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三年三年又三年

又是一个三年的 checkpoint

之前写的三年 http://www.yewen.us/blog/2013/07/3_years_again/
再之前的三年 http://www.yewen.us/blog/2010/07/%e4%b8%89%e5%b9%b4/

2007.7.18 星期三 北京 晴
2010.7.18 星期天 北京 晴
2013.7.18 星期四 杭州 晴
2016.7.18 星期一 杭州 晴
*
2007.7.18 第一份实习,百度网盟,开始接触互联网广告
2010.7.18 第一份工作,百度凤巢,死磕搜索广告
2013.7.18 从人人离开,打算去阿里继续搜索广告
2016.7.18 在阿里弄广告没多久就被 all in 无线,再做的没意思加价值观实在不合,刚半年就离开,到美登一直慢慢做 toB 的产品
*
2016.7.18 难得这么久在一座城市呆着没动,杭州城西翠苑住了 22 个月,市中心又住了 14 个月
2016.7.18 倒是上班的地方从华星到余杭淘宝城,再从紫金文苑的民宅到浙大紫金港门口的紫荆城,又搬到旁边的紫金广场,来回倒腾好多次
*
2016.7.18 做事情从只关注技术细节,更多还要考虑怎么去把握一个产品的灵魂,同时怎样协调周边的资源一起做成一件事。在成长,也要不忘初心,做好自己想坚持的事情
*
2016.7.18 完成买车、结婚、买房、生娃诸多人生大事,想尽办法给家庭一个更坚定的依靠
*
2016.7.18 Good Luck

写给莫莫的小故事 1

喵怀着莫莫的时候说要做胎教, 笨狗就各种拼凑加瞎掰了一堆奇怪的故事, 记下来回头还可以后面再讲给他听

胡莫白

莫莫的小名是从妈妈的昵称里拆出来的, 妈妈叫喵喵, 喵是莫幺喵的喵, 所以你就叫莫莫了

莫莫是只小猴子, 在大众的故事世界里, 最有名的猴子应该是孙悟空吧, 那么孙悟空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呢? 孙悟空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无父无母无名无姓, 都只管他叫石猴. 后来为了追求长生不老, 石猴出海学艺, 到了西牛贺洲, 上得灵台方寸山, 在斜月三星洞, 拜须菩提老祖为师. 菩提老祖问石猴名字, 石猴说没有, 这样菩提老祖就说你像个猢狲 (就是猴), 去掉兽旁再跟祖对应, 取 孙 为姓, 又石猴在菩提老祖门下排到第十辈, 取 悟 字辈, 再添一个 空 字, 起得法名 孙悟空

既然 孙 被大名鼎鼎的孙悟空用掉了, 那莫莫可以用另一半的 胡 来起个别名. 莫莫又是白羊座, 白 对 空. 中间这个字就用 莫 好了, 莫白谐音墨白, 中国水墨画里的墨白也是最有想象空间的留白, 莫白对悟空, 音意都挺对仗. 胡莫白, 这个名字以后可以拿来给莫莫在另外的空间提供另一个更像真实的虚拟身份, 也可以在笨狗各种瞎掰的故事里扮演主角, 哦哈哈哈

三年又三年

之所以想起这个题目, 一是受无间道里梁朝伟跟黄秋生吐槽 “说好的三年, 结果三年又三年, 三年又三年” 和 “再见警察” 那个悲凉的音乐影响 (只是无厘头的觉得三年确实可以算一个比较合适的 checkpoint 而已, 相关曲目请见 http://www.xiami.com/song/1769154348), 二是的确最近的每个三年都是大阶段变化, 三年前的三年前的三年前, 离家上大学, 三年前的三年前, 第一次出来实习, 后面也基本没太多在学校混, 三年前, 毕业工作, 现在的这个三年, 离开北京到杭州, 基本上又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上一次确实也写了一篇三年 http://www.yewen.us/blog/2010/07/%E4%B8%89%E5%B9%B4/, 那这次也还是对比着写写看

