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抑郁?

其实还好吧, 我还没怎样怎样, 怎么就会有人说我有抑郁症的倾向呢. 可能是因为这个学期基本上都没怎么跟班里的人在一起, 然后现在开始有点少言寡语吧…

还是要好好加油, 很多事情要作呢. 回头给自己一个清单吧, 事实上好像我已经有一个单子在督促自己了.

一切正常

现在的一切都是如此的正常, 我正常的上课, 吃饭, 睡觉, 在实验室里学习和工作, 为自己曾经的失误弥补, 并对未来充满希望.
Moonmist 解散后, 我们大家也都正常起来了吧, tank 每天上课学习, moon 继续保研的人的生活, 并且在被老朱 bs 后也努力适应, 我也在正常学习并且加强实践了. 我们加油~

差点火大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武汉的秋天反常干燥所致, 最近火气也有点大, 发现很多看不习惯的事情, 感觉憋了一肚子火.

做比赛最近做的也没状态, 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看Tank不爽, 特别是他摇来晃去蹂躏东西的时候, 还有他身上一股奇怪的味道, 感觉像是鞋子在柜子里放了很久快发霉的味道, 事实上好像也是.

机房里那个广播男每天也会让我不爽, 包括每天很早他就会开灯, 但是却只开一半, 还有没事他在机房里用广播一般的听筒和声音打电话的时候, 还有每天我准备收工关门走人的前吼一声然后发现我自己一切收拾好了他抬头一看:"要走了么?"

在寝室里, 我真的也很佩服那几个人的承受能力, 宿舍可以脏得不成样子却无动于衷, 我看不下去提议搞卫生能在扫地和拖地的时候他们让一下就算好的了, 今天看某人也没事说一起弄一下吧, 得到的结果是索性到门口去磕瓜子了, 另某人就不说了, 从来都没指望过, 还还最后还有人帮我一起, 不然估计当时真的就要爆发了. 我就一直想不明白, 在一个屋子里也一起呆了两年多的人了, 怎么就这么大的差距呢, 或者说是我真的有洁癖? 还是他们已经习惯了我是一个免费清理的钟点工? 我一天也不过回去呆不超过4个小时加睡觉, 我何苦呢, 我都看不下去了这些人还能那么心安理得, 并且某人还可以厚颜无耻的说:我觉得这样很好啊.

秋天干燥, 心情也容易燥, 要学会控制一下自己. 还是要记住, 不要和猪吵架.

此间的少年

纪念那些过去的日子, 别人的纪念, 终究会成为后人的生活.

如此清楚的记得这本书完全是因为某人在大一夏天的武测大操场上很略带伤感和沧桑的说起穆念慈, 或者也是我记错了根本不是那个时候知道的. 最近的几次, 都是因为周末的晚上不想那么早睡, 无聊看看自己的机器什么也都没有, 而自己早已没了那种视游戏如命的感觉, 于是, 看书, 看电子书, 自己很不喜欢的一种感觉, 但是, 也是这样的晚上唯一舒服的感觉.

忘记了上次说起的时候我在欣赏谁, 自己唯一觉得能比较切合自己的, 还是段誉, 那个傻子般的花痴, 最后的结局只是留下的一张粉红的卡片. 某时的自己, 何尝不是如此, 在那个骄傲且落寞的夏天, 孤身一人来到那个以三月珞樱而闻名全国的老图对面, 曾经的一腔热血, 曾经的美好前程, 似乎也一并到了尽头. 已经不记得那时的心境, 却能突然想起没有电脑的那个学期里, 每个周五的下午, 准时在机房那喧闹的环境中等待另一个喧闹环境中的一份宁静. 有时候, 也能想起第一个樱花飘落的季节里, 另一个某地那个擦肩而过的一袭明亮的米黄. 或者是在那个六月的傍晚, 萦绕着东邪西毒那苍凉的调子中那种突然的莫名哀伤, 最后, 终于也还是让自己回到原点. 段誉, 一个快乐的傻子, 不像原著中的虚竹, 他会参详先人大彻大悟后的箴言, 会为了那个每日清晨出现在一地黄花上的身影而研读普希金, 段誉不是令狐冲, 不会去理会那些与己无关的远大事业, 段誉不是杨康, 不会觉得另外一个和自己一样傻傻的穆念慈是个累赘, 段誉不是乔峰, 可以如此轰轰烈烈, 可以如此拿得起放的下, 段誉不是慕容复, 落寞的贵族会依然会傲气十足的在深夜走上一个小时回到学校.

段誉, 一个可以永远笑着走过的大男孩, 却惟独跳不出那个自己挖下的陷阱, 每次想起, 只是让自己陷的更深而已. 段誉不是悲剧, 细水长流是否好过乔峰轰轰烈烈后的了然一身, 每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 但是, 最后能有发言权的, 还是那个一路自己走过来的人, 爱也罢恨也罢, 开心也罢无奈也罢, 终究是自己的还是自己的, 不是自己的, 真的也就永远都不是自己的.

