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

2007.7.18 星期三, 晴
2010.7.18 星期天, 晴
*
2007.7.18 第一次实习入职, 田兰在普天九层给我们办理手续, 做基本介绍
2010.7.18 田兰 MM 已经离职, 我也已经正式入职, 第二次实习和正式入职都是找的 mayi
*
2007.7.18 当时的工牌上只有照片和名字, 而且不是入职就能拿到的
2010.7.18 现在的工牌上有照片有名字有拼音, 还有工号, B9xxx-2
*
2007.7.18 那天中午在普天七楼的大厅和常亮一起等建强把我们带给闯, 我领到 F7-B088 的位置所有权
2010.7.18 建强已经离职了, 中间去武汉招聘时我们还一起跑去华工监考, 一起跑去汉口吃太子
2010.7.18 常亮回去后再也没回来过
2010.7.18 第二次回来时我也没在闯的组, 但是经常能在上班路上遇到, 然后一起走, 路上扯八卦, 也会扯工作
2010.7.18 现在的位子在百度大厦的 F5-BExxx, 和 shy 一起跟打印机背靠背, 打印机的那一边是 Jing
*
2007.7.18 那时候我们组一个女生都没有, 全组有一半以上的人是才加入半年不到的新人
2010.7.18 现在我们组有一个女生, 全组还是有一半以上的人算新人
*
2007.7.18 我和 xiaoyu 坐背靠背
2010.7.18 我和 shy 坐背靠背, xiaoyu 是我们共同的导师
*
2007.7.18 我用自己的 T60, 接公司的 17’LCD
2010.7.18 我用自己的 T60, 同时开着公司的台式机接的 17’LCD
*
2007.7.18 那时候跟 gejia 和 zhengshan 做事
2010.7.18 他们都已经离职, 我要学着自己去带人做事
*
2007.7.18 那时候大家中午去吃中芯, 晚上去大食代或者第三极, 有段时间我们中午还去吃中钢的自助餐, 无肉不欢
2010.7.18 我们天天吃食堂, 还是喜欢吃肉, 只是没以前那么大饭量了
*
2007.7.18 第一次离开学校出来实习, 很兴奋也很紧张, 什么都不懂
2010.7.18 这三年, 我在北京呆了两个月, 回武汉一个月, 去上海四个月, 再回武汉一年, 09 年开始香港五个月, 北京十个月, 武汉两个月, 现在在北京好好趴着
2010.7.18 这三年, 我总共做了五份实习 (或类似的事情), 知道了很多东西, 发现自己有更多的东西不懂
2010.7.18 这三年里, 经常会因为认识到达瓶颈而困惑, 困惑久了就会痛苦, 如果解不开痛苦, 就只能麻木的绕过去
*
2007.7.18 集训队总共也没几个人在公司
2010.7.18 集训队和学校同学有一大票人在公司, 经常在路上可以遇到
2010.7.18 也有很多人, 转岗或者离职了
2010.7.18 也有很多以前不是一个学校的朋友离职了, 有很多也离开了北京
*
2007.7.18 在牡丹园和小强一起住一个单间, 总共 1k1 一个月, 骑车上班, 单程三十分钟
2010.7.18 在铭科苑和 yxy 一起住一个两室一厅, 总共 2k2 一个月, 走路上班, 单程不到二十分钟
*
2007.7.18 在北京没什么朋友, 周末自己骑车瞎逛, 和小强一起去吃呷哺呷哺
2010.7.18 在北京好几个朋友圈很多可以周末一起出来玩的朋友, 但是自己只想睡觉休息, 和 shy,szw 等人吃火锅
*
2007.7.18 那时候像个小弟弟, 什么都想跟着小强混, 也只知道跟着小强混
2010.7.18 小强去了上海, 想跟人混也都没的跟了, 倒是自己开始装大尾巴狼被一群小弟跟着混
*
2007.7.18 对自己的工作感到很兴奋, 为能影响亿万的网民而自豪
2010.7.18 对自己的工作还是很兴奋, 为能影响亿万的网民而自豪, 同时也有那么一些抱歉
*
2007.7.18 晚上九点多走, 从来不加班, 自己也没紧迫感
2010.7.18 晚上至少九点多才走, 经常加班, 经常会有外来或自己内心涌起的紧迫感, 逼迫自己到达最佳状态并维持住
*
2007.7.18 在公司买可乐, 喝标准版, 偶尔喝 light, 不喝绿茶
2010.7.18 在公司买可乐, 只喝标准版, 别人帮买的时候会买成 light, 经常喝绿茶
*
2007.7.18 那时候没有叶问, 只会有人误会是女生, 然后在恶趣味说貌似不能叫 文文
2010.7.18 现在被定义成无聊理工经济适用靠谱男, 拼音输入法的首位大部分是叶问, 也经常在邮件里被写成叶问
*
2007.7.18 入职第一天
2010.7.18 公司记录的是 1.35 年工龄
*
只是随便记录三年, 更多的是不痛不痒的无奈和感慨, 对现在, 对未来, 这些正等待被书写的历史则不予评价

