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点滴

工作后的记录

浑浑噩噩

周一组会, 发现啥都没干, 决定本周奋发图强.

周二大脑抽筋跑去三元桥买魔方, 下错地铁站, 啊啊啊, 连累同去的 momodi, 说 "这个路痴的风格不像你啊, 倒是 feli 比较可能, xbb 则更不用想了", 结果是转悠半天在我重新找对方向, 离目的地大概还有几百米的地方, mo 说这样下去不靠谱, 回去.

周三成功买到魔方, 200 块钱买了六个, 空心的特殊情况不会解, 只知道重新倒回去重来, 四阶的还有一种特殊情况的公式没背下来.

周四凌晨守候 WOW 开服未果, 晚上回去终于开了, 网通的网络上电信的服务器延迟可以接受, 米莎被合并到黄金之路后, 发现原来那帮人都还在, 看到阿姨和小猪, 跟随小猪去练了个德莱尼战士. 晚上睡觉的时候小强说后天就周末了, 我大惊 "啊? 今天不是才周三的么…" 事实证明我过的真的比较那啥.

周五中午睡的一直就没醒过来一样, mo 叫去滑旱冰推掉了.

周六被小强叫起来去 xdq 家吃饭, moon 携夫人同去, xdq 那个地方空间很大, 装修一般, 干净是挺干净, 就是旁边 13 号线地铁比较吵, 至于京包线上的和谐长城动车组一过, 那就是绝对准点按都按不掉的闹钟啊, 每天 7:30, 周末无休. xdq 室友的机器无法通过路由上网, 一群人帮忙折腾了半天, 把路由戳重启重置无数次未果, 放弃… 回来路上下雨, 直奔希格玛, 被小强在 foosball 上虐的一塌糊涂, 是他找回状态了还是我越来越挫了? 我是觉得我水平越来越低了的说. 晚上回去发现没网络了, 太阳啊太阳, 今天跟轮子说, 轮子的回答是 "囧,一个宅男离开了网络,比被阉掉了还惨吧".

周日把笔记本等背公司来, 反正家里也没网络了, 结果发现公司的 GUEST 网络也上不去, 还是断了在公司用自己本的想法好了.

发现我跟 Visual Studio 就是搞不来, 我来某公司真是个悲剧, 围观群众可以当喜剧看.

找房记

鉴于目前两人同居一室容易让人有不好联想, 加上房子到期, 合租等洗手间太遭罪, 于是打算和小强一同换个两室一厅去. 蹲守水木刷出来的附近的房源基本都是有人租了个大的然后当二房东转的这样, 不符合我们想完全占有洗手间和厨房的概念, 于是放弃. 去小区问人贴条太劳心劳力, 于是最后一条, 面对北京黑社会一般的中介们.

一开始在网络上搜, 找那些所谓的垂直搜索引擎, 找到的信息怎么看都怎么不靠谱, 找到某中介的两室一厅感觉还不错, 价位在 2k7-3k, 联系看房. 过了一天终于大家都有空了, 小强却跑去健身让我一个人去看, 带上相机说拍回来给他看一起琢磨. 没有自行车就是十足的悲剧, 联系我那哥们说了个诡异的地方, 协商了半天还是说在知春里城铁站, 旁边建行大门口. 一路掐着点走过去, 在中关村中学门口明明还有好几分钟结果就在催我, 然后说过来找我好了. 两个小伙子一人骑一辆车, 平均年龄估计和我一样, 可能比我还小, 后面那哥们估计才入行还在学, 由于我没车就只能坐他们车后座上了, 一开始没找好地方放脚, 累死我了. 第一家就在中关村中学边上, 马马虎虎, 忘记怎样的了, 开价 3k, 而且只能跟中介签合同, 想起前几天水木上说的被打聋了的心里就说算了吧还是. 第二家在双榆树, 还是马马虎虎, 似乎开价 3k2? 忒黑了, 貌似离 moon 那还不远, 门口一条很热闹的街市. 第三家靠近中关村大街, 电梯塔楼, 屋子确实不错, 看到那个冰箱和洗衣机我很赞了下, 但是问价格说 3k5, 介个, 还是算了, 中间带我这哥们在街市穿的太快太矫捷, 导致后面那个哥们跟丢了, 我还以为是另外有生意跑了, 结果是到了带我的哥们才说, "不是吧, 这哥们怎么又跟丢了". 最后看我还不满意, 很不爽带我去第四家, 知春里边上, 房东也在, 估计才搬走把这房子拿来出租了, 刚装修刷墙铺地板包阳台了, 但是屋里太空, 几乎啥都没, 洗衣机和冰箱也破, 我都从地上捡到掉下来的螺丝, 开价 3k, 想了下说回去再说吧. 中介那小伙子看时候也不早了, 就说散了吧, 然后把我一人丢知春里那, 喵滴个圈圈我就那么走回来了…

回去商量了下觉得这很不是个事, 反正现在离到期还有三个星期, 还有时间找. 当天去的那个中介觉得不靠谱, 因为明明都是 3k+ 的房子为啥网络上虚报价格, 最后的感觉是两室一厅的实际报价应该是 3k+, 我们还是更多考虑一室一厅好了. 加上在 BBS 上问了下说这样不靠谱, 还是找大点的中介吧, 看那个店面满地都是至少外观装修还挺标准的 5i5j 别人也说不错, 于是上其网站找, 发现附近还是有合适的两室一厅或者一室一厅的, 周五打电话联系, 结果傍晚都吃饭了才回电话我, 说下午电脑出问题, 现在估计也没空了, 周六再说吧.

周六和小强起来, 出门推要修的自行车沿中关村南二街走, 本来说放下车去吃饭, 结果还是在找到合适的店前先走进了中介店, 中大恒基, 问了下说对面就有一套, 说一会就能看房, 留了个手机号就出去继续走了, 在此对出门不带手机的小强无语下, 只能留我现在接听还要钱的号 T__T, 同时对其走路上被人一喷嚏正对手上表示活该. 然后继续找不到想去吃饭的地, 又路过一家 5i5j, 直接掏出前晚搜好记下编号价格的房子, 问, 说没了吧应该, 然后说答应我们还有别的看, 先联系房东. 出门, 某人要求上厕所, 于是轻车熟路找了家有洗手间的饭店进去, 我等他, 他出来后我们点餐吃饭, 未灭跟某人一起就总这样… 而且最近我不管跟谁吃饭, 总是别人吃差不多了我的东西才到, 愤慨…

快吃完时中大恒基的人打电话来说联系好人了, 可以去看, 吃完我们就闪回去, 然后跟着这个大叔去 "对面" 的房子. 在小区里左拐, 右拐, 再左拐, 再右拐, 最后拐到四环边上了终于见到了所谓的房子, 环境是越来越挫, 上去一看那个黑乎乎的房子立马更没兴趣, 不说里面现在堆着货, 那个厅也忒黑了, 更不用说没窗户的卫生间和厨房, 虽然说北京干燥洗手间不用开窗排湿, 但这样黑乎乎的有意思么? 就这一房子开价 2k3 还是 2k4, 跟小强无语了下就决定回头去找 5i5j 那个哥们. 在 5i5j 坐了会, 发现有钱人真多, 感慨说回老家种田吧, 小强很义正严词的说不要抢 moon 的台词, 好吧, 我回去养猪去, 继续被批不要抢丁磊生意…

由于车还没修好, 继续步行, 带我们去的那哥们有电动车也不能骑… 还好他一路业务繁忙都在接电话, 车是小强推+骑的. 第一家还是在周四去看那个塔楼边上, 房子里一清二白啥都没, 连床居然都是现在房客的, 看那一堆书, 估计也是个落魄的博士或者高科技民工, sigh, 同惨同惨, 我和小强也坚决抵制地铺行为, 于是要求继续看. 第二家有点远, 路上说还是去把小强车取回来吧, 后面就是电动车带着我然后小强后面跟着. 这个房东很囧, 地方说的非常不清楚, 于是我们在双榆树停下一次确定位置, 当时正好在 moon 家南边, 在沃尔玛附近再确定一次, 这次确定到了学院路, 这个, 貌似都快到我们原来牡丹园的房子了? 然后七拐八弯终于找到地方, 上去一看还在刷墙, 屋里确实挺乱, 不过才装修, 理解下, 但是厨房和洗手间还是黑乎乎的, 我讨厌没有窗户的洗手间!!! 而且开价 2k3, 地方是不错, 但是对我们来说这地方也忒惨了, 仿佛又回到牡丹园的时代, 只不过上班去希格玛的换成我, 去中关村的是小强. 悲愤, 回来, 在中关村东大街下来, 那哥们回去吃饭, 也不容易.

