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班

莫莫去托班 part2

本来觉得小朋友分离焦虑这么快就解决,其他也没有啥特别的,上了托班应该就是每天接送一下,看看老师每天放学后发的全班照片和视频,以及对自己孩子的私聊每日记录

过了快一个月,有一天早上送莫莫去托班时,他突然不要去了,问他为什么一开始也不说,后面各种引导问到底是学校不好玩?没有好吃的?还是跟别的小朋友闹矛盾?小家伙后面支支吾吾说在学校有人打他。小朋友被打了?所以不想上学?那么问问好是什么时候被谁打的?回答一会是午睡前,一会是午睡后,其他也就问出来是被女孩子打了手。有怀疑小朋友是不是过了几周缓过来了开始闹不要上学的情绪,所以在无中生有顺着我们的询问虚构了被打的事情,所以在安抚好情绪后没太闹腾就还是送去学校了,路上爸爸继续旁敲侧击问了下是谁,一怕有太明确的引导小孩子会跟着说假话,二也怕如果真的有这事,还得找老师了解清楚下,都一起做下小朋友的心理疏导

到托班门口换鞋时刚好看到另一个妈妈送他们家小女孩过来,然后莫莫说「就是她昨天打的我」,气氛突然尴尬,爸爸没法确定是真的,还是娃路上被问了现在看到人随便逮一个就指。在小朋友进去到教室后在大门口跟老师说了这个事情,老师解释了昨天具体的过程,是吃东西还是做手工时,老师让大家不要坐桌子边,但不要把手放到桌子上,莫莫一直把手往桌上放,旁边另一个小女孩就让莫莫不要往上放,过了一会那个小女孩自己把手放桌上去了,莫莫就指责她说你怎么放上去了,对方就拍了莫莫指着她的手。老师在发现两个小朋友有矛盾时很快就了解情况并安抚好了,并让两个小朋友互相道歉,这事就过去了,所以也没有必要当时就跟家长说,只是晚上的每日记录里也没提到,所以我们第一次遇到莫莫说被人打也不知所措有点紧张。在爸爸看来小朋友们这种小矛盾随时都可能有,孩子么就让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去处理和解决好就行,只是回家后有想办法让莫莫知道,用手指指着人还是不太礼貌的,应该想想更好的办法

这件事过了一周左右,有一天午后莫莫的托班班主任老师突然在微信上问我现在是否方便接电话,一脸茫然加担心的问到底怎么回事,那边说莫莫在学校被别的小朋友咬了一口,嗯,咬了一口?说是早上入园后跳操前自由活动玩大积木,莫莫拿了一块别人想要,两个人就抢,对方突然就低头一口咬到莫莫小臂上,挺明显的印,还好没破皮,老师们已经及时帮消毒擦药,现在中午终于把小朋友们都哄睡了,来告诉我这个事情。这这这。。。爸爸下午特意比平时早一点去学校接,先在门口了解下事情经过到底怎么回事,说就是中午电话里说的那样,我们家莫莫没有错,就是咬他的那个女孩子智力有点问题,其实本该上幼儿园中班了,家长自己知道去上幼儿园多半有问题所以还是放托班,托班这边一开始没经验,两边都没说试课直接就交钱放这边了,人家都交钱来了才发现就不太好劝退回家,而且对方家里新生了个小弟弟,估计大的这个最近也有挺多情绪的。遇到这种事情就很没办法,也没法赖对方太多,某种意义上也挺同情对方家里,这样的孩子也挺难安排和正常生活,只能说跟老师们打招呼说平时多帮忙看着点,以及做下必要的隔离,免得再有伤到别的小朋友

