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十月 2013

近况

买了车, 被转部门, 累

没买成房, 公司搬家后晚上回来不方便, 计划已久的买车计划正式实行, 入手上海大众 POLO 1.4 手动挡最低配一辆, 最低配的意思就是能没有的都没有, 没有前雾灯没有氙气大灯没有后视镜加热没有天窗没有自动空调没有 CD 没有行车电脑没有导航没有后排比例放倒没有倒车雷达没有倒车影像轮毂都是小一圈的 14 寸铁的, 上海大众对华东有价格歧视指导价就比别地高五千, 好在杭州还不用摇号不用拍车牌, 最后全弄好九万多一点点

月中被通知转部门到无线客户端做新产品的推荐, 通知完没两天交接完过来直接干活, 新部门 6d*12h 上班, 事情可能并没多太多, 但是很多新东西要学, 节奏更快压力也更大, 累

小区内车位先到先得, 回去晚了就没好位置, 开车没两天出来剐了下停道口占半截路的别克, 心疼. 买车没赶上公司固定车位摇号, 反正喵每天也很早起来, 笨狗也早起来公司占机动车位, 到公司都不到七点半临时车位那必须想要哪就是哪, 痛快. 转部门后下班时间推迟, 开车回家小区内基本没停车位, 只能趴外面, 早上早起开走时贴条的人也没上班, 周末犯懒扔外面一个自认为除了没划线怎么看就是个车位的树下没管, 出去洗车时发现出门前几分钟被城管贴条, 闹心. 下班时间推迟后连着早起有点吃不消, 想着公司临时车位都不收停车费, 工作日直接把车丢公司懒得开了, 最后发现公司大巴比我开的暴力多了等的时间也没那么长, 随便选了

Win7 64bit 上 VirtualBox 安装过程中卡死

前两天桌面上 VirtualBox 的图标异常, 加上被提示有新版, 就想要不下个新的装上, 结果安装过程中到更新 VirtualBox 那个虚拟网卡时就卡死, 连带把机器本身的无线也弄的不可使用, 重连也不行. 不行就取消 VirtualBox 安装呗, 但是点取消后过很久才有确认窗口, 而且不管点什么最终还是关不掉, 任务管理器杀进程都没用, 只能重启. 一开始以为下的 4.3.0 这个版本有问题, 去官网重下 4.2.8, 问题依旧

公司笔记本装的 Win7 64bit, 怀疑是不是这个问题, 下载的时候没发现有区分 x86/x64, 搜了下 “VirtualBox 安装过程中卡死”, 果然有人一样, 说解决办法有解压安装文件直接选 x64 的安装, 这个用 7zip 解开 .exe 安装文件后也没发现有区别, 倒是那个 GuestAddition.iso 里有, 没直接去试, 另外的解决办法是 “安装过程前先禁用所有的网络连接, 然后安装过程中添加 VirtualBox Host Only 的网卡那就可以顺利通过“, 一试果然

发烧住院记 医护番外篇

医院里除了病人和家属, 应该就是各级医生护士还有护工, 我们这病房没有要特护的, 所以护工见的少, 平时打交道最多的还是护士妹子们和管房医生

各种欢快的小护士

大部分护士妹子都很年轻, 都还是很欢快的状态, 估计也跟这行当本身天天面对生老病死当然要穷开心点平衡心态有关

那么多护士最后记住名字的只有俩, 一个叫李勤 (hothead: 谁在叫我…) 一个叫孙清, 之所以记得是因为前面那个在墙上有照片而且这名字跟 hh 一样明显能辅助记忆, 另外这个妹子很有大姐头的担当范, 平日也很开朗, 都笑呵呵的, 扎针水平也很不错, 另一个是我的管床护士, 也是做检查考试那位, 也是有特意介绍说名字我才记得. 其他的妹子们都是过来挂水, 测体温, 或者查个房问一下就撤了, 虽然笨狗努力去做社会工程学, 但是门口查房签字本上的手写体都很难辨认, 走廊的医护人员介绍上的证件照和真人好像就没几个能找出对应的, 还有不少新人没在上面压根没法对

刚说到写字的问题, 那个三高大伯因为发烧进来所以送的传染科病房, 但是高血压高血糖这个还是请了院内对应科室专家来会诊, 到晚上看会诊记录要给药时护士们发现手写的会诊单看不懂… 然后那天到早了的笨狗就在门诊那看护士等医生有空的时候好问医生这给的都是些什么药要怎么给, 几个护士互相吐槽说这也看不懂我来, 最后能拼出来的还是大家都能看懂的那一小段. 我跟她们聊说医生写字问题, 说其实科内的都电脑出来没字迹问题, 而且科内碰到的问题给的药就那么些, 连蒙带猜都能把意思看全, 但是会诊时别的科过来的就是手写, 加上跨科没那么熟, 确实就还是有不敢确定的要医生再看看, 不行就只能打电话问会诊的医生他到底写的啥

有个小护士笑起来眼睛就能眯成很好看的半弧, 我跟喵说喵立马哼哼说你不会又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吧, 这都哪跟哪, 只是看到可爱型的妹子告诉你而已 -.- 这妹子就是之前跟那个高知爷爷说自己在中山实习, 然后爷爷问她家哪, 说安徽芜湖, 爷爷说嗯我知道, 安徽有合肥有安庆我之前坐船路过, 妹子立马再给补充说安徽还有芜湖的, 跟小女孩较真一样, 超级好玩

我因为一直没弄留置针, 所以每天扎两回, 到后来手上满是针眼, 而且左手手背还有一次拔针后鼓包, 我跟护士抱怨说拔针后我按要求按压五分钟以上, 怎么还这样, 比较 nice 的护士 MM 说可能还是扎的不太好, 回头换个手吧. 有护士扎针也确实比较随便, 扎进去固定不够好, 拔针时都能带出血来而且针口明显一块, 连那个三高大伯后来都说你们扎针怎么扎那么用力那么痛, 技术好的妹子们只能顶包说就是要一下子扎进去的不然更痛. 出院前两天有一次看一个装扮应该是城市出来的小护士给扎针, 拔针的时候也有点飙血, 心想是不是城里的姑娘就还是傲气随便些, 对病人没那么体贴, 但是最后出院那天扎针和拔针都是她又弄的很完美, 让我怀疑是不是记错了飙血那天她只是扎或拔的那位

各级辛苦的医生

我在的这个病区叫传染科, 所以也有朋友说过来看我, 我说还是免了吧我已经没事了, 如果你们过来再给传染了那更得不偿失. 这个病区总共六七个医生, 白天一个门诊一个病房, 晚上还有一个门诊病房都要管, 而且据观察门诊那人一直都挺多, 看他们估计也很辛苦. 大主任一周能看到一两回, 我在门诊夜班那边也见过她, 看起来时间可以挪点出去但也不会好太多

大主任查房碰上过两次, 一次是中秋节, 后面一大票跟从人员, 一群实习的都好奇的跟着看, 另一次赶上那个扁桃体炎的小弟被看喉咙, 实习的医生小妹毕恭毕敬的在主任一说要看喉咙后立马掏出两根压舌用的棉签, 然后在主任用手电照人嘴里时后面各种伸长脖子围观, 场景很逗

其他几个医生我最后也没把名字给对起来, 我所有的病历上签字签的是一位姓王的医生, 但是我明明记得最后给我签字那位是姓钱才对, 要不就是王医生是我的管床医生, 出院时他刚好不在所以别人就给他签了. 医生们都很 nice, 女医生在我请假回家时总要我去签份假条, 而男医生们都是说你去跟护士打个招呼就好