继续琢磨说去找网上看上那家 5i5j, 就在旁边, 跑过去, 说附近有一个挺不错的, 就是押一要付六, 但是挺便宜, 才 2k2, 于是说去看看, 这次果然是附近, 走路没多远就到了, 在希格玛偏西一个小街区的正北走大概 5-10 分钟, 六层楼的六楼, 东向, 一开门就觉得很爽, 因为东边一面都是窗户, 洗手间/厨房一亮堂, 加上里面本来东西也挺新, 立马感觉好了非常多, 看看卧室也刚好是一大一小两张床, 阳台也不错, 嗯. 现在住的那哥们看起来也挺文质彬彬一知识分子, 有礼貌好说话, 在门口和小强商量了下就决定把这个拿下. 回去中介那, 一开始跟我们推荐的那个 MM 跟我们解释说那个房子去年就他们这卖出去的, 学区房就是落户给小孩上学用, 然后房东只给了他们代理权没到处发, 所以网上搜不到, 由于半年一付所以价格可以低, 听起来都很合理, 而且看那个店墙上挂满销售锦旗, 感觉都靠谱多了. 联系房东说要从东城区过来, 那个 MM 继续口水的说房东开一凌志她特喜欢的车, 我和小强的问题就是, 取钱去… 考虑小强目前只能刷信用卡而付定金(转押金) 是绝对没法刷卡的, 而且中介费似乎对方也跟希望是现金, 这个光荣的任务只能我去了, 小强没带手机我没带钱包, 所以就是我骑车回去带上他手机和我的钱包奔银行去, 还好我带他手机了, 半路上就电话说取两个月的钱, 因为一个定金一个佣金, 一开始只想着定金了在.

在招行取钱时继续感慨花钱如流水啊, 真的如流水啊, 啥时候赚钱也如流水就好了. 回店里等不多时房东就来了, 两口子, 看起来都挺和善, 也很好说话, 大概说了下就拍板了, 然后中间有一点小问题就是我们现在房子 8.13 到期, 那边合同只能 8.15 开始, 因为前面房客 8.14 合同结束, 中介建议说跟现在的租户商量下让其先两天让给我们, 回头我们请人吃个饭好了, 果然都是好说话的主, 那哥们就说他打算前面一个星期搬家的, 我们要先过去都没事. 然后签合同, 看来这房东跟 index 在深圳那个一样也是不差钱的主, 买房就只是小孩上学的学区房而已, 也不靠这房子收租怎样, 自己都不清楚有没电话, 还打电话问现在租户才知道电话号码, 然后由于今天他们是直接从上班地方跑过来, 房产证在家里说周一传真过来, 这里稍微担心了下, 不过中介那个 MM 一直在证明那个房子就是她去年卖掉的, 而且听和房东聊天感觉没必要下这么一复杂的套, 好说话对好说话也都是小事了, 反正又不是说不给咱. 想下里面家具啥的也都挺齐全, 洗手间里东西也都挺新挺干净的, 电器啥的不是新的但是也不像别的很多地方破破烂烂的, 太兴奋了还是觉得赚了. 唯一的缺点就是房租半年一付, 不过考虑人家也都动不动就几百万上下吧, 懒得打理这种琐事, 而且目前小强和我也不是手头太紧, 也无所谓了.

搞定房子还是开心多了, 然后小强就说估计 moon 看了我们房子要骂人的, 同样是 2k2, 他们也就多了个门前的绿化小广场… 然后说 KO 在回龙观租个 2k3 的房子但是上下班太辛苦也其实不如我们好, 由于 KO 房子我没去看过所以没法评论, 反正看小强的感觉就算是现在自吹自擂那我们也确实赚了. 晚上都很开心的跑希格玛来玩 foosball 了, 小强扬言要虐我结果我们两个一起被另两个正式员工在快台和慢台都虐的一塌糊涂, 那俩哥们回去继续加班后我们两个 PK, 基本上我场面还是优势一点, 某人对虐人不成反被虐很不爽, wakaka…

外流水账一篇 两个男人的周日

起床, 一个被饿醒一个被尿憋醒, 前一天晚上吃西瓜吃的. 掀开电脑, 无聊一会, 嚷嚷半天去吃饭, 一边等洗手间一边谴责大早上洗澡占洗手间那么久的, 继续一边 ws 房子里还没搬走那两户一边 YY 搬家后的美好生活. 等洗漱好出门说去新房子那边踩点看看吧, 嗯, 有市场有超市有不少吃饭的地还有修车的, 非常好. 继续把到希格玛这边中科院的地盘溜达一圈, 严词拒绝无奈下提出的麦当劳后跑去新房子旁边一家快餐店, 要了门口招贴画上两份东西, 挺不错, 酸豆角挺好, 但是为啥要往里加没味道的黄豆呢.

穿过整条中关村南二街, 两个男的跑到新中关去看电影, 窃听风云, 刚好还有十来分钟有一场, 某人以为上面是后面, 结果要了两张 2 排的票, 后面我问他为啥他才飙一句 "wo ri~~~ 我以为上面是后面的". 电影不错, 还好剧情片坐前面也不是太压抑太难受, 至少我觉得还是挺好的, 看完太早, 折回中关村南二街理发, 弄完还是太早, 折回家掀开电脑无聊.

fm 打电话叫去 17 英里 K 歌, 两个懒鬼磨叽半天还是熬不过 fm 的轰炸, 跑去果然是一个 MM, 好吧, 反正房子也找好了, 无聊玩也行, 当灯泡也是经常的事情了. 晚饭算是自助, 某人说要减肥, 加上看到现在骨瘦如柴的 flymouse 的确让人很有减肥的想法, 相比较我们记忆中的 flymouse, 真的是骨瘦如柴啊, 比 momo 都轻了, 于是都吃很少. 回去依然掀开电脑无聊, 看了下山口山的完整客户端提供下载了, 大脑一热就开始下了, 顺带报复性的 ws 把其他几个人都停了路由权限, 谁叫他们一天到晚在高并发下东西弄得网都没法上的.

momo 和 yama 叫去喝扎啤, 小强以要 bg 某人为由说不去, 我说我不喝酒也不去了吧, 回头去打球好了. 等半天小强也没出门, 我倒是坐那个太软的沙发坐累了跑希格玛去, 只见到 flymouse, 为了不让其在台球桌上狠狠虐我, 躺按摩椅上去放松, 两个一直一个脚那有问题, 一个遥控器盖板有问题, 后来还是拿钥匙戳了下才好. 期间看到一很脑残的片, 王贵与安娜, 居然是在武大拍的, 嗯, 老房子的确还是很有感觉的, 经典的绿帽子. momo 和 yama 回来后由于台球桌有人, 于是拉上 flymouse 在 foosball 上 2v2, 显然虽然我会被 liulike 等虐的一塌糊涂, 但是对这几个还是可以完虐他们的, 在 flymouse 离开后 1v2 反倒更轻松了点, 不过 momo 走了后和 yama 单挑反倒艰苦了不少, 虽然还是大胜, 不知道是体力消耗还是在很不厚道的验证 momo 做队友限制发挥了.

回家, 饿, 居然发现某人去买了两包干脆面自己吃了, 不是要减肥么… 而且也不给我留两包, 怨念啊. 洗洗睡.

兜圈

昨天下午聊天碰到 Cai Lujun, 高中时一起玩 OI 的师兄, 算算也六年没见了, 然后力邀我过去玩, 说请吃比较正宗的湘菜, 想想一个人在家也无聊, 于是快五点出门跑过去.
 
小区离知春里地铁站直线距离估计也就 200 米的样子, 但是偏偏就过不去, 平时上班从东边出去, 折到南边翠宫路口, 向西过去, 想起上次去 moon 那, 觉得从北边出去向西折一下就能抄小路往南过去, 结果还是走了很久才到, 而且这边的大院路都很诡异, 最后都马上到知春路上了还是觉得前面是死路, 问人了才敢确认, 最后发现还一起到地铁里了. 过去的走法是地铁 10 号线知春里至知春路, 换 13 号线到西直门, 再换 2 号线到复兴门, 最后换 1 号线到南礼士路. 其实每条线上都没坐几站, 总体感觉换乘走路和等的时间估计都快赶上在地铁里的时间了, 每一次换乘都很极品, 传说中的西直门更是极品到极点,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走了估计还是不下十分钟, 而且地铁里空调开太大, 中间换乘又太热, 感觉很容易感冒的说. 没带相机出门, 不然还是很多很搞的地方, 比如西直门中间有一段在地上, 写着禁止通行的那边是才是走人的, 写着去二号线的那边则被封死了. 在复兴门转一号线,时体验到了那种这边门塞进去个会从那边出来个的状况, 站台上很多工作人员就专门负责塞人催快的, 而且很诡异的是在复兴门会停很久, 大概两分钟? 其实还是觉得前几天在南礼士路自杀那个人也还是有可能是被推下去的, 这个状况, 高峰期估计还是很容易下去的…
 
吃饭聊天挺 high 的, 湘菜做的也还算地道, 只是好像我很久没吃辣, 现在越来越弱了, 而且习惯性的吃辣后会拉肚子… 回来还是从南礼士路开始, 这次决定 BT 一点减少换乘, 兜圈就兜圈吧, 于是一号线坐到了国贸, 然后再换十号线几乎快从头到尾的到知春里, 估计多坐了快 20 站路, 不过确实换乘少还是舒服多了, 而且十号线很快就有了坐的位子. 期间很 ws 的发现北京的穿衣风格果然是走外露式的, 跟香港那种乱七八糟很多件包的严严实实的潮女完全不同, 对面的一个穿的衣服开的大 U 领, 中间是很薄的白纱, 然后就看到有 1/3 的内衣直接暴露着… 不知道她旁边的 BF 是怎么想的, 而且那种衣服显然试穿下就能发现有问题的, 是我太传统的 ws 还是这年头其实大家都放开了无所谓? 过几站后突然发现门口还站了对更牛的, 女方穿一黑色… er, 怎么说? 短袖衫? 或者说短袖黑网蚊帐? 反正就是整个上半身跟只穿内衣一样, 只是亮度和对比度稍微低了那么点, 跟我在公司用的显示器差不多. 果然是我太保守, 然后又太 ws, 所以天天都能看到这样让卫道士们觉得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装扮.
 
