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四月 2020

莫莫四岁啦

翻看了下记录,从出生后巴不得按天记录到按周,再到按月,再到现在似乎是一年才给记一篇了 XD

四岁开始就没有社区医院的定期体检,只有在幼儿园的体检记录,所以身高体重也没有去太关注,不过可以确定还是精力充沛的小瘦猴一只,能吃能睡玩的也疯拉的也顺那就随他去吧,长个子这种事情,急也急不来

例行的吃喝拉撒睡记录

现在吃饭已经和大人一起吃,某些太辣的会用白开水洗一下,这个小朋友有时候口味也挺重的,就是要吃带一点辣的,可能这样才有味道吧,会特别点名「我要吃辣肉」。平时喜欢吃虾,吃牛肉,现在大了会有一些倾向,带着去买菜时也会自己点「我要吃这个」,不过整体还好没有挑食的情况。吃饭还是挺慢的,也还是等着喂,只有在吃牛排等少数几种自己特别喜欢的东西时,会主动爬凳子上来,在桌上自己拿餐具跟大人一起吃。对零食和糖果开始变馋,会各种巴巴的想要吃自己想吃的东西,偶尔也会闹一下,一般不是出格的要求我们都有满足他,所以也没有过撒泼打滚的情况。糖果方面,对棒棒糖是一如既往的热爱,另外这个小伙子很喜欢吃榴莲糖,这是个什么奇怪的操作和思路,最近经常在小区门口的小超市需要买一个奇趣蛋,吃掉里面的糖果再玩里面的玩具。某品牌的奶酪棒各种广告铺天盖地宣传下,妈妈买给莫莫尝过后有一阵子也特别馋这一口,后面干脆上网买了两大包,不过吃过一包后也没有再特别闹着每天要,到现在好像还有剩的在冰箱

现在每天睡前喝一盒 200ml 或 250ml 的普通高钙全脂奶,没有特别区分小朋友的还是大人的,看了下之前记录,去年还在用奶瓶,可能是夏天左右就没继续了?目前试过几种,德亚红色包装的 200ml 版刚刚好,只要晚饭后没有额外吃零食水果吃特别撑,这么多奶差不多喝完,如果晚饭后有吃多了可能就喝不完要剩一点点留给爸爸,之前低价入过三元的 250ml 版,大多数情况都会有点多。对酸奶的偏好是一阵一阵的,有时候喜欢用勺子比较稠的杯装,大部分时间喜欢用吸管的瓶装或盒装,最近爱上了养乐多,每天出去玩要来一瓶,不然到晚上想起了这件事了会怨念一下「我今天还没有喝养乐多呢」。果汁饮料基本没有给喝,只有去外面餐厅吃饭时,会想要来一杯金桔柠檬茶,其实也就是图过下嘴瘾,看爸爸有时候喝可乐,会很好奇盯着看,让爸爸喝一口再喝一口,自己还是不会去要

尿不湿和拉拉裤早彻底不用,拉臭多半一天一次,偶尔吃的东西影响可能会多一次或一天多才一次。拉臭都会自己说,现在的风格经常是来一句「我肚子有点疼」,问他是不是要拉臭,「嗯」,然后去洗手间门口用小马桶,一二十秒就能解决问题。冬天冷的时候半夜睡觉能抱起来撒泡尿是比较稳妥的,不然早上偶尔会尿床。本来说这个小朋友从来没有过拉臭在身上的,结果前一阵有一天去外面玩了回家洗过澡后,伯母去做饭他一个人在客厅玩,过了会突然来了句「我拉臭臭在裤子里了」,有可能自己有说但是大人没听见,就呵呵呵了

会自己脱裤子撒尿,家里的马桶也基本够得着,冬天衣服裤子穿多了自己还是搞不太定,需要大人帮忙脱裤子穿裤子,现在天气暖和了还是让自己操作来,就是经常很懒想等着大人来。玩心太大,有时候玩得会憋尿,等快憋不住了各种跳脚,然后大喊「我要撒尿尿」。经常爸爸去洗澡时会要闹着撒尿,以至于爸爸现在都怕了,不管之前多久莫莫上过厕所,洗澡前总要把小家伙弄来撒一泡才敢放心去洗头洗澡

现在每晚九点多洗漱上床,睡前要读一会书,然后十点左右睡着,早上八点左右自己醒或睡得差不多了叫醒来,在家午睡是不可能午睡的,有时候下午或傍晚都看困的不行了,挨过那段又能精神百倍到晚上。在幼儿园中午倒是能乖乖午睡,就算睡不着也不会闹腾吵到别的小朋友,大部分在家被宠坏的娃去集体生活里还是要好很多,不过受新冠疫情影响,幼儿园到现在还没开学,家长们估计都在盼着神兽归笼,另外也有一点小担心去上学聚集会不会有风险