碎碎念 2010/06/05

0x00 论文搞定, 答辩通过, 该提交的东西都提交了
0x01 论文搞定等答辩的某日, 特意跑去武汉站玩了圈, 新站确实非常帅, 虽然还有一大半在装修施工
0x02 武汉站那个华丽丽的观光步道居然关闭了, 无比怨念
0x03 在武汉站买 T250 的硬座从武汉到汉口,  D5207 的一等座从汉口到武昌, 总计花费 10+7
0x04 卖票的小姑娘在努力憋住笑跟我确认 "下午五点四十的 T250 硬座武汉到汉口, 晚上八点五十的 D5207 一等座汉口到武昌, 总共十七", 我也努力很严肃的给钱拿票走人
0x05 估计现在去武汉站的车迷还不少, 所以没发生几年前在汉口我试图买张到武昌的票做纪念时, 售票大妈直接吼 "去哪里? 去武昌???!!! 直接去门口广场坐十路去!"
0x06 汉口站也异常华丽了, 可惜就现在这个情况来看, 没个一两年, 出站口和站前广场是没戏的, 里面倒是算大概可以用了
0x07 于是强烈不推荐去汉口坐车或者到达, 现在的站前广场太混乱了, 出站后至少要走 500M 才能到一个异常混乱的路口打的或者坐公交
0x08 在武汉站溜达的时候, 站在高铁正线上 YY 是不是应该答辩完了出去玩, 1803 绿皮硬座到长沙, 然后往张家界和凤凰那边去, 再能从武当山那边绕回来就完美了
0x09 结果这时候手机很及时的提示来电, 公司老大放回城卷轴, 囧…
0x0a 磨叽了下, 然后想想也没啥事, 就说大概 6/8 回北京上班吧
0x0b 突然想起 我是一只小小鸟 里的那句歌词 "生活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 哪一个重要"
0x0c 其实到不至于到达生命的尊严这个高度, 只是觉得, 我们到底应该承受多大压力, 然后又有多少享受
0x0d 如果都只是一直打拼, 那打拼的意义何在? 如果不用那么拼命也可以活的不错, 那么打拼后挤掉的休闲时间什么时候才能补回来?
0x0e 抢在五月结束前去把武汉号销了, 因为发现也没几个人给我电话, 而且明显北京的号在武汉更便宜
0x0f 觉得去水果湖那个营业厅有点远, 于是打电话给 10086 说珞狮南路那边有一家, 发现门口就有车过去
0x10 结果到了那边我就很怀疑移动的地标说明是不是忒烂了, 我盯着那个门牌号看了半天都发现那是个典当行而不是营业厅
0x11 继续打电话问, 那边还是说就在丽岛花园斜对面, 问题是我就站在丽岛花园正对面, 两边怎么都没发现有长的像移动营业厅的
0x12 死马当活马医, 继续往前走, 拐弯, 看到一个门面宽度绝对不足十米的挂着移动牌子的店, 嘀咕这怎么可能是移动自办营业厅
0x13 结果还真就是移动的自办营业厅, 不过比水果湖那个大的比起来也有好处, 就是营业员少顾客也少, 直接办就是了
0x14 麻利办完后才发现不是立即退钱的, 要过 31 天, 之前销号好像也这样, 忘记了, 囧, 早知道就六月把所有别的套餐取消只接电话和上网应该还能用一个月
0x15 再销号里面反正也没多少钱, 没了就没了, 现在有那么二十来块, 而且每月 1-5 号还没法取, 那不是要等到七月份?
0x16 更发指的是没法别人代领, 有条子也不行, 有身份证复印件也不行, 这真是哪门子的规定, 我都给身份证复印件了还不算么…
0x17 决定在回去拿毕业证的时候去试试看不到 31 天能不能取, 反正那时候还要回去销银行卡啥的, 多跑跑对身体好
0x18 而且偶尔晒晒武汉的夏日也还是可以的, 是说多晒太阳有助于维生素 D 吸收和补钙的吧?
0x19 老妈的手机好像是不怎么行了, 给换个吧, 想下以前我甩给老爸那个似乎也很多毛病, 一起换了吧
0x1a 在京东上看上 http://www.360buy.com/product/146974.html 这个给老妈, http://www.360buy.com/product/146976.html 这个给老爸, 貌似还是挺好的吧, 欢迎大家推荐
0x1b 在很花痴的想, 要不要把 S.H.E 的 金钟罩铁布衫 里最后那句 "爸爸妈妈我爱你, mua~" 弄成铃声
0x1c 但是又觉得貌似这个太那啥了, 更应该是黏家的小女生的行为? 或者应该找个妞来干这事?
 
