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顶级工匠都在干掉行业内的低端从业者

最近做一个项目推动,期望是让设计师和开发人员之间可以用大量共识去快速推动新业务的开发上线,就是各种前端规范和组件,终极目标是希望产品人员直接原型给到开发,开发就可以根据已有的规范组件直接实现出来,而不需要设计再去设计页面交互等

其实想想,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参与的设计人员,是需要更高的抽象能力和把控能力,来促成这一项目完成,在完成后,就是让各种美工级别的同事没活干。推广一下,在工匠这个范畴内,顶级的从业者都是在不断的演化技术和能力,(在事实上)不停的干掉低端从业者,在对行业外人员提供更简单的应用的同事,抬高行业门槛

比如程序员和架构师,一直在发布更简单易用的开发语言和开发框架,后续的从业者要么是框架开发维护人员,要么就是产品人员整理好需求就可以直接产出结果,低端码农,只管从详细设计到实现的这一个层级,会被彻底干掉

比如设计师,在标品里提供设计规范,从而可以让产品原型直达开发人员,只要按规范直接产出就能有不错的界面效果,干掉切图仔和低端美工

比如历史上的打字员,在输入法各种改进后,人人都能轻松输入(拼音、语音 etc),整个职业直接消失

还有流水线工人和机器人应用,还有快递外卖和无人送货,等等等等

广告从业者的良心

最近又回到做计算广告的路上, 在重新熟悉和看问题时, 想起来曾经看过这么一句话, 大概是 Facebook 的某技术高管离职时说的 “我们这一代最聪明的人竟然都在这里思考着怎样让人们去大量的点击广告, 真衰” (翻译的总不太对味, 原文是 “The best minds of my generation are thinking about how to make people click ads.” by Jeff Hammerbacher, 大家可以去搜下原文看看前因后果). 我个人对这句话也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看法, 倒不是反驳或辩解, 只是从我的角度来看看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现状

我们先跳开这句话, 来说说现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最聪明的人都在哪, 很多人第一反应都是说去了 Google, Facebook 这样的商业公司, 或者曾经是 NASA, Bell Lab 这样的实验室, 那既然是商业公司, 公司必然先需要活下去, 那就要去获得收入, 而实际上, 绝大部分的互联网公司的收入都来自广告, 这应该也是不争的事实. (互联网盈利主要有 广告, 增值服务, 游戏, 电商等, 在国内游戏是很大一块, 但是全球无论何处广告也都是压倒性多数的一部分, 很多光芒四射的创业公司不做广告, 可能只是他们还在烧风投的钱在攒用户, 还没到把资源变现的那一步而已) 去看看大公司的财报, Google, Facebook, 百度等公司的收入大部分来自广告, 微软目前可能还在靠企业应用和游戏, 但是互联网业务群也有广告盈利的压力, 国内腾讯网易等早转型为主要依靠游戏, 阿里系有服务费 (算增值吧), 但是广告也还是相当大一部分. 综上, 至少可以得到一个结论, 广告是生存之本, 是必需品

很多理想主义者还是会说那我们能不能只要维持公司的基本收入, 然后让更多聪明的人去做造福社会让人类进步的工作, 比如 Google 怎么去提升搜索质量, Facebook 怎么去让 SNS 更好用. 这样的模式不是没有, 比如维基百科, 就一直没有放广告, 而是靠捐赠和全民编辑, 但这毕竟是少数, 而且商业公司还需要追求利益最大化, 所以聪明的人去优化广告效果提升收入也无可厚非. 这是偏阴暗的理由

我想说的重点更多的是阳光的一面. 广告的本质是什么呢? 是广而告之, 是希望让一个特定的受众群获取一条特定的信息, 且希望受众采取一定的后续措施. 比如超市的广告希望告诉你他们在促销, 你们快来买. 这个信息之所以需要通过广告的形式送达到听众那, 就说明走常规的途径是到不了的, 广告商希望付费去送达信息, 而对收到广告的人来说, 如果这条信息对他有用, 而如果没有广告他就没法获知, 那这条广告就应该有正面价值. 实际上每个网民耗费在网络上的时间是无法被广告公司和广告商所左右的, 而这些时间内他们看到的广告也应该是一个相对固定的量, 我们计算广告的从业者, 提升的本质并不是用户看广告的数量和时间 (即更多的广告), 而是这些广告里对用户有用的比例要更高 (更高的广告点击率),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说, 广告看多了其他内容就看的少了, 但是如果这些广告信息确实是有用的, 那和其他内容比, 对用户产生的影响谁好谁坏还说不好吧

有很多信息, 没法通过自然信息流 (比如用户的固定订阅, 习惯性的浏览) 到达目标用户那 , 例如有限定的优惠, 新出现的内容, 那就需要广告在正常流程外给出合理的送达渠道. 我记得我最早踏进计算广告这个圈的时候, Google 在 AdSense 上给 wikipedia 做了很多免费的广告, 比如 “世界上最大的哺乳动物是什么? — 来维基百科查看”, 这样的广告我觉得很好, 因为我对这样的信息是感兴趣的, 对维基百科来说也很好, 因为他们作为一个新兴事物, 需要更多人的了解和关注, 对 Google 而言, 他们一是在做慈善 (免费给维基导流, 不然这些广告位也可以拿去赚钱), 二是避免自己给用户出不合适的广告影响特定网站上的用户体验 (相对而言维基的广告没有什么指向性, 不会让用户反感), 这是一个四赢的局面 (用户/广告商(维基)/广告中介(Google)/放 AdSense 广告的网站), 也是计算广告从业者的奋斗方向. 多说一句, 当时百度的网盟广告也有一定的比例在给百度百科导流, 虽然也赚不到钱, 但是还是有只分东西给自家的嫌疑, 所以没拿出来当完全正面的典型好好夸