大了也还要考虑学和玩的问题。外婆总是吐槽,这么大了还大字不识一个,你爸你妈这么大的时候都各种智力开发了。这个,讲不好,爸爸的思路还是顺其自然,而且这个娃各种不按常理来,很多东西是会了的你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去验证。除了一直在定的巧虎,妈妈有买斑马英语课,后来看自己喜欢还加了斑马思维课,一开始在 iPad 上学的都挺好的,过了两三个月后英语就不太愿意开口说,再到思维也不一定好好学,到现在基础的单词其实是会的,没有语境不经常说估计可能也会忘,也没有当自然语言各种说句子或用英文思考的能力,斑马思维课不知道是不是有点简单了,这小家伙跟他爸当年上学一样,瞅两眼会了就不乐意一直重复,因为虽然他后面各种不认真学,但到测试时又是能做对的。虽然老爸没有特别天才,但智商和学习效率还是能超过大部分人的,希望莫莫也要继承这些,同时能比爸爸稳一点才好。妈妈期间还在学而思和画啦啦买过别的科普向的网课,本来是每天几分钟的看视频回答一两个小问题的打卡,被这个娃整成了科普视频栏目,喜欢的方向一天要看好多

日常说话还是特别逗。现在要折腾各种科技向的东西,比如弄电脑,折腾 iPad,会知道去找爸爸,嗲嗲的喊「爸~爸~」,在家里的人也笑要不要这么撒娇,爸爸天天在家的呀。找妈妈多半是一起画画做手工,然后妈妈有时候犯懒在一边玩手机,就会严肃带点生气的喊「妈妈!」。有时候没顺着他去,会念叨「哼,你这个人!」

天气暖和起来,但还没开学的日子里,基本都是早上起来洗漱吃好早饭整理完,十点左右出去玩和买菜,下午再出去玩两三个小时,运动量绝对够,现在偶尔在外面跑疯了回来也会撒娇「bebe 我脚有点酸走不动了你抱我下吧」「那 bebe 也累了,我抱你一段后面你自己走好不好」「好的」。在家玩乐高自己拼各种自己想出来的东西,多半会找爸爸陪,玩自己的各种玩具过家家,用白板笔在墙上贴的白板贴乱画,用水彩笔在白纸上各种画,这时候找妈妈多一点,毕竟妈妈的临摹简笔画还是比爸爸靠谱多了。电子游戏和折腾电脑也有在弄,可以看另外的记录,此处不表

莫莫四岁啦

生日当天自己要求点的「大餐」,疫情期间没能出去吃就叫外卖吧。披萨、芝士条、意面、鳕鱼条、薯条、金桔茶,都是这个小朋友爱吃的

没有构建好新秩序的「破坏者」就是坏人

早上看到这么一条新闻:Uber 拒绝替 Anthony Levandowski 支付 1.79 亿美元的罚款

Levandowski(莱万多夫斯基)就是前几年闹得沸沸扬扬从 Google 自动驾驶离职,去了 Uber 做自动驾驶,被 Google 控告带走了很多商业机密的哥们,现在看这个事情是实锤的,法院判了,Uber 也将其作为弃子

有感而发是因为对 Uber 及这一波共享经济里的很多野路子搞法真心不爽,不是看不懂,是真的看不起。共享经济本身是没有问题的,衍生出来的哪怕是借共享之名行租赁之实的各种模式和企业,正常来说也是没问题的,偏偏这个行业很容易让企业走上只管破坏旧秩序不管建立维护好新秩序的路

比如路边乱停的共享单车,是以侵占道路公共资源和市政能力来转移了自己的部分运维成本。杭州政府主导的小红车,因为是有桩模式,虽然没有随处可停的更高便利度,但也保证了不会随意侵占道路,也有维护人员保证了车都是基本可用的。ofo 就是野蛮铺量,只管杀不管埋,后期车可用率太低,就是满地垃圾,活该会死掉。现在留下来的摩拜哈罗,相对负责一点,但还是经常遇到人行道被停满的共享单车堵得几乎无法通过

Uber 作为始祖之一,早期公司文化就是破坏性的建设新秩序,把旧的政府高价牌照管理的巡游出租车制度打破,但是构建的新秩序只在理想状况下好用,如果遇到恶劣天气等特殊时期,就变成毫无底线的三五倍或更高溢价,有利可图时蜂拥而上,社会责任则是毫不考虑。时任 CEO Travis Kalanick(卡拉尼克)也是创始人,跟最前面那个莱万也是一路人,为了自己直接的目的不择手段,所以才能走到一起,不过卡拉尼克这种风格也无法把 Uber 带向更长久的未来,后面还是被迫走人了

回到题目,所谓的互联网快速试错和构建新模式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只管对旧秩序做打破,但没有构建好一个完善的新秩序,特别是社会责任,这种路长期来看会有更大的问题暴露。对社会模式也是如此,比如香港,只说反对是很容易的事情,反对后呢?你的新秩序是什么?

