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回家记

友情提示, 本文内容有较多铁路专用词汇, 看不懂请不要吃惊 

先无语一个, 差不多快写完的帖子结果因为按错一个键全没了, 哭~ 再来 

1.1 
  一大早起来去排队买 1.10 回家的票(永州或东安), 预计能买到 1561 的硬卧, 结果冷风中吹了一个小时后说全程无座. 当时想既然无座那就 K21 站一晚上回去好了, 居然被告知 K21 站票都不卖. 
  很无语的买了张 1561 的无座, 上海子发牢骚 

1.2 
  傲天回了帖, 告诉我如果放票时我不是在窗口第一个, 就不用想要有座了. 绝望后发现傲天还说了刚好 1.10 这天加了一趟 L415 武昌到南宁, 还有硬卧, 要买赶快. 
  立马跑去代售点, 很顺利的买到 L415 硬卧, 当时还是很满足的, 虽然这车把时间从8 小时多一点跑到了不考虑晚点都是 15 小时以上, 而且没空调, 但是根据他人经验, 无空调临客的被子非常厚, 加上能第一次走洛湛线娄底到永州段, 还是很满足的, 想想80 块钱就能让在硬卧上赖这么久, 太值了 

1.4 
  考完一门, 去武昌站退票, 结果被人群吓到了, 死活都没进去售票厅, 放弃. 

1.9 
  傍晚家里有人让帮买 18 号从武昌回东安的票, 晚上跑去武昌站, 顺便退掉一开始的1561 无座. 果然只能买到当天的 1561 无座, 不过退票时看大盘, 说未来几天 K21 居然还有硬卧, 很是奇怪, 不过当时没想过要改签, 也没带学生证和 L415 的票 
  这时候为了给人惊喜, 想帮买一张 18 号去福建泉州的卧铺, 结果还真让我问到 K397 有硬卧到武夷山, 但是没到泉州的, 我以为武夷山在泉州以远, 并且问了下售票员是不是过武夷山, 我觉得他是默认后就直接买了. 回来后才发现买错了, 武夷山在泉州之前, 而且全程白天. 感觉很无语, 本来想做好事给别人个惊喜的, 结果弄成这样, 不过还是被狠狠的感谢了, 很惭愧 
  这里对 K397 有一个疑问, 根据武昌站售票窗口的双显示器, K397 只有到武夷山的硬卧, 而且有 54 张, 当时没注意是限售武夷山以远还是以近, 后来猜测了下应该是以近, K397 上午 10:41 从武昌发出, 当天晚上 21:46 到武夷山, 第二天上午 10:20 才到终点泉州, 那么多的票难道是宿营车的? 刚好只把白天卖掉? 还是另外有人猜说是给旅游客流预留的?[1] 

1.10 晚上前 
  担心晚上拉个大箱子(28寸的航空拉杆箱, 非常非常沉) 在售票大厅退票不方便, 于是下午跑去武昌站, 公交 518 终到武昌站进站后居然还跟一广州本田撞了, 汗 
  下午阳光非常好, 随手拍了几张站前广场的照片, 人还是挺多的 
  排队退 K397 的票, 期间被至少三个人拉着箱子在售票大厅问进站口怎么走, 看来武昌站还要把电动扶梯口的指示牌弄的更清楚点, 虽然我是看到了. 
  无聊的退票时间中看大盘玩, 发现 1.11 的 K21 居然还有硬卧, 一想今天学生证和 L415 的硬卧票都揣身上了, 我也去玩玩改签吧. 虽然已经买好了为 15+hr 临客准备的吃的, 虽然很喜欢 80 块钱就能在硬卧呆那么久, 虽然很期待第一次走的洛湛线, 但是, 这种高风险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在春运时的回家路上进行吧, 何况八个小时就在空调车上睡到家的诱惑太大了. 从退票的一号窗口换到签转的二号窗口继续排队, 很顺利的改签, 售票员 MM 习惯性的打出下铺问我要非空普快改新空快速的差价后, 我也习惯性的问有上铺没, 完全忘记了这回自己想要个下铺的 
  从床位随便打来看, 票还很松? 当时已经下午 17:00, 距离 K21 从北京西开出已经 8 个小时, 是票贩子的票没卖掉还是铺位复用? 感觉铺位复用的可能性很小, 因为到北京西上午 9:00 发车, 没道理别人买到武昌以前, 一白天窝铺上[2] 
  第一次拿到始发改签的票, 不过奇怪了下, 怎么上面不写 新空调硬座快速卧?[3] 
  两次退票时别人问要退哪票的经历得出, 目前比较紧缺的票是往四川和重庆方向去的, 北京和广州的票也不是很宽松. 