最后我去复印病历时是个实习妹子带着去复印室, 当时我想这都出来医院实习了, 应该快毕业了吧, 然后随口问了句你还有多久毕业, 答曰还有两年呢, 心里琢磨不对吧, 这妹子长这么小难道就研二了, 再问说还是本科, 这个太假了吧, 怎么有大四就放出来实习的, 路上走的继续瞎扯问哪个学校, 回说杭师大, 笨狗心里当时就想啊喂这剧本不对吧, 为什么师大还有医学院啊, 回家跟喵说起这事喵说对啊杭师大是有医学院的, 果然隔行如隔山, 别人觉得天经地义的事情换个圈子就觉得诧异非常了

工蚁般的护工

医院里除医生护士和收钱拿药的工作人员外, 绝大部分应该是护工, 比如每天早上过来收各种化验样本的, 比如每天过来送药的, 比如带着去检查的, 还有陪床的阿姨

最早我去检查 B 超和心电图时, 在排 B 超队时见一个很胖的大妈是被轮椅推过来, 然后好像是她找的特护又出去了会没在, 她就各种骂骂咧咧吐槽说明明找的特护是 24 小时的, 这怎么就不见人了呢, 你看我胖成这样一会检查时在轮椅上怎么起的来, 我一天都给了多少多少钱的, 特护阿姨过了一小会回来说去接了个电话, 道歉的也很真诚很客气, 陪护老人也确实很劳神

送饭的那个大妈每天过来三趟, 很豪爽不拧巴, 就是每次到我们病区都像是最后了只能剩下点不能选的菜这点让笨狗颇为不爽, 但谁叫我们离食堂那么近要么是最前面要么是最后面, 人家一直都那么走法就认了吧

我们病房后面那个三高的大伯, 第一天进来看那个样子, 家人也商量说叫个护工, 第二天护工阿姨过来跟他们家女婿谈价, 说的很客气, 最后在解释每天到底是不是多加五块钱当饭费扯了半天, 结果大伯爱人回来说我照顾就够了, 直接把生意谈黄了

送药的护工们每天都拉一超大的箱子穿梭在各病区, 每次看到他们笨狗就想这种旅行商问题不知道他们都怎么求解的, 要考虑上发药的顺序再合理堆叠箱子里的东西, 真要弄到最优不知道是不是可解. 另外自己去药品处拿药时见了下之前没见过的优化, 交费时的单据上写上哪个拿药窗口拿, 等从交费窗口走到拿药窗口, 工作人员已经按电脑上的要求捡好药放一块就等你来拿, 这个非常赞 (也可能大医院都这样笨狗之前要么都只去校医院这种只一个窗口且不用电子系统要么就没生病没去观察过)

发烧住院记 病友番外篇

医院是个各色人等出没的地方, 笨狗平常本身就喜欢无聊观察, 进入精神病人思路广又卧床闲的蛋疼的状态后更是没事看周围的病友和医护人员, 于是有此番外篇

门诊太妹

第一次去门诊时被挂水, 在一个有十几把椅子两张床的大屋里跟一大堆人一起, 当时琢磨说这么多人在一起, 要本来没病的会不会也被其他人给传染, 另外比较好玩的是护士窗口那挂了块牌子:”躺床另交十七元”. 同屋的老幼妇孺都有, 比较吵的是一疑似高中生或职高生的太妹, 有点大姐头的派头, 陪他的还有两女一男, 真是声势浩大

这帮人都是典型 90 后非主流, 入世未深的小太妹小白脸 (本想说小混混, 但是那哥们瘦不啦叽白白嫩嫩的真心只能叫小白脸), 用杂牌或三星安卓大屏机, 跟人聊 QQ 或飞信, 偶有语音对讲. 挂水的那个妹子从衣着谈吐来看应该是太妹头的样子, 很得意的跟人说明年我要去念浙江工商大学, 别人问这能直接去么? 她说没事已经找好路子去, 读一年预科就能进去, 只是学费有点贵, 一个学期要八千多, 笨狗当时心里嘀咕说这学校好像不是这么掉价吧, 妹子你确定去的是浙商大而不是他下面的二级学院. 陪同的一个妹子很有老男孩里那个胖妞的味道, 长的一般, 身材高高大大, 体形明显超过他们那个年龄, 穿一身校服一样的宽大运动装, 走路含胸弓背撇脚, 活脱脱老大旁边不自信壮妹的典型. 陪同的另一个妹子长的还行, 跟其他三人离了一排, 在后面一直聊微信, 前面几个人打趣她说又被干爹找啊, 同时互相问知道干爹是干嘛的不, 笑的邪恶猥琐, 后面那妹子微信语音完再冲前面小咆哮下, 话题就此岔开. 陪同的那个男生, 跟其他几个女生扯淡时被问年龄, 说九八的, 女生们就说啊你好小啊我们都老了 (笨狗在旁边默默的点点点, 相信看到我这些字的你们更是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其他女生问男生穿的 new balance 鞋多少钱, 是不是真的, 答显然真的买不起, 高仿, 不过穿着还行, 这衣服也是高仿的, 后面的话题就是扯衣服裤子鞋子价格和什么手机好了. 应该他们学校就在附近, 中午又叫了一个还两个妹子来给他们送饭, 架势更加波澜壮阔

我和那个太妹挂水应该都是一样, 不过我这边拨的比较快, 等我挂完第二袋叫护士时护士没听到, 那边帮喊了一嗓子, 然后等我再挂完最后一袋再叫护士时那太妹一袋还没挂一半, 那几个人立马又开始吐槽说你这个怎么这么慢, 然后就是反正下午上课也来不及干脆一天都别回去学校了

同病房的高知爷爷

之前说我住院时同屋的那个老爷爷, 攀谈中知道他 63 年中山大学毕业分配过来工作的, 全家都是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 对自己中山毕业的很是骄傲 (就是很自豪自信的那种骄傲, 不是贬义), 说马上要回去参加毕业五十周年活动, 表情很幸福很得意. 爷爷广东人, 普通话还是能听出有那边的口音, 跟他这边的家人说话好像又用的杭州话, 这么算至少是四门语言掌握者呢 (广东话/普通话/杭州话/大学应该有学外语俄语或英语). 后来爷爷有问个护士妹子说来多久了之前在哪实习什么的, 护士妹子说才过来, 之前在中山医学院实习一年, 这爷爷略有点得意加不屑的说他们那个是医学专科学校, 不像我们是综合大学, 后来并到一起来的 (果然学校之争从来就不会停 :P)

话说这个年纪的爷爷应该怎么叫好? 大爷这个词已经更多被用作骂人了, 而且南方都没这种叫法. 送饭的护工阿姨管他叫大伯这没错, 但是人年龄跟我爷爷一样我再叫大伯似乎又有点不敬, 还是叫爷爷好了

这个爷爷除了在住院, 其他方面看起来都很不错, 每天漱洗整理的很整洁, 身体也很硬朗, 他自己说之前也就是白内障做手术什么的住过院, 这是这辈子第三次住院, 也是莫名其妙高烧弄成了肺炎才进来的. 平日没高血压什么乱七八糟的, 吃饭胃口也好的很, 现在业余活动是跳交际舞, 我一开始以为就是广场舞, 人马上纠正我说不是那样的, 他们都有专门的人员地点和舞厅, 应该就是下里巴人和阳春白雪的差别吧. 说起他们退休后玩的, 说有人去搞摄影, 不过那个太花钱了, 一个相机加镜头就一万多, 还是跳舞好, 还锻炼身体, 笨狗在心里嘀咕说单反穷三代还真是深入人心. 快出院时爷爷问医生能不能提前一天走, 说那天下午他太太跳舞, 他要去观演支持, 奶奶在旁边马上说这些事都不重要你先把病养好, 旁边的我觉得病房里满满的都是幸福, 想你我老了是否也能这样一直温暖如旧?