如果只是让用户通过正常渠道获取到自己该获取的信息, 更多可能是一些循规滔矩的工作, 而在更激进的渠道上, 让多方的信息获取送达更高效合理, 听起来会更有挑战一些, 而且广告跟收入也直接挂钩, 很多改进可以非常明显的反应在账面上, 带来的成就感可能也更直接. 这是我个人的经验和看法, 所以我觉得当今世界最聪明的那拨人里有很多在做计算广告也是一个合理的状况. 另外, 我认识的计算广告从业者大部分还是很有节操良心未泯的优秀青年, 当然整个圈子里还是有一些让人无奈只能呵呵的存在, 我们不喜欢的是

1. 想办法收广告主钱但是没给他们带来收益
– a) 投递给错误的用户, 没给广告主带来希望的影响受众 (违反广告宗旨一或二, 特定受众/特定信息不符合)
– b) 诱骗用户点击, 实际上没法产生后续行为让广告主获利 (违反广告宗旨三)
– c) 玩弄游戏规则, 让广告主花更多的钱干更少的事
2. 助纣为虐, 违法乱纪 (赌博, 色情, 欺诈网游)

这些事情可能有法律管, 但是至少国内的法律在这方面是相当不健全, 除了违法乱纪的可能有点约束力, 其他都只能靠从业者和老板们的良知了. 目前我在的这个地方, 虽然技术上可能比其他地方要弱, 不过好在良心还算可以 (至少我能看到的范围是), 所以还是值得回到这个有意思的圈子来. 以后的工作中还是要勿忘初心, 有节操的去改善人类信息获取的方式. 与君共勉

游戏人生

最近自己和身边都发生了一些事情, 自己很浮躁很暴躁, 很容易生气, 很小点事也跟狗狗被踩到尾巴一样跳起来咬人, 状态不好心态不好压力太大恶性循环.

最近在手机上玩 QQ 游戏的对对碰, 打到八千多分胜率还是 68%, 很难遇到胜率超过 65% 的高分玩家, 打很多局胜率还很高说明这个对手真的很牛, 否则低分高胜率可能只是在新手区虐菜来的. (想想自己的胜率多半也是虐菜, 虽然 55% 以下胜率或五千分以下的我都当是菜虐)

前两天遇到一个一万多分胜率 69% 的, 互斗几场不分上下, 当时想的这样打两人胜率都会下降, 干脆退了找别人玩虐菜去. 今天连着遇到两个好对手, 一个是两三万分胜率还是 77% 的, 打了好几把, 只有一局侥幸获胜, 其他都是完败, 结结实实的完败, 毫无反抗之力那种, 自己还是退了重新找座去虐菜玩.

在虐菜时突然想起来, 其实自己玩到那么高分那么高胜率又有什么意义呢, 水平还是没长进, 胜率都是靠虐菜得来的. 要真的想有长进, 只能跟那些水平相当或略高一点的人一起切磋, 才能逼自己进步. 想明白这一节, 也恰好今天居然连续遇到几个胜率 70% 以上的高分玩家, 就一直缠着人家打下去, 最后遇到一个五万多分还 71% 胜率的, 互相殴的不可开交, 惺惺惜惺惺, 每局都快速结束战斗, 节奏很快, 喘不过气, 最后打到眼镜都疼了想跟对方发一句佩服的话结果被系统认为超时踢出座位才作罢.

其实想想, 人生也不过是一句大游戏, 只是这个游戏在很多时候, 你是没法换座位的, 更不可以退出, 退出就意味着一切的结束. 既然身在局中, 那就按游戏规则好好玩下去吧, 去直面挑战, 让自己真正的强起来, 而不是靠重复做简单的事情来证明自己的正确性和可靠性.

游戏中死了没关系, 换一条命重来. 人生这个游戏中, 这样的顿悟也算是一种复活重来吧. 那么, 游戏中的各位, good luck, 希望最后都能笑着道一声 good game 离开.

碎碎念 20110301 (20110309 写完)

最近有很多事情值得记录下, 想到哪写到哪吧

0x00 工程师的理想

年会上 “盒子里的梦想” 是一部绝佳好片, 同时也让很多人开始回忆或思考自己的理想/梦想是什么. 我一直固执的认为, 理想是在现有条件下, 在可预见的未来, 通过自己努力可以达到的愿望, 而梦想, 把理想定义的三个修饰词都换成未来条件, 不确定的将来, 必须要天上掉馅饼才能达到的愿望. 拿自己现在的状态来说, 理想是手上这几个项目能顺利推进并发布, 在此之间提升自己的能力和思维, 并获得公司升职和涨薪作为认可, 梦想, 梦想就是我现在隔三差五还是会买个彩票, 嗯, 你懂的.

最近看到挺多牛人从 Google 跳去 Facebook 的报道, 于是在 Twitter/Buzz 上评论了下, 大意是公司大了后很多事情就没那么灵活, 很多人的想法得不到满足, 觉得自己无法展现价值, 于是去能更自由发挥的地方. 在这点上认为钱真的是小事, 那些大佬们应该也早不缺钱了吧, 而且 G 家应该也还是会花挺大成本来挽留这些人的, 除非真的就是 G 的高管和 HR 们都脑子进水了, 不然就是所谓的大佬是 “水货”, 走了也不可惜. 换到自己身边来, 倒是看到挺多人去了创新工场, 虽然我一直不看好李开复, 也看不懂创新工场的盈利模式, 但是不阻碍挺多人放弃现有的稳定工作或自有创业跑去那边拿更少的钱更开心的每周六天的工作, 至少, 从我认识并且还能称得上熟悉的朋友表现出来的感觉就是, 他们真的在很 high 的做自己的事情.