1.10 晚上 – 1.11 凌晨 
  很顺利的打的到武昌站, 很顺利的进站进二楼候车厅, 路上看到售票厅到候车室中间路上很多人打地铺在, 看来武昌站中间修个夹层一样的还是很有必要的, 至少还能帮那些没法进候车室的农民工兄弟们挡下风. 车站里暖气就开的很厉害, 进去后全身发热, 脸都是烫的. 一开始觉得站内还不算太挤, 至少大家都有座, 后来去洗手间时发现 8 号候车室发往福州方向去的临客那还是有很多人在地上守着大包小包坐着, 农民工总是最受伤的群体. 中间还听清洁员说站里正准备发空车去深圳开临客回来 
  在候车室里观察了下正点情况, 一般都正点或者没太多晚点, 中间就只看到有一个晚点 45 分钟的. 发往福州去的临客到检票时间了但是车底没到, 打出晚点字样, 检票口的人开始聚集, 后面情绪有些激动, 搞的大家都以为有人打起来了 
  K21 在打出开始检票后却不检票, 我们这边的人情绪也很激动, 那边去福州的临客已经大批放人进去了, K21 又改成停止检票, 我们情绪更激动. 有人从旁边检票口踩他人行李翻进去, 被行李的主人骂, 检票员帮助抓了回来, 这个, 随便践踏他人财务是不对滴. 感觉 L415 也很可能发车就晚点, 一路上更是要被踩的一塌糊涂, 只有洛湛线娄底到永州段几乎没车可能会赶回来, 庆幸改了 K21, 图定列车还是相对有保障些吧?[4] 
  等 K21 重新变为开始检票时, 感觉晚点了 15 分钟左右, 问带队的 MM 加 1 车厢在哪边, 答显示屏上有写, 但是没看到, 于是抢先下电梯问车上乘务员, 弄对方向后一路跑过去, 3 号车厢和 2 号车厢中间居然加挂了 2 节硬卧, 难怪有硬卧富余. 不过我上的车厢乘务员 MM 就只拿了两块牌子等换票 
  当时站台对面就是去深圳的绿皮临客空车, 怕我时间不够就没拍, 后来上车后发现时间完全够在站台上拍几张的, 也没必要跑, 车上隔着玻璃根本拍不清楚, 全列 22B, 没注意是不是都是 YZ22B 
  K21 的 YW25G 感觉跟这车不是很搭调, 记得 04 年坐这个车的硬座时, 感觉很新, 卧铺应该半开的包厢才对, 结果发现是全开, 有点失望. 行李架很空, 感觉车厢里不少人是补票过来的, 我的箱子塞床下了, 太大太沉怕行李架放不好掉下来砸到人. 一开始隔壁包厢有人用半个车厢都能听到的声音打呼噜, 感觉很郁闷. 等发车后看表还是晚点 15 分钟左右, 爬上铺位后对面的哥们用更嘹亮的声音宛转悠扬的开始打呼噜, 我崩溃了, 睡了好久才睡着. 
  中间到长沙时因为空调打为半开被冻了下, 醒来看表发现还是晚点状态, 应该还在 15 分钟以内. 对面打呼噜的哥们不见了, 谢天谢地 

1.11 早上 
  外面依旧很好的阳光, 一大早就起来了. 
  路过祁东时发现旁边站台上那小黑脸不是 DF11G 么? 看到车身上跨越后就嘀咕什么车这么牛, 在湘桂线上用猪拉, T5/6 不是这个时间啊. 看到水牌是 1627/8 郑州-南宁后更无语了, 这个车用猪, 有没搞错啊, 郑局还宁局的? 这么奢侈?[5] 
  晚点 15 分钟进永州站, 我准备下车, 发现还是高站台的爽, 扛个箱子上上下下太痛苦了. 随手甩了几张照片, 没去拍机车了, 好像是 DF4 或者 DF4D? 记得湘桂线没 DF11 拉的. 
  我坐的 K21 YW25G, 限速 120km/h, 放京广上真是浪费了, 或者这其实就是一节伪快速? 不过在湘桂线上还是很让我满足了 

一些疑问盼解答或证实 
[1] K397 武昌-泉州有大约一节到武夷山的硬卧票, 很宽松, 是属于宿营车的白天利用还是给武夷山到泉州区间的旅游客流预留? 
[2] K21 这几天武昌能买到卧铺是因为北京票贩子票没出手铺位被回收还是铺位复用? 或者只是因为加车厢临时多出硬卧而大家都不知道? 不过好像票源也轮不到武昌似乎? 
[3] 始发改签或中转改签这样的票不打印车次级别在上面的么? 
[4] 有人能告诉下 1.10 晚上 23:34 武昌-南宁 L415 一路的正点情况不? 
[5] 1627/8 犯得着用 DF11G 猪来拉么? 至少湘桂线上感觉太浪费了. 当空电使?

记录一下自己的书单

跑路前送书加借书, 记下, 免得到时候又找不到了

last update 2009-07-20
06 及以前的
HTML & xHTML (张璇借)
JSP (littlekid借)
Thinking in Java (机房)
重构 (littlekid借)
07
C Programming Language & answer book (jieyu)
C++ Primer Plus (默默)
算法导论 (MSRA)
08
APUE (yama借)
Unix 网络编程 (机房)

生命的意义在于折腾

写完这个题目才想起来, core 前不久才说我们要不折腾, 汗…
最近的折腾本来是可以凑几篇日志出来了, 还是一起写吧, 发泄发泄

港澳通行证 & 护照

周一按预定的拿证时间去武昌公安分局, 考虑到除了坐车就没啥事情了, 所以就带了 20 块钱加几个硬币出门, 考虑最近天气变化, 特意手套围巾全副武装出发, 特别是围巾, 为自己终于有一天在出门前记得而不是出去吹风才记得感到太骄傲了, 当然, 另外证件齐全. 这句话是废话, 属于铺垫.

晃悠到公交站, 等我看清楚前面的公交就是 510 时, 还有几十米, 我跑, 刚起步的车停下又上客, 结果我一喜, 那个车又跑了, 心一冷, 他又停了上了个人, 最后还是绝尘而去, 汗…

在公交站等到别的车过了一辆又一辆, 光是我看到的 540 就过了至少四辆, 然后看到终于有 510 过来, 居然有位子, 坐下, 看小说, 然后发现车里有空调, 热, 闷, 把围巾摘了, 还是闷, 想吐, 找不到能打开的窗户, 都有人, 还好位子离门比较近, 一路想吐, 只能在每次停站时大口呼吸一下, 突然很理解那些晕车的人的痛苦

轻车熟路找到武昌公安分局, 找到出入境事务处, 里面的工作人员都太热心了, 是真的热心, 用小学生作文来说, 那就是春天般的温暖啊, 真的感觉很好, 一切很顺利, 只是我被热的晕乎乎的脑袋在这样的温暖下又更晕了一层