回家后发现这一天都挺不顺的。本来爸爸每天有带好一盒酸奶一包坚果,放学时带去给莫莫回家路上吃的,结果因为担心被咬的事情搞忘带了。从学校走的时候爸爸把车停另一辆宝马 X5 后面,对方要掉头没注意后面有车,选择直接倒出来,眼睁睁看着对方亮起倒车灯然后撞上来,还好是快贴着刚起步速度不快,漆都没掉,大家都是接孩子的就直接各走各的了。晚上给莫莫洗澡时发现小内裤不是早上穿出去的那条,问他怎么了是在学校尿裤子了么,自己说是中午起床后上厕所没尿好有漏到裤子上,在学校里老师和阿姨给换了。等晚上老师私聊当日记录时,跟老师自嘲了下今天这么多倒霉事,老师也只能发个笑哭表情,也沟通了下中午裤子换掉的事情,也说是当时解决了就没特意说。不过莫莫自己能把事情都说清楚还是挺好的,不太用担心在外面遇到什么事情回来说不清大人也担心

被咬过这一次后其实对情绪还是有影响的,比较明显的是晚上睡到半夜偶尔会有梦哭,还挺严重的被惊吓到的那种感觉,以及白天跟大人玩时有时一不顺心就指着大人说「你走」「你走到外面去」,还是情绪很激烈的那种,不让抱也不让哄。梦哭觉得可能还是被吓到过晚上做梦有做到不好的梦,白天的这种情绪就有点摸不着头脑,在想有没有可能是在学校里学了别的小朋友,问过老师似乎也并没有

被咬了快十天后,有一天早上妈妈起晚了爸爸就送妈妈去上班,让伯伯送莫莫去上学,结果这一天莫莫到了托班楼下时突然大闹情绪不要上学,各种哄了快一个小时才好,虽然最后都送托班去了,但还是好折腾。晚上回来爸爸跟莫莫严肃的道歉,说早上因为去送妈妈了所以没有送他,而且因为是早上临时改的送妈妈所以没有提前告诉他,到第二天早上还是继续闹不要去上学,哄了很久让带着自己的小毛绒兔子妮妮才去,到学校时还有情绪,不过等爸爸走了似乎很快就好了,到晚上老师也特意说明带了小兔子去有安抚物就高兴的飞起来一样。这个妮妮兔从这天带去学校,似乎就再没有哪天去上学没有带过,不过后来去幼儿园新生家长会时幼儿园园长也提到过小朋友在面临分离焦虑和移开始新鲜劲过了后是回有情绪,有安抚物也是一直缓解焦虑的办法,没啥负向影响就让他一直带着了

再过了一两天,晚上在家玩时莫莫突然自己说了一句「我今天咬了别人」,不知道是看动画片什么的顺着说还是真的,就问他咬谁了,他自己继续说「是 TongTong 还是 YueYue 呢」,这么看似乎是真有其事,赶紧在老师发每日记录前问问到底怎么回事。老师的答复是下午离园前自由活动,还是跟上次被咬的那个女孩子抢玩具,莫莫伸头要去咬别人,不过没咬到。没事就好,这个也还是上次被咬后回家妈妈跟伯伯还是教说别人要打你或咬你,你就打回去,我们不去欺负别人,但是如果遇到有人欺负自己也要学会自我保护和反抗

没几天又一次下午接到老师电话,说莫莫在学校又被人在额头上挠破皮,还是上次咬我们的那个女孩子,看了下发来的照片是有条血印,这个,怎么总是他跟她啊。担心老师在电话里的描述可能有安抚我们的考虑,这天下午还是比平时早半个小时去到托班,去找老师了解事发经过并看当时的监控录像,看从自己只看监控的角度来看到底是怎么冲突起来的。中午午睡起来后老师们和阿姨在帮小朋友们起床,挠我们的女生和另一个女孩子在活动区玩,莫莫带着妮妮兔站到别人面前,对方突然就拿一个软玩具打了莫莫一下,莫莫就拿自己手里的毛绒兔反击挥过去,对方就直接上手在莫莫头上挠了一下,莫莫也不示弱直接还手拍对方,两三下后对方直接坐地上,然后还是对方哭着去找老师来处理。这个,我们没有错,后面的处理也不差,只是中间突然那一下吃了暗亏,按老师事发时的处理和我们回家后的询问,莫莫还挺自豪「我打赢了的」,站在我的角度也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只能还是期望学校老师对那个小朋友多关注下,有必要的时候单独照顾或隔离,中午起床这会也确实有顾不上的时候