今天 Maggie 来北京, 于是 Maggie 帮跑去碰头请吃饭. 一开始说好北大东门, 我问了下旁边北大的哥们说去知春里坐 826 过去, 于是下楼跑过去, 在希格玛门口就看见了一辆 826, 然后我小步带跑加略闯红灯, 居然和其同步到达约 300M 开外的知春里南站, 上车后发现原来这车知春路也停, 估计就在城铁站下面, 早知道就不跑这么远了, 看来指路那哥们也不是很熟. 过了一站发现另一辆空空如也的单节 826 超过我们这辆我差点没挤上的双节绞盘车, 无语, 早知道我就不小跑了, 多舒服. 不过想想也就四毛钱的事, 忍了.
 
在中关园下车, 一看对面就是北大, 上天桥, 看到南边一个硕大的门, 直接下去, 然后掏出手机看刚好漏接一个 furu 的电话, 回拨过去他说就在门口一颗树下, 结果我从天桥下走到了对面的公交站也没见树下有我认识的人. 再打个电话, 说北大东门有两个, 一个走人一个走车, 他们在走人的那个, 叫我往南, 结果北大土著 wangwei 同学又叫我向北, 我迷茫了… 刚好折中的结果是他们过来找我, 我就在大门口等着. 等半天死活也没见人过来, 于是我又问了个摆摊的大叔, 再跑上天桥眺望一阵, 再跑去北边走人的东门. 路上电话确认, 说他们就在走车的东门, 但是没看到我… 我无语, 明明我就站那么明显的位置, 折回去, 死活也没看到据说是在外面的他们, 直接无语了跑门里面去看到那俩不就在那么… 北大居然还不让外面人随便进… 又不是武大樱花节还收门票 -.- 不过确实可以明显减少游人.
 
碰头后的结果是我们走去北大西门去跟 Maggie 和 sujian 碰头, 仨就穿过北大走到西门, 怎么觉得这个场景那么像周五穿清华的重演… 路上看到大礼堂最近似乎要放喜羊羊与灰太狼了, 海报甚拉风, 然后就想起 07 年和小强悲惨的经历, 伤心. 路上确实明显感觉比 07 年过来的时候没什么人, 主要是没游人了还是清静不少, 到西门门后面坐下吹牛一会, 电话确认的结果是他们直接去了第三极, 我们也过去吧, 出门在北大西门又打的去第三极… 这个圈兜的太有爱了. 吃干抹净后, 不对, 应该是吃饱喝足后大家散场, furu 和 wangwei 打的往北, sujian 陪 Maggie 带 Sanny 去鸟巢玩, 在纠结是打的过去还是地铁过去, 最后他们还是决定打的, 我就直接往南找地铁十号线了. 本来还想顺路去银科找下小强, 结果一看表, 11 点半出门的现在都两点半了, 还是快回去的好, 不然这么久不在公司也不是个事. 过了两个人行道觉得找地铁站似乎不是很靠谱, 于是就近打车, 果然中关村西南那一带打车也都很难打到, 特别是我还不在主干线上时. 最后到希格玛旁边花了 11 块钱, 其中等了接近五分钟, 总共才十分钟的车程… 估计最后我去找地铁说不定还快点.
 
兜圈, 兜圈. 下午组会居然 matt 还在外面, 跟 xingx 汇报了下进展, 说还是先把系统在本机跑起来吧, 回去后发现怎么就能莫名其妙崩掉, 跟了半天也没跟到出问题的地方, 到快七点崩溃了, 放弃了出去吃饭, 结果回来电梯里碰到 xingx 回家… 晚上本来打算干活的, 结果遇到上来串门的 flymouse, 于是就在吹水中过了, 去拜访了下 liulike, 貌似现在大家体形都比原来好很多嘛, 特别是 fm 怎么看都觉得这人是 fm 么? 去到偏僻诡异的游戏室, 话说我原来去找 HR 那么多次还是没找到那个地方, 然后跟 fm 玩了局台球, 我 RP 爆发只是负一球. 满足了他蹂躏我的愿望后转战 foosball, 进了他两个球后才发现我这边的后卫少一个人… 不过还是艰难取胜了. 第二局换台子, 这次虽然没少人但是场地够呛, 不过应该都算公平, 大胜告终. 最后玩一局台球让其蹂躏回来, 这次 RP 回归正常, 挫了若干个球后被其轻松大败.
 
好困, 果然还是没睡够的说, 一天还是要保证 8 个小时够质量的睡眠才行, 今天下午就趴桌子上居然睡了半个小时, 睡的特别沉, 而且如果不是因为快要开会, 还一点都不想起…

PEK Week 1

很担心本文会有较多被限制的内容, 还是尽量避免来.

实习生

周一早上起来, 相对在 HK 的时候, 还是早了很多了, 路上短信 momodi, 发现他还是算比较早的了. 到 Sigma 四楼, 找到 mo, 然后去水房那呆着, 把身份证和学生证给复印了, 然后在水房聊天, 期间 flymouse 短信问在哪里, 好给我武大导师的实习同意函. 等 HR 过来接待我们时, 发现貌似这也是个实习生? Vendor 的 Intern… 囧, 在介绍内容说到一半时 fm 说到楼下了, 叫我去门口接应, 走开一会再回来, 似乎文件都说的差不多了, 其实签合同都这样, 不停的签字, 签日期, 然后填表. 对我的火车票大家都是很无语的说, 其实我还是很想留着纪念的, 毕竟以后估计就很难再有这样的票了, 早知道应该在火车上问人要一张的. HR MM 很亲切很 PP, 一起入职的另外一个居然是 PR, 本科武大的, 现在在传媒大学, 然后据说是在北京的东南角, 但是依然没房补, 按照 HR 的说法, 还不如在通州或者大兴呢… 继续囧.

前一天听 moon 他们说就知道 matt 是会来的比较晚的, 周一等手续办完带去见 mentor 时, 果然 matt 不在, 于是跑去跟 xingx 打招呼, 发现自己其实是在 IEG (Innovatation Engineering Group) 而不是 WSM (Web Search and Mining), 等过几天发现怎么一直还是跟 MLS (Mobile and Local Search) 的人一起, 话说后面两个名字都很容易被人想 x… 而其实我应该是在 MLS 更多点, 因为现在跟的这个项目严格来说应该是 MLS 的.

上午时由于权限还是没弄好, 跑 IT 那边去问, 说四个小时之内好, 然后就耗到一点和 mo 一起去吃饭, 理由是 "十一点半到一点都巨多人…", 好饿. 然后回来就一直苦苦的等权限开通, 等的那叫一个望眼欲穿. 中午吃饭后 mo 说他被搬到一楼, 然后把 cz 的一堆书扔去了我那, 后来等权限等的实在是无聊, 然后就跟 HR 说我能不能搬去 mo 原来那个位子, 毕竟 xingx 的其他人都在那边, 很顺利的又把一堆东西抱到了 4W 区.

下午跟 xingx 碰头一次, 听 defu 在那介绍他最近做的事情, 我都是在抓瞎. 回头 xingx 说由于 matt 才从美国回来, 在按要求自我隔离几天, 让 defu 先帮我熟悉环境, 把现在做的东西看懂先. 结果我果然见证了小强和 moon 说的工程管理混乱的状况, 没有版本控制, 没有统一的源码库, 基本都还是个人行为的开发, 开发项目到处都是, 备份啥的就是 ctrl_c 和 ctrl_v 然后将文件夹加个日期后缀, 而且没一个文档, 而不只是没靠谱的. 一头雾水的开始在代码里挣扎, VS 强大的功能我似乎都不会用… 还不如给我个 vim 呢.