物极必反这个道理这时候太有效了, 在这么晕乎乎的状态下, 在民警同志们不断的循循善诱的建议我在永州找人催下我的调函后, 我突然灵光一闪, 护照这玩意儿, 可以办理快递的啊, HK 的地址没有不要紧啊, 我老板有啊, 跟热心的民警同志通知确认只要那份凭那份单据就可以办理快递后, 他直接就给了我一张特快专递单, 这时候 SB 的事情开始了, 我身上没钱, 去 HK 的快递是 95 T___T

还好我身上带卡了, 跟民警同志说我去取钱后, 站在门口发呆了会, 用目光搜索了下最近, 没有中行, 我记得这附近是有的, 但是附近的意思是步行至少十分钟吧, 直接去队名的汉口银行跨行取好了, 我等取款机前那个大妈操作半天, 然后我插卡, 插不进去? 机器在初始化? 我等, 亮灯后继续插, 还是不进去? 我插, 我插, …(这里怎么感觉这么邪恶…) 放弃进去问保安那个取款机能不能跨行取款和用中行卡,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出去重复刚才的无奈, 再进去问保安, 和蔼的保安大叔告诉我, 我卡被消磁了, 去中行加磁吧, 中行在人民医院对面, 我 faint, 那不就是回去的公交站前面么, 我是直接回去还是取钱再回来呢?

仔细想想, 护照不可能在我离开武汉前拿到, 下学期好像我也没回武汉的打算, 就算回来, 来回火车票很显然还是比快递费贵太多, 并且我没事跑人民医院那边去干嘛, 干脆今天把快递办了, 跑回去取钱, 很顺利, ATM 机直接就搞定, 跑路回来, 又很顺利, 那个民警 GG(好像还是 GG 比较贴切) 还很热心的提醒我钱放好, 先把单子什么的填了再给钱他, 当时单子我快填完了我才觉得这张单子跟我上次填的好像不太一样, 民警 GG 也说那不是国际的, 我 ft, 果然是要换单, 那他直接给张白纸我不就好了么, 多浪费

跑路回来在公交站那想了想还是去找公厕释放下, 天知道 510 的发车频率有多慢, 我早上出门前喝那么一大杯咖啡, 如果在车上憋死太不划算了. 回去车上没位子, 于是没法看小说, 就只能发呆, 然后就想港澳通行证上的那些数字含义, 我对这些奇奇怪怪的知识向来有兴趣, 比如很早知道的身份证号码的意思, 然后某次火车上别人告诉我火车票上号码中一部分的含义, 看来未来我的 TODO list 又有一个想要做的事情了

回来车上继续热死, 其实昨天出太阳了, 我压根就用不着那样穿, 只是我觉得外面可能会冷, 会有风

回来后打电话给老爸, 告诉他事情搞定了, 然后顺便问了下能去市局催下不, 然后, 这个事情貌似又搞大了… 今天早上我按掉闹钟继续赖床一个小时后老爸一个电话打过来问我催的细节, 果然事情搞大了, 然后下午又在 QQ 上老爸告诉我跟进细节, 确实这个事情弄的好像比我想象的麻烦很多, 算了, 不是我考虑的问题, 只是很奇怪好像按出入境事务处的人一直跟我说, 好像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才对啊, er, 我还是跟 HK 的老大说下叫帮忙签收下就好了, 其他的事情,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oh yeah

签字 & 研究生院

说到这个, 我最想干的就是竖起两个中指, 然后狠狠的说 f**k, 谁 TMD 发明了签字这么神奇的东西

重新回到签字这么一个事情, 我今天一开始想的是, 如果当初我说我结婚, 把户口拿了出来, 整个事情就简单多了. 让我们回顾下这个学期不堪回首的签字史…

我要去 HK, 然后那边弄来一堆表我填, ok, 一切正常, 里面党委负责人那个字, 问 furu 说找院里书记签字就好, 很方便的, 结果俺们辅导员说最近认识调动, 这事得找甘书记, 然后我们愈发可爱的甘书记说, “这事, 你不是还没读研么? 啊? 你已经研一了? 你写个保证吧, 就算实习申请, 找你导师签字, 你这样的人走, 导师一般不会放的吧”. 开玩笑… 我早跟我老板说好了… 怎么不放… 干净利落的写好申请, 在老板上课的七楼爬上去等他来了签字, 然后交甘书记那, OK, 这事妥了.

等快收到签注时, 觉得差不多到时候该去办港澳通行证和护照了, 然后去借户口, 按照本科丢两次钱包后需要开身份证明不堪回首的经验, 去院里找辅导员干净利落的开了证明, 盖章后屁颠屁颠跑去保卫部, 说, 研究生借户口要研究生院开证明. 算了下都中午了, 等下午再去武大山上, 下午屁颠屁颠跑去山上找到研究生院, 说明来意后, 对方直接说, 去研究生网上填个申请出境的表, 然后找谁谁谁都签字了拿过来, 回去一看, god, 导师, 研究生教学秘书, 分管研究生副院长, 党委负责人, 当时打电话给老板, 说刚好在武测, 立马跑出去打印了拿去签字, 然后在院里居然也一路顺利的搞定, 居然所有人都在. 中间甘书记看到我说, “那个谁, 你怎么又来签字, 哪这么麻烦, 我决定不给你签不让你出去了”. 汗死我了, 我也不想啊, 我太不想了, 但是天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表要签字的. 看着那张签满同意和院里和党委两个公章的表, 觉得能这么短时间内搞定真是太不容易了, 后面事情可以参考前面某天的流水账或者碎碎念, 跑死我了.