等快出院时爷爷跟医生说突然胃口不好了, 医生说挂抗生素挂了这么久, 可能是有点影响, 毕竟抗生素没有那么好针对性, 消化系统里的菌落估计也有损伤, 过两天应该就好. 跟爷爷开玩笑说你出去了我还不知道要在这躺几天, 工作都落下了, 他也说他回去一定有几百封电子邮件要回复, 我好奇说您不是退休了么还有这么多事情? 他继续很得意说他们家族里很多人互相联系也都是用电邮, 他有 DV 给他们跳舞录像, 还有教学视频, 他负责弄好给大家发, 同时又有点遗憾的说最近住院都耽误了好几次了

爷爷住院那几天都是白天奶奶过来陪他, 家里儿女来过几次, 都教育良好事业有成谈吐优雅, 家庭里这样真心很幸福

隔壁病房奇葩大叔

第一次见这个大叔是在医生办公室, 那天我去找医生问病情, 他一副领导口气跑去跟医生说我要请假出去跟人吃饭, 我当时心想这大叔怎么住院也这么多社交, 然后大叔也没管医生理没理他, 自顾自的说是别人开豪车来接我我才去的, 不然我才不去, 他们开那个什么宝马, 啊不, 奔驰, 不是, 嗯, 开保时捷过来接我. 后面医生也很无语, 好像也没理他, 我在旁边听的乐死了心说怎么有人这么来显摆的, 第二天说给喵听喵也觉得很无语

在病房住了两天后发现这个大叔绝不是无聊显摆这么简单, 每天都在他们病房或走廊上大声讲电话, 绝对是领导日理万机的架势, 不知道他们病房的人有没有被他吵死, 反正我出院前几天看他们那个五人间的病房都只有他一个人在了… 这大叔每天都找各种理由跟护士请假, 比如我手机没钱了我要去充值, 比如我要出门买点水果回来吃, 护士们也都拿他没办法, 只能叮嘱他说不要出去, 不要抽烟不要喝酒, 后来我跟护士们瞎扯时要碰到那大叔过来, 大家都是相视一眼表示无语同时一脸你懂得的表情, 护士们说这种真心看不住啊, 医生要问起来说怎么放出去了我们有什么办法, 又不能二十四小时盯着他我们这又不是特护病房. 估计医生们也是被他骚扰请假过很多次, 看到他的时候表情也都很无语

我后来奇怪问护士说那个大叔看着身体挺好, 而且都进来这么久了怎么还不让出院, 护士吐槽说那个大叔坐一辈子办公室当习惯了领导, 现在家里人都不愿意管他, 好不容易送到医院来了就不想接回去了, 这… 跟前面那个爷爷比真的是截然不同的人生

三高不信医的大伯

同病房那个爷爷出院后我一个人占着个三人间两三天, 后面说有天回来突然发现左边躺了个又在吸氧又挂心电监护另一边还有个推药的仪器, 当时真心被这架势给吓到了, 心说这大伯还好吧, 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就在我们这病房呆着没事么. 一开始他老婆和女儿女婿都在这, 围的很是热闹, 还有其他亲友过来看, 我在旁边大概听清楚是怎么回事, 这大伯平时就三高 (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 这天发烧到 40 度给叫救护车送急诊过来的, 旁边推药的仪器打的是降压药, 要很慢每小时 2cc 的推所以才要用专门的仪器. 等晚上陪护的人就只剩下他女婿, 看他也清醒着, 互相问候下, 他问我怎么进来的我说发烧三十九度多降不下来结果被诊断成肺炎进来的, 他还非常自豪和得意的说你烧的没我高, 我烧四十多度, 笨狗心里一片无语说这好像不是啥特别光荣的事吧, 而且咱俩又不是在学马季赵炎说吹牛那个对口相声

第二天一早医生查房刚好又赶上病房大主任, 一群人前前后后各种围观问诊, 大伯表示我已经没事了药能停不, 护士跟主任说这个不行吧, 他现在血压靠降压药压着都有 160, 送进来时可是两百多, 这药要停了脑血管都会爆掉吧 (注: 理想的收缩压是 120mm 内, 超 140mm 已经是高血压了), 笨狗在旁边继续无语说大伯你这果然是药不能停啊. 这大伯折腾两天后医生才把那一直注射的降压药给停了, 换挂水时加药和口服, 不过好像还是很高, 反正看护士查房时给他量从没低过 140, 中间还怀疑是不是电子血压仪有问题护士换听诊器加汞柱量也一样

感觉这大伯明显对医护不信任, 但是在医院里估计他也不好明着说太多, 口服药都不按规定吃, 要么不吃, 或被催的只吃一半, 医生和护士都说你这不行啊血压这么高, 血糖也那么高不吃药降下去怎么行, 大伯说吃多了会对药有依赖性的这个不好, 周围一片人估计都想大伯你都六十多了还是先保命吧, 护士继续苦口婆心的说你看你血压现在还一百六十多呢, 要再高就不只是头疼, 血管会爆掉的呢, 大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说死掉就死掉, 刚好落的清静… 这心态, 真豁达… 中间还见过大伯手臂上插着留置针就去冲澡, 这不怕感染么, 还是对现代医学设备这么有信心

看后来大伯家人各种来看望, 以及他们跟病房另一家聊, 知道下家庭背景是国有工厂, 但是工厂已经倒闭, 不过还有医保, 自费大概 20% 的样子, 住院花钱比较狠但是还能接受. 不过他们家某些人过来医院感觉是来吹水闹洞房一样吵死了, 深感受教育还是很有必要的

自费医疗的打工小弟

跟前面那个三高大伯同一天进来病房的小弟, 看病房里他牌子上写的是 20 岁, 化脓性扁桃体炎, 也是高烧进来, 笨狗也常年咽炎扁桃体炎, 心想以后一定不能混成这样, 这么搞太折腾了

这小弟才出来打工不久的样子, 他父母也在这边做事, 父亲干保安, 母亲一直在医院陪着, 没事时在绣一副很大的十字绣, 都很朴实的上一辈人. 他们感慨最多的就是太花钱, 我问现在不都上医保了么, 他们说打工没上, 也看不出来到底是工场老板不给上还是他们自己想省钱没要上, 全自费的开销一般打工家庭确实就明显能感觉到压力

这小弟因为确实一直在烧, 给抗生素扁桃体也一直没见明显好转, 所以医生也都跟他们说再继续治疗, 不过呆了三四天后估计还是心疼钱, 加上体温有降下来, 就申请出院了, 那天早上我来看他没在挂水还纳闷, 但看后来查房医生跟他家讨论, 也确实是一边没钱另一边觉得还没治好很遗憾

我后来在护士那等药时跟没事的护士聊, 说现在看病没医保确实开销太大, 住院前两天, 各种检查下去都要一两千, 加上药品什么的, 两三天花三千很正常, 之前那个小弟其实也只是治到一半, 这么出去恢复绝对还是没彻底治好的好, 多半以后还要落病根, 但是钱这个事情也确实很无奈. 大家都还是别生病的好, 不然花钱耽误工作不说, 身体也够折腾, 自古医院都不是纯慈善机构, 就医一直都是高开销, 这些道理平时也懂, 自己体验一遍果然还是深刻很多