0xff 写太啰嗦了, 不写了

[转载] 麦兜定律

麦兜定律一,不要和女人讲道理,尤其是生气的女人。
麦兜定律二,你不尊重我,我尊重你,你还不尊重我,我依旧尊重你。你再不尊重我,我就废了你
麦兜定律三,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不要因为世界虚伪,你也变得虚伪了。
麦兜定律四,不开心睡一觉,就让它过去吧。伤心还好,伤胃就不好了。
麦兜定律五,要懂得珍惜守护,身边的每个人,因为前世扭断脖子的回眸,我们才换来了今生的相遇!
麦兜定律六,我们可以慢慢向前走,但绝对不能后退。
麦兜定律七,永远不要后退,退到最后是无路可退。
麦兜定律八,有事情是要说出来的,不要等着对方去领悟,因为对方不是你,不知道你想要什么,等到最后只能是伤心和失望,尤其是感情。

——–华丽丽的分割线——–

因为我不是你, 你也不是我, 所以, 需要说出来, 然后去找解决的方法, 而不是期盼所有事情自动变好

碎碎念 2010/05/21

0x00 论文搞完了
0x01 老板再有意见也不改了, 再改就成了公司内部讨论了, 里面好多东西别的组都不能说, 更别说公司外面了
0x02 没网络的时候是工作最高效的时候, 论文写最快的几天是五一回家断网那几天, 和计科院新大楼断网那天
0x03 估计也跟某狗的论文都是写的公司事情有关, 不用查资料抄别人的, 除了某几节相关工作和为了凑数找的参考文献
0x04 把硬盘固件刷到了 DELL 0005SDM1, 速度好像没变化, 只是没有突然的 "嘎" 一声了, 也许该清理下磁盘?
0x05 风扇如拖拉机一般咔咔响了, 拆之, 没多少灰啊, 四月初才扫灰加油过, 装上去, 继续响
0x06 琢磨着也用三年多了, 换个风扇算了, 淘宝上搜到个换滚珠风扇的, 旺旺上一问, 在黄石, 还是算了
0x07 用百度搜武汉修笔记本的, 通过俺们凤巢系统找到某维修店, 报价 300, 手续费 30
0x08 想了下还能忍, 继续问, 说这风扇他们还没货, 要定货, 我*, 那还不如自己上淘宝买去, 又不是不会拆
0x09 淘宝上找到一家卖 240 的, 谈好是原装不是 OEM 的, 下单
0x0a 正准备付钱, 对方说原装没货, OEM 的要不, 我*, 调戏感情啊这不是
0x0b 继续找, 找到家卖 260 的, 谈妥下单, 另购螺丝刀一把, 让老板送几个小红点, 说好发顺丰第二天到
0x0c 第二天等到望眼欲穿也没来, 搞的对顺丰的印象也打了个折, 估计发的不是次日到达件
0x0d 今天收到风扇, 麻利拆机, 拆到最后发现有个螺丝有点滑丝, 新买的螺丝刀太细搞不定, 悲剧
0x0e 出门借螺丝刀, 机房没有, 跑别人实验室终于借到
0x0f 继续麻利拆机, 麻利装上, 麻利开风扇测试软件听声音, 这下终于爽了
0x10 很郁闷的发现硬盘的噪音比风扇还大