跟 mo 对比了下机器, 发现都很烂, 我是 P4 3.0G(w/o HT) CPU, 1G RAM, 80G HDD, 显卡还是 915G 集成的, 真的是很有年头了, 按照 IT 的说法, 这种机器是只能装 XP 的, 囧. 而且和 mo 一样, 鼠标在被无数人蹂躏不知道多久后, 现在单击变双击的暴击率越来越高, 跑去 IT 那边直接换了个才好. 在 XP 上尝试装 IIS 失败后懒得折腾, 加上听 IT 说如果项目需要是可以换机器的, 干脆跟 IT 发邮件说我要换新机器, 然后最好能换个好点的显示器, 然后我还要装 Win7, 要 7200 或以后版本的, IT 很爽快的回邮件说新机器没问题, 我们也会帮你装好 Win7, 大概过两个小时弄好了我们发邮件叫你拿, 但是显示器就算了, 你看别的 intern 用的也都是很破的… 好吧, 显示器忍了算了, 虽然我都习惯了双显示器干活, 这个 17 普 LCD 也还是能凑合用的, 虽然视野范围利用的太少了, 虽然色彩/亮度/对比度都非常的诡异. 等拿到机器后才发现, 虽然硬件是比较赞了, Core Duo 6400 2.13G/2G/80G, 但是这个系统怎么不太对头呢, 仔细一看原来还是 7100 的, 囧, 7100 那么多 bug, 早知道还不如要个 vista sp2 算了. 然后用的过程中发现更多的 bug… 比如中文编码, 我就不明白, 我自己装的 69xx x86 (Beta 以前的), 7100 x64 (RC Ultimate), 7201 x86 (Ultimate) 都没事, 怎么这个 7100 x86 Enterprise 就这样呢, 很多文件的中文名没法显示了, CTerm/FTerm 都无法正常显示菜单项和输入中文, Fixedsys 这个字体更是直接失效, 算了, 忍了, 就当是上班时间不要灌水的强制性措施好了. 那个开始菜单下沉的问题倒是没出现过, 只是很多程序的状态栏更新时任务栏靠开始按钮那边会被虚拟的状态栏变黑闪烁. 真的很抓狂, 早知道等 RTM 出来再换好了.

周三跑去入职培训, 这次这个 HR JJ 不知道为啥, 貌似很生气一样… 然后一起去的 vincent 就在纸上跟我写, 为啥感觉这个人这么愤怒… 我们做错什么了么? 很枯燥很无聊的两个半小时, 真的很枯燥很无聊, 是说公司大到一定程度了必然会这样? 期间另一 HR 在介绍时还道歉说由于前天晚上 K 歌太晚太 high, 所以嗓子不舒服. 我当时很囧了下, 似乎这算影响工作了吧, 能说不敬业么? (到底是我期望太高, 还是要求太苛刻, 还是本来就带着有色眼镜? 为啥总觉得我在找茬… -.-) 最后的法律政策期间放录像, 由于 vincent 要给我们组做 report, 于是两人先闪, 找旁边 Stanford 过来的博士 GG 帮我们请假下. 第二天突然想起来, 培训完了应该是会发衣服的, 于是发了封邮件过去问, 直接没任何回应. 再过了一天, 弄房补的复印件啥的就去找了一次 HR, 然后想顺便问问培训那边是不是算我们出岔子了要重新抓回去再来一次? 跑过去后那个 JJ (似乎称阿姨更好?) 还是一副很怒气冲冲的样子, 说我们不请假就跑了咋的咋的, 然后说衣服是因为现在新入职人太多衣服不够号不全, 等过两周来一批新衣服后等收邮件, 跟其争辩了下我们走的时候她不在所以叫 Stanford 的哥们帮我们请假的, 而且那个东西回来也可以看, 然后道歉闪人, 好吧, 这次真的是我们做错了… 但是怎么看都觉得伊更像是常年生气状态… 这样不好, 容易老 -.-

最近看了下周围的人, 然后加上培训那天大家的介绍, 发现 MSRA 的实习生真的多, 300 多人, 坐的跟网吧一样, 用的机器还都不咋滴. 过来的途径也都千奇百怪, 有不少是因为研究院和他们学校有合作项目, 直接被老板派过来的, 这种一般还以博士居多. 然后也有不少参加 ImageCup 过来的, 培训当天左边那个 HUST 哥们就是这样. 还有不少 Oversea 的, 比如培训那天那个 Stanford 的, HK 和 TW 的不知道算不算 oversea, 反正 MLS 里就各有一个, 虽然这几个人都是大陆人的说. xingx 说八月他还要来韩国的实习生, 而且 MSRA 这边韩国人和日本人也不少. 想想武大还是挺弱的, 至少我没听说多少合作项目, 也没听说过有多少人公派过来, 然后 ImageCup 过来的人也非常少, 只能正儿八经面试过来或者走内推延续, 看好多学校过来人都跟玩似的, 说 "老板叫我过来, 于是我就过来了".

习惯了瘦客户端的趋势, 现在还是觉得很不习惯, 什么都是客户端上搞定, 最多进行网络数据交换, 比如 Outlook + Exchange, 客户端还是太臃肿了, 公司的定位决定了所用的东西会是怎样. 其实还是一断网就不几乎没法工作, 只是还能在自己机器上继续而已, 稍微健壮一点, 但是付出的本地性能消耗个人觉得还是不值. 转型是痛苦的, 但是历史潮流也是没法改变的, 瘦客户端网络化会是趋势, 当然, 能把客户端做到一切都搞定, 只是用网络进行数据传输, 这也行, 但是还是不够方便快捷, 比如版本升级对客户来说就是一个很痛苦的事情, 而网络化, 只是 IT 民工们和服务器与数据的斗争罢了, 我们只需要坐享其成.

人比人, 气死人

在工作环境和待遇上, 个人还是觉得没原来去过的地方好. 先说机器, 一开始那个机器估计是 04 年或者更早的了, 在当时绝对是很好的配置, 只是被正式员工用了后再丢给实习生, 辗转几次后就是渣了, 现在的机器, 刚趴下去看了看, 也只是 06 年的而已, 当时确实是顶配, 公司里的显示器很诡异的非常的不统一, BenQ 和 DELL 的各个型号都有, 实习生 17LCD 和 19LCD 为主, 然后有人有两个, 听说是只要见到没人要的自己拿过来接上好了, 让我回到了 B 家一般的感觉, 还好主机比较统一, 实习生都是 DELL 的, 虽然型号五花八门机箱也是五花八门, 看 fm 的好像就有 HP 的了, 我的新鼠标也是 HP 的. 而在 B 家, 给我们的是直接当时百度之星完了的新机器, 显示器也是新的, 干活都在服务器上, 所以也不限制自己带电脑, 虽然说是不让带, 事实上我就一直用自己笔记本接公司的无线再接个显示器干活的. G 家则是和正式员工一样的 WorkStation, 机器两年一换, 当时用的就是当时的顶配, 显示器是 DELL 24LCD 最贵的那个, 可以旋转屏幕的 IPS 屏, 只是正式员工有两个我们只有一个, 笔记本也是不让带, 但是可以以访客身份带去上另外独立的网, 只要随便登记个邮箱就行了.

然后说工位, 这里是和网吧一样的一溜桌子坐五个人, 由于是暑期实习生多, 基本都坐满了, 所以非常挤, 电话也是一溜人共享一个, 没有放东西的柜子啥的, 头顶有一块板子可以放东西, 不过直接外露的, 感觉还是不很爽, 想放点自己私人的东西锁起来或者至少是个抽屉别人没法直接看到都做不到. 看正式员工的位置觉得也还是挺挤的, 虽然是四个人一个 Cube, 相对而言他们的私密性就好多了, 至少相对外界而言. 这个等级太麻烦的地方, 虽然从我到 CEO 只有 7 级, 算是比较扁平了, 但是等级和等级之间差距还是挺明显的, 比如独立办公室啥的. B 家是和正式员工一样的工位, 有自己电话, 一个带锁的抽屉, 我很多私人物品, 包括笔记本晚上也都丢那过夜, 我的老大, 还有我们部门老大, 甚至整个技术的老大, 还有高级科学家, 跟我们都是坐一样的位子用一样的空间, 很平衡. G 家我们当时比较好, 在上海和正式员工一样的工位, 人多的时候据说还是要赶到一个大房间去过网吧生活, 至少那年 KO 和 moon 他们就是那样的, 没有电话, 但是在上海那个小地方也用不着其实, 直接跑过去也就几步.