发烧住院记 Part 4

9/30 周一

因为办出院时病历没整理完, 这天早上来复印医保报销所需的病历部分. 本来喵说复印都要钱, 他们医院五毛一张, 我就特意带了一把硬币来准备零头, 不过到这边时问说不要钱, 而且是那种很奇怪 “这种东西怎么会要收钱” 的眼神, 对同德医院的好感继续上升. 不过来太早病历室还没开门, 就等了会, 再查说病历还没过来, 那自己跑回传染科病房那边找, 在医院呆十多天医生护士都认识了, 看我又跑回来还挺奇怪, 不过估计他们也见多了, 立马反应过来我是复印病历来的, 护士长去找出病历, 然后给医生把所有要签字的地方签完, 然后一个实习医生小姑娘就拿着厚厚一沓病历带我再去病历复印的地方, 看另一个小姑娘麻利的弄完, 盖完章搞定

早上看那么厚一沓病历时终于对喵经常说的 “我还有好多病历没写, 还有好多病历没改” 有了直观认识, 之前一直以为每天医生查房问诊就是了解下没问题就好, 其实发现医生护士查房后的各项东西都还是要录入电脑记录的, 包括每天的情况, 化验检查结果, 用药情况等等, 一大堆的 paper work, 难怪说国外的医生都会有专门的人给他们做 paper work, 他们只管看病开药

另外去找病房要病历时刚好碰上护士们早上交班, 当天的轮值医生也在, 之前都是病房里看他们在外面开, 这次能站旁边好奇心大过猫的笨狗就站旁边听了下, 感觉跟我们行当里所谓敏捷开发的早会是一样的, 把项目或功能点换成病人, 早上就是过每个人昨天的情况, 用药情况, 恢复情况, 如果有异常那记录下来一会去单独解决, 如果同预期则继续按医嘱治疗恢复. 考虑到医护行业这么干应该很多年了, 应该还是软件开发学的医院的模式

病因猜测

之前流水账说完生病后的过程, 住院期间笨狗想的最多也最纠结的就是我怎么就犯病给躺进来了, 结合自己每天胡思乱想加医生护士以及我家喵还有家里其他医务工作者的协同说明, 笨狗总结如下

1. 淋雨后致病

这是一开始去看病医生的猜测. 发烧前杭州确实断断续续有一周多都在下雨, 特别是 9/13 周五傍晚开始有一阵特大暴雨, 城区到处内涝, 不过那天我没淋到雨, 而且最后走回来也是打着伞避开积水正常走回来. 所以这个病因感觉不太可能

2. 空调军团菌致病

这个是专攻传染的婶婶提出的详细猜测, 说现在很多地方的空调比较脏, 里面可能有军团菌导致. 发烧前那段时间因为总下雨, 所以几乎没骑车都坐公交, 而公交上经常被空调对着吹, 看起来也不太干净, 另外杭州公交我遇上两次车顶漏水算个什么事. 发烧前那个周末去看车试驾, 当时也觉得车里空调太给力吹的有点冷. 之前在塘苗路公司里的位置也刚好被空调对着吹, 找到开关后一般我都去把温度调高, 不过风还是继续, 如前所述 9/16 下午吹空调时就感觉不太舒服, 但不知道那时候到底是已经发病了觉得不舒服还是被吹不舒服发病的. 此病因有可能, 不过我去搜了下军团菌致病的临床表现, 感觉我好像又没那么夸张 (军团菌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view/211693.htm)

3. 着凉加身体弱

就是普通着凉, 然后最近身体比较弱没扛过去就着了道, 医生和喵后面都这么说. 发烧前那段时间闷热的很, 又觉得没开空调的必要, 晚上吹电扇, 半夜醒来经常发现热的把被子踢开. 9/15 周日下午晕乎乎的, 平日从不午睡的笨狗反常睡了一觉, 虽然那天早上是起来比较早可能晚上没睡够, 但可能那天开始就不舒服了. 另外超爱出汗的笨狗经常晚上洗过澡出来又在出汗, 然后晚上偶尔折腾下家里东西加上不开空调屋里闷热继续出身汗, 这样弄了后也不擦下就直接睡觉, 可能也有影响. 因为别的原因都说不太通, 也只能是这个了

生病反思

说到底, 如果平时身体够强壮, 按理可以轻松扛过去, 不过确实现在锻炼太少, 还是要多运动下把身体整好点, 另外平时也还是多注意, 没那么硬的命就别托大, 小心驶得万年船

生病花钱也的确很厉害, 一开始在门诊那花了四百多, 最后住院前的急诊花三百多, 最后住院的总开销是六千三百多, 和一块都过七千了, 前后折腾了十一二天, 除去各种检查化验, 单住院和挂水一天就快五百, 真心生不起病. 另外按公司的病假时发薪扣一半算, 休掉的那些天回头工资里也要扣掉几千. 乐观点就只能说花一万多在家休了个十来天的大假, 另外因为公司才搬淘宝城, 避开了头一周吸高浓度甲醛. 国家医保和公司商业保险还不知道怎么算, 国庆后去北京出差刚好多了一项报医药费的任务, 希望能在身心受挫后补回来点钱

发烧住院记 Part 3

9/20 周五

推迟了一天的抽血终于来了, 早上不到七点护士就推着小推车过来, 抽完之前说好的六管血后护士没有停的意思继续摸出一个明显要大好多的玻璃瓶, 笨狗立马进入思路广的模式想这是要干嘛, 献血也不是找病人献吧, 另外献血不应该拿玻璃瓶啊, 而且要说献血这玻璃瓶又太小了点绝对不到 200cc 这个最小的献血单位, 还好玻璃瓶里只放了一点就算完了, 被吓死了. 事后喵知道后说那个玻璃瓶是做培养的啦, 看你血液里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病菌过几天会冒出来, 就是怕死, 笨狗弱弱的回不是怕死就是觉得奇怪啊, 笨狗之前都献过两次血, 后面一次直接上 400cc, 也没事的对吧, 不按剧本来这个大家都会心里发毛的啦

自己留完大小便样本, 后面就是被护工带去做 B 超和心电图, 看是不是有别的潜在问题. B 超排号靠前, 很快弄完, 然后跑做心电图的地方发现太早了, 没到八点医生都没来, 坐门口发愣等的时候一个看起来就像热心邻居模样的大哥过来看了下我手里单子说你要先去那边排号, 心里嘀咕了下说这哥们真热情就去拿了个一号回来, 等回来时发现那个邻家大哥正在穿白大褂掏钥匙开门, 合着这哥们就是做心电图的医生…

这天扎针换回左手, 阿奇霉素的速度挂的稍微恢复点, 血管又是各种胀痛, 揉也没用. 痰热清那一袋子浅棕色的液体看着总觉得不是很靠谱, 还要加纯氯化钠在前后做隔离怕起反应, 而且这个是跟着葡萄糖在挂, 我发现只要我挂葡萄糖, 上厕所时因为药水袋没挂那么高扎针的地方就会回血

病号饭早上是粥加包子加一个鸡蛋, 从小吃鸡蛋就会吐的笨狗无奈只能放弃鸡蛋, 还好其他俩也能吃饱, 中午就是一饭一菜, 退烧后的笨狗开始恢复胃口和味觉, 发现这饭能吃, 也仅仅是能吃, 还是好好给自己填饱, 之前连着几天都因为没胃口而没怎么吃饱估计就靠着挂的葡萄糖维持营养

