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十二月 2009

降温啦, 笨狗继续讲冷笑话啦

搬家后座位调整了一次, 我们就发现, 在我们组的 gw 的后面, 也挂了块 gw 的牌子, 仔细辨认后, 那人不是我们组的, 同名同姓啊, 都没抢到 gw@ 这个邮箱啊, 在我们大家的关注下, 这对离散多年的兄弟相认了… 我们一致认为, 是行政故意这么安排的位子, 嗯, 一定是的. 然后更无敌的是, 对面那个 gw 的旁边也坐了个 xy, 刚好我们的 gw 旁边也有一 xy, 这俩 xy 的字又是一样的, 雷劈立体啊, 还好姓不一样, 不过其实问题也挺大的, 公司里大家都省掉姓在叫, 所以经常会出现幻听发现有人叫自己, 结果发现没有. 大家继续坚定的认为这是行政故意安排的位子, 一定是的.

说到这里, 顺便八卦下各公司的邮箱名, 某 t 公司似乎是都有花名, 邮箱似乎也是花名, 老大叫风清扬, 嗯, 另某 t 公司似乎是必须要有英文名, 邮箱名是英文名+中文姓拼音, 老大叫 Pony? 某 y 公司似乎就是英文名, 这个没摸清楚还. 某 g 公司比较随和, 中文英文随便选, 中文是用姓名或者名姓似乎也随便, 姓名这样的顺序似乎更多点, 某狗还是抢到了 yewen@, 其实公司里还是有重名的, 不过人家用 ywen, 不冲突, 只是某次我收到过别人误发过来的邮件, 估计打字打快了多打了个 e. 某 b 公司是严格的拼音全拼, 重名的就在后面加 01, 后来发现这样不好, 就加下划线加部门, 也有姓名中间加下划线的, 反正重名了就还很麻烦的, 早期的倒是还有简写的, 后来么, 貌似就没见过了, 某狗还是抢到了 yewen@, 而且目前还没发现重名的. 某 m 公司大体还是拼音, 不过还是乱, 简写可以在任意你想不到的地方简下去, 或者加点, 这个比较奇怪, 而且对实习生也是当 Vendor 看, 前面会被加 v-, 大家默认的 Intern 简写 i- 似乎别有他用, 实习生们的简写就更乱了, kaw, 你能想到这是啥么? yowu? 这个呢? 很怀疑是不是非得把三个或者四个字母排列组合用完才放心? 某狗很无奈的就只派到 v-weny@, 不过还好, 这个缩写还是能分出来的. 高校的好像流行 院系简写+名简写+姓全拼 这样的, 某狗在重名率达到五个月见殡仪馆里死俩同名人的地方, 居然还抢到了 cswenye@, 真是可喜可贺, 貌似目前自己的个人主邮箱也是这个名字了.

继续冷笑话, 嗯, 生活需要欢乐. 话说本周某天, 跟着去上线, 搬家后人生地不熟, 大家都不清楚位置, 一路走一路看, 突然 xy 说就是这了, 你看这里这么多人站着, 一定就是 OP 的地方, 大家都等着上线呢. 这个判断标准… 好冷啊, 不过人确实很多, 还见到那个 N 多模型手办的宅工位了, 只是没去围观真人, 同时还遇到了 mc 也在上线, 好巧啊…

某内部群提到说某家出了个文库 (wenku.**.com), 某狗怎么看都觉得就是方便了大家抄和老师查嘛… 不过确实很方便, 路人 ll 马上来了句说某狗一句话肯定了项目的实用价值, 思维很rd呀, 当时立马又差点条件反射说 “你才 rd… 你们全家都 rd…” 不过貌似人家也不是故意的, 不过… 很 rd 算褒义么?

电梯里去楼下吃饭, zh 说, 倒计时没人来就走, 然后飞快的从十数到了零, 关门走人. 接着大家讨论冷笑话说倒计时还可以耍赖跳过去的, 什么十七五三零啥的, 某狗大脑短路的直接很快的说了个十一零, 然后 hy 说你干嘛还要加那个一呢? 直接十到零不是更好? 某狗继续大脑短路了下, 说你没发现我在用二进制在数么? hy 喷血了… 等缓过来又是一句 “你个死 rd…”

你好 rd 哦~ 你才 rd, 你们全家都 rd!!! 你是 rd 么?