事后有人说, 直接跟保卫部说要结婚或者买房子, 户口就能借出来, 没这么麻烦, 并且要跑路出去, 跟院里说下就 OK, 不用这么劳师动众, 早说啊, 早说我就真的这么干了, 看我这样也不像现在就买得起房子的, 那就说结婚吧, 是不是说现在结婚只要 10 块钱还是 8 块钱? 我是说拿证这个步骤. 这个, 我还是有的吧, 就算加上拍登记照, 也不会超过 50 吧

然后就是去问提前回家的事情, 我琢磨考完了就可以跑路了吧, 反正老板又没事, 为了安全起见我去院里问了下(这是整个事情最大的败笔), 然后我们无敌的辅导员说你办个请假吧, 刚好你下学期不是也要出去实习的么. 我这次学乖了, 看了研究生院上的表, 又是几乎把院里所有人找一遍的签字, 然后还计科院和研究生院各交一份, 回头回来了还要申请销假, 貌似步骤跟这个差不多, 在我心里问候了发明这个制度的人的家庭无数遍后, 这个事情还是要做的, 因为我都已经跟辅导员说了, 早知道不说就好了. 打电话给老板, 居然就在院里, 太幸福了, 为什么每次我找他时他都能及时出现. 这回签字还是很顺利, 除了甘书记那没人, 昨天就差那一个签字, 然后要那个签字去盖党委章, 今天上午去, 还是没人, 下午去, 有人了, 一看到我, 我就知道她要说啥了… “你怎么没完没了啊, 怎么又签字? 我决定上次签字不算数, 这回也不给你签了, 哦, 这次是请假, 不一样?”, 再次适应甘书记这种幽默的风格后, 还是很别扭很委屈很纠结的辩解… 这事也不是我想的啊. 跑去党委办公室盖章时, 那个老师很明显都认识我了, 在她说话前我先表示可怜无奈, 说我也不想这么跑的, 你看上面签字签的基本把院里人都找了一遍了, 老师很体贴的说, 这还不好, 刚好跟院里领导互相认识下啊. 这个这个, 好像本来就认识, 并且印象还挺好, 现在弄的倒是印象开始扣分了. 屁颠屁颠跑去研究生院, 想顺路过去把本科成绩单盖章了的, 结果等到研究生院后, 那个老师好像觉得来交请假表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说只要交院里了, 我很无奈的说那个表下面明明白白说要给研究生院交一份的, 老师很轻松的说, “哦, 早改了, 不用交我们, 只要给你们院就行了, 你哪个院的? 哦, 计算机学院, 哦, 没事了”. 我 f***, 流程早改了你们也不更新下表, 害我签这么多字还没事跑武大来爬山玩, 只要交院里我直接找张白纸写了不就完了.

还好回来是在武大迷宫一般的小路上准确的最短路到达教务部并且盖好章, 那个老师貌似是原来实践办管数模的? 我说怎么那么眼熟, 不知道她认出来我没, 我似乎有段时间还经常跑教务部实践办. 然后发现那又是一本签字簿, 还好老师在打电话对我挥挥手示意不用了. 回想下貌似这学期帮 Tang JR 办学位证照片更改时只要用章都要签字, 好像很多地方用章就得签字, 然后打印成绩单要签字, 拿东西要签字, 监考要签字, 监考时签字写一起草了点, 另外一个老师还特意问我叫什么名字, 怎么签名就写了一个字 -.-

这学期另外签字的好像还有就是 BBS 的助管啥的, 也是一大堆签字, 还有电子签名, 话说, 既然有研究生系统, 也有电子签名, 干嘛不把所有的事情都电子签名了, 无纸化办公管理也方便, 还节省纸张是吧

说到 BBS 中间插播: 在教务部二楼盖章后去找段老师说辞职的事情, 结果没找到人, 说请假回去结婚了, 元旦假前不会上班了, 汗. 不过, 重要的应该是 cong~ :)

传递闭包

本部分内容会用到很多离散数学的术语, 不过不会应该也能看懂, 只是觉得别扭点, 何况我还不保证术语都用对了

前几天跟 felix021 等一群小朋友在水群里水, 然后就讨论到如果 A 是 B 小弟, 然后 C 有小弟把 A 收小弟了, 那是否可以类推 B 是 C 小弟呢? 经过一系列学术讨论, 对这个传递闭包的传递性讨论后, 发现会有环, 这样就挂了, 比如 A 是 B 小弟, B 是 C 小弟, 但是 C 又是 A 小弟, 最后就全乱了, 于是我们加入了衰减因子这个说法, 说传递性在经过几轮后就失效了, 并且关系的中间边的权重随着关系传递而衰减, 成指数衰减, 云云云云, 貌似有点像复杂网络?

今天跟 yama 聊, 说推荐实习的事情, 然后看到 chuang 上线后给他又说了下那个诡异的关系:

chuang 是我在 b 公司的 mentor, swan 是我在 g 公司的 mentor, 后来认识我 m 公司的 mentor xxing 后, 跟他聊天, 然后我说我原来在 b 实习过后 xxing 找话题说原来他也有个实习生, 是武汉的, 现在在 b 公司做的挺好的, 都带了几十个人的 team, 我觉得这样的人应该挺出名的, 然后就问是谁, xxing 说是 chuang… 我 faint, 说这是我原来的 mentor, 然后我扯我在上海的 g 实习过, 然后 xxing 又说, 他原来实验室有个师弟, 比他低一级, 现在就在那边, 我接着想, 上海 g 就那么几十号人, 应该也认识, 然后问是谁, xxing 说是 swan, 才结婚了, 我 faint 第二次, 说这也是我 mentor, 然后跟 xxing 一起感慨还真是有缘啊… 还好 HK 的 mentor 跟他扯不上关系了, 不然这个世界也太小了点

yama 这时候也很敏锐的指出了其中一个我原来也想到的问题, 如果这样, 我一跟 xxing, 不是在对 chuang 的关系上直接提升了一级, 从原来的 mentor 到同门师兄弟了都, er, 这个, 我也想过, 所以, 一直没好意思跟 chuang 说去跟 xxing 的事情, 觉得到时候场面会很尴尬, 事实上, 今天后来跟 chuang 说, 也还好, chuang 只是帮感慨了下 “天哪, 都找不出了你没去的地儿了”