身边的一个朋友最近出了点状况, 在换工作过程中就在纠结到底是去个相对稳定靠谱的国企, 还是去创新工场这样职位和工作内容都太对自己胃口的地方, 不过他的身体相对偏弱一点, 所以每周六天工作这个反倒是一个比较大的影响因素了. 上周末跟着某技术群去创新工场听几个讲座, 跟一大堆圈内朋友一起扯淡, 发现大家其实都是一样愤青, 只是愤青程度不同罢了. 考虑上个人情感因素, 我还是觉得寨厂的同学们是相对更愤青的, 究其本质, 还是寨厂的 KPI 文化导致了整个公司的一些奇妙状态, 比如已有的系统只要转的动, 那再烂也不会有人去动, 因为弄好了没成绩, 是你本来该做的, 而弄挂了是坏事, 再比如一些质量的问题, 在大家都在疯狂跑步前进的时候, 你在一步一步扎实前进, 等你扎实的成绩出来时, 别人可能早就甩开你了, 又回到第一个比如内的困境.

此部分未完待续, 属于工作是为了什么的继续

0x01 PUZZLES 群聚

0x0100 IT 民工们纷纷表示周末下午一点在中关村碰头是不是太早了点
0x0101 到达现场后立马出现了三台 MBA, ip4 这种大路货就不再有人围观和询问了
0x0102 zouyu 同学讲的时候, 问了下大家现在在用的手机系统, 笨狗坚持自己曾经用过的 s60v3 也是智能机, 现在的 n1200 不算
0x0103 是不是真的该去换个好点的手机? 好歹也要跟上时代吧? 自己没事折腾下应该也还好

// 因为各种蛋疼原因, 上面写于 3/1, 下面写于 3/8

0x0104 开场前大家在 IW 研究那几台 MSI 的平板, 全在扫雷, 触摸屏不能右键太疼了
0x0105 忘记是谁说的了, “高手扫雷都是不用右键的”
0x0106 大多数人表示, “扯淡, 扫雷不用右键那还扫个腿”
0x0107 一堆人继续很有兴趣的研究了下那个平板电脑怎么判断触屏操作的, 某人说是红外摄像头 (今天 PUZZLES 群还就这个问题讨论了很久)
0x0108 讲座完了后和 lxh 在平板上来了一局国际象棋, 俩新手 (我是纯入门, lxh 应该还是入门过的) 在上面下的让一群不会的人都看的蛋疼
0x0109 互相失误让了几个子后, 一致表示场面上子少一点比较好, 这样入门级选手才判断的过来, 有助于发挥真实水平
0x010a 最后和局… 至于为什么和局, 这个, 嗯, 主要是我太弱了, lxh 再让我他就死了, 不让我的话我就死了, 于是握手言和

// 继续因为各种蛋疼原因, 上面写于 3/8, 下面写于 3/9

0x010b zouyu 同学讲的 Web 应用转手机应用, 现在在 PC 领域应该也挺多的, 是个比较赞的快速推进方法, 但是要做好估计还是有难度
0x010c dikang 讲 ZooKeeper, 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很久以前 czogogo 说 cosmos 的主控是投票得出的, 可以进行比较好的热备切换, 应该是一个原理
0x010d 不知道某家的 Hadoop 有没有引入这个功能, 在某群问了下没人理我, 问 boluor 也不是非常清楚的样子
0x010e 不过某家的集群问题大头应该不在这边, 今天还要去讨论下改进方向和方法. (更多涉密内容, 请自行脑补)
0x010f jin 讲 news cluster, 因为以前在某家做过 news search, 有不少东西是可以比较好明白问题描述的, 这个比较爽
0x0110 不过当年太弱也太傻, 没怎么看核心的东西, 所以也不好比较优劣度
0x0111 倒是看起来跟以前做的 image content search 更像一点, 做聚类然后方便 search
0x0112 大概了解了 M 家说的实时库和 T 家小库/大库等结合方式, 不知道在寨厂的太医院能不能做, 把反馈时间从天级别变成小时甚至分钟级别
0x0113 不过这个可能往另一个方向去想会更好, 比如个性化? Realtime xxxx? (更多涉密内容, 请自行脑补)
0x0114 题外话, M 家的人 PPT 做的都很好, 至少看着很舒服, 比如 zouyu 君的简洁流, 和 jin 的图文 paper 流
0x0115 这里有点打击 kangkang 了… 其实比国内大部分的 PPT 都要好了, 只是某狗在 UE 方面向来比较挑剔, 然后跟那俩对比了下
0x0116 聚餐还是很开心的, 聊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0x0117 发现 IT 民工都是一样愤青的, 只是愤青程度不一样而已
0x0118 不知道是因为在座的寨厂工友都偏激还是咋滴, 反正感觉寨厂工友是最愤青的 (熊你就不要装了, 你比我愤多了)
0x0119 KPI 文化害死人, 让大家都在变成螺丝钉而不是有理想的攻城师 (此处不是笔误, 故意的)
0x011a 理想这个东西, 很纠结, 但是必须要保持. 位卑言轻, 有理想也没用, 先在 KPI 文化下爬上去; 说话管用后, 推些理想的东西还是不错的
0x011b 所以说起点很重要, 环境也很重要, 最重要的, 是自己一直还能坚持自己的理想

0x02 2011/03/09 杂念

0x0201 今天早上更新 Win7 SP1, 本来是打算全新安装的, 不过看 Windows Update 都推送了, 就装玩玩吧
0x0202 不过 X201i 居然蓝屏两次才搞定, 真疼, 也还好他蓝屏我才有时间写这个
0x0203 最近几天在干跟 KPI 无关的事情, 但是确实是很理想的东西, 我很幸福
0x0204 SPILT: spill 的过去式和过去分词, 使溢出, 使流出, 泄密; 使摔下使跌倒; 他喵滴这说的不就是坑么
0x0205 自己对自己今年的目标是, 第一想尽办法干掉这个坑爹的玩意儿, 第二才是自己的项目推动
0x0206 都很美好, 都很有理想, 希望明年这时候, 我还能维持这么有理想
0x0207 最近每天 8:00 前来, 视情况 18:00-23:00 走, 做事, 积累, 无愧于心

[转载加翻译]Good PM, Bad PM (一)