小游戏迷

随着娃慢慢变大,不可避免会接触电子游戏,与其被各种商业诱导,不如自己带着玩

最开始上手的是一台旧 Wii 体感游戏机,操作相对简单,《第一次的 Wii 接触》里的打野鸭就很好玩,小朋友一开始不太会操纵,但学起来都很快。不得不说任天堂在游戏性上做的真的没话说,虽然画面啥的在最近几代主机上都可能要低一档,但就是好玩啊。后面试了《Wii Sport》和《Wii Sport 度假胜地》,里面这些运动类的游戏也都让娃玩的很开心。后来发现了马里奥,在 Wii 上的还是《超级马里奥银河》这一代,准 3D 画面,不过小朋友玩起来还是有难度(手残党表示任天堂做的游戏看起来都挺简单好上手的,实际玩起来还是诸多考验),一般都是双人模式,娃随时变泡泡漂浮在空中,让大人往前通关,似乎更多是观众角色

平板上本来想找找 iPad 初期那些比较火的游戏,发现基本都下架了,像 Flight Control 就只在 Steam 上找到 PC 版,然后在家里的 Miix 720 上还无法全屏,应该还是早期游戏设计没考虑你们怎么可能有超过 2560×1600 分辨率的屏幕,像切水果现在都是各种山寨,愤怒的小鸟和割绳子都还有官方版本,但充满广告,还无法付费去除,真的很影响体验。娃现在在 iPad 上给他保留了割绳子和愤怒的小鸟,一般都是去用各种道具鸟打小猪了

在 PC 上最开始玩的是赛车游戏,微软的地平线 4,我买了终极版套装,也有 xbox one s 的手柄,在爱尔兰大陆开着也挺好玩,终极版匹配的乐高扩展包出来后,在乐高世界里各种乱开更符合娃的性质,而且这个用手柄操作也相对容易,娃只管右手扣油门,左手管左右方向,各种横冲直撞,万一卡住了叫围观的大人帮忙倒出来就好

过年回老家特意在 MacBook Pro 上装了魔兽世界,在家没手柄没机器玩不了赛车,那就来体验下这个时代经典好了。新建了个矮人猎人的号,抱着莫莫坐我腿上,看角色在丹莫罗的冰天雪地里打兔子,打野猪,小朋友都还是看的很有意思。不过大家目标导向还是很不一样,有时候我想去交个任务(是交完成了的任务不是做任务),娃却想着我要到旁边的湖里去游泳,对世界的探索和好奇心也远大于角色任务的要求,从铁炉堡坐地铁去暴风城,在暴风城的河道里居然还被鳄鱼咬死过(话说我怎么不记得 60 年代的暴风城河道里有鳄鱼来着),然后现在暴风城就可以坐船出去,不用跑到米港。总之,小朋友还是更欢乐的把这个当一个旅游向的游戏看待,不要理大人各种打怪练级做任务

后面有玩附加了《爆笑星际》皮肤包的星际争霸经典版,RTS 的操作对小朋友来说还是太过复杂,大人也没法玩的特别娱乐向。之前免费领的刺客信条大革命,用手柄在巴黎街上乱逛,爬各种教堂的顶,但这个游戏还是不够游客友好,遇到警察会被捅死,不符合小朋友可以各种乱逛的需求

一个持续了比较久的游戏是《胡闹厨房》(OverCooked,中文翻译还有 煮糊了 和民间吐槽的 分手厨房),也是娃爹各种免费薅到的,这个在 Epic 平台上领了免费的第一代,用手柄操作也还算简单,摇杆控制方向,X/A 两个操作键而已。不过小朋友的目标还是跟游戏设计者想的很不一样,搞明白游戏逻辑后,娃就是各种胡闹(果然这个游戏中文名字没起错),把各种食材扔的到处都是,在某些关卡故意掉水里或从车上掉下去,有老鼠的关卡把食材大量放外面来看老鼠怎么偷走

对于马里奥和胡闹厨房,这类目的性很强,又需要玩家去好好操作的游戏,娃一边玩不通一边又想看,后面就在电视上找游戏主播的录播,看的也是各种津津有味,而且娃总结出来「我们玩这个玩不过去会死的,看别人玩就好了」,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娃爸给他在哔哩哔哩上找内容并投屏到电视上看,娃也很快学会了这一套流程,当我们允许看的时候非常麻溜的把留给他玩的 iPhone7 解锁,「打开哔哩哔哩」,「我要看这个」,「投屏」,一气呵成

清明假前在 Epic 上另领了个限时免费的 Totally Reliable Delivery Service,卡通向的自由地图游戏,本意是用各种交通工具送快递,不过娃一开始开发出来的能力是抱着灭火器喷射上天。。。 后来就各种开车开飞机开热气球上天落水的,感觉这个游戏能很好符合娃的旅游目的,操作相对简单(用手柄且按键不多,不用键盘鼠标),不像马里奥胡闹厨房等有明确目的要去完成,不会在刺客信条魔兽世界会有警察或怪物追杀,相对只能在地面上开车的地平线可以各种上天,除了画面有点简单,完美符合娃的游戏目标

关于玩游戏的设备和怎么控制娃的游戏时间,这个回头另开一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