当天晚上对方家长也很无语的跟我道歉,说上次事情才过去没两周,这又是伤的我们家娃,说要登门道歉。这个我也是无语的很,不过我总觉得对方家娃对我们家莫莫有应激反应,似乎莫莫出现在面前就更容易引发她的某些过激行为?爸爸是觉得小朋友的事情还是得用小朋友的方式解决,在学校老师已经把两个人分开安抚并了解情况,学校老师也没有偏袒,肯定了莫莫这种遇到欺负自己反击的行为,只是说还是得再学点自我保护,连挠都不要被挠到就更好了,后面也是让两个小朋友面对面坐下道歉和接收道歉,并握手言和,不过小朋友就是小朋友,这时候又差点打起来。好在后面一两天老师还是有特别关注这个事情,特意让他们再道歉和接受道歉并和好

经过这么多次后,如果遇到白天收到托班老师的消息或电话,都要紧张到底是小朋友在学校又跟别人起冲突了还是怎样,乃至某天老师发现莫莫脖子上有条抓痕,但是在学校应该没看到有跟别的小朋友起冲突,发照片问我时,又吓一跳,看了下是天气热这个娃晚上睡觉自己挠的,两边才都放心下来

这一篇大部分都是小朋友遇到的问题和情绪,可能还是有点丧,而且之前担心的莫莫去学校后会不会变身黑老大各种欺负别人,要我们被各种叫家长,似乎是反过来,这个善良的娃总被别人欺负了?

莫莫去托班 part1

考虑到小朋友已经满了三周岁,在家天天精力过剩让带的人苦不堪言,加上希望在去幼儿园小班前能有个过渡适应,调研了一圈小区附近的托班,小区门口最近的一个已经招满,附近的几个对比了下教育情况、接送便利度和价格(为什么要提钱,果然莫莫爹妈还是抠门习惯了),在只能按月、按季、按半年交费后,交了三个月的钱在四月底把莫莫同学送到离家一站公交的名萌之家幼托班,开始漫漫人生上学路了

一开始伯伯带着先去试了半天课,感觉没有什么不对的,于是就直接去了。托班的大班接受两岁以上的小朋友?每个班最多 20 个小朋友,配两个老师两个阿姨,每天的作息大概是这样的

8:30 ~ 9:00 入园,在门口测体温看口腔,泡沫洗手,换室内鞋,在游戏室随便玩等大家到齐
9:00 ~ 9:30 早操
9:30 ~ 10:00 盥洗,吃点心或水果
10:00 ~ 11:30 上午的课程,手工、户外活动或外教课
11:30 ~ 12:00 盥洗,午饭
12:20 ~ 14:30 午睡
14:30 ~ 15:00 盥洗、吃点心或水果
15:10 ~ 15:50 下午的课程
16:00 ~ 17:00 盥洗,离园

伯伯第一天陪着,在早上吃点心的时候趁不注意离开,在监控室看到中午,没事就等下午接回来就好。回来后问「在学校开心吗」,超嗨的回答「开心」,问「明天还去上学么」,继续开心的吼「我很喜欢上学」

不过小朋友还是小朋友,等第二天早上就开始各种耍赖,「呜呜呜,我不要去上学,我要伯伯」,跟伯伯一起哄着送去学校,路上其实已经快好了,但是小男子汉还是好面子,还是哼哼唧唧「嗯嗯我不要上学」,换个问法「我们去昨天那个很好玩的教室好不好」,这时候很快顺坡下驴「好的!」