下午弄完去找医生, 医生说刚好我还要找你说下病情, 然后介绍了下说看检验结果其他都没啥问题, 就是 CRP 超敏反应的指数继续涨到 50 多, 说应该是这几天刚好在上升期, 等烧退了慢慢就会下去, 病因应该只是抵抗力弱刚好赶上肺炎自己的免疫系统没扛过去就遭挂了. 医生说大便有点隐血怕别有消化道问题, 我说估计是这两天刚好还有点犯痔疮, 被要求再留一次样本看看, 最好别有隐藏的毛病. 另外说心电图结果还没出来, 笨狗各种门清的说之前做心电图都没问题, 都是说有个窦性心律不齐, 但是好像这也没啥影响, 正说着的时候心电图结果送过来, 看了下果然是窦性心律不齐. 笨狗吐槽说阿奇霉素挂的各种血管胀痛能不能去掉或换一个, 医生念叨了下说这个是有点, 看你今天体温都 37 度以下烧也退了, 应该都起作用了, 明天给你换一个吧, 另外痰热清那个中成药估计医生看我不那么信任, 也一并撤掉了. 另外跟医生说都退烧了要不放我回去洗个澡把人弄清爽点, 看我现在明显是神志清楚活蹦乱跳的样医生就给准假了

住院还是很花钱的, 抗生素都好贵, 另外检查也都各种费钱, 从早上就有护士跟我说我欠费了啥时候去交钱, 白天时我说没事晚点我会去交的, 只是现在你看我一个人在这还挂着水怎么去交钱, 到下午我去找医生时还有护士在催, 让我心情很是郁闷, 虽然说我是自费虽然我是欠钱了但是看我这样应该不像是会赖账的吧. 回家前把身上带的钱留了点坐车, 交过 600 后说还是在欠费, 估计是今天化验的钱也开始算. 回家洗澡, 等喵回来一起吃晚饭, 然后喵安抚说有护士是要负责病房的账人家也是在公事公办啦, 多催两次人家也没办法的, 这么一想就释然很多

洗过澡浑身清爽, 等头发干掉继续老实回医院, 小区最近的门口和医院门口都有公共自行车租车点, 骑过去也还比较方便, 路上取钱, 到医院先继续交上 1800, 暗叹来医院果然都各种烧钱, 难怪医保在哪里都是个超大问题 (话说十一开始美帝联邦政府停摆也是医保方案没谈拢啊)

晚上还是一样挂水然后睡觉, 本来医嘱是半夜十二点挂, 跟另两袋一样的维持八小时间隔, 不过前一天护士说过节要不早点给你们挂了好睡觉休息是给提前到十点多的, 后面这些天也都是十一点半左右开始, 弄完十二点睡觉

9/21 周六

今天早饭送来时自己还在病房, 果断要求将鸡蛋换成咸鸭蛋, 这种真空包装的咸鸭蛋还是很不错的, 真心感觉值回票价 (病好后我去超市看都卖两三块钱一个, 果然不错)

因为没有痰热清和阿奇霉素, 白天就只要挂 100cc + 250cc + 100cc 三袋水, 把本来该下午四点挂的那袋也合并到上午, 挂完都不到十一点, 于是跟医生和护士磨叽说你看反正下午也没事我也退烧了正常了要不我中午也回去吧, 晚上再来挂剩下那袋好了, 获准后打算等中午吃完病号饭就回去了

喵这天不上班继续来陪床, 上午有点下雨来的稍微晚点, 不过看喵最近在自己医院忙的颠三倒四加上我这两天给她折腾的, 反倒喵有点累坏的样子, 等我挂完水她去另外再买点菜来一起吃午饭后, 她躺我病床上歇了好一会. 午后雨停了就把之前喵夸张带来的一堆东西收拾下都带回去. 下午在家睡一觉, 开电脑随便看看这几天错过什么, 重度网瘾患者笨狗看了一圈果然验证了 “其实一周不上网对自己也完全没影响”

因为医生说最快要从入院起十天后才给拍片复查才能确定出院, 看隔壁爷爷也确实是这样, 本来想这周要不算在家工作吧, 给组里发个邮件说明这周在家不去公司了, 不然刚搬淘宝城路上单程快一个小时, 万一有点什么事回都回不来

晚上吃过饭晚点去医院, 等八点多挂完剩下的一袋 100cc, 继续跟医生请假说之前说退烧后可以回家睡觉, 我还是回去吧, 获准后跑去租车点发现都没车可租, 徒步回家睡觉

9/22 周日

后面这些天就都是早上八点前到医院等护士和医生查房, 上午挂 100cc + 250cc + 100cc 后回家自己弄午饭, 下午睡一觉, 然后开电脑随便干点什么, 不知道是真在生病过程中还是自己犯懒确实没法太久持续精力在电脑前看东西或做事, 这些天还是老实算病假好了, 等晚上七八点去医院, 挂完剩下那袋 100cc, 然后走路回来, 半路上看租车点要有车而且没过晚上九点, 就继续骑完后半程

这天隔壁老爷爷病愈出院, 病房只剩下我一个人, 不过我也就是挂水的时候在, 其他时间病房就全空了

9/23 周一

除了正常去挂水, 前些天本答应了个护士 MM 今天给她做常规检查的考试病人, 护士新人好像每个月都有这样的考试, 结果上午挂完水忘了就直接回家, 中午吃饭时接到电话一开始还想不是公司有事找吧, 结果想起来是这事, 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当然要做到啦何况笨狗又各种好奇想看看这种考试是啥样的, 于是吃完又回去医院

下午快两点, 就见一大票人进来, 有考试的那个护士 MM, 有病区的护士长, 剩下的估计都是医院的大护士长什么的是考官吧, 因为病房就我一个人, 所以还是被围观. 所谓的考试应该就是护士们本该例行做的事情, 介绍自己, 量体温量血压, 听心音和呼吸音, 跟体检时内科那按压肚子看腹腔内脏器是否都正常. 前面都挺好, 就是偶尔觉得好好玩想笑又只能憋着, 到按肚子时护士妹子第一下按下去后下意识来了句你肚子好软, er, 突然就感觉这难道是被调戏的节奏? 不过也就这一下小插曲, 后面都一切正常, 本来以为考完就撤了, 结果大护士长跟查房一样仔细问了病情和恢复情况, 现在的医护工作者大部分还是很 nice 很负责的

9/24 周二

病房住满. 左边是个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又高烧的大伯, 进来时一边是心电监护另一边是个慢慢推大针管里降压药的设备, 同时还在吸氧, 第一次亲眼见这架势的笨狗表示好可怕以后自己才不要被这样. 右边是个化脓性扁桃体炎的打工小弟. 他们的故事后面的病友篇详细来说

9/25 周三

早上抽血复查, 还好这次就抽了小几管而已, 检测结果没问题, 之前那个似乎是主要病症指标的 CRP 也恢复正常

左手被扎了太多针, 到处是针眼, 这天上午拔针后有鼓起, 明明我拔针后都按了足五分钟以上, 晚上开始换扎右手

9/26 周四

因为早已退烧, 而且抽血复查结果正常, 自己就跟医生磨叽要求尽快复查 CT 好出院, 算了半天说最快也要周五下午, 然后如果没问题周六上午可以办出院

9/27 周五

因为换右手扎针后几次拔针后都有点出血, 而且口子也偏大, 早上不甘心要求重新扎左手, 结果拔针后又鼓起来, 晚上还是换右手

上午因为又欠费, 排了好一会队去交钱, 这次自己有准备, 早取了钱放身上, 刚好排队交钱时看了下别人办出院都怎么弄的

下午复查 CT, 排队快一个小时, 最后也就两三分钟搞定. 很快在电脑上能看到结果, 医生说还有一点, 但是炎症部分已经明显吸收, 算没问题, 答应第二天办出院

9/28 周六

上午还是要过去把最后的 100cc + 250cc + 100cc 挂完, 这些天累积被扎 22 针挂水, 另加四针抽血, 手背上惨不忍睹. 等弄差不多后累好几天睡完懒觉的喵过来一起帮办手续, 把后来拍的 CT 片子取回来, 把账都结清楚, 去找各种盖章的地方把发票收据病历等盖章好后续去北京报医保, 回病房把已经基本带走的东西收拾起来, 问护士要好回去还要口服的药, 办妥回家