小小财神】:评价加翻译。这个文章是微软产品经理对产品经理的认知。虽然我认为微软对产品团队的重要性比较忽视,看到这篇文章,微软对产品经理还是比较重视的,只是微软的产品经理是个small business unit ceo的概念,涵盖了组织、协调、战略、规划、设计、营销和市场多方面的工作,这样的人才在国内特别稀少。国内的产品经理多是讲用户需求、体验和微创新,国内互联网企业也组织了比较大的产品团队,里面所有的人都叫产品经理,实际上如果按照本文的认知,国内的产品团队只有个别人可以叫做产品经理,多数人只能称为助理产品经理。

我翻译这篇文章的时候也思考了很多,外企多使用精英型的产品经理模式,包括google,对产品经理的要求非常高,甚至要求必须是技术出身;国内互联网多使用产品团队模式,两种模式的好坏以后再说。大家理解的时候先将文章中的PM理解为整个产品团队,而不是一个人。

Good product managers know the market, the product, the product line and the competition extremely well and operate from a strong basis of knowledge and confidence. A good product manager is the CEO of the product. Good product managers take full responsibility and measure themselves in terms of the success of the product. They are responsible for right product/right time and all that entails. A good product manager knows the context going in (the company, our revenue funding, competition, etc.), and they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devising and executing a winning plan (no excuses).

Bad product managers have lots of excuses. Not enough funding, the engineering manager is an idiot, Microsoft has 10 times as many engineers working on it, I’m overworked, I don’t get enough direction. [Netscape CEO] Barksdale doesn’t make these kinds of excuses and neither should the CEO of a product.

好产品经理非常了解市场、产品、产品线和竞争,运作中有丰富的知识基础和自信。 好产品经理是产品的CEO,他承担产品的全部责任,并自我衡量产品的成功。 他们为所有适当的产品/适当的时间、所有流程负责。 好产品经理了解进入的背景(公司,收入,竞争等),他们承担制定和执行一个成功的计划(没有借口)。

坏产品经理有很多借口:没有足够资金;工程师经理一个白痴;微软拥有10倍多的工程师为它工作,我们劳累过度;我没有得到准确的方向知道。 [网景公司总裁]巴克斯代尔不会使用这些借口,所以产品经理也不应该。

小小财神评】产品CEO的概念,实际上是对产品经理最高要求,要求对每个方面都有清晰的认知。

我觉得最主要的是产品经理心态问题,积极心态是产品经理必有的特质,控制自己可以控制的事情也是产品经理的思维特性。不找理由,不迁怒于人,是一个产品经理基本的心态要求。

Good product managers don’t get all of their time sucked up by the various organizations that must work together to deliver right product right time. They don’t take all the product team minutes, they don’t project manage the various functions; they are not gophers for engineering. They are not part of the product team; they manage the product team. Engineering teams don’t consider Good Product Managers a “marketing resource.” Good product managers are the marketing counterparts of the engineering manager. Good product managers crisply define the target, the “what” (as opposed to the “how”) and manage the delivery of the “what.” Bad product managers feel best about themselves when they figure out “how”. Good product managers communicate crisply to engineering in writing as well as verbally. Good product managers don’t give direction informally. Good product managers gather information informally.

好产品经理不要使他们的时间被各种不同组织灌满,而且合理组织正确的时间交付正确的产品。 他们不是处理所有的产品团队会议记录,他们不是项目式管理的各项功能,他们不是忙于处理各种工程问题(打地鼠)。 他们不是该产品团队的一部分,他们管理产品团队。 工程师团队不应当简单认为好产品经理是“市场资源”, 产品经理应该是工程师经理的市场伙伴。 好产品经理清晰确定目标,确立目标是“什么”(而不是“如何”),同时管理交货“什么”。坏产品经理对自己感觉最好,他们想出“如何”(how)。 好产品经理清晰的和工程师团队进行口头和书面沟通。 好产品经理不给非正式的方向信息,但好产品经理非正式地收集信息。

小小财神评】好的产品经理解决的是发现问题,确立重点,而不是解决问题,如果产品经理集中在解决问题则是本末倒置。

Good product managers create collateral, FAQs, presentations, and white papers that can be leveraged. Bad product managers complain that they spend all day answering questions for the sales force and are swamped. Good product managers anticipate the serious product flaws and build real solutions. Bad product managers put out fires all day. Good product managers take written positions on important issues (competitive silver bullets, tough architectural choices, tough product decisions, markets to attack or yield). Bad product managers voice their opinion verbally and lament that the “powers that be” won’t let it happen. Once bad product managers fail, they point out that they predicted they would fail.

好产品经理创造可利用的市场宣传资料、常见问题解答、演示和白皮书。 坏产品经理抱怨说,他们整天回答问题销售队伍的问题,并泛滥成灾。 好产品经理充分考虑产品的严重缺陷,建立真正的解决方案。 坏产品经理整天扑火。 好产品经理书写重要的立场观点(竞争解决方案,艰难的架构选择,艰难的产品决策,市场进攻策略或收益)。 坏产品经理口头表达自己的意见,并感叹说“权力”才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坏产品经理一旦失败,他们指出,他们早就预计将失败。

小小财神评】产品经理对市场成功负责,要学会建立合适的市场营销知识体系,不会市场的产品经理不是好产品经理,好PM要会FAB,市场策略。好产品经理不依靠权力去贯彻执行,而是依靠领导力。

工作是为了什么? (2)

继续填坑, 今天开始数自己曾经有过的兴趣. 如果从大学开始算的话, 兴趣和持续时间大概如下分布:

2004~2007, ACM/ICPC. 这个很难说是一个怎样的兴趣导向, 最早确实还是有一定的功利性在里面, 但是到后面, 自己确实还是很喜欢这个游戏, 喜欢他的公平, 喜欢能通过这个接触到大量牛逼且好玩的人, 自己玩的很不怎么样就是了. 在这个兴趣持续的过程中, 参加了两年的 ACM/ICPC 区域赛和一些武汉地区的邀请赛, 但是很奇怪, 一直没去过华工的校赛, 连去观摩都没有, 同样, 也没去过国防科大, 这个也很遗憾. 作为一些打杂的工作, 在中间还维护了一段时间 OJ, 也办了一次校赛, 出了一次题, 也还是挺有意思的.