2007.7.18 星期三 北京 晴
2010.7.18 星期天 北京 晴
2013.7.18 星期四 杭州 晴
*
2007.7.18 百度实习入职, 第一次实习
2010.7.18 在百度工作, 第一份工作
2013.7.18 已从人人离职但还没在阿里入职, 换了个城市
*
2007.7.18 百度网盟, 第一次接触互联网广告, 从此一条路走到黑
2010.7.18 百度凤巢, 那段时间比较顺手, 后面有两次被坑到不行, 感觉自己的离开也还是跟这有关系
2013.7.18 未知的方向, 重装上阵的阿里妈妈? 当年的友商, 现在自己也混迹其中, 而前东家是友商了
*
2013.7.18 过去的三年, 在西二旗十六个月, 在柳芳二十个月
2013.7.18 看起来会在杭州呆很久, 很可能就一直在这了?
*
2007.7.18 在学校阿排还是被叫的最多的名字
2010.7.18 更多扮演的角色是恶趣味无聊理工男
2013.7.18 可能又要回到天天被叫阿排的日子?
*
2013.7.18 过去的三年, 搞过搜索广告, 也搞过展示广告, 也从广告退出来去折腾用户产品相关的, 最后绕了一大圈, 还是回到广告, 在赚钱的部门, 有压力有动力倒也不是坏事
2013.7.18 在百度被希望转 manager, 结果好像 tech/manager 都没做好
2013.7.18 在人人倒是因为下面挂了一堆人而被动变成了 manager, 也被各种培训, 换个角度看问题思路会开拓很多
2013.7.18 离开一线心里还是发慌, 自己这种闲散的心态去带人没法给小弟抢地盘, 人再好也还是白搭, 还是走技术线吧, 能管好自己已经很不错了
2013.7.18 很感谢这些年碰到的各位导师, 同事, 都很赞, 只是可惜自己不够成器
*
2010.7.18 想尽办法跟妹子在一块
2013.7.18 还是想尽办法跟妹子在一块
*
2013.7.18 Good Luck

原教育网 blog 基本迁移完毕

http://whusnoopy.blog.edu.cn 上的所有文章迁移了过来, 由于其导出功能和 RSS 都有莫名其妙的问题, 所以是人肉弄的, 而且没有导评论过来了. 累死了.

教育网 blog 是第一个开写的地方, 也是认真写了好多年的地方. 导数据的时候, 也一篇一篇看过去, 曾经也过的那么的有声有色, 有开心有难过, 有温馨有痛苦. 里面最多的几个话题, 一是 ACM 相关, 二是大学的记录 (包括后面找实习等), 三是有关感情的思考和故事, 还有一些 BBS 上零碎的转载 (包括世界杯等). 有一些自己都忘记了的事情, 再捡起来, 五味杂陈.