等有两天后,就都是爸爸开车送过去,下午伯伯再接回家。对于之前看到的各种分离焦虑的分析,和我们在托班看到别的小朋友哭哭啼啼带来的担心,在莫莫身上并没有出现,不哭不闹,很爽快的就去了。跟奶爸奶妈朋友们讨论,提到「分离焦虑的本质是没有足够的信任」,去的时候坚定的告诉他是要去上学了,并且给他承诺下午会来接,且下午一定会按时出现,那就不存在有「这个地方好可怕爸妈不要我了」的担心,而是开心去玩了

唯一被爸爸腻乎住的是每天爸爸帮做好入园准备,换鞋进去时,要爸爸抱一下,其实一开始似乎是爸爸有点担心主动抱的,后面就变成一个仪式,必须抱一下才能走,不过爸爸还是超享受的,哈哈。早上爸爸离开的时候还会特意叮嘱说「伯伯早点来接我,不可以晚点的」

在托班有小马桶,但是似乎还是不喜欢在外面拉臭,一定还是早上去之前拉好,或者等下午回来到家后再拉。在托班到点老师会让小朋友们拉成小火车去一起去上厕所,避免有娃不好意思说或玩嗨了忘了最后尿裤子。很让人惊喜的是老师没教的情况下,托班阿姨在尿尿后帮穿裤子时莫莫主动说谢谢,这个事情下午去接的时候老师特意提出来,看来我们平时在家习惯也都保持的不错,给小朋友没有带偏

在家各种要喂饭喂吃的,去托班后没法一对一的照顾,其实自己也会动勺子吃,要不就是各种上手去抓,连带着回家吃晚饭也经常是用手,能吃就好,先把手洗干净就是。小点心如果吃的快,可以要再来一份,这个家伙经常遇到自己喜欢吃的水果或点心就会「我还要」,从这点来说还能多吃回一点学费,哈哈

因为有快一年没有午睡,很担心在托班会不会吵到别的小朋友,以及不要上幼儿园以后,跟我们之前在小区遇到的别的不睡觉的小朋友,说如果中午不睡还要家长从学校接回来,下午再送去。不过去了后发现倒还好,只是入睡算是困难户,环境安静下来后,老师帮安抚下,睡还是能睡的,时长嘛就马马虎虎,个把小时,不像别的小朋友能睡上两个小时

莫莫去托班

在托班跟别的小朋友有冲突后那一两周,有一天晚上突然惊醒,哭了很久,全身是汗又不让接近,最后弄得有点发烧,看他情绪不是太好,加上那段时间流感也比较多,那两天就没去上学,跟他解释只是因为在发烧,怕传染给别的小朋友,所以今天不去上学了哈,按规定退烧三天后才去。听到不要去上学可开心了,以至于到后面一天已经不发烧了说「我们去上学吧」「不行的,我还没好的,咳咳」故意咳嗽一下想表示自己还在生病,「那生病是需要吃药的呢,你还要吃药么」「但是我已经不发烧了呀,你说了要过三天才能去的,还没到三天,我去了会传染给别的小朋友的」,「那明天我们已经好了三天了就去学校好不好」「明天是星期六,不用去上学的!」

爸爸某天去接莫莫,回家路上打了几个喷嚏,小家伙看到也跟着啊咻,说「我也在咳嗽,我生病了」,爸爸从后视镜里看一下他,忍住笑说「你生病了所以不能去上学了么」「是的呀」,「但是你刚刚是打喷嚏,不是咳嗽,你弄错了」「。。。咳咳」,「如果咳嗽的话我们要喝咳嗽药水的」「我不咳嗽,我已经好了」

可能也真的是过了上学的新鲜劲,后面每天去上学都要各种傲娇一下。早上爸爸开车到托班园区时开始幽幽的抽一下鼻子「唔,我不要去上学」,到了托班大门口入园体检和换鞋时还是闷闷不乐,但是老师带进去后很快就能高兴起来,然后到放学时又玩到不想走。到后面每天早上都要跟老师一起笑一下他戏精,等再往后快到期离校那几天估计也是觉得没意思了就不演了