2004~2009, 灌水, 在 BBS 上灌水, 用 telnet 模式. 最早好像也只是因为有网上, 然后当时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 我又不喜欢打游戏, 于是灌水, 一直到出去实习网络状况不好, 且以前一起灌水玩的人大多都不在了, 于是作罢. 在这个兴趣持续的过程中, 参与到山水的维护和管理中去过, 当过版主当过站务当过程站当过站长当过美工, 封过人, 被封过, 到后面都不算是个事了, 帮过人, 维护过精华区, 做过看板, 做过进站, 就差没去做仲裁了, 但是, 毕竟也还是一个小站, 就那么点人那么点事, 到后面也就淡了忘了完了.

2005~XX~2011, DIY, 或者更严格一点, 应该叫看人 DIY. 这是我一个很奇怪的倾向, 会喜欢很多事情, 但是都是喜欢看, 而不是自己真的投入进去. 这中间比较关注的时间段就是大一大二自己装电脑和帮同学装电脑的时候, 到后来就没研究了, 只是偶尔看到还是会继续. 07 年自己买笔记本后, 倒是对这个本还折腾过一段时间, 后来也懒了不想折腾了. 到工作后看到 SC2 出来, 先是大脑一热买了个显示器, 然后再买了个主机, 又关注了一小段, 然后发现要继续烧下去还要很多时间精力加金钱, 我好像没一条是比较充裕的, 于是还是放弃吧.

2004~xxxx, 游戏, 跟上条一样, 是看游戏, 不是自己玩 -.- 这个兴趣更奇怪, 但是确实就喜欢看人玩那些大游戏, 然后自己去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当看电影一样, 也许是我懒得费脑子懒得动手吧, 也许是我还是对什么事情都太看重, 玩游戏死了后会很不爽… 但是自己水平又太菜, 做不到只虐人而很少被人虐

2006~xxxx, Web UI/美工. 之所以会对这个有兴趣, 还是一种追求有条理, 完美世界的本能, 自己还是希望什么东西都是条理清楚的美好的东西, 不能接受粗制滥造的界面, 包括但不限于网页界面/软件界面/设备界面等, 所以既然别人给不了, 那就自己去做好了. 在这期间, 就是完成 oak 那个 UI, 以及一些自己娱乐用的东西, 还有 WHUACM2006/07 的竞赛网站 UI, 以及一些山水的美工/进站图. 这个兴趣很费时, 而且很要灵感, 所以也还是断断续续的在跟进, 目前自己手上还在有一些自己折腾的小玩意, 包括前段时间做的那个很简单的 Rank Logo, 包括现在 yewen.us 的界面更新.

2005~2008, 断断续续折腾手机. 05 那时候是买自己第一个手机, Nokia 3120, 居然还自己弄了根线去导数据啥的, 但是那个机器实在没啥好折腾的, 作罢. 07 秋天从百度实习回去, 手里有点钱就骚包的买了个 Nokia 6120c, 当年还是很不错的一款平民机, 后来也是经典街机, s60v3 的系统,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老是折腾证书, 签名, 装软件, 换字体, 破主题啥的, 但是这个兴趣很快就没了… 主要是发现实在没啥好折腾的, 弄好后就一直不想动了, 甚至于到香港后, 因为弄的手机号只有打电话便宜, 干脆还换了个 Nokia 1200… 这下彻底清静了

2004~xxxx, 跟新软件. 这条属于不折腾不舒服斯基的, 很多时候就是觉得好玩, 去折腾很多新软件玩, 以前玩桌面扩展, 一些小工具, 后来还跟过一些腾讯系的很多软件内测, 现在倒是有折腾下新系统啥的, 不过都不那么狂热了.

2006~xxxx, SketchUp 建模. 这个应该属于和美工什么算一起的, 最早是看 Google 收购的这个软件, 然后看小强用, 然后自己觉得挺好玩的, 也去弄着玩, 不过自己弄的都很土, 但是也还算能用, 在香港时曾经无聊把住过的房子都建了个简单的模型, 发给 lishan 时这家伙又在忿忿不平说怎么你这家伙什么都会, 我会的你好像都略懂那么一点.

2007~xxxx, 魔方. 这个兴趣的开始是在谷歌上海, 当时公司里有一个贴纸是 Google 各产品 Logo 的 Rubik 原厂魔方, 在去甪直玩的大巴上跟 DuJia’en 坐一起看他玩, 他告诉了下 CFOP 的基本概念, 在大巴上学会了他自创的第二层还原法, 回来后自己对着教程研究了一个星期的最简单版第三层, 能做到独立还原, 用最土方法做到 sub 2min. 这中间和 zouyu 一起去参加了一个上海魔方爱好者的聚会, 看了 n 多好玩的魔方 (照片我的 picasaweb 和 QQ 空间里都有), 看那些能 sub 20 的人, 真是太崇拜了. 那时候国内的好魔方只有国甲和国丙, 国乙那时候好像已经停产了, 而可选的也就是黑白两色, 自己买了一个, 记了一点 OLL 和 PLL 练到了 1min 左右. 08 年实习完了回学校后忽悠了一大群小朋友跟我一起玩, 华师那个卖魔方的应该好好感谢下我, 要没我忽悠武测里应该没那么多玩魔方的, 这时候最好成绩到过 sub 40, 但是那是某次吃饭的时候临时转出来的, 也没能稳定在那个时间, 自己也没特别去练习, 一直也就是 sub 1min. 到香港时还忽悠小崔姐姐买了个玩, 那时候发现国甲都已经出到三, 都不知道到底是啥状况了. 09 年夏天到微软实习时发现旁边 block 有一个 FTE 那有一堆异形和高阶魔方, 又无聊的拉着 momodi 陪我去三元桥买了一次魔方, 多了镜面/空心/四阶/粽子几个品种, 为了纪念买了个 Rubik 原厂 (这玩意儿很不好玩, 除了收藏强烈不建议买), 等到把镜面完全玩熟, 四阶和空心只剩下最后俩棱块不会调要看教程, 粽子总能试成功的阶段后, 兴趣又慢慢的降下去了, 没去再买高阶和异形玩, 也没有自己去 DIY 异形. 这个爱好相对其他的爱好来说是相对小众而且持久了, 曾经一段时间也成了个人标签, 能在陌生环境下用这个很快跟别人打开僵局开始沟通, 曾经想过出一堆和魔方有关的题, 但是到后来还是不了了之, 这个拖拖拉拉的性格啊.