跟 yama 分析说, 其实那些 NB 的人就那么点, 关系错综复杂很正常, 他们那群人就只是构成一传递闭包而已, 我们要努力的就是努力成为那个闭包的一部分… 结果 yama 突然又来一句, “不对, 你已经在闭包里了好像”. -.- 好吧, 我承认, 我在进入闭包的道路上确实比一般人走的远了点. 话说, yama 前不久在知道我明年的行程后又继续对我 orz 了一番, ft, 你们都能做的比我好的, 我是接着前面开路过的人继续开路而已

内存泄露

昨天下午 felix021 跟我说, oak 的 Judge 有 bug, 会莫名其妙的崩溃, 然后告诉我是哪里哪里有问题. 我跟进去看看, 好像就是那有问题, 但是直接 cout 看又看不出问题, 就知道一个 RFJ 函数调用有问题, 但是里面运行的也好好的, 并且崩溃出错也是有选择的好像, 报内存堆栈错. 一开始拼命想逻辑问题, 调半天看不出来, 决定 gdb 之, 然后很 ft 的发现服务器上没装 gdb, apt-get 后再看, 死活进不去在另一个文件中的函数. 闷头想了半天, 估计是 make 直接生成的, Makefile 里的默认规则没指明要 -g, 于是翻出 Makefile 的规则来看, 搞定跟进去, 还是看不到任何问题的极限. 算了, 时间差不多, 回去洗澡

洗澡回来在宿舍无聊了会, 跑机房来, 再调, 看中间一个字符串操作的步骤怎么看都不爽, 觉得有问题, 打印之, 又没看出问题, 也没发现内存泄露的迹象, 但是调的就是显示在 return 后那个大括号一完就挂了, 只能是这个函数弄挂的, 里面, 能泄露的就是直接内存操作吧, 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理把那个打印了又没看出问题的数组从 30 改到 256, 跟原始长度限制后的获取串一样长, 好了, 就这样好了… 把原来有问题的提交都 judge 了, 确实好了 -.-

然后 felix021 特意写了篇 blog, 开篇是 “被 NBHH 的 snoopy 雷到了”, -.- 我 re 的:

其实那个方法已经定位到问题所在了, 那就是 return 后退出函数的一系列动作引发的, 根据出错信息推测是内存堆栈问题, 那就是中间有内存泄露了, 看了看定义, 把那个 f 字符串打印出来, 没问题, 但是就是那个该死的在某些时候可能会超过, 于是将其大小扩大就 OK
我是去洗澡回来后才想到的, 事实证明, 当卡在某个地方时, 出去晃悠下会更好 :P

确实, 当思想卡住后, 出去晃悠下吧

最后发一个寻人启示: 有人认识类似先知一类的人不?

我需要找一个我的先知来为我点拨一下前进的路, 我迷茫了, 并且, 好像迷茫很久了. 我回来后扮演过很多人的先知这个角色, 为别人介绍前面的路途, 给出前进的方向和方法, 但是, 我自己前进的方向和方法, 谁来告诉我? 我自己现在悟进一个很纠结的状况了, 有点类似死胡同. 不要紧, 我理解能力很好的, 先知只要给我哪怕只是隐晦的只字片言就 OK 了. 我需要有个人来帮我开窍, 或者, 其实我早已想好了, 只是想有个人来帮我推最后一把, 让我跳进自己选好的坑中, 我现在只是站在挖好的坑边还在犹豫而已.