福利上先说补贴, 这边由于有房补, 所以平均起来, 还是能赶上 B 家本科生的水平的, 当然如果 B 家的加班狠点或者拿的 offer 比较强势, 那还是少很多, G 家只是不给房补而已, 但是如果同样都住安排住宿的地方, 那还是比 G 少接近 2K, 饭补上估计是全面落败吧, 就算 G.bj 没饭补, 那个食堂可是杠杠的啊. 然后说吃的喝的, 目前看似乎也就是比 B 家稍微好点, 而且由于实习生太多, 基本也是属于没有的状况, 不过还好自己已经被弄的只喝白开水了, 也不用 care 这个. 零食有饼干, 面包和方便面这个确实比较汗, 不过我也没去拿过, 按照小强和 moon 的说法, 就跟发猪食一样, 往地上一倒, 然后一群人就上去哄抢… 这个, 啥时候我也去参与一下表明我也是在希格玛呆过的, 相比较而言在 G 似乎就没见那些东西被拿完过, 最惨也只是元旦放假的时候大家屯了很多回去导致看起来跟被洗劫过一样, 其实是还是有不少的, tank 那个发指的家伙昨天出来就给我们带了一大袋德芙巧克力, 蛀虫啊!!! B 家的冰淇淋也还是不错, 小熊则说他现在只吃雀巢的了, 蒙牛和伊利的都不看, 这个, 我貌似就昨晚上和小强买了两个八喜? 水果似乎和 B 家一样, 每天下午定时发, 只是这边是要自己去水房要, 我第一天忘记了这茬, 第二天路过但是以为是别人一个组的在 high, 第三天在培训, 第四天忘记了, 第五天在开会, 总之, 我没吃到过 T__T. B 家好歹还发位子上, 会吆喝大家去拿, G 家更是不会断, 随时去拿好了.

除了干活, 也还是要玩的. 在 B 家的时候说是有 Wii, 但是我去了那么久连那个屋都不知道在哪里, 自己想过去, 但是一直也没去, 倒是曾经在 PT7F 的大厅抓到遥控车无聊的玩了一会, 其他娱乐几乎为零吧, 不过周末倒是可以在公司看电影打游戏, 那个网速… 到目前为止还是我见过的最无敌的网络, 电信/网通/教育网/出国速度都跟教育网上教育网一样, 而且似乎还可以翻墙? (这个倒记得不清楚了) G 家游戏机经常去玩, 而且经常是上班时间和老板一起玩… 然后 Foosball 啥的和康康欣欣都是去上洗手间, 出来吃千层雪再顺带殴一把 Foosball. 而在希格玛, 那天和摸去图书馆, 顺带在 Foosball 上殴了一个球, 就被人制止了… 不过确实还是工作时间 -.- 别的还都没玩过…

不过总体而言, 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毕竟这边要闲很多, 而且很多 paper 流而不是工程流, 个人还是感觉跟自己的思维不很对号, 搞学术和搞应用的大脑结构还是差挺多的. 想钱多就跟 moon 在 B 家时那样狂加班然后似乎一个月能拿到 10k+ 税后, 想闲就看 mo 现在, 看 HP 的英文版小说, 然后继续做题出题. 反正从来没有哪里是可以不干活还钱多的, 也没啥好比的, 所以本节标题是标题党, 最后只是想说不要比, 因为总拿自己短比别人长, 当然气死人.

同居生活

不要想歪, 只是说跟小强同居而已. 来北京前本来打算先住公司提供的, 然后自己找个单间, 毕竟长期实习还是自己租房拿房补比较划算, 然后跟小强说要不继续赖他那吧, 于是就真的去了… 房子在中科院自动化所后面, 还算中关村比较核心的地带了, 过来 Sigma 走 10-15 分钟吧, 三室一厅但是被房东把厅也隔了个房间, 我们就在厅隔出来那个, 不过似乎 07 年夏天在北土城那边我们住的也是个厅改的? 问小强人员结构, 说是 2MM/Couple/Couple/我们俩loser 这样, 然后经常就会 ws 的跟对方说怎么你不是个妞, 或者说要不跟那个 2MM 的换下吧, 这样就整体平衡了… 果然现在我也和大家一样都越来越 ws…

和北土城那个比起来, 有好有坏, 总体来看还是好多了. 首先家具是齐全多了, 有衣柜有普通柜子有桌子有沙发, 电视也有还是我们独享的, 公用的网络设备都丢我们屋, 公用的冰箱是好的, 洗衣机是好的, 洗手间虽然比我期望的差点, 但是感觉也还是不错了. 空间上比原来的似乎小一点, 不过其实也用不了那么大的空间, 不爽的一个是床下太低, 我现在这个巨大的箱子居然放不进去, 另一个是没阳台晾衣服了, 只能很挫的挂窗帘架子上. 和 index 在深圳的窝比起来, 显然深圳那个要爽太多, 而且那个都要两室两厅了吧, 熟人一起住客厅也能很好利用, 人少的话洗手间什么也不用等很长, 他们那个晒衣服的阳台也大的忒离谱了点.

很早就想弄个大插线板, 这次刚好一起跑京东的再买了个相机包, 第二天无聊看一个架子不错, 跟小强说一起买了放窗台上把猫和路由理一下吧, 然后再加了个鞋架, 结果京东的破物流居然耗到周五快下班才给送到小强那. 晚上我回去时感觉屋子被洗劫了一样, 再仔细一看是小强在拼那个架子, 木头的上螺丝果然很痛苦, 加上我们借的那个螺丝刀也很挫, 最后由于一个螺丝顺序不对被卡到, 还是不够完美. 把 10 孔的插线板一放, 立马屋里所有电器基本都上去了, 还好功率都不大, 用架子把窗台那块理顺, 猫和路由往上放好再把线理顺, perfect, 嗯. 鞋架倒是有点失败, 长度很诡异, 大概是 2.6 双鞋的长度, 你说这个… 放两双显得宽, 三双放不下, 郁闷, 这种东西果然还是要实际看了才比较靠谱. 再扔了一堆没用的纸盒和纸袋, 把电视机下面的柜子东西理顺下, 空间还是很够的, 嗯. 只是我最好下次回武汉把我那个没轮子的箱子拿来塞床底下, 不然现在衣服都扔个塑料袋里放着还是太挫了点.

这个地方的合同 8 月到期, 然后在跟小强商量要不要去换一个两室一厅两个人住刚好, 至少不用和不认识的人合租弄出很多麻烦, 比如现在有人没事 BT/迅雷, 害的我们两个每天都先屏蔽 BT 的人上网, 然后睡觉前再给人打开, 还好路由管理权在我们手里. 唯一的问题是我下学期可能要回武大呆一段, 但是如果真的跟 KO 和高杰那样只回去一两个月, 其实倒也无所谓, 就当这么多寄存了呗. 想起来下学期回武大还要找住的… 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等 momo 等人出来实习了然后我跑去住他们宿舍 :P

FB in Beijing

yama 弄了个 WHUACM in Beijing 的群, 然后发现, 果然当时一起奋斗的很多好哥们现在都在北京了, 刚好联络感情. 接着很无聊的看了下, 在区域赛中组队过的队友, 除了 mast 和小强, 都去把 G 轮了一遍, 今年是 tank. 发现作为在集训队里好死不活赖了那么久的吉祥物, 群里如果有谁不认识谁, 问我就好了… 我都认识, 然后我就经常扮演给老人介绍新人, 给新人普及历史的角色 -.- 是说我是江湖百晓生前后各知五十年?

来北京第一天跑 moon 那去吃的火锅, 然后打算看啥时候跟 WHUACM2006 前的人聚聚, 小强/KO/xdq/RC/高杰/moon/心心/精灵/flirly 等一票后生仔们都不认识甚至都没听说过的人.

然后说跟 momo/yama/zercal/tank 这堆 WHUACM2006 后的人一起聚聚, 我 bg 好了, 时间从周四推到周五, 原因是诸人都要被老板 xx. 和 mo 跑地铁到五道口 (真浪费…), 跑清华门口汇合 tank, 然后在清华主楼汇合 yama, 几个 ws 男穿过清华奔向那传说中的西门鸡翅, 路上讨论诸如四楼的博士 JJ, 现在 mo 旁边的 HUST MM, 然后还扯到前台的职业病了, 期间路上看见一个蜂腰女, yama 在后面和我们很是评论了一番. 果然 ws 是趋势, 而且只有越来越 ws… 在传说中的清华西门找到鸡翅店, 服务员说上菜很慢, 于是等小熊期间就把东西点了, 结果小熊还没来, 毛豆和花生就被直接吃完把桌子收拾的跟刚来一样. 看菜单上价格, 以为应该是广八路永红的风格, 结果发现贵了那么多分量确怎么还是少了那么多, 东西上来后发现不对于是把所有的烧烤都 double 了一份, 然后上东西太慢, 于是又 double 了花生和毛豆, 感觉吃不饱接着又每人要了一份主食, 最后的结果就是吃的喝的都是我一开始的 double, 另外再加六份主食, 太悲惨了, 其实应该多点鸡翅的, 几十串的点. 最后六人 281RMB, 结账时放弃大可乐而要发票, 因为可乐去的那几个人估计都喝腻了, 发票给小熊拿去报吧… 总结, 比武体贵没武体好吃, 下次回武汉要补偿下.