0x11 看着换下了的老风扇, 琢磨着拿电脑城去卖了, 顺便看够钱把那个被北京该死的静电劈坏的 VGA 口修好不
0x12 上周末好几个本科同学回来武汉, 恍惚之间觉得好像也没过多久的嘛, 大家也都没怎么变
0x13 只是 hx 同学明显肥了好多, 被 N 多人一看到就感慨屁股怎么大了这么多
0x14 然后大家在观摩其握过涛哥手的爪子时发现怎么都肥成这样了, 本该是骨头的地方都四个小凹槽了
0x15 吃饭的时候 hx 同学酒品太差, 太多话, 于是被灌酒, 某狗自知酒精过敏不参与饮酒行列, 乖乖闭嘴仔细听八卦
0x16 后来某次跟 nj 同学单独吃饭时扯以前同学的现状, 然后扯今年找工作这帮人, 然后发现某狗又被 30w 了
0x17 多么希望是真的被 30w 了而不是只被谣传而已, 貌似以前还有说 50w 的是吧, hiahia
0x18 博士未遂, er, 似乎应该说自己当年想不开去读博现在又想不开要硕士毕业的 cr 同学, 在最后一顿饭上被频频戳伤
0x19 怒了的 cr 同学放大绝, 不停的讲苍蝇妈妈的故事和飞机呕吐袋的故事, 结局是被鄙视后继续被戳伤
0x1a 某晚房子里睡了 9 个人, 两张折叠床拼一起本来说睡四个的结果只睡了仨, 睡中间的 cr 说床没拼好被硌死了
0x1b 我们屋大床睡俩小折叠床也睡了俩, 某狗和 tc 在折叠床上居然中间还能空一块, 引发某狗对目前身材甚是欣慰
0x1c 这次回来真的没人说胖了, 很多以前认识的人见面也能认出来打招呼, 裤腰松了很多, 身材真的很欣慰
0x1d 最后剩下那俩睡的沙发…
0x1e 大家伙玩到大半夜然后睡一屋的后果就是听谁呼噜打的好, 原来某狗也还是经常打呼的么? 没有吧
0x1f 都五月下旬了还这么凉快, 每次想去武体吃烧烤的时候就会下雨或者有事
0x20 昨天去火车站接人安排广埠屯住, 才发现因为修地铁路怎么都变这样了, 而且为啥这个时间如家和七天都能满客
0x21 武昌站很和谐的在站前树了块牌子, 世博期间为保证站内安全, 即日起停售站台票, 我*
0x22 而且武昌站的公交怎么收班都这么早, 还是我以前很少晚上从武昌站出来所以忘记之前是咋样的了?
0x23 围着武商到街道口走了一圈, 变化真大, 湖经大门封了真是悲剧
0x24 飞飞说的那个新电影院, 貌似就是之前的洪山电影院? 还是去过的嘛
0x25 想起来某年平安夜三个大老爷们很悲剧的在空荡荡的电影院里看的情癫大圣, 三个爷们是悲剧, 电影太烂也是悲剧
0x26 怎么还想着物是人非 gj 都要离职了, sigh, 发现最近离职的人怎么那么多
0x27 去接人前在路上看到好多臭豆腐摊, 好像还有不错的, 不过也没有冲动到直接去来一碗
0x27 晚上接人回来在广八路路口看到之前炒饭那个老板娘, 差点就想顺口要一份 "鸡蛋肉丝炒饭, 加个蛋, 多点老干妈"
0x28 好像在武汉的日子也是可以按天倒数了
 
