直就没醒过来一样, mo 叫去滑旱冰推掉了.

周六被小强叫起来去 xdq 家吃饭, moon 携夫人同去, xdq 那个地方空间很大, 装修一般, 干净是挺干净, 就是旁边 13 号线地铁比较吵, 至于京包线上的和谐长城动车组一过, 那就是绝对准点按都按不掉的闹钟啊, 每天 7:30, 周末无休. xdq 室友的机器无法通过路由上网, 一群人帮忙折腾了半天, 把路由戳重启重置无数次未果, 放弃… 回来路上下雨, 直奔希格玛, 被小强在 foosball 上虐的一塌糊涂, 是他找回状态了还是我越来越挫了? 我是觉得我水平越来越低了的说. 晚上回去发现没网络了, 太阳啊太阳, 今天跟轮子说, 轮子的回答是 "囧,一个宅男离开了网络,比被阉掉了还惨吧".

周日把笔记本等背公司来, 反正家里也没网络了, 结果发现公司的 GUEST 网络也上不去, 还是断了在公司用自己本的想法好了.

发现我跟 Visual Studio 就是搞不来, 我来某公司真是个悲剧, 围观群众可以当喜剧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