武大在希格玛而且我认识的也能凑齐一桌半麻将了, 然后就说等 cz 和 fm 入职一起出去搓一顿吧, 为了安抚天天叫嚣 bg 的 fm, 还是我 bg 吧. 接下来一拨应该是当时在 HK 的 Maggie 帮, 似乎也都到了北京, 然后离的也还不远, 似乎也在谋划近期 FB 事宜?

好多 FB 活动… 完. Writer 统计我写了 65xx 词, 我果然废话很多…

PEK Day 1

把从离开香港开始的补上, 今天先写火车上的好玩事情. 照片都在家里自己笔记本上, 所以回头上到 Picasaweb 上好了, 地址依然是 http://picasaweb.google.com/whusnoopy

走之前 Yubin 说他周末过来 HK 玩, 然后就很囧, 不知道到底怎么安排, 后来算了下, 估计可以陪他去下海边的, 于是就答应了. 那几天感冒还是没怎么好, 自己一直很小心, 很担心去了北京被隔离, 虽然我可以确定不是猪流感.

周六起早, 没吃早饭, 等人过来午饭, 感觉很饿, 有点虚弱. 走去海边一路觉得冷热不调, 乏力, 回来时还淋了点雨, 拉箱子去红磡, 都还比较顺利. 检票过关后在上面呆的无聊, 于是跟去广州的车混下站台, 结果拍了两张照片玩就被工作人员赶了上来. 后来上火车也还顺利, 只是车厢的人关系似乎很乱, 很多人往我们那个 block 塞, 下铺算是白买了. 对铺的大妈被另一个大妈带着去北京玩, 另一个大妈说是 90 年就来香港了, 老公原来是清华的教授, 现在在港大还是中大来着, 她做传媒, 原来在苹果日报, 貌似很有米, 国内有好几套房子, 别墅的那种房子. 然后另一个眼垂下来的聊了半天发现也是教授, 72 年过来的, 跟其扯了很久国内教育, 他一 12 岁的孙子, 不知道到底该算是哪上学的, 一路就用英语/粤语/国语在跟不同的人聊天玩.

在广州东挂车, 停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然后晚上等到 6 点多才等到盒饭, 中午没怎么吃饱, 所以吃的那叫一个香, 加上口味确实还是更大陆化, 真想再来一盒, 18RMB 的盒饭在火车上感觉还是很物有所值了, 就是饭能再多点就更好了. 发现有 AC200V 的插座后就放心手机上 QQ, 一路跟铁路群里的人聊天, 晚上熄灯后感觉还早, 趴窗户边等过郴州, 看看事故现场, 一路问路过的站点来估计时间, 然后去看了看广铁的时刻表来推算, 最后过郴州时果然事故现场除了倒掉的围墙和民房, 其他啥都没了. 期间过大瑶山隧道群的时候, 手机信号都一直满格, 不得不说广东移动的基站建设就是好, 而且一直是 EDGE 信号, 一到湖南就只有 GPRS 了, 而且很多隧道没那么长也会掉线.

晚上对面的大妈打呼噜打的太 high, 郁闷死. 过长沙的时候醒了, 爬起来看了看, 继续睡. 过武昌的时候又醒了, 爬起来再看了看, 可惜那时候比较困, 没坚持到武昌发车过长江大桥再另外看看壮观的武汉北了. 早上很早就醒了, 睡不着就起来, 才过信阳. 一路见 SS8/SS9G/SS7E 无数, 货列则都换 HXD3, 中间发现有 HXD1B, 注意了下后发现也还是有不少已经配属了, 至少我看到 4x 的车号了. 中间一辆 HXD30260 还是多少, 车身侧面的字体终于改了, 至少那个英文数字是换了个好看点的, 不是原来那个怎么都看不清的, 真不知道铁道部现在管涂装的人都怎么想的, HXD 全部都那个配色也就算了, 字体也不挑个好看的. 过郑州后看黄河, 大失所望, 就一小泥巴河嘛… 虽然宽还是挺宽的. 后面看到不少 SS4G, 原来在铁路上跑都没注意这些, 这下看了个饱了. T98 一路旅速都不高, 也就信阳到郑州再往北一段, 有时候是压 155 的限速跑, 反正感觉还是不够快. 早饭的炒面没吃完, 太难吃了, 粥还不错, 只是相对于 15RMB 的价格… 我还是不习惯早餐这么贵, 中午吃的盒饭还是那么的爽, 我还是觉得我可以再吃一份的 -__-

过郑州后由于我们那个 block 被聊天的大妈占了, 然后往车厢中间走, 看那小姑娘有一个 Rubik 原厂的魔方, 挣扎了很久还是手痒难耐, 说给我玩下吧, 于是迅速还原. 那小姑娘给她妈炫耀, 然后缠着教了下前两层, 感觉人小孩子比我聪明多了… 好多步骤都一看就会, 我太弱了… 后面问玩牌, 她妈刚好说要给她做奥数题, 于是忽悠其跟我玩算 24, 哇咔咔啊哇咔咔, 玩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不被我虐的一塌糊涂, 不过小孩子多玩玩这个确实还是有助于培养计算能力的, 特别是她估计也就三四年级, 刚好把这种简单加减乘除全部都熟悉下.

过石家庄, 过保定, 那个搞传媒的大妈的地理知识实在让我无语到死, 坐这么多次火车, 而且都跟其强调了, 还在问保定过去离石家庄有多远, 还多久到北京. 华北平原确实够平, 而且真的平的一塌糊涂, 房子也都平的一塌糊涂, 所有城镇感觉都是在平面铺开, 包括北京, 压根就没多少纵向发展. 从石家庄一直到北京南郊, 一路看的房子几乎都是一两层的小破房子, 估计是铁路边的都盖比较早, 然后盖好了也没扒. 跟另一个香港大叔聊天, 他说去香港四十多年了, 老家在中山, 说去那么多地方, 还是觉得香港最好最靓, 但是这几年开始走下坡路了, 也不好找工, 原来是有几斤力气就能一个月随便赚一两万的. 其实也是, 香港的制造业早就被广东拿下了, 港口吞吐能力沿海现在不少港口也抢了很多生意, 如果真的大陆开放人民币自由兑换, 那金融中心地位被上海取代指日可待, 那香港就真的死了.

到北京西晚点大约二十分钟, 在站台上拍了下本车, 发现居然是广铁沙段的车体, 有军车直接开上站台接人, 很牛, 第一次看到地方车辆进站台, 不过一站台似乎都可以这样吧. 排队入关的人排了几十米长, 而且有好几个人粗, 干脆在后面慢慢拍慢慢等, 期间应该也有是车迷在拍照, 被我黄雀在后一起拍下. 在站台上打电话给老爸告诉了下现在情况, 免得又被一堆人念叨. 等入境时, 那个健康表上我在火车上时由于担心嗓子还没完全好, 被逮住说谎报, 于是写个嗓子疼, 结果本来都要放过去了, 又被狠狠抓回来摁体检的地方, 跟医生说了半天说我不是感冒弄的(也不敢说啊), 然后还是老老实实量体温, 期间医生说 "按规定呢, 对现在嗓子疼的, 我们应该一律直接送医院的", 汗, 我真的是太 TMD 耿直了啊. 最后体温 36.6, 估计我实在不像流感病人, 然后吓唬了我下, 叫我重新写了份表, 千叮万嘱说留好联系方式, 然后给了我个巨严实的口罩让戴上才把我放走, 这时候全车人几乎都走光了, 汗. 那个非常结实的口罩后来被问说是不是 N95, 刚查了下似乎还是不是, 只是 3M 的 9002 式.

出去发现已经是西站外面的地面了, 问哪里可以打的, 居然要下楼, 而且没下去的电梯, 而且那个该死的楼梯没坡道, 哪个脑袋被门夹了的设计的. 下去后就有热情的黑的司机揽客, 问了下目的地说 80, 我还差点就去了, 问有发票没, 说给我张 100 的, 不过后来想下原来去牡丹园那块也不到 50 吧, 这也忒黑了点? 于是排队, 然后几个黑的司机从诱骗到恐吓, 最后连诅咒我甲型流感都用上了… 真是没素质 –.- 还好我坚定的排队打到的, 扛箱子进后备箱还因为虚弱加那个箱子的确很沉, 第一次还没弄上去, 被司机很 bs 的嘲笑了 –__- 这时候已经离 T98 正点到达北京西的时间过了一个半小时… 似乎我印象中对西站的位置一直有问题, 最近开始修正过去, 前面走的都挺顺, 当我看到熟悉的地方时发短信叫小强下来接我, 结果就这时候堵车了, 离翠宫就一个路口的地方… 北京的破交通啊.