0xff 太啰嗦了, 直接最大准备溢出算了

一日愤一句, sb

哪里有那么多脑残能把个 sb 联想的那么丰富, sb 到底是啥简写知道么, 由于 sb 的 whois 挂了, 现在也没法查证了, 这里没法畅快淋漓的骂人了…

就目前某家那些对国情的了解程度以及了解国情的人的权限来看, 完全做不了那个事情

友情提示, 还有个 .ws 的顶级域名, 大家可以尽情联想, 不过貌似 熊掌.ws 被人注册了, 而且放的是只有 favicon 的目录

碎碎念 2010/04/20

0x00 从日历上看春天快过去了, 应该夏天了
0x01 但是为啥我总觉得是秋天过完快冬天的感觉
0x02 华丽丽的感冒了, 原因未明, 难道又是因为洗澡后没有窝被子里而穿好衣服坐着的原因? 问题是我也穿好衣服了啊
0x03 再瞄了下日期, 距离本次入职刚好半年, 2009/10/21, 周三, 2010/04/20, 周二, 星期也刚好配上, 很好
0x04 拿到个人第一块百度砖, 部门季度最佳实习生, 确实很兴奋, 期待下一块
0x05 这块砖的时间给的真好, 刚好半年的时间, 也是给自己最好的生日礼物吧
0x06 虽然季度会开始时 YY 过自己有没可能拿个季度奖, 但是真的看到名字出现在屏幕上时, 还是很激动, 事先毫不知情
0x07 本来该发我这块砖的 Boss 不在, 于是拉闯来, 也是很有意思的巧合, 三年前我第一次实习时, 经理就是闯
0x08 买了回家的火车票, 04/29 下午的 T5, 一如既往的硬卧上铺
0x09 跟大家说我打算回去了, 别人都是问回去几天, 我说俩月后, 大家继续一致说, 原来你还没入职…
0x0a 部门的棋牌赛, 今天继续轻松获胜, 当前战绩四胜一负, 输的那次运气实在太差, 领先两局被人最后一轮大比分翻盘, 其实想想之前我们也翻盘过别人, 人品守恒吧
0x0b 部门拍的片其实都很赞, 今天看了 巢 的花絮, 好好玩, 各种 NG 各种吐槽
0x0c 我来自商务搜索部, 这是今天那个片的名字, 很好, 里面也还是有吐槽, 赞, 希望家人都能理解吧
0x0d 给笔记本换了个新的九芯电池, 真的犹如掺了金坷垃, 一块能顶原来仨, 今天抱着去开季度会, 三个多小时后回来还有 20%
0x0e 好像重组后, 女生比例最高的还是我们组, 只不过是我们大组不是小组…
0x0f 最近有点忙, 迷糊会就可以了, 赶快清醒过来好好加油
0x10 家里网络莫名其妙断了一天, 打电话给网通, 第二天我还没起床就过来修了, 居然是电话线被老鼠咬了, 这也是个事啊, 就这个问题, 还是要好好赞下网通的
0x11 昨天大概清了下账, 发现我现在已经习惯性的信用卡欠钱了, 然后等着从工资卡扣钱还款
0x12 周末把家里那么多瓶子清出去卖废品, 居然都没到十块钱
0x13 今天去公司楼下的回收机, 结果更损, 一个瓶子才五分钱, 而且巨耗时, 下次不去了…
0x14 今天打算薅公司羊毛未遂, 既然未遂, 而且这么损人品, 我就不说是啥羊毛了
0x15 今天居然进位后没有立即结束… 看来是有段时间没写了, 所以废话比较多

碎碎念 2010/04/11

0x00 小学里最应该开的一门课应该是生活常识, 其他课存在与否我不知道怎么讲, 但是生活常识一定是最重要的
0x01 以上有感于出门遇到的各种阻塞和 bug
0x02 惠普在各地铁站做了个很有爱的广告 "惠普用行动承诺, 赢取您的信任"
0x03 在五号线立水桥南北向进站前被地铁玩了个急刹车, 话说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事, 然后驾驶员广播里说是什么报警系统出问题?
0x04 X200 很好很强大, 让我继续想败家一个无线鼠标, 微软无线蓝影 4000 还是 3500 呢? 貌似淘宝上的价格也就 3500 靠谱点?
0x05 论文这东西… 目录是挺好写的, 内容到底怎么填? 真的用详细设计去填么?
0x06 各种不在状态
0x07 阿里旺旺莫名其妙的 bug, 而且不能在线升级, 重装最新版后恢复正常
0x08 为什么今天好几个不认识的人加我百度 Hi?
0x09 搬家后貌似还是没动力大扫除一把
0x0a 但是基本用具还是置办齐了, 接下来的目标是碗柜, 如果可能, 米桶貌似也是需要的
0x0b 新的 9c 电池充满居然就要三四个小时… 要扛不了三个小时我就拿电池砸死卖电池我的人… 刚看了下, 似乎可以扛近四小时
0x0c 被提示密码快过期, 改了个 "老虎不吃饭, 专吃大坏蛋" 发现一点也不好输, 回头换个可以单手输的
0x0d 这是过敏还是着凉呢? 咳嗽咳的郁闷
0x0e 连续三天忘记打电话回家, 囧, 每次都是下午记得, 结果晚上就不知道干嘛去了忘记掉了
0x0f 为凑数转载一条: 360 行, 行行出 bug
0x10 满足的进位, over

笨狗找工记 by snoopy

笨狗, 计科 08 级小硕, 土狗一只, 从 2009 年 8 月的某个晚上开始找工作, 一直到 2010 年 4 月结束, 小记录一下.