2008~xxxx, 铁路. 首先要辟谣的是铁路不仅仅包括春运买票这么蛋疼的事情, 虽然我最早喜欢上铁路的大部分原因还是要买票去关注的. 正如 sandy 在上一帖后面回的, 男生在小时候大多都对大型精密机械有一种狂热的爱好, 男孩子大多都会喜欢火车喜欢轮船喜欢飞机, 大概就是这样的表现吧, 只是这样的爱好随着时间推移, 很多时候也就慢慢淡忘了, 而如果有心, 则会找一个类似的兴趣寄托下去. 最早看铁路相关的东西是在海子 (hasea.com, 已被关), 那时候看很多铁路规划, 看机车, 看车辆, 看两万吨的大秦, 看 CRH 各种动车一直到 1B, 2B, 2C, 2E, 1E 出来, 看芍药看小三看四哥看扫把看香蕉金刚美女看烧酒看青蛙, 看西瓜看武警看狮子看猪, YY 自己什么时候能在绿皮车上慢慢晃过那些如画的旅途, 刚好武汉也是个枢纽站, 有时候能出行时, 自然就会关注下, 到香港后还有不一样的车看, 更是好玩, 而模型这种东西, 应该也是很多人从小一直口水下来的, 可惜也只是口水而已, 一节机车上千, 一节车厢上百, 加上轨道, 控制电路, 场景沙盘等, 实在不是我等四处漂泊的穷鬼能享受的. 海子关了后一直看的是铁路在线, 但是就没那么狂热的追别人的帖看, 只是有空时, 对那些自己还有兴趣关注的东西进行跟进, 然后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扩大自己的乘车体验, 比如去年春运坐 L415 走京九-横麻-京广-沪昆-洛湛这样飘逸的线路, 比如特意去找绿皮硬卧晃荡出去玩. 至于说车票预售期, 春运该怎么买票这些, 实在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意外收获而已.

200x~xxxx, 关注业界新闻. 这个, 如果也能算兴趣的话, 那就算吧, 很多时候就只是想知道这个世界都是怎样的, 虽然很多事情与己无关, 但是, 知道了也没啥坏处吧.

看看这些爱好, 其实大多跟工作都是扯不上关系的, 能大概对应上的只有 ACM/ICPC – OJ, ACM/ICPC – WebUI, 灌水 – 美工, 有其他几个业界相关的兴趣, 也就只是看起来好像相关而已. 这么一算, 问题就来了, 到底是去做自己兴趣所在的工作, 还是用工作来维持生活本能, 然后把更多的业余时间投入到自己的兴趣中去?

把兴趣当工作其实是一挺不靠谱的事情, 如果一件事情, 从吃饱撑的才会去打理的兴趣爱好变成有责任有要求的工作时, 大多估计会变成负担而不是兴趣加强. 比如以前很希望玩 IT 相关的东西, 比如电子产品或不同的网站, 但是如果是自己去做, 那大多会变成一件痛苦的差事, 特别是在国内大部分工作都是需求驱动而非兴趣驱动的情况下. 曾经 YY 是不是可以去当动车司机, 好像一个月也是有大几千块的, 不过后来想想这样的话一直在跑的其实就是那么一两条线路, 看的都是一样的风景, 也没啥好玩的了, 除非是可以经常去添乘其他线路的机车, 站在机车视角看世界是挺有意思的, 但是也有很多维护工作应该也不那么好玩吧, 所以还是站在列尾用照片来忽悠自己好了.

用工作维持生活, 同时去追求爱好, 感觉这才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生活, 但是其中也有一个太难把握的平衡点, 就是工作到什么程度算是维持生活? 不是官二代不是富二代, 买不起房开不起车, 要如果一直这样蹉跎下去, 估计爱好也只能慢慢变成 YY 吧. 但是如果是工作狂那样, 有很多事情也并非自己喜欢, 强迫自己一直跑一直跑, 又能怎样, 也许跑到某个地方停下来, 却发现自己早已忘了为什么要跑, 那跑到这样的一个点又有什么意义呢.

死局, 貌似还是在 YY 啥都不干光玩不干活的生活嘛, 先到这里, 最近几天把这个问题理顺了再想想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未完待续)

工作是为了什么? (1)

填坑, 之前预告过的 “是为兴趣而工作, 还是工作只为糊口, 而兴趣在别处”

首先, 先回忆下自己到底做过什么称得上是工作的事情.

2006, 在 KO, 小强, 高杰完成 WOJ 的第一版 noah 后, 自己做了一套 UI, 该 UI 后面一直被沿用至今, 无聊的群众可以去 http://acm.whu.edu.cn/learn/ 围观, 当时由于没找到漂亮的中文字体, 又不愿意大量用图, 所以当时尽量用英文, 估计不少人看过那个语法错误百出的版本后骂过设计者的英文水平.

2006~07, WHUACM 的负责人, 完整组织过一次华中区邀请赛, 组织出过一次题, 就那么几个人, 也还把事情做了, 也忽悠到后面有人愿意延续, 自认为还不错.