发烧住院记 Part 2

9/18 周三

早上起来感觉比前一天明显要好, 自己量体温已经不到 38 度都. 想着同德反正也算是在上班半路上, 走过去估计也就二十分钟, 干脆在小区里买了根玉米边走边啃, 到医院刚好把玉米啃完, 然后淡定挂水, 中间果不其然又肚子疼, 还好今天吃过点东西没昨天那么坑

挂完水刚好十点, 想在同德门口打车去公司, 结果看了下医院门口没趴活的, 抬头一看文三路就在不远的前方, 现在状态也还不错, 走过去好了. 到公司随便干点杂活, 跟组里人一起出去吃饭, 在饭馆感觉状态又不怎么行, 吃了很少一点就放弃了, 回公司感觉还是很糟糕, 跟大家打个招呼又回去休息. 本想打车的结果一路看到的都是载客状态, 好不容易在天目山路古翠路口那看到个空车, 结果司机减速都没有喊了一句就飙走了, 半响我才反应过来他喊的是 “我要回去吃饭不拉客”, 发着烧在大太阳下又晒半天让笨狗感觉更加不好, 这时候公交也来了就悻悻的继续公交回

回家凉水擦身, 睡觉, 醒来下午比较晚, 自己煮了锅绿豆沙打算当晚饭, 绿豆清热降火的应该对发烧也有缓解作用. 粥还没好自己两次量体温发现又 39 度多, 自己尝试酒精稀释凉水擦身还是没用, 喵这时候还在医院没回来, 电话问咋搞说也不知道. 自己感觉烧的已经开始出现神志不清的情况, 决定无论如何我要去挂急诊弄明白怎么回事, 把电压力锅里已经好了的粥给断电, 检查下家里电器都关好就出门自己打车去了医院

这次去同德急诊没再继续磨蹭测体温, 直接在挂号处说我烧三十九度三, 里面麻利的收钱给号, 我也继续轻车熟路的找到发热门诊, 发现还是昨天那个医生, 我很直白的说昨天被你撵回去今天还是没好继续来了, 现在烧 39 度多该给看了吧, 白天该挂的水已经挂了该吃的药也吃过了. 医生要求再验血, 这次结果出来很快, 我从抽血化验的地方回到发热门诊没两分钟医生电脑上已经能看到结果, 说昨天那个 CRP 超敏反应今天更严重了 (正常范围 0~5 或 0~8, 我昨天上午是 21, 这时候是 40), 安全起见还是去拍个片子看看, 怀疑是肺炎

医生一脸悲痛的用这货一时半会好不了的表情看我再看我病历, 说你是自费的? 我说我才到杭州没多久, 医保还在北京, 医生很体贴的说那你去交钱的时候说你不要拍的胶片可以省几十块钱, 反正我电脑上能看到你的结果. 谁说现在医生都坑钱的, 世上还是好人多, 可惜我跑去交钱时说如果不要胶片要医生签字说明, 只能回去又让医生给写一句再回来交钱, 然后去拍片

以前拍片都是站着的普通 X 光, 这次搞的是 CT, 科技控笨狗一开始满心好奇的看着那个圆环说终于我要要躺上去被在这圆环里进出几下, 等躺上去脑袋过去后又开始心里起毛说这玩意儿到底靠谱不靠谱, 特别是那个红色亮点在上面转圈, 跟各种科幻片里的高科技扫描一样时更是想这货到底是用什么扫的, 屏住气来回两次还没等笨狗想好任何一个问题就让下去, 门口问了下说反正我不要片子, 直接回去发热门诊等看结果好了

回到发热门诊就看医生在给别的病人写病历, 换到我这边说结果要等一会的, 先别急. 等了约莫十来分钟, 电脑上也刷了好几次终于看到结果, 右肺上部感染, 就是肺炎, 医生说这还是住院治疗吧, 你觉得呢? 我第一反应还是住院要几天啊明天就中秋节了我能在节后赶回去上班么, 医生很无语的说你这至少要十天半个月的… 不过等前面几天过去后面不发烧了可以去公司不过我们还是建议你在这好好治好

看这架势不住院估计不行, 加上自己也没吃晚饭, 烧的又头疼, 豁出去说住院就住院吧, 人生自古谁无死, 躺床总有第一回. 出来门口给喵打电话说我这不好了要住院你路上快点直接来医院我一个人不一定搞得定, 然后打电话给公司老大和 HR 说我这边生病要住院先请个假回头异地医保能报吧我这可是急诊进来的这也是三甲医保医院, 再打个电话给妈妈说我搞生病住院了明天过节不打电话回家了, 跟交待后事一样打完一圈电话回来跟医生说住院就住院吧我现在要干啥

那就开单子交钱去后面住院的地方呗, 弄到一半终于把喵等来了, 喵看了圈说好像也没啥要帮忙的你不都弄好了么, 然后说你拍的片子怎么没见你拿, 我解释了下说为了省钱没要片子, 喵又说你这个片子怎么拍这么贵还不给胶片, 这个出院要对比看的还是取了好我去帮你弄吧

等我在病房跟住院护士办妥手续, 喵也给我领回来片子, 说你没告诉我你拍的 CT 啊, CT 这个价还挺便宜的, 我被安排病床上躺着挂上水, 我就一直催喵回去给我带点住院要的东西来, 什么吃饭的碗筷, 洗漱的东西, 拖鞋啥的, 顺带最好把我家里煮的那锅粥也给我带来, 饿死了…

护士说第二天一早要抽血, 晚上十点后不能进食不能喝水, 我转头跟喵说你麻利的收拾过来我好赶在十点前该吃吃该喝喝然后就好上路的节奏, 结果某喵不负众望的在家坑了我半天才来, 带的东西堪比野外宿营, 除了基本需求还带了宽松的换洗衣服, 居然还有辣鸡爪这种我说了无数遍我不要吃的零食, 还有喵说要陪床带的小被子, 当然我惦记的粥也带了, 赶在十点前把粥尽量喝掉填肚子

因为是发热进来住院, 一开始护士给量体温血压还是比较频繁, 大概一小时一次, 没有任何退烧的迹象还是 39 度往上. 喵跟护士商量说要不还是弄一粒栓剂给先把体温降下去, 估计是看我确实很不妙, 外面跟医生商量后给了半粒药. 用药后大概半小时药劲上来大量出汗渴的不行, 继续商量说这不喝水不行啊, 要不今天先把体温降了明天做别的检查, 抽血推迟一天, 看这架势还是不妙院方也只能同意说喝水吧抽血的事再说. 挂了一大袋 500cc 的阿奇霉素, 扎针的地方到手肘一路血管都胀痛, 笨狗疼的不行在那哼哼, 继续被喵吐槽说就是怕死, 懒得跟喵贫只能咬牙忍着. 另一边护士看出汗出的从 T 恤到床单都湿透另外给拿了床床单来说给换上, 我捏了下感觉以笨狗过往的出汗水平还是把床单叠着垫下面了

半夜挂的水走完, 护士拔针再测体温, 终于降到 38 度左右, 昏昏睡去, 旁边折叠床上喵已经呼呼睡了好久

9/19 周四, 中秋节

休息日, 喵在医院陪我, 早上买了一堆吃的回来, 当时还烧快 38 度, 胃口一般吃了一点就算了. 不知道是过节突击检查还是怎么, 早上外面护士交班时还站了一群医院领导跟着, 医生查房时也是传染科大主任带着一大群小弟小妹过来看, 笨狗坐床上被问诊时感觉跟动物园里熊猫被围观一样 (喵: 土狗就土狗, 还熊喵, 真会夸自己). 早上护士来查房说看到昨天垫着的另一套床单, 问了下说昨天退烧出汗太多, 那就干脆再整体换了下