好奇宝宝只有在遇到他感兴趣的话题时才会很专注的听你说,并且一直要问他没弄明白的事情。比如接他时遇到托班的阿姨也下班回家,跟爸爸到一楼出电梯看阿姨还在电梯里,就问「爸爸她为什么不出来呀」,「阿姨到地下一楼去坐电瓶车回自己家呀」,「她为什么要坐电瓶车呢」,「因为阿姨可能没有开小汽车来,电瓶车比较方便」,「那她为什么不坐公交车呢」,「公交车可能不到她家吧,还要转车,电瓶车可以直接开到家里的」,继续各种小朋友奇怪的好奇问题

说到放学时碰到阿姨,等电梯时阿姨还开玩笑逗这个娃,「为什么你吃饭的时候都好好自己吃饭,到吃点心的时候就要喂呢」,莫莫就不吭声,估计在找理由,然后爸爸故意小责怪「你看你在学校都好好自己吃饭的,为什么回家就要喂呢」,「我还是小孩子,我要喂的!」

小学放暑假后有一天小区业主群里转消息说隔壁小区走丢了一个小女孩,上小学了,但是除了名字和一张照片其他什么信息都没,一边希望小朋友只是在家躲起来睡着了或者去同学家忘了跟家里说,一边到放学接莫的点,接上莫莫往车上走时,这个娃又要自己乱跑乱跳,跟他说隔壁小区有个小姐姐不见了,在外面要抓好爸爸妈妈的手,这个娃顿时又谨慎起来,赶紧抓牢,又开始提问模式「她怎么走丢的呢」「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看到了群里的消息」「她爸爸妈妈怎么不去找她呢」「他们家有去找她,但是没找到所以让大家帮忙啊」「她妈妈可以坐公交车去找她的」「但是她妈妈都不知道她往哪边走的,怎么知道坐哪个公交车去找呢」,小朋友想不到别的办法,就一直念叨「可以坐公交车去找她的」,后面在回家路上,爸爸跟莫莫一直讲你在外面不要乱跑,万一不小心走丢了,赶紧去找警察叔叔,或者到商店里找老板,告诉他们你住哪里,爸爸妈妈叫什么名字,爸爸妈妈会来找你的好不好,如果你能记住爸爸妈妈的手机号就更好了,「嗯,太长了我记不住」

夏天到了给莫莫吃西瓜,按更小的时候的办法,把西瓜切成小块放碗里给他一个勺子舀着吃,想了一下突然又不要了「我不要这样,我要拿着吃,三角形的,有皮的,没有籽的」,好吧,小朋友要求还挺多,这就是西瓜切片嘛,是在托班吃西瓜都是这么吃,所以在家也要一样么,来来来,帮你切好挑好籽,自己拿着吃吧

回家路上给莫莫一盒酸奶一包坚果已经成了习惯,等这家伙腻烦了又不要吃坚果,开始找理由「老师说每天吃吃吃会变成一个小吃货的!你不要叫我吃了」「那你是小吃货吗」「我是小吃货,妈妈是大吃货!」

自从让带着妮妮兔去上学,每天就一定要带着妮妮去才行,据老师反馈,带过去后就一直围着这个妮妮转,玩积木的时候「妮妮说要怎样怎样」,吃东西了「妮妮想要吃什么什么」,后来感觉分离焦虑什么的没那么厉害,跟老师商量不要让他太依恋玩偶,多跟老师和小朋友互动,老师也跟他讲好到学校缓一下就把妮妮放到自己的小柜子里,中午睡觉的时候拿出来抱一下,下午起床后又放回去,其实也没有什么舍不得,就是小孩子的安全感吧,可以关注和引导,但没必要强行去做所谓的「矫正」,毕竟人家不是「歪路」,矫过来的也不一定就是唯一的「正路」

七月底,补上之前发烧没去的两天,满三个月就结束托班生活啦,回老家去祸害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快一个月,等八月底再回杭州,准备上小班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