今天, 看完了乔峰的那段, 一直到故事里的他黯然落幕, 再没有那一抹夕阳中隐没的高大身影, 或者是路灯下那个一个人打全场的疯子. 无论是在原著抑或此间, 乔峰从来都是以一种轰轰烈烈的出场, 但是, 无论是金老还是江南, 其实都是在诉说这个坚强男子身后的无奈, 或者苍凉更适合一些? 自己一直希望自己会是这样的英雄主义, 但是这也只能一直是一个希望, 我不会有那种豪杰万里的气魄, 不会能充分的虐待自己的身体来达到某种释放, 纵然是曾经有过如此的豪迈, 最后也是以黯然心伤而收场.

后知后觉, 今天突然发现原来此间是有下的, 或者说是有II的, 段誉的故事似乎有了一个明确的结局, 而不再是那个眩目粉红后的美丽遗憾. 在不知道故事结局前, 我们最好不要去自我遐想的去揣测, 事实是往往我们觉得会绝望的时候有一个天使出现来扭转整个局面, 或者是在一个大结局的散场一刻变成悲剧开始.

很久没写如此风格的文字了, 不是么, 曾经的那个少年, 也不过是那树梢后的一缕青烟, 终会很快消失不见的. 现在的这个少年, 会在清晨醒来的时候一抹嘴边的口水, 换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来思恋一个美丽的千里之外.

穆念慈/此间的少年

写一下习惯的中文, 免得又会忘记怎么写字.

昨晚回去还困的要死, 打了个电话后又兴奋了, 等12点开网络玩, 学校ruijie的时间慢了15min左右, 等的时候看了看硬盘里哪些东西可以删的, 翻出<此间的少年>, 随便看了看. 果然看书还是纸质的好, 电子版的看了什么都不知道, 再看的时候注意了一些细节, 注意了一个叫穆念慈的女生, 那个经常在某人嘴里提到的名字.

也许她真的如同书里的那个女生一样, 很无奈的感觉, 今天很唐突的问了一下这个问题, 感觉和我预想的差不多. 杨康啊, 想不明白为什么就是这样的男生偏偏会有那么好的女子喜欢呢, 难道真的现在是流行有点小邪的男生么?

今晚被拉去看金秋艺术节服饰大赛, 很热闹的场合, 我不喜欢的场合, 看那些流光溢彩, 看那些稀奇古怪, 我还是喜欢朴素的感觉, 所以某人才会说:你一定很喜欢清纯的女生. 还好吧, 她就是那样的吧, 很简单很自然的感觉, 自己也是这样吧, 试过把自己弄的稀奇古怪的, 不过自己都不习惯, 还是简单的好.

穆念慈, 这个角色, 在金庸原版里是一个悲剧, <此间>里也同样是很无奈的一曲, 希望某人不要这样, 生活还是色彩缤纷的. <此间>适合的是故事原型北大, 在武大, 至少我是在本院里感受不到这种氛围的, 也许我只是从来都生活在自己的空间里, 丝毫没管别人的喜怒哀乐. 如果我在<此间>, 我会是谁呢? 可能会像段誉吧, 那个每天趴在窗口等一个身影出线的傻傻的大男生.

Missing

决定今天不用英文, 对Missing这个词的解释还是无法做到用英文表达, 迷失, 思念, 真是敬佩发明这个词的人. 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 迷失自己, 想你, 想家.

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能很坚强的离开家, 事实上我也在外面过了几年了, 偶尔回去, 但是这一次有超过8个月没回去了吧, 真的还是想家呢. 本来爸爸妈妈说暑假可能会过来玩的, 最后还是没来. 今天接到妈妈的电话, 很开心, 本来都准备打电话回去了. 放假还有接近4个月呢, 亲爱的爸爸妈妈, 我想你们 :)

Missing you, 失去or想念? 这个词曾经不停的以两种用法同时出现, 想你, 如果有超过24个小时没有你的消息, 我会坐立不安, 害怕不知不觉间你就从我的生命里消失.

迷失自己? ACM/ICPC吧, 关于这个, 不知道怎么说好, 最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有一种麻木的感觉了, 这样不好, 我需要调整.

Mid-Autumn day

The day for family to get-together and for a celebration in Chinese custom, I spent 2 hour to write a code for the practice contest of ACM/ICPC Asia Regional 2006, Beijing, Internet Preliminary Contest in the eve, but I feel happy because these things I did are what I’d like to do.

 Oct. 6th is also the birthday of my father, so I wanna say "Happy Birthday, My Lovely Daddy!" now, but it’s too late, so I’ll give a call tomorrow(or the next daytime?) and send my blessing to my dad, who is the most important person and the best teacher in my life.

Happy Mid-Autumn day! Wish everyone can have a nice moon at this night.

Houxian – The Ninth Princess

The ninth princess, the singer Houxuan’s second album, is worth to have a try, I like the voice softly, which can make me quite and comfortable. The singer Houxuan, who is not very famous and always be considered as Jay Chou(Zhou Jielun), is said as the first R&B singer in mainland, his first album Curio(GuWan) makes many people to know him, it’s great too.

I suggest you to try it, buy a CD or download a demo from the Internet, you’ll amazing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