2006~09, 珞珈山水程序站务, 兼任过一段时间的管理站务和美工, 打杂看场居多, 主要是维护稳定性, 几乎无创新, 不过倒是对一些 *nix 的乱七八糟的应用了解了一点, 感谢那台蹂躏我到死的 SUN Fire v880 + Solaris, 以及 KBS 的各维护大神以及前世今生的各开发人员贡献的高质量框架.

2007, 百度 CPRO 实习, 当时时间比较短, 只有两个月, 所以酱油成分居多, 主要是大致明白了文本广告 (Contextual Ads) 的处理流程, 了解了一点关键词提取 (Keyword Extraction, KE) 的技术, 然后做了一段时间的人工评估.

2007~08, 谷歌上海工程院实习, 持续了接近四个月, 中间在做谷歌资讯的正文识别优化和相关性优化, 也非常酱油, 主要是那个系统已经稳定运作了那么久, 加上 Google 的基础技术确实非常强大, 也没有什么好改进的, 自己发现的几个需要改进的点跟进了一段时间后, 发现其实是早就有人发现过的坑, 但是因为 Google 做什么都希望做到 I18N, 然后语言一复杂系统就不可控了, 所以都没人去碰那个烫手山芋, 自己到最后果然也还是没有作出任何本质改进. 期间把整个新闻搜索的抓取/析取/分类等过程大致了解了下, 然后乱七八糟学了一些基础工具和基础知识.

2008, WOJ v2.0 (flood), 跟 ooeyusea 还有 magiii 三个人一起把这个 ACMer 重复发明了无数次的东西再次发明了一次, 自己做的是 Judge 内核, 当时向 xuchuan 和 sempr 等人学了不少东西(部分是偷学), 对整个系统的架构提出了不少目前看来也还是很赞的想法, 可惜的是最后整套系统的中心节点有莫名其妙无法复现的问题无法稳定运行, 最后还是被弃用, sigh.

2008, 本科数据结构课程的上机教辅, 这个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让自己复习了下数据结构而已, 然后看了更多的 bug.

2009, 香港理工大学助研, 一开始是想在 Summarization 这个方向上搞搞看的, 因为老板就是做这个的, 但是后来发现我 Graph Mining 方向上实在是够迟钝的, 于是捡起之前在百度实习时的 KE, 埋头在这个上做优化, 最后硬是把 Graph Mining 和 KE 给搞到一起去了, 结合所谓的社交化趋势, 在论坛等有回复引用等关系的页面场景下不同位置的话题焦点因素引入 KE, 最后成功灌水一篇,不过会都没去开, 活这么大唯一一次有脱离大中华区的机会也没走成.

2009, 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 优化一个几年前本质是以图搜图的Best Demo 的性能, 以及寻找该 Demo 的实用化路线, 这里又要把无敌的小强同学再次拉出来, 因为这个 Demo 最早是他实现的, 传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个样子, 在我手上最后也没能优化到一个能大规模工业化应用的程度, 足以见得小强的强和笨狗的弱, 中间大概明白了所谓的K-means 聚类以及图片内容搜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然后无聊自愿去做了一天Vendor 的活去在北京的地铁站里转了一天拍素材, 但是最后实际也只看到了问题表现,没能明白问题本质, 图像特征点提取算法也没看懂.

2009~11, 百度凤巢策略实习/工作, 一开始在做查询语句到关键词扩展的机器学习模型优化, 学写分布式程序 (这个其实本该 07 年在 Google 学会的), 写特征提取框架, 看 Logistic Regression 看到后面自己都晕了也没真正去实现过一次, 主要还是工程方面的工作, 以及一些鸟枪法的特征筛选, 到后面积累到足够多感性认识可以有针对性的优化模型特征集时, 已经没太大优化空间, 而且自己也因为整个大组的重组而换了方向. 换方向后做的是个性化投放, 简单来说就是根据用户特性进行有区分的广告投放, 有人喜欢广告那就给他多出点, 有人不喜欢就少出点, 最好是还能做到更精确的意向识别, 比如某人是做机械产品的, 那电子产品的广告可以给他少出, 而机械方面的可以多出, 但是这个方向在最简单的第一版准备实验时因为要回学校毕业而转手出去, 其实这中间大部分工作还是在做数据积累的调研, 以及工程实现, 对万能的贝叶斯方法初窥门径. 从学校毕业后正式入职, 一开始在做广告客户的转化率优化方向打了段酱油, 还是在做模型的特征提取, 因为之前有做过相关的工作, 所以这边稍微快一点, 但是那个 python 框架最后还是被改成了 C/C++ 的, 因为要跟别的东西兼容, 而公司里是没有官方使用 python 的, 自己调研的程序除外. 然后被卷入整个大组该年最高优先级项目中, 做广告竞价中的计费优化, 为了响应该项目不同时期的需求而把优化方向改了又改, 受 xx 和 yy 两个坑爹的策略影响, 自己做的调研工作虽略有成效但还是无疾而终, 虽然现在又开始捡起当时的一些方向继续下去, 但是这是后话, 也跟自己没啥关系了. 在最高优先级项目上线后, 临时转去做了一把推词的工作, 大意是如果某人想做搜索引擎推广但是不知道买什么关键词, 我们根据他的广告跟别人的相似度给他推荐相关的广告关键词, 没太多技术含量, 救火队员性质的活. 再后面就转来挖现在手头这个坑, 自动出价, 听起来巨高科技巨科幻的一个功能, 事实上做的我整个人也科幻了, 第二次把一个前无古人的功能从头实现到位, 恶心吐了, 目前这个坑在开始出成绩了, 希望结果能好看点, 别跟以前的坑要么做完了就啥都没了, 要么转手给人了, 要么, 要么直接就莫名其妙的没了, 无声无息的没了…

####

太累, 今天写到这里先, 明天继续写 “自己感兴趣过的事情”, 从大学开始几个关键词应该是 灌水, DIY, WebUI, 魔方, 铁路, 成仙了一样的无欲无求浑浑噩噩

What is Love?