非意识流的思考

本文可能会涉及幼稚复杂的哲学问题, 发在 Q-zone 上是比较不妥, 觉得晕的直接跳到后面的碎碎念部分
 
人最好不要思考, 人类一思考, 上帝就发笑
回忆了下, 自己似乎是很久没思考人生这种大问题了, 自己现在是在有意识的逃避这个问题, 每次一想这个问题, 就会让自己陷入悲观厌世的情绪中. 所谓的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情绪低落的日子
前几天看三体, 提到的外部文明的干预, 以及对自身文明的发展, 我们, 都不过是虫子, 单调的虫子. 在人类长河中, 我们不过是一瞬, 并且, 绝大多数, 是连一点亮光都没的一瞬
活着, 到底为什么活着, 感觉自己已经过的浑浑噩噩很久了. 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盲目随机的从网络上获取消息, 看书, 看论文, 发现自己知道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但是好像什么也不知道. 学习也进入一个很奇怪的状态, 没有压力, 也没有动力, 找不到入口, 找不到出口
所谓的圣诞前夜, 一直到广播台开始放圣诞歌, 我才想起来, 好像到圣诞节了, 但是, 一个人的圣诞节, 有什么好过的? 对我而言, 就只是发现突然有人戴圣诞帽, 然后很多商店好像都在挂东西做活动
很想一个人, 但是, 也只能想, 除了思念, 我现在还能做什么? 什么都不能做, 什么也没做
发现现在这个问题真的很是个问题, 因为, 除了这个问题, 其他都不是问题啊. 你说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奋发图强建设祖国? 现在, 总觉得, 那些事情都太遥远, 于己无关, 我又不去做那个改变时代的棋手, 是的, 是棋手不是旗手, 我只要安心做棋盘上该发挥作用的那个子就好, 本分守己, 做勤劳的螺丝钉, 这样, 跟机器有什么区别, 人生有什么乐趣?
每次, 多认识一些数学的重要性, 内心的悲观就多一层, 我真的好像对数学没感觉很久了, 到底是我先对其恐惧的, 还是发现在那方面没天赋放弃的? 并且, 对数学的害怕在于, 这个世界的所有事情, 居然都是可以用公式来描述的, 这样, 几十年后的我们, 灵魂消散后, 依然什么都没有改变过. 整个人生, 我们不是在下棋, 而是打谱
所谓快乐, 从来都是需要别人来分享的, 或是来自别人的分享, 一个人是没有快乐可言的, 如果能和机器交流感情, 那也不失为一种快乐, 但是, 又很久不玩游戏, 包括那些我认为是游戏的事情, 在这样的世界里失语, 努力的张嘴, 却说不出一句话, 一顿, 连想要说什么都忘记了
每个人, 都有两面, 只是看这两面隔多远, 而我, 似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处于哪一面, 哪一面才是自己. 在任何的场合, 我都能按需要调整到适合那个场合的最佳状态, 好听的叫适应能力很强, 不好听的叫见风使舵, 见人说人话, 见鬼说鬼话. 很久, 没人能真的互相推心置腹的从最内心深处来交换感觉, 把自己最柔弱的一面袒露, 曾经, 在很多时候, 身边是都有这样的好朋友的, 但是, 现在, 似乎我们都已经海角天涯天各一方
以武汉为圆心, 1200KM 为半径画个圈, 那些人, 似乎都是在这个圈上, 一千两百公里, 在现在的交通方式面前, 几乎不算什么, 一个多小时的飞机, 9-16 个小时的火车, 再加上几乎无延时的网络, 可以说我们是触手可及, 但是, 这个距离, 千里之外, 我们又有多少可能会面对面的袒露心扉? 距离, 带来的, 只有那些礼节性的寒暄, 我们之间, 总还是隔了点什么, 一千两百公里的空气, 也都能衰减掉多少信号强度呢
 
胡思乱想, 一个人的孤独, 一个人的迷茫, 学校里, 看的最多的, 还是我一个人被冬日阳光拉长的影子
后面的东西先写的, 上面的东西后写的, 冷, 不困, 睡觉
 
无聊的意识流碎碎念
1. 已经被 N 多人跟我说 "啊? 你去 HK? 给我带东西好不好?", 一般是女生, 要求一般是化妆品
2. 上星期去打成绩单, 结果 liudan 老师来一句, "叶文, 你是不是下学期去 HK 啊? 留个联系方式我, 到时候帮我带东西哈", 我 ^$!@#!@
3. 课似乎都上完了?
4. 又懒了一个星期, 其间觉得有成就感的事情就是看了一部半科幻小说, 看了很久的火车, 小时候的梦想, 现在依然是梦想
5. 今天下午睡了一整个下午, 好爽, 结果我明明记得这星期没有了的课还上了, 不过没点名, 也没说我感兴趣的方向好像
6. 昨天下午打一下午球, 好爽, 只是好久没运动, 后来去洗澡时都觉得双腿发软, 今天有点腰酸背痛的
7. 终于洗澡时发现我也遇到按钮后不出水的了, 加上那个管道有点漏水, 于是身上湿漉漉的穿上衣服上去交涉, 还好这次很顺利的换了个位置, 水还是有点冷, 等我走的时候开始变热了
8. 去武商, 发现好多四周年的祝贺条幅, 果然, 四年一下子就过去了, 武商没开之前, 我们怎么过日子的呢? 好像就是学校超市? 那时候一食堂还没拆呢, 靠澡堂那边是超市
9. 被某带起的魔方热越来越热, 然后今天去武商的时候看一楼有装盒子的, 下去路过时才发现也很烂, 叫老板拿了个别人动过的出来还原, 果然手感及其糟糕
10. 本来是陪他们去买魔方顺便忽悠人一起弄一瓶润滑剂回来, 结果是我又头脑发热的买了个新的, 手感确实需要打磨, 目前拧紧了螺丝涂牙膏打磨中
11. 原来那个魔方拆开擦干净上油后手感太赞了, 只是, 现在好像那股狂热的尽头又过去了?
12. 去找院里问提前回家的事情, 居然说还要请假, ft
13. 昨天在教学楼前看到两辆并排的蓝色 POLO, 太赞了, PP

意识流

0. taotao 说我是不是打算我的 zone 就这么意识流下去, 好像是吧, 反正 Q-zone 也不能说是个很严肃的地方, 意识流就意识流吧
1. 赶工论文, 强烈赞同研究生一学期应该最多上五门课, 不然像我这样一学期 14 门课 + 1 门 TA 的后果就是绝大部分论文都是抄的, 并且是很没技术含量的抄
2. 准备去给学校的人忽悠一次云计算, 反正, 这个东西, 谁都能说出个一二三四来, 刚好让我牢骚下自己的 idea
3. 机房里居然空调都坏了, 靠近我的这个点不亮, 后面那个要么打开没反应, 要么就是随着风出来的是一大股焦糊味
4. 貌似我还是挺 CS 的, 至少描述空调无法加电这个症状, 我是用的 "点不亮" 这个术语, 不知道 "无法加电" 是不是也是专用语
5. 打印了一份本科成绩单, 发现我的 GPA 居然有 2.67, 并没有我说的那么低
6. 成绩单上, 上 90 的有以下情况: 绝大部分的实验(基本我对应的课程都是实验的分数减 10-20 分 -.-), 重修, 体育1(这个其实应该算实验, 感谢那个学期把我卖了去跑 5000m 的萌萌, 让我 1000m 测试破天荒的有了 95 还是 100), Linux(这个这个, 也还好吧, 郑鹏老师如果不给我 90+, 怎么对得起考试过程中一直站我旁边看我答卷, 然后看我做完后不停督促我快交卷不要给别人抄了的行为), 毕业设计(这个应该也算实验的说)
7. 四六级的成绩, 一个 69.2, 一个 60.1, 都是一次过, 记得我四级好像还是全班倒数的成绩, 但是好像也是第一拨过六级的, 就算那个 427 有无穷的运气成分在里面, 但是, 也得让我能踩到这陀狗屎吧?
8. 虹虹跟我说现在巨多的人玩魔方, 这个这个, 真的不是我祸害的, 明显是虹虹同学天天上课拿个魔方转然后吸引了一大群好奇心仍未泯灭的小朋友的兴趣
9. 长时间敲键盘笔记本的键程还是短了点, 我一兴奋 APM 增加后就感觉在敲钢板, 在机房征用 kid 的 8115 :P
10. 早上越来越不想起来, 今天早上, 努力睁开眼睛时, 貌似是 10 点? 我起来弄清楚后貌似就 11 点过了
11. 感觉业余生活太单调无聊, 天天挂网络上刷人 blog 不好, 于是, 继续 SC, 继续打电脑, APM 104, 还好, 在 100 以上