民工们的恶趣味

上回有说到说民工们 YY 怎么记账, 怎么提醒人家还钱, 本来已经够无聊够恶趣味了, 结果…

zh 弄了个新鲜玩意儿过来, 据说可以加速/省内存等等等等好处, 你就想着 “价格便宜量又足, 我们大家都爱他” 就行了, 可惜的是这玩意儿跟我们用的绝大多数东西一样, 都不好上手, 遍地是坑, 于是每个人试图跨过这片雷区时都要跑去问 zh. 问多了 zh 怒了, 说我明明写了个 README 在里面, 怎么你们都不看呢, 眼一闭心一横, zh 同学放了个大招… 在那个目录下打了个 tar 包… 不是民工的人要开始奇怪了, 这算哪门子大招, 是民工的估计也没看出来这个大招大在哪了… 同学们… 你们去 linux 下, touch 一个 xxx.tar.gz 的文件, 然后 ls 一下看看, 看出来没? 他飘红了~~~ 是的, 一个飘红的 SEO 到 ls 后的第一位的 “A运行此程序前请先读README.tar.gz”, 华丽丽的眼球啊.

yc 同学是第一个看到飘红效果的, 当时就笑抽了, 后来告诉大家, 大家也笑抽了, 不过, 恶趣味总是没有上限的 (或者说下限比较好?), 一群无聊的民工开始讨论什么样的文件显示方式最拉风, 比如可执行文件是绿的 (Ubuntu 下如果是 777 权限, 底色都会变绿), 目录是暗蓝, 软链接是天蓝的, 窃以为天蓝是最显眼醒目的, 结果被大家一致以 “飘红更符合中国国情, 飘蓝的东西大家都无视” 而鄙视… 最后, 某狗很淡定的一脸无辜的说, 好像失效的软链接是最狠的, 底色飘红, 而且字还一闪一闪的, 大家集体喷血了.

最近组内悲剧横行, zh 的餐桌被 yj 和我一起改成了茶几, 说到底还是个悲剧集中营, 不过惨剧应该是少了点, 虽然我多次掉坑里, 爬出来发现原来外面是个更大的坑, 但是, 我还是要很负责的说, 新茶几比被人改装了无数次的餐桌还是要靠谱的.

除了工作的, 那就是严重非战斗性减员, 继 gw 在辉煌国际吃坏肚子休假几天后, wh 直接离开了一个星期, 让大家很忐忑去打游戏机怎么会病倒, 最后说是家里加湿器有病菌导致感冒, 放倒了一屋人… (友情提示: 当很久不用后重新启用加湿器时, 记得先清洗干净, 杀菌消毒). zy 在回老家休假几天后带来了两袋榛子和开心果, 结果当天晚上也病倒了, 高烧 39 度… 接着是 zh 也倒下了, 组内若干人就这样眼睁睁看着, 然后想起来手头的活都依赖他们的呢… 不过模范就是模范, 在家还是能回邮件回问题… (貌似这样太累了, 个人谨慎不推荐) 周五 zy 回归, 引领了戴口罩的风潮, 就看一堆人都戴个口罩在说话, 挺有喜感的. px 说 wh 这个不太礼貌啊, 面试别人还戴个口罩, 大家的看法是这是对来面试的人负责, 不然人来面试一场就被传染了, 是不是也忒惨了点. 周五 zh 回归, 但是看起来还是很虚弱, hy 很萎靡的和我一起去喝水, 我说看他状态不是很好啊, 被驳斥 “我很健康”, 结果下午还是说 “我觉得我快不行了”, xy 周五下午也撤了, 事态严重性进一步扩大, 于是 sq MM 去医务室拿了一堆药回来给大家…

由于非战斗性减员严重影响工作心情, 大家讨论如何避免, 这时候伟大的 Mr. Wikipedia, 我们的 px 童鞋就大放光彩了, 先讨论喝水的问题, 有说每天至少要喝 2L 水的, 有说喝 2.5L 会水中毒的, 继续有说那得是一次 2.5L 吧, 然后 zw 站起来说医生说每天 5L 啊, 太混乱了… px 则一如既往的从人体代谢等方面分析水中毒的原理, 一堆人默默点点点, 然后讨论吃水果可以防甲流, 被一致认为不靠谱, px 解释这是 vc 的作用, 于是大家说可以喝果珍补充 vc, 接着再有说 vc 多了也会中毒, 群里顿时说… 这得喝多少才能喝到那个量啊.

zy 同学分析他的病情时说, 前两天都 39 度高烧不退, 第二天晚上想喝水, 结果手一碰打碎了那个永和的杯子, 接着就降到 38 度了, 大家一致同意这是因为悲剧被打破了导致的, zy 同学也表示当时的想法就是来公司了把公司那个永和的杯子也摔了估计就彻底好了. 联想起大家拿了一堆永和的杯子, 是不是这个杯子真的是被诅咒过的… 一起去打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