Google 年度热门搜索关键词, 全球范围内 "What is ?" 部分最热门的是 "What is Love", ft. 不过话说回来, 谁又能定义一个完整可信的 "What is Love" 或者 "What is Happiness"? 不用说服太多人, 说服自己就好. 突然发现自己现在一点都说服不了自己有关 "Love" 或者 "Happiness" 的定义了, 自己现在做的事情和所处环境, 也许是若干月前拼命追求的, 但是现在看看, 我一点都不快乐.
 
记得哲人曾经说过(如果没有出处那就是我说的好了): 没有人能比自己更爱自己, 自己最爱的也只可能是自己, 对其他人, 最爱的人, 也最多是达到爱自己的程度. 可惜, 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爱自己了, 我还会爱别人么? 无论哪种形式对什么人的爱. How to Love, 这个问题, 目前没有答案.

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如果我不想失去想珍惜呢?

人说, 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那我说, 如果我现在已经知道珍惜, 但是却还是不可避免的要失去, 那该如何?
 
以前总是在怀疑这句话, 然后在无数次的受伤后开始明白这句话的正确性, 但是, 在明白正确性后, 发现还是在不可避免的掉入这句话的悲哀, 因为, 当自己很早就知道珍惜的时候, 却也知道了终究会失去.
 
如果, 有两件同样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都想珍惜, 但是, 两者只能选其一, 会如何?

快乐的定义是什么?

上个周末出去玩, 在大学里觉得真是舒服, 便宜的食堂, 附近都有的类似堕落一条街一样的小吃和一些好玩的小店, 阳光下的大草坪, 慵懒或忙碌的抱着书在校园里穿行的帅哥美女, 没有压力, 自由自在的生活. 前段时间压抑的心情一下好了很多很多, 整个人都精神起来, 重新从 30 岁老男人的心态回到 20 岁的大男孩. sigh~ 现在说起来又是一脸沧桑的感觉, 似乎我都不是学生了一样. 果然是周一开始上班后就觉得是整个人精神不振, 想睡觉, 没动力, 而现在工作似乎也没有前段时间郁闷, 但是心态似乎更郁闷, 难道真的只是我跟 ** 性格不和?
 
看同学他们的生活状态, 也许在父辈们看来并不如我现在所谓的 "成功", 但是, 有一点无容置疑的是, 他们的生活比我快乐, 生活质量比我高. 我从来都不觉得他们会去担心什么事情, 至少, 绝大部分时间没有, 而我, 却整天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从来不觉得如果有一门特别的爱好, 哪怕是走火入魔一般的喜爱会影响生活, 相反, 这样只会使生活有阳光, 有动力, 有想头. 从小到大, 我们接受的都是所谓的成功教育, 但是想起来, 似乎我都从不知道成功是什么, 当大官, 处高位? 开店设厂做老板? 公众人物知名形象? 外人看起来再好的工作, 如果自己不快乐, 那又如何? 所以我不想当官, 做公务员, 因为我受不了中国几千年沉淀下来厚重的官场文化; 不想去自己做老板, 因为那样只会有无数的烦心事每天环绕; 不想做公众人物, 这样只会使得自己没有隐私没有个人生活. 其实, 有一份简单的工作, 养活自己, 或许, 在将来, 养活老婆孩子, 当然, 也还有父母, 衣食无忧, 似乎也够了, 其他的时间, 可以有好多自己选择的事情去做.
 
想学画画, 却也从来没有一个渠道可以好好学, 似乎小时候也有去拜师过, 但是后来也不了了之, 练字, 只是因为写的太难看, 也从来没恒心练下去, 而现在写的字估计都没从打印机里出来的东西多, 想学轮滑, 想了若干年, 到现在却连直排轮的鞋子都没穿过, 想骑车远行, 而目前为止唯一能称得上远的也不过是在北京时去天安门溜达了一圈, 想学吉他或者其他什么乐器, 最后也只是拿一根横笛经人指点一二后无师自通的能吹出一两首曲, 现在却也都忘了. 发现自己几乎是什么都不会, 果然自小在一个相对封闭的信息环境里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想到总有人说 KO 很拼命, 我也只能说, 我们都是从小穷怕了的人, 一种偏偏还让自己觉醒了的穷, 因为经济而导致的精神的贫穷, 所以现在才会挣扎的如此痛苦. 其实, 应该也可以不用去追求那种所谓的无穷远处的最好, 只要跟现在一样足够好就行了, 就算不够, 我们也还是可以欺骗自己足够好吧, 多去做一点能让自己开心的其他的事情, 比如至少 KO 在 RTS 游戏和运动方向就很有成就感. 忘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有空时多出去玩, 反正长三角的交通也很便利, 忘记那些长辈们对我们的期望, 那些按他们眼光来衡量的价值观, 多花一些时间在能让自己快乐的业余爱好上.
 
听阿桑的 寂寞在唱歌, 一直很安静, 我们到底是谁的寂寞在唱歌, 又是谁一直很安静? 我很乖是吧, 从小到大至少在外人眼里看起来都算乖,但是想起来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就是每次换一个新的环境, 我都在使自己尽量的跟自己的过去划清界线, 高中时忘却自己的初中, 大学时忘却自己的高中, 以及曾经很多蹉跎的青春. 原来我们都有做过太多的错事, 太多太多, 远远超出寻常意义中成长的代价, 表面的乖巧下是更为反叛的心, 只是, 似乎展示给外人看的还是乖巧. 每一个阶段, 都是一个新生, 而现在, 凤凰似乎已经快要被烧死却都没有复活重生. 或许只是时间还没到, 我们需要一个更为耐心的等待过程, 需要一直很安静, 很恬静, 慢慢洗清心灵, 让双眼重新恢复清澈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