瀑布汗

1. 周日去监考, 居然一共去了四个监考的, 老师, 院办老师, 另一个教辅和我, 苦了那群孩子
2. 某一直等待抄, 无奈某老师一直站在身后(因为教室就四个角, 刚好四个人 -.-), 等第一个人交卷走时, 老师实在不忍心看他卷子还是一片空白, 闪了, 结果, 另一个教辅过去站在了那
3. 居然发生了题目和答案一起出现在试卷上的乌龙
4. 貌似作弊技术一点进展都没, 并且越来越挫
5. 快到交卷时, 另某终于拿到了答案, 在狂抄, 我友善的提醒他抄快点, 不然一会老师要过来, 结果他直接停笔很紧张的开始装无辜
6. 懒觉睡的太舒服了
7. 不知道前两天对手机干了什么, 居然不能震动了, 重启后正常, 难怪我漏了无数的电话和短信
8. 专业英语考试, 老师给了四个题说考试会考三个, 一共 60 分, 剩下一个 40 分的中文摘要翻译成英文, 这个这个
9. 今晚下了首歌后才发现, 原来我千千静听里 All 那个列表没有选 "包括子文件夹", 难怪最近听来听去就那么几首歌 -.-
10. 某痴迷魔方比去年实习时的我更甚, 不过比我有慧根的多
11. 跟 zouyu 说我魔方进 40s, 结果被 bs "都一年了你还是这么慢"
12. 买的那个箱子仔细看了看, 做工还是达到了我一开始的预计水平的, 一个 278.8 的箱子, 运费 50 -.-
13. 食堂一楼做煲的换了个极其暴力的大妈, 旺火大烧, 喂猪也不是这么喂的吧
14. 食堂除了星湖园能无限量加饭的窗口, 确实是没有能吃饱的地方
15. 昨天整火车票给心心报销, 07/08 两年我居然攒了 7k+ 的机票和火车票, 天哪, 我终于知道我的钱都去哪了
16. 其实我应该把 08 年的留着先, 至少快到新年了, 记录下去年的足迹也好

那些话儿

0. 那些话儿不是那些花儿
1. 改革开放初期: 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走了, 但夹着皮包又回来了 (by sina)
2. 金融危机的现在: 现在好像又夹着皮包逃走了 (by myself)
3. 伟大的扩大内需: 最后只好自己做个皮包, 装做帝国主义 (by ooeyusea)
4. 眼睛雪亮的群众: 原来那个皮包只是中国特色的草包 (by xj)
5. 对人的至恨: 爱-期待-得不到-愤怒-不表达-恨 (by newsmth)
6. 技术先进性: 超前时代一步是先进, 超前两步是先烈 (by newsmth)
 
继续碎碎念
1. 昨天睡太爽了, 今天早上就睡不着了, 主要是饿得好像?
2. 箱子收到, 质量没我 YY 的好, 但是看起来还是挺不错的, 就当一分钱一分货吧还是
3. 那把锁质量更是没我 YY 的好, 并且看起来挺不靠谱的
4. 波波中午起来去监考了, 我也出去吃饭监考去 -.-