接下来会把百度空间的文章导过来, 这也是个导出功能和 RSS 有问题的地方, 恨, 还好文章没有教育网博客那么多了

三年

2007.7.18 星期三, 晴
2010.7.18 星期天, 晴
*
2007.7.18 第一次实习入职, 田兰在普天九层给我们办理手续, 做基本介绍
2010.7.18 田兰 MM 已经离职, 我也已经正式入职, 第二次实习和正式入职都是找的 mayi
*
2007.7.18 当时的工牌上只有照片和名字, 而且不是入职就能拿到的
2010.7.18 现在的工牌上有照片有名字有拼音, 还有工号, B9xxx-2
*
2007.7.18 那天中午在普天七楼的大厅和常亮一起等建强把我们带给闯, 我领到 F7-B088 的位置所有权
2010.7.18 建强已经离职了, 中间去武汉招聘时我们还一起跑去华工监考, 一起跑去汉口吃太子
2010.7.18 常亮回去后再也没回来过
2010.7.18 第二次回来时我也没在闯的组, 但是经常能在上班路上遇到, 然后一起走, 路上扯八卦, 也会扯工作
2010.7.18 现在的位子在百度大厦的 F5-BExxx, 和 shy 一起跟打印机背靠背, 打印机的那一边是 Jing
*
2007.7.18 那时候我们组一个女生都没有, 全组有一半以上的人是才加入半年不到的新人
2010.7.18 现在我们组有一个女生, 全组还是有一半以上的人算新人
*
2007.7.18 我和 xiaoyu 坐背靠背
2010.7.18 我和 shy 坐背靠背, xiaoyu 是我们共同的导师
*
2007.7.18 我用自己的 T60, 接公司的 17’LCD
2010.7.18 我用自己的 T60, 同时开着公司的台式机接的 17’LCD
*
2007.7.18 那时候跟 gejia 和 zhengshan 做事
2010.7.18 他们都已经离职, 我要学着自己去带人做事
*
2007.7.18 那时候大家中午去吃中芯, 晚上去大食代或者第三极, 有段时间我们中午还去吃中钢的自助餐, 无肉不欢
2010.7.18 我们天天吃食堂, 还是喜欢吃肉, 只是没以前那么大饭量了
*
2007.7.18 第一次离开学校出来实习, 很兴奋也很紧张, 什么都不懂
2010.7.18 这三年, 我在北京呆了两个月, 回武汉一个月, 去上海四个月, 再回武汉一年, 09 年开始香港五个月, 北京十个月, 武汉两个月, 现在在北京好好趴着
2010.7.18 这三年, 我总共做了五份实习 (或类似的事情), 知道了很多东西, 发现自己有更多的东西不懂
2010.7.18 这三年里, 经常会因为认识到达瓶颈而困惑, 困惑久了就会痛苦, 如果解不开痛苦, 就只能麻木的绕过去
*
2007.7.18 集训队总共也没几个人在公司
2010.7.18 集训队和学校同学有一大票人在公司, 经常在路上可以遇到
2010.7.18 也有很多人, 转岗或者离职了
2010.7.18 也有很多以前不是一个学校的朋友离职了, 有很多也离开了北京
*
2007.7.18 在牡丹园和小强一起住一个单间, 总共 1k1 一个月, 骑车上班, 单程三十分钟
2010.7.18 在铭科苑和 yxy 一起住一个两室一厅, 总共 2k2 一个月, 走路上班, 单程不到二十分钟
*
2007.7.18 在北京没什么朋友, 周末自己骑车瞎逛, 和小强一起去吃呷哺呷哺
2010.7.18 在北京好几个朋友圈很多可以周末一起出来玩的朋友, 但是自己只想睡觉休息, 和 shy,szw 等人吃火锅
*
2007.7.18 那时候像个小弟弟, 什么都想跟着小强混, 也只知道跟着小强混
2010.7.18 小强去了上海, 想跟人混也都没的跟了, 倒是自己开始装大尾巴狼被一群小弟跟着混
*
2007.7.18 对自己的工作感到很兴奋, 为能影响亿万的网民而自豪
2010.7.18 对自己的工作还是很兴奋, 为能影响亿万的网民而自豪, 同时也有那么一些抱歉
*
2007.7.18 晚上九点多走, 从来不加班, 自己也没紧迫感
2010.7.18 晚上至少九点多才走, 经常加班, 经常会有外来或自己内心涌起的紧迫感, 逼迫自己到达最佳状态并维持住
*
2007.7.18 在公司买可乐, 喝标准版, 偶尔喝 light, 不喝绿茶
2010.7.18 在公司买可乐, 只喝标准版, 别人帮买的时候会买成 light, 经常喝绿茶
*
2007.7.18 那时候没有叶问, 只会有人误会是女生, 然后在恶趣味说貌似不能叫 文文
2010.7.18 现在被定义成无聊理工经济适用靠谱男, 拼音输入法的首位大部分是叶问, 也经常在邮件里被写成叶问
*
2007.7.18 入职第一天
2010.7.18 公司记录的是 1.35 年工龄
*
只是随便记录三年, 更多的是不痛不痒的无奈和感慨, 对现在, 对未来, 这些正等待被书写的历史则不予评价

此间的少年

纪念那些过去的日子, 别人的纪念, 终究会成为后人的生活.