最后成功在自动化所前的公交站跟小强碰头, 把箱子拉屋里, 一堆东西抽出来, 立马屋子里乱一塌糊涂, 确实比原来牡丹园那边那个要好, 稍微小点, 但是紧凑很多, 家具比较齐全, 不过没阳台晾衣服确实还是不太爽. 然后说去 moon 那吃火锅, 跑市场去买菜, 等 moon 过来等到望眼欲穿, 主要是因为下雨了, 估计被淋的一塌糊涂一时半会过不来, 于是两个人进去买了也就 70 块钱左右的东西吧, 够四个人吃了, 等到 moon 后杀他家去, 原来好多天天走的路现在居然都不认识了. 吃的很爽, 只是有点觉得小强和我就完全吃白食的, 啥事都是 moon 和 moon’s lp 在打理, 第一次见月亮的 MM, 很赞 :) 房子也挺不错的, 一室一厅, 有自己独立的厨房和洗手间还是方便很多, 而且有阳台, 话说为啥我怎么在意洗手间和阳台…

吃饱喝足去沃尔玛买了堆日用品, 然后决定插座上京东买个大的十联的, 反正我们屋子里电器只是多而已, 功率都不大. 可惜的是到现在京东都没把插头送到小强那, 另外买了一个转角的架子打算把路由和猫啥的那块理一下, 买了个鞋架, 还是不知道啥时候能送到, 望眼欲穿中. 发现如果我有自己房子了估计就会折腾不停了… 还是有自己的窝爽啊, 和爱人住一起, 生活多美好.

本来应该是几天前的事情了, 现在才补, 不急, 慢慢来 :)

Leave HK

在香港的最后几天, 也没有再更新 Blogspot, 感冒是一个问题, 最后杂事很多也是另外个事情.

总之, 离开的很平静, 很自然, 没有发生任何意外情况. 等本周有空的时候开始写 PEK Week1, 顺带一起把火车旅行记录了.

MSRA的窘迫面试

直接贴上周二的聊天记录好了, mark 了当事人的名字, 把标点符号规整了下, QQ 表情用字符表情替代了下

[tank] 11:13:32
  再次刷新最糟的面试记录????
[tank] 11:13:38
  又去面哪了?
[Snoopy]阿排 11:13:58
  MSRA -.-
[Snoopy]阿排 11:14:04
  本来说不用面的
[Snoopy]阿排 11:14:10
  结果又弄出个面试来
[tank] 11:14:16
  结果面试被BS了?
[Snoopy]阿排 11:14:18
  昨天下午, 电话面一个美国 GG
[Snoopy]阿排 11:14:21
  一塌糊涂 -.-
[tank] 11:14:27
  怎么了?
[tank] 11:14:34
  问的题目很难?
[Snoopy]阿排 11:14:43
  不是
[Snoopy]阿排 11:15:01
  用英语, 上来就问我, 要把一个图像旋转 x 度, 怎么优化
[Snoopy]阿排 11:15:10
  然后我就石化了… 貌似我对图形学是一窍不通…
[tank] 11:15:09
  Orz…
[Snoopy]阿排 11:15:22
  还优化… 我连怎么做的都不知道
[tank] 11:15:41
  我也不回, 愧对我还是做图像方向的..
[tank] 11:15:59
  恩, 一会去查下资料
[Snoopy]阿排 11:16:03
  然后我就跟那个 GG 纠结说这个貌似比较麻烦…
[Snoopy]阿排 11:16:13
  然后他就引导我怎么操作内存
[Snoopy]阿排 11:16:32
  后来就把问题简化到, 一个 x*y 的图旋转 d 度后, 新大小是多少…
[tank] 11:16:48
  这个很容易的吧
[Snoopy]阿排 11:16:50
  然后我面对纸上那个 sin/cos 的式子就郁闷了, 我想, 这个怎么用英文说…
[tank] 11:16:57
  ………..
[Snoopy]阿排 11:17:13
  然后他叫我化简, 我化了半天似乎还是没法表达
[Snoopy]阿排 11:17:28
  然后他就说, 这么着吧, 100*100, 旋转 25 度, 新大小是多少
[Snoopy]阿排 11:17:46
  我继续石化, 丫的就不能给个 30′ 45′ 60′ 这样标准点的度数么
[tank] 11:17:55
  ……
[Snoopy]阿排 11:18:04
  然后我说我要个计算器算下… 他很爽快的说, 好, 我等你…
[tank] 11:18:04
  用计算器算下呗
[tank] 11:18:10
  恩, 然后呢?
[Snoopy]阿排 11:18:25
  于是我屁颠屁颠跑回来用电脑算了, 告诉他, 然后对方很满意
[Snoopy]阿排 11:18:34
  然后继续问, 怎么填充新的这个区域
[tank] 11:18:42
  额….
[Snoopy]阿排 11:18:47
  我… 我说, 算下新区域中每个像素点
[Snoopy]阿排 11:18:57
  是由原图中的哪些像素点构成的
[Snoopy]阿排 11:19:07
  然后原图的每个像素点占多少白粉笔
[Snoopy]阿排 11:19:10
  百分比
[Snoopy]阿排 11:19:58
  然后丫说, 那这个百分比怎么算呢…
[Snoopy]阿排 11:20:20
  我当时就 ***** 了… 我都这样了, 你还没看出来我对这个背景不会么…
[tank] 11:20:30
  ………….
[Snoopy]阿排 11:20:45
  然后我无奈的说, 咱能换个题么, 我对 CG 不是很懂, 但是我知道大概怎么做, 我可以现学现卖的…
[Snoopy]阿排 11:20:53
  结果丫说, 好, 面完了…
[tank] 11:20:57
  -__-|
[Snoopy]阿排 11:21:12
  然后问我有啥问题没…
[Snoopy]阿排 11:21:25
  我…$!#%!^!$#@ 了半天… 说, 这是唯一的面试吗
[Snoopy]阿排 11:21:40
  他一开始没反应过来, 然后明白了说, yeah, the only one…
[tank] 11:21:50
  这下郁闷了
[Snoopy]阿排 11:22:11
  不是一般的 SB 啊…
[Snoopy]阿排 11:22:20
  面到我这种情况… 我 T___T
[tank] 11:22:56
  额, 主要你估计是去做图像方面的, 所以他就问了下关于基本的图像处理的只是
[Snoopy]阿排 11:23:05
  嗯
[tank] 11:23:20
  我当时去面的, 他就问, 怎么做图像的去模糊…
[tank] 11:23:33
  其实我也不会, 然后忽悠下, 终于忽悠过去了….
[Snoopy]阿排 11:23:52
  我觉得, 如果用中文, 我还可以胡诌
[Snoopy]阿排 11:24:03
  或者英文面试, 现场面我还可以画图解释下
[tank] 11:24:18
  恩, 是的, 这个, 唉….

其实呢, 这个事呢, 怎么说呢, 我 #!!%#!%^!$#%!^$!$!

很早就跟小强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到时候推荐我去 MSRA 实习吧. 上研究生后, 更觉得可以早点准备, 反正我是打算把 TA 也在第一个学期做完, 老板又放我走, 干嘛不出去, 就很严肃的让小强帮推荐了下. 刚好 mentor 也是那种更愿意相信推荐而不是面试的, 加上无敌的小强同学给大家留下的印象那个好, 于是跟 mentor 通了个电话这事就差不多成了, 而且说刚好下个月会来武大, 到时候见面聊下吧.

跟 mentor 的第一次见面就是 08 年冬天的微软校园行上, 最后 gguan 给大家做了一个小讲座, 而我就在外面跟 mentor 谈人生谈理想大概半个小时, 期间更发现了一个囧囧有神的事情, 关于这个故事, 请见本文最后(本来想独立一文, 后来想想实在不厚道). 最后双方均对此次会晤表示满意, 由于当时我答应了春天过来 HK, 所以约好明年夏天北京见, 让我记得明年春天提醒下这个事情, 嗯.

这后来发生了比较多的事情, 虽然跟我们没啥直接关系, 但是也还是有间接影响的, 比如金融危机… 今年 3-4 月跟 YangJing 童鞋讨论了一段时间实习前景后, 于是发了封邮件问了下, mentor 回答说没有问题, 刚好下个星期会来 HK 几天, 去 HKUST 交流, 到时候有机会见面聊聊吧. (为啥每次都能这么刚好 -.-)

第二次碰面就是在时而阳光明媚时而阴霾密布的香港四月, 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港科大, 在某个露天茶座, mentor 很准时的卡着点出现, 然后卡着点聊了半个小时, 大概说了下我最近做的事情, 然后介绍了下 MSRA 那边正在做的事情, 以及我过去后要做的事情, 说做的估计还是和图像啥的有关, 那个系统已经到后期了, 估计到时候是维护优化居多, 然后说由于是跟美国过来的几个同事一起做的, 可能到时候他们会想面试下. 我顿时紧张了下, 然后 mentor 安慰我说没啥的, 大概也就是聊聊吧, 想互相了解下.