碎碎念

1. 被子晒了后就没做梦了, 果然是冷的大脑不清醒了, 或者说晚上睡的被冻到半醒状态?
2. 最近做梦都跟交通工具有关, 有开拖拉机的, 有开车的, 貌似周日晚上还梦到开火车, 居然还是货运火车, 我还清楚的记得梦里在想, 这一趟要 22 个小时才能回来武汉, 那我办证的时间又要拖一天了要, 寒
3. 装了个 Windows7 玩, 挺好玩的, 比 Vista 小, 资源占用少, 漂亮, 看起来更舒服
4. 校园网在 BT 的时候还是很有好处的, 比如我拉那个 win7 的 iso, 一路平均速度 1.4M 拉下来的, 如果是电信, 把电信的 b 换成 B, 理论速度也还没到
5. 上面那个 b/B 的问题, 非计算机/通信专业的同学请不要想歪
6. win7 里的画图默认保存是 png 了, 果然是趋势啊, 不过压缩比不占优势, 是 jpg 的两倍多
7. Dell Optiplex 745 机箱里的喇叭跟在 vista 一样, 在 win7 下没法用, 不过找到 vista 下的解决方案中, win7 中没那个选项了, 汗
8. Shake Aero 效果确实很好玩, 有越来越 Compiz 的趋势, 不过比 Compiz 要简单, 那个配置, 太麻烦
9. 被小强忽悠的继续用 QQ 家的东西, 本来以为 QQ 游戏的卡是由搜狗造成的(自己屏蔽测试得出的结果), 然后换 QQ 拼音, 结果发现还是卡, 重启后依旧, 估计是整个输入法导致的问题了, 郁闷, 要不要重装看看呢? 虽然也没怎么玩游戏, 但是, 有问题不解决心里总还是不爽
10. QQ 影音相比 KMP, 很轻量级, 该有的功能也都有, 很好
11. Win7 下 QQ 聊天时的时间很诡异, 估计跟我一开始时区设置的 UTC-8 有关, 我们应该是 UTC+8
12. 昨天去听了场报告, 详情可以见 taotao 的日志, 我就不说啥了, 只是两个人的英语都让我很有自信
13. 今天英语 Debate, 本来说好按照大专辩论赛上同一命题的稿子走的, 结果飞飞在攻方二辩开始自由发挥, 导致后面板砖横飞了整节课
14. 飞飞恶搞的结果就是我们还是撑过了整节课, 不过其实也好, 如果照着念, 估计我们 15min 就可以结束, 这可是 6v6 啊
15. 英语自由辩论的结果就是, 大家都用那有限的几十个单词在排列组合加语气变换 :P(这个有点搞, 不过其实也差不多了, 不然谁听得懂对方在说啥, 也就飞飞敢不停的 "Pardon?")
16. 遇到 taotao 后问他有论文没, 我看看都是从哪些地方找的资料, 我写信息安全论文的时候就很郁闷, 搜 MD5 碰撞出来的都是些啥啊, 太少了, 难道那个东西没人搞? 就是我觉得很有意思而已?
17. 晚上出去觅食遇到邱爽, 然后又发现了很神奇的事情, 再晚上跟猫猫聊, 然后说的我毛骨悚然的
18. 今天中午吃完去看羽毛球赛, 他们一直没开始, 我们就去外面玩篮球
19. 打球时看到彭晓翠, 她看到我后非常自然的来了一句 "叶文师兄", 我当时又很汗了下, 当时丹丹他们也在不知道怎么想的, 貌似都没注意?
20. 中午去武商晃悠圈, 买苹果, 然后很馋嘴的买了包巧克力, 发现我选苹果最后称出来总是整数价格呢
21. 今天看到 taotao 过来我 Q-zone 留言, 说为啥不写看到他的事情, 我确认了下, 我最近好像也就昨天遇到过, 而他留言的那个帖是前天写的, 看来读博士果然会导致人的关注点会过分集中而忽略很多别的事情

碎碎念

1. 继续办护照和港澳通行证的事情
    a. 周一翘课去东湖开发区, 网络居然还坏的, 他们的 IT 干嘛的? 砍死砍死
    b. 遇到一个原来集训队里国软的师弟(貌似我又记错了人名字 ), 他也很郁闷, 迟疑了下, 决定去武昌另一个点
    c. 打电话问 furu 地点, 他说坐车到司门口然后打的过去, 问东湖开发区出入境的人, 说在人民医院边, 一个在紫阳路一个在司门口, 怎么想也不对路, 然后出门坐车, 521
    d. 公交上热心的大妈告诉我们公安局武昌分局就在人民医院边上, 我们应该坐 510, 我 ft, 如果确定是人民医院我也会选 510, 那地方好歹我还是去过的 -.-
    e. 武汉修路, 521 改线了, 果然要坐到终点中华门, 下车打的, 大妈说的 3,4 块钱到我手里就成了七块五, 后来看发票, 我前面的一张居然打的走了 180km, 天呐, 去咸宁一个来回
    f. 此后一切顺利, 填表时港澳通行证那为啥还要一个签注呢? 两边都要办?
    g. 复印又花了 2.5, 貌似是 5 毛钱一张, 但是也不对吧, 明明他是把户口和身份证复印在一张纸上的
    h. 照相, 国软的师弟很郁闷的又拍了一次, 又是不让 U 盘拷
    i. 仔细询问了下, 港澳通行证 15 个工作日拿, 没户口迁移年限的问题, 护照 10 个工作日, 但是由于我户口迁来武汉没到 10 年, 还要把材料弄回永州市公安局办什么东西, 一个自然月后打电话问能不能取, omg, 那如果我回家了还没到呢
    j. 交钱, 居然不能刷卡, 并且, 那个港澳通行证的签注居然也要一百大洋, 这样一来, 护照 200 + 港澳通行证 100 + 签注 100, 把身上所有的钱凑一块, 哇, 居然还有 400 块钱, 只是, 剩下的都是一块钱或以下的了
    k. 还好早上出门抓了一把硬币, 还能走到人民医院对面坐车回来
    l. 吃完回去想想还是尽快把户口退了把押金拿回来, 免得夜长梦多, 终于口袋里有了一张纸币 -.-
    m. 貌似结束了? 就等拿证了. 万恶的糜烂的资本主义, 我来了~~~
2. 董老师请吃饭, 说, 今天天气比较冷, 大家喝白的吧, 一群人翻了
3. 双显示器还是工作效率高多了
4. 把床上所有的东西都拿出去晒了, 两床被子一床褥子一条毯子加枕头枕巾, oh yeah
5. 估计教自然辩证法的老师实在看不下去了, 今天居然点名了
6. 看书不动手, 没消化就出去了, 这样很不好
7. 今天遇到某, 然后很神奇的发现她也知道了某事, 然后问来源, 居然是我老妹, 天那, 这个世界果然是信息时代了
8. 大叔让老妹去考北体, 这个事情, er, 貌似考专业就是这样吧
9. 澡堂的水温, 还是那么的诡异
10. 二食堂一楼煲汤的大妈居然换人了, 天呐, 那二食堂还有啥能吃的
11. 貌似果然隔几天不写, 就有忘记了的, 然后回头又会碎碎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