如此清楚的记得这本书完全是因为某人在大一夏天的武测大操场上很略带伤感和沧桑的说起穆念慈, 或者也是我记错了根本不是那个时候知道的. 最近的几次, 都是因为周末的晚上不想那么早睡, 无聊看看自己的机器什么也都没有, 而自己早已没了那种视游戏如命的感觉, 于是, 看书, 看电子书, 自己很不喜欢的一种感觉, 但是, 也是这样的晚上唯一舒服的感觉.

忘记了上次说起的时候我在欣赏谁, 自己唯一觉得能比较切合自己的, 还是段誉, 那个傻子般的花痴, 最后的结局只是留下的一张粉红的卡片. 某时的自己, 何尝不是如此, 在那个骄傲且落寞的夏天, 孤身一人来到那个以三月珞樱而闻名全国的老图对面, 曾经的一腔热血, 曾经的美好前程, 似乎也一并到了尽头. 已经不记得那时的心境, 却能突然想起没有电脑的那个学期里, 每个周五的下午, 准时在机房那喧闹的环境中等待另一个喧闹环境中的一份宁静. 有时候, 也能想起第一个樱花飘落的季节里, 另一个某地那个擦肩而过的一袭明亮的米黄. 或者是在那个六月的傍晚, 萦绕着东邪西毒那苍凉的调子中那种突然的莫名哀伤, 最后, 终于也还是让自己回到原点. 段誉, 一个快乐的傻子, 不像原著中的虚竹, 他会参详先人大彻大悟后的箴言, 会为了那个每日清晨出现在一地黄花上的身影而研读普希金, 段誉不是令狐冲, 不会去理会那些与己无关的远大事业, 段誉不是杨康, 不会觉得另外一个和自己一样傻傻的穆念慈是个累赘, 段誉不是乔峰, 可以如此轰轰烈烈, 可以如此拿得起放的下, 段誉不是慕容复, 落寞的贵族会依然会傲气十足的在深夜走上一个小时回到学校.

段誉, 一个可以永远笑着走过的大男孩, 却惟独跳不出那个自己挖下的陷阱, 每次想起, 只是让自己陷的更深而已. 段誉不是悲剧, 细水长流是否好过乔峰轰轰烈烈后的了然一身, 每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 但是, 最后能有发言权的, 还是那个一路自己走过来的人, 爱也罢恨也罢, 开心也罢无奈也罢, 终究是自己的还是自己的, 不是自己的, 真的也就永远都不是自己的.

今天, 看完了乔峰的那段, 一直到故事里的他黯然落幕, 再没有那一抹夕阳中隐没的高大身影, 或者是路灯下那个一个人打全场的疯子. 无论是在原著抑或此间, 乔峰从来都是以一种轰轰烈烈的出场, 但是, 无论是金老还是江南, 其实都是在诉说这个坚强男子身后的无奈, 或者苍凉更适合一些? 自己一直希望自己会是这样的英雄主义, 但是这也只能一直是一个希望, 我不会有那种豪杰万里的气魄, 不会能充分的虐待自己的身体来达到某种释放, 纵然是曾经有过如此的豪迈, 最后也是以黯然心伤而收场.

后知后觉, 今天突然发现原来此间是有下的, 或者说是有II的, 段誉的故事似乎有了一个明确的结局, 而不再是那个眩目粉红后的美丽遗憾. 在不知道故事结局前, 我们最好不要去自我遐想的去揣测, 事实是往往我们觉得会绝望的时候有一个天使出现来扭转整个局面, 或者是在一个大结局的散场一刻变成悲剧开始.

很久没写如此风格的文字了, 不是么, 曾经的那个少年, 也不过是那树梢后的一缕青烟, 终会很快消失不见的. 现在的这个少年, 会在清晨醒来的时候一抹嘴边的口水, 换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来思恋一个美丽的千里之外.