病房是三人间, 左边是一个老爷爷 (他的故事在后面病友部分详细说), 问了下说这两张床都是我进来那天出院的, 他也是被诊断肺炎, 也是莫名其妙啥也没干就高烧进来了, 精神病人思路广的笨狗都咯噔一想说这不会是美帝或外星人试验生物武器弄的吧, 这话没敢跟喵说, 不然本来就被嫌弃各种矫情各种胡思乱想, 再说下去精神病人思路广的帽子就摘不下来说不定还要被送回七院去

还好医院有插头喵也给带了手机充电器过来, 然后病房搜电信 Chinanet 的 wifi 信号居然满格, 我一个月 3600 分钟的免费时长终于派上用场, 宅男不就有吃有喝有网络就行了么. 躺着看了两节网易公开课, 发现这玩意儿还是有催眠外加头晕的效果, 在当前刚从烧傻恢复到半傻的状态, 还是不要挑战这么高难度的事情为妙

这天白天被挂了 100cc + 500cc + 100cc + 250cc + 100cc + 100cc, 中间的 500cc 阿奇霉素因为前一天说挂的血管疼, 今天特意把滴速调到很慢, 果然就基本没痛感了, 另外那个 250cc 是中成药痰热清, 虽然我没咳痰但是医生说内部发炎部分要好一定是会产生痰的, 你这样不咳反倒不好还是挂水给消掉, 前后的 100cc 都是没加任何药品的氯化钠做隔离用, 全部挂完到了下午快五点. 有喵在感觉一些事有人帮忙自己可以无所谓点, 这天扎针就选择在右手上, 全天下来感觉单手也还凑合, 因为在病房里要做的就是拿勺子吃饭 (之前发人人的照片就是单手吃饭中), 玩手机, 上厕所, 能干的其实也就这么点事. 下午拔针后顿时感觉整个人解放了, 连续被扎了八九个小时, 躺床上人都毛了, 只是在病房走廊里活动下都感觉健康自由真好

在只能单手操作手机时不同应用的人性化差异顿时被拉大了好多, 像知乎日报这样带右划手势的单手可以非常舒服的操作, 一些平日觉得不错的应用在这时候也表现的很人性化, 像人人这样划动手势后效果各种匪夷所思, 返回经常要点左上角的就是个大坑, 微信在 iOS 7 后滑动手势失效到现在也没更新也很奇怪, 按理张小龙的团队执行力没这么差啊. 之前吐槽了那么多 iOS 7, 终于发现支持九宫格中文输入确实还是一大进步, 你说为啥我不越狱装第三方输入法? 我的合约机拿到手就是 6.1.4 压根没法越狱好吧, 而且 iOS 7 的九宫格也只是相比较之前的全键盘而言好用一些, 用苹果家东西被强奸就只能说现在比之前好点来安慰自己, 果然自己蛋疼想尝试下 iOS 找虐的成分更多

因为是中秋节, 爸妈去完外婆家去奶奶家, 中间还是打电话给老妈解释我这到底怎么回事, 说其实没多大问题啦, 我就是烧的狠了点, 其他都活蹦乱跳的, 老爸还一直说你这不是禽流感或别的什么吧, 你看非典什么的新传染病一开始都是从莫名高烧开始的, 果然笨狗这种思维发散的能力是有家庭基础的

因为第二天喵要上班, 所以晚饭后迟一点就把喵赶回家睡觉, 看自己一个人好像也都能搞定, 现在不发烧人也比较清醒, 又定了医院的病号饭不用担心自己在挂水没法去买饭的问题. 半夜跟隔壁床爷爷一起挂另一袋 100cc 的抗生素, 半个小时搞定, 睡到半夜被护士叫醒量体温, 迷迷糊糊间弄完, 在想果然自己还没脱离危险期么要这么谨慎

发烧住院记 Part 1

从中秋节前几天到国庆前两天发了笨狗史上最严重的一次烧, 直接烧住院了, 纪念下第一次住院, 叨叨下记录. 本来计划是一篇病情一篇病因加病友的, 结果发现话痨狗一写就没完了, 还是写一点发一点吧, 预计能写四五篇

9/16 周一

下午在公司吹空调有点晕, 当时还奇怪温度我调上去了的, 晚饭去食堂叫组里人都不积极, 我饿了就先过去, 吃的也很没胃口. 晚上开始感觉有点发烧, 早早洗澡睡觉

9/17 周二

早上起来发现烧的似乎更厉害了, 摸出体温计, 量了两次腋下都 38 度多, 心虚开始查附近哪里有医院, 看了下都不是非常近, 还不如直接去公司然后找公司旁边的, 应该去医院看一下拿个药最多打个针就好吧

公交挤到公司, 更加没胃口吃早饭, 还是觉得可以比较快搞定, 当时八点整, 直接走路去了天目山路上的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 去之前还想这不会是专科医院吧, 结果八点二十到医院门口感觉人很少, 心里就觉得好像不太对, 到大厅导诊台问发烧应该挂什么科, 两个小姑娘很奇怪的看着我说我们这不看发烧, 然后我就问附近什么医院能看发烧, 说旁边同德可以, 就直接出来了

在七院门口发现打车很不靠谱, 公交也要走很远, 看马路对面有公共自行车租车点, 在巨坑的红绿灯前跑过去发现只有两辆坏的没法骑的车, 然后在路对面发现医院那还是有出租车的, 又折回来. 等了好一会有一辆车放下俩大学生模样的妹子, 然后我上副驾驶跟司机说去同德, 司机说现在年轻人压力都很大啊, 我说嗯搞发烧了不太舒服, 司机继续说刚那俩小姑娘就是精神压力太大过来看病的, 这时候我终于觉得不对, 问司机那医院是专科医院么, 怎么不看发烧, 司机很奇怪瞟我说七院是精神病院, 看脑袋的问题的啊, 你这烧的果然不轻. 我心里默默点点点了半天, 说我一外地人刚到杭州我真不知道, 就知道发烧太厉害要上医院看, 然后看这有个人民医院就来了, 谁知道七院是精神病院, 司机也发现我是不知情跑过来的, 笑的一颤一颤我都担心他能不能开好车, 然后跟我说你千万别跟人说你跑七院来看病了, 会笑死人的. 当然笨狗这样吐槽没底线吐槽自己更没底线的很快就把发烧跑七院去看病这个笑话吐出去给周围人乐呵去了

在同德找发热门诊, 跑过去发现原来还是要到大厅排队挂号, 等排到的时候都九点半了, 然后就是在发热门诊问病情, 看了下扁桃体说也发炎了, 我说这个是老毛病了, 不发烧也有, 医生就说先去抽血化验看看. 现在医院好像很喜欢抽血看问题, 不过西医也就这样搞吧, 抽血化验看各项指标, 拍片子看是否有病变, 中医把脉那种神技也不知道到底是科学还是玄幻, 怕治死人现在中医院也都抽血拍片来诊断了

抽血结果出来跟以前发高烧一样, 白细胞血小板什么的异常, 这次医生还找出个 CRP 超敏反应也异常的, 说要不要拍个片子看看肺部的问题, 我想哪那么坑爹不就是发个烧么, 就说不至于吧, 医生看我一脸不情愿又看我没医保, 说那挂水拿药吧