结果等待的面试始终没出现, 在五一节的时候继续发了封邮件问现在的状况, mentor 说是现在裁员, 实习生的名额出了点问题, 不过没事, 他们会搞定的, 如果两个星期还没答复, 就让我打电话催下. 结果过了一星期还没任何状况, 就当我准备忘记这个事情再发邮件问下而且另外找找实习看看的时候, 就出现了上面那段聊天记录里的状况了…

本来发生面试的前一个周末, 被在 HK 的老板殴的生不如死, 再加上这么个事情, 心情顿时 down 到谷底, 然后晚上洗澡时发现香皂都失踪了, 在香港这个没香皂卖的地方, 这更是痛苦. 神那, 是在教育我啥叫祸不单行么.

第二天, 就是上面那个聊天记录发生后的几个小时, 下午的时候习惯性的刷了下邮箱, 结果就看到 MSRA 的邮件了, 嘀咕下怎么这么快, 再打开发现居然是 offer, er, 是说拿我寻开心完毕, 现在大家开始正经起来? 按照上面要求打了个电话给在武大的导师申请签字, 解释了下我还没回去, 叫人帮我拿下好了. 然后继续打了个电话跟 MSRA 的 mentor 确认了下过去的时间, 继续谈人生谈理想对光明的未来展望了下, 最后在把手头的活干差不多时, 跟在 HK 的老板说了下我离开 HK 的确切时间, 整个故事结束了. (为啥我有这么多老板?…)

(今天去买了 7.11 红磡-北京西的火车票, 7.12 会到达伟大的祖国首都, 然后挺近宇宙中心五道口… 边上的知春路)

外一篇: 地球很大, 世界很小
(很多人也许听过这个故事, 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故事)

跟 MSRA 的 mentor(简称m) 聊天 (我是 s):
m: 你原来在 b 公司实习过是吧?
s: 嗯
m: 我原来有个实习生, 也是武汉的, 现在在 b 公司, 也还是挺不错的, 现在带一个几十个人的 team 吧
s: (心里嘀咕, 武汉的? 反正不会是武大的, 那是 HUST 的? 带几十个人的 team, 这个级别的我应该听过名字吧, 问问) 说不定我认识, 现在在哪个部门?
m: 哪个部门我不太清楚, ** 你认识么?
s: … 这是我当时在 b 实习时的 mentor … -____-|
m & s: (无语中, 汗流浃背中…)
背景插播: (我在 b 实习时的 mentor 是 CCNU 本科 HUST 硕士, 我们组二当家是 HUST 本科 THU 硕士, 都曾经在 M$ 实习过一年多, 但是我记得似乎是 ATC 不是 MSRA 啊)

m: (擦汗) 呵呵, 还是很有缘分的
s: (擦汗) 嗯, (试图转话题), 我后来去 g 实习了, 在上海
m: 哦? 我原来在 USTC 时实验室有个师弟现在也在那边, 原来在北京的
s: (继续嘀咕, 上海就那么几个人, USTC 的也不多, 说不定我又认识) 上海好像没多少人, 也许我也认识
m: 哦? ***, 你知道么?
s: … 这是我当时在 g 时的 mentor … -_____-|
m & s: (双方继续无语中, 继续汗流浃背中…)
m: 他比我低一级, 当时玩的也挺好的, 他是先去的北京再转去上海的吧
s; 是啊是啊, 我过去的时候, 上海那边才弄好, 他们也过去不久
m: 我去年过去还看他了, 他好像快结婚了
s: 是啊是啊, 我去年在那边实习的时候他们才开始谈
(礼节性的八卦了下… 一群乌鸦飞过去, 哇~ 哇~)

这个世界怎么就能这么小, 为啥就这么小… 事后想了想, 貌似我原来在 b 的 mentor 亏了点, 本来跟我不是一个平面上的, 结果我跟了 m 后, 我们又成师兄弟了(这个关系真混乱… -___-||)

Great People Know Great People

曾经在 Google 北京大楼里随处可见这句话, 貌似 Kaifu 同学也在他的书里经常提到这句话, 我个人也是这句话的强烈推崇者, 历史上还有一个比较臭名昭著的同学也很喜欢这句话, 他的名字叫阿道夫.

扯远了一点, 事实上这句话确实很赞, 非常非常赞, Kaifu 同学翻译成中文时说的是 “一流的人只跟一流的人一起工作”. 跟和你同 level 的人一起共事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你们说话, 沟通, 都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一个眼神, 一个手势, 就能表达出你们想要交流的意思, 在讨论问题时, 只要随意一句话的提点, 对方马上就能明白你的思路继而一下子打开局面. 你们兴趣相投, 会对技术或者新奇的玩意有着疯狂的兴趣和好奇心, 工作之余, 也会可以有大量的时间粘在一起, 至少, 开 Party 或者一起玩不会冷场. 你们的思考模式一致, 也都有宽阔的胸怀, 不会互相猜忌怀疑, 对任何事情不会有所保留, 我是指技术或者类似的东西, 不是隐私.

跟比你高 level 的人一起会非常累, 非常非常累, 因为你需要随时跟上他的脚步, 而他绝对不会停下来等你, 事实上, 你们的距离会一直保持, 并且有可能越来越大. 当然, 通过学习和努力, 进入到那个层次, 跟那个层次的人一起讨论, 就会发现是一个全新的境界, 而在这个境界之上, 还有更玄妙的 level. 假设 level1 最低, 当你处于 level1 时, 你会觉得 level3+ 的人都是牛人, 而你到达 level2 后, 就能区别出 level3 和 level4+ 的不同之处, 当你是 level1 时, 你看一个 level10 的, 觉得他是 level3+, 你们中间至少隔了 2, 但是不知道到底是多少, 而当你到 level3 的时候, 会很失落的发现, 原来那个人是 level8+ 的, 你们中间至少隔了 5, 何况那个家伙也还是在不停的进步.

跟比你低太多 level 的人一起会更累, 特别是对那种又愚蠢又勤奋的, 有关这个桥段, 貌似是伟大的二张德国军队理论, 说跟你并肩战斗的最好是又聪明又勤奋的, 其次是聪明但不勤奋的, 实在不行, 那就愚蠢且懒惰吧. 最怕的是又愚蠢又勤奋的人, 不仅不能有任何帮助, 反而, 他比敌人更危险, 这样的人会严重的拖累你, 拖累你的团队.

Great people know great people, 很喜欢现在周围那些 great people, 不管是在什么方面, 对某些人, 就是会有自然的好感, 哪怕对自己而言他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但是, 不喜欢身边的很多让自己觉得很累的人, 就算他是一个何等牛人, 在我眼中, 他还是什么都不是. 很怀念曾经共事过的那些 great people, 那种畅快淋漓感觉, 现在却是多么的难得, 那些曾经一起引导我成长的 great people, 也都走了, sigh.

ps. 最近超级不在状态, 这个贴写了至少 10 天, 分了至少三次才写完, 思路完全乱掉了.
ps2. 季节更替, 小心感冒, 貌似我已经感冒加发烧了

其实我还是很嫩的

今天一天都开心的要死, 因为这个事情. 去找一个 07 的学妹帮忙做明天的主持, 今天跑去给串场稿给她, 发现美女一个, 然后小 MM 问我哪一级的, 我随口一句 08, 看小 MM 很迷惑的样子, 很无奈的补了一句硕士, 然后就听到对方说, “其实你不说我真会以为你 08 的”, wahahahaha, 美死我了, MM 再补一句, “看起来还比较像的, 保养的比较好”, 我 wahahahahahaha

貌似真的我也还是小孩子, 这么点事情能乐这么久, 可能真的一直被人叫老叫太久了, 其实我还是很年轻的嘛, 至少也都还没到法定婚龄都

另外几个比较开心也有点小诡异的事情就是, 收到 MSRA Mentor 的电话, 说过两天过来就见面聊下吧, 然后问小强会聊什么, 说就是随便聊天啦, 不会是面试的, 如果这样算, 那我不是一面都没弄就搞定明年一年的生活了? 继续 high :)

前一段的不顺应该就是为了现在攒 rp 的吧, 虽然今天看 TA 的作业, 发邮件给我的居然都全是编译不通过或者有问题的, 但看的时候心情都好很多, 晚上自己都噼里啪啦敲一晚上代码.

该好好补英文了

果然写的简历小强都不忍心打击我了, 我还指望用这个去投那么多地方的…

好吧, 要好好练习, 不然怎么出去实习啊
没任何人对去 HK 有反对意见, 有点出乎意料, 连一点评价都没, 回头什么时候跟导师说下看看, 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