罗纳尔迪尼奥,那个大嘴…

也是从BBS上转过来保存的.好玩 :)

忘记是99还是01的美洲杯了,那个时候还是一个伪球迷都谈不上的伪球迷,暑假在家无聊看美洲杯,那个时候才开始走向职业的罗纳尔迪尼奥,在替补上场后打进一球后跑到场边对着摄像机怒吼,然后整个屏幕就看见了一张黑糊糊的大嘴…这是对罗纳尔迪尼奥的第一印象,当时还是17号吧,当场比赛还是替补上场的

从此记住了这个家伙,然后看02年把England送回家,看着希曼那无助的眼神,却恨不起来他.

然后看在巴萨成为救世主一般的神,看现在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喜欢他那种很快乐的风格,喜欢他那种大大咧咧的感觉,喜欢他细腻的脚下活,就是喜欢他.

很讨厌别人叫他小罗纳尔多,罗纳尔迪尼奥就是罗纳尔迪尼奥,感觉跟罗纳尔多完全是两种风格,叫小罗有时候也会觉得不爽.

希望今天能看见又一个神一般的罗纳尔迪尼奥~

开赛前也来八卦一下欧文的fans

从BBS上随便码的字上转过来保存的,那个谁看见了不要骂我…

偶高中一同学,MM,跟她姐姐两个都是英格兰的铁杆球迷两个人一个fan贝克汉姆,一个fan欧文.都是很有那么一点花痴的…

我同学fan的贝克汉姆,很巧合的是贝克汉姆转会皇马前学号就是7,然后那个暑假我们文理分科,学号转为23,暑假后半期贝克汉姆就转会了,然后球衣号码也成了23.现在此MM去了浙江,据说体育就是修的足球,也不知道如何了.

她姐姐fan的欧文,貌似欧文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友这个事情是很后面才揭露的,一开始不知道,然后也开玩笑的说欧文如果来中国一定搞定他 :P 反正年龄上比较符合国内的习惯.后来知道欧文那个14还是多少岁就开始的女朋友,郁闷的要死,最后还是哼一声说,祝福他,说不定我还抢的…

去过她们家,两个人房间里面有一张我送的England的7号和10号的合影海报,一直都被争到底谁比较帅 :)

“轻轻” 失落

本来应该昨天就开始写这些东西的,但是昨天比较还是没有这么”轻轻地”失落.

昨天一天,手机上都是问别人是否回家,何时回家,是否到家的msg,那些本来每天也见不到面的朋友就仓惶离去后虽然还是依旧不见,但是还是失落.发msg开始没人回了,想说点什么也找不到人说了.点开QQ的好友列表,一列下来都是灰色的.

今天早上一如既往的晚起,但是比平时晚了太多.起来后发现手在隐隐的疼,心里也有什么东西被堵住了一样.

不管承认与否,在机房确实是没有状态,经常走神在看手机,希望什么时候能响起收到msg的”嘀嘀嘀”的声音.看一下任务栏上的时间,就在想,现在,他们&她们,都在干吗?

整个暑假,其实都没有遇见多少同学,但是,一直的msg或者QQ联系,并且知道对方也在不远的地方,心里总是比较踏实,比较和睦的感觉.现在,终于都仓皇而逃,逃回自己温暖幸福的家里,而我依旧一人在武汉的夏天机械的敲着键盘.每次手指跟键盘接触的时候都感觉有些疼:(

整天,人都是飘的,连下午的ZOJ比赛都做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发的msg,一直都没有回复:(

有些人,注定要错过(4完)

武汉和郑州之间的不知道哪个部门的电信还是网通反正是有问题,有一段时间老是把电话给打串了.最多的时候一个晚上打了4个电话,中间掉了一次线,打串了两次…半夜十一点多,被打串的那个哥们也很命苦,在此深表歉意:(

刚好宿舍的哥们也饱受此苦,于是断定是该死的电信出毛病了,亏我还资助了那么多的电话卡的钱…

反正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这么搁下了.但是一个月的电话都没人接也太不正常了.最近的一个星期,我换了N台电话,手机,小灵通在n个不同的时间打过去,还是渺无音信.写了封信,也没接到回信或者电话说收到信了.

也许,我们就这么擦肩而过…

也许,明天就能拨通那个许久无人接听的电话或者收到她的回信…

也许,这个故事只能延续到永远…

有些人,注定要错过.

有些人,注定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