折腾到挂水已经超过我预期了, 当时上午十点多, 等挂水的时候我还顺便抢了个 10.6 去北京的火车票, 同时用手机上旺信跟公司请假说被摁医院了中午晚点过去. 挂水的时候发现早上没吃饭是个超级大失误, 折腾到这个点已经饿的不行, 另外肚子各种绞痛让没吃饭的饿感放大了无数倍 (第二天问我家喵我才知道挂的药有腹痛的副作用…)

等挂完 100cc + 250cc + 100cc 已经是中午快一点, 出门打个车回公司, 然后去找午饭, 想着生病了就吃点面食应该好消化, 在对面点了碗牛肉面端上来发现面完全是生的嘛, 跟老板说要再煮一次, 换回来还是半生的… 一遍腹绞痛一边随便吃了点, 完全没胃口, 最后随便扒拉了下就回公司, 在小卖部买俩蛋黄派去充饥

吃完还是各种晕, 自己摸额头还是烫, 在电脑面前也没啥精神, 组里在杭州呆比较长时间的都用 “一直只知道七院今天终于见到去过七院的人” 的表情来跟我开玩笑看是不是能提下神. 老大和师姐说看你状态很不好啊, 要不回去休息吧, 我努力了下发现视线稳定聚焦在屏幕上都有点困难, 觉得扛不住就直接回去了. 本想打车却发现各种没车, 结果还是等的公交

到家拉被子睡了一觉, 起来煮了碗泡面吃, 终于把肚饿的状态给暂时消除. 自己继续测体温发现 39 度多, 远程电话问诊我家喵说你腋下有汗当然会高很多, 还是含嘴里放舌头下量口温, 弄了两次还是快 39 度, 这时候自己继续心虚说不会这么坑爹的搞到禽流感或别的什么新鲜玩意被小白鼠吧, 被我家喵果断以 “你丫就是怕死” 给拍了回去

等喵回来看了下笨狗实况感觉好像真的不太行, 帮用酒精稀释檫身做物理降温, 折腾几次后发现体表温度是降了, 但完全是酒精的功劳, 口温还是居高不下, 说要不还是去医院挂个急诊看看, 这样烧下去会把脑子烧坏的. 笨狗显然是听从专业人士的建议, 麻溜的出门打车到同德, 然后熟门熟路的找到急诊挂号, 看发热说还要先测体温烧 38 度以上才给挂急诊, 心想这不扯淡么要过一支体温计含嘴里三分钟抽出来一看还是 38.5, 拿了个急诊号就奔发热门诊去

晚上换了个医生, 很不情愿的说你早上才来看过, 发热没那么快降下去的, 消炎药是有作用时间的, 而且你才烧到 38 度多, 你看我们这不烧到 39 度都没事的. 我转头问喵说这怎么回事, 不是你说我烧太狠了都要烧坏脑子的么, 喵哼唧了下说确实要 39 度以上才怎样怎样, 但是看你烧的也很厉害啊, 笨狗瞎猜了下说是不是发热门诊看高烧的人看多了所以见怪不怪, 就我们在这一惊一乍的. 看医生完全没有进一步行动的意思, 反正也被安抚了下, 就又回家了

西安游记 – Day4

D4 (6.11, 周二, 端午假期)

最后一天, 拉上在西安工作的老同学 pig 一起出来逛, 打算上城墙骑车, 去碑林和其他市内的点看看

早上起来退房, 把包存酒店前台, 轻装出去吃早餐然后按之前估计的打算在酒店后面的城墙入口上去, 到了后发现全被封死, 一点人气都没有, 问了下人才知道这个口早不开放了. 联系了下 pig 问他会在哪出现, 约定好去北门, 然后跟喵两个人跑到北门去等着. 话说北门的入口也是个奇葩, 北门的城门和瓮城被公路环绕, 然后好像没有进去的通道, 只能裸穿马路, 而且如果我没记错好像连斑马线都没有, 至少红绿灯是绝对没有的. 可怜 pig 同学从郊区倒车一个多小时跑过来, 等到的时候我们都在瓮城里晃了一圈

早上九点多快十点, 上去后看了下租自行车的点就在旁边, 那就搞起走吧. 喵背了个小挎包表示各种不舒服, 没多久就换成我背了, 单反在这种场合下就显得略笨重和不便了点. 城墙上很宽, 都是骑车的人, 老外也很多, 就是地砖还是经常有坑洼的地方. 一路走走看看, 喵时不时喊下骑不动了别那么快先歇会. 好像南门和东门在特定时间点是有演出的, 可惜我们都错过了. 等逆时针从北门到东门, 发现离租车的时限到期已经没几分钟了, 商量了下不绕完全程, 直接下去吃饭吧, 反正都快十二点, 大家都饿了. 下来后发现三个人穿短袖导致手臂都被严重晒伤, 怎么现在都越活越娇气, 最近几年每次夏天出去玩都被晒伤

从城墙下来在东门附近没见有什么好吃的, pig 问我们没吃过灌汤包子又跑去回民街, 这回算是有半个靠谱的人带路, 过去吃的灌汤包子还不错, 就是真心太贵了点, 感觉这种名声在外的旅游街的吃的, 成本的大部分都在店铺租金了吧. 吃过一笼包子, 没吃饱 (三个人吃这显然吃不饱啊), 又跑去找 biangbiang 面, 在回民街旁边的一条支路上找到家, 等拿到后感觉这货怎么看都像是加大加粗加厚的岐山臊子面, 这回三个人吃两碗很可耻的没吃完. 吃完出来我对很多房子下面上楼的门楣上面写的真主救世之类的话看着挺有兴趣, 喵则锲而不舍的看有什么能买的特产, 说怎么着也要带点回去才行, 最后买了一袋核桃和两盒所谓的特产

吃完跑去碑林, pig 同学作为业余书法爱好者里比较专业的选手, 在导游之外再给我们做讲解, 喵以前似乎也练过下书法应该还能看出个所以然, 笨狗这没文化的土狗一只, 就各种看不懂只能看个热闹了. 逛完出来在书院门走了下, 好像是当时行情不好还是怎么地, 很多铺子都没开张, 要不就是关门做熟客生意了. 反正也都是没文化的主, 也不用附庸风雅去鉴赏书画, 随便看看就好吧

这时候也下午不早, 奔回酒店带上包, 在火车站旁边找个店解决晚饭, 前一天从临潼回来的时候喵就看上一家说你看这家还挺宽敞明亮的外面标的价格也不贵, 这天就去的那家, 菜确实不贵, 点了个水煮鱼上来超大的一盆, 太实诚了, 就是味道真心一般. 西安站前跟 pig 告别, 这货回去又还要一个多小时, 其实要不是那么远, 过来可以去他那蹭吃蹭住的 :P

西安进站后就感觉这个站相比较西安这个西部重要枢纽来说好小好破啊, 估计也就是没改造前武昌站的水平? 第一次坐软卧, 毫不客气带着喵进了软席候车室, 这也只是人稍微少点, 没有任何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表现. Z20 全列软席, 想省钱都不行, 不过相较高铁二等座又显得很划算, 刚好也人生第一次体验下软卧, 奢侈一把. 上车时对西安水泥雨棚的站台又吐槽了一把, 怎么看都像是 2000 年左右各地级市的站台标配. 等我们开车后 pig 还没到家, 这搞重卡的果然离市区远点才有地方折腾

晚上睡的还挺好的, 我们在车厢最头上的包厢, 听车底转向架的声音能感觉出来北京广的线路质量还是明显好过陇海线 (喵: 你能说人话么? 狗: 就是听火车轮子哐当哐当的声音判断西安到郑州那段的铁轨没郑州到北京西的平!). 第二天准点到北京西, 一路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