找工作之前就已经明确了自己工作地点只在北京, 而且是互联网相关企业, 不能是无趣的事业单位和国企, 最好是数据挖掘或数据分析方向, 所以只联系了几家. 最后总计有过联系的有六家, 按时间顺序结果依次如下
Y: 研发工程师, offer
B: 研发工程师, offer
A: 由于时间不合适, 只投了简历最后没去笔试面试
T: 被默拒
G: 投简历直接被拒
M: 研发工程师, offer

为了方便找工作, 所以 7 月份的时候离开香港奔赴北京开始在 M 的实习, 考虑主要是人可以在北京, 而且 M 的实习相对不是特别忙, 去面试会方便很多.

8 月中旬的某一个晚上, 失眠的时候想到一个商业 idea, 从失眠变成清醒, 大脑里整理清楚后第二天把这个 idea 邮件发给了原来在 B 实习时认识的一个 PM leader, 然后在 MSN 上一起就这个 idea 聊了一阵, 最后突然问我是不是今年毕业, 该找工作了吧, 要不要过来试试看? 于是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开始了找工之旅.

第一次是去 B 面产品市场方面的职位, 和前面提到的那个 PM leader 和一个 HR 一起聊了一个小时, 当时主要纠结是 PM 薪水没 RD 高, 而且自己也希望能一直维持在技术上的进步, 最后谁也没能说服谁, 只是自己发现现在的 PM 和以前的 PM 还是不太一样了, 可以有更多偏技术的. 从会议室出来后跑去找师兄们玩, 同时去看看原来实习的老朋友们, 被 Tech leader 认出来, 瞎扯两句后说 “没事去面 PM 干嘛, 老老实实简历拿我们这边来”. 于是被转去了技术方向.

这中间 Y 公司办了个比赛, 有很多认识的人进了决赛, 然后在帮忙推荐人, 有两个朋友一起帮我内推了一把, 其中一个还在 A 工作的朋友也帮我一起内推了 A 的北京研究院. 很顺利的过去 Y 面试, 第一次面了两面, 感觉都还挺好的. 有一些简单的算法题, 不过很久没做了, 确实还是有点手生.

然后是去 B 公司面试, 连着面了三面, 都还算顺利, 遇到几个很诡异的问题, 不过在了解应用背景后恍然大悟, 再次验证工业界的需求和学术界是差挺远的. 期间有一个很囧的事情, 就是三面的时候收到 Y 公司约三面的电话. 除此之外一切顺利, 平平淡淡无风无浪.

在 Y 公司的三面依旧很平淡, 最后问了面试官很多很细节的关于公司发展的问题, 都占掉了一小半面试的时间, 最后面试官留了邮箱和手机号, 说有问题随时联系.

八月底回了次家, 回家的前一天晚上接到 B 的口头 offer, 因为老大也都是熟人, 所以大家都很直白, 说现在没到校招时间, 正式 offer 发不出, 但是这完全不是问题, 然后就是问什么时候可以过去实习. 我的想法是我想的那几家招聘还早, 而且在 M 公司的实习项目还很要一段时间才能有一个阶段性成果, 自己想做完, 于是开始拖实习时间.

九月收到 Y 公司的口头 offer, 跟 B 公司一样需要等校招时才正式发, 不过没说实习的事情.

前面提到的那个帮投 Y 公司的朋友也帮推了一把 A 公司的北京研究院, 很久没消息后, 在九月的某天发邮件过来说下周某天上午九点去朝阳区某个地方笔试加面试, 预备好一天的时间, 看了下地图觉得好远啊, 第二反应居然是那天没法睡懒觉了, 完全没考虑和笔试面试有关的任何问题, 囧. 结果过了一天还是两天重新发邮件说笔试改早上八点了, 当时就觉得无语, 平常八点我都没起床呢, 罢了罢了, 反正对 A 也没太大的兴趣, 发了封自认为还算诚恳的邮件就说不去笔试了, 祝贵公司业务蒸蒸日上招人顺利之类的.

然后是每年招聘都因为流程乱而被人骂的 T 公司, 今年算是好好的亲历了下, 先是找朋友帮推的北京研究院一直没消息, 后来听说是一直被锁在了若干其他朋友帮推的深圳某部, 不过当时也还早, 没太在意这个事情.

九月还联系了一次 G 公司, 本科时在这实习过, 只是转正的时候面挂了, 记得当时说这种面挂的记录不会保持两年的, 而且读了个研, 算是较大的进步, 可以在研究生毕业的时候继续面的, 结果联系 HR 时直接被用稍微委婉的口气说不用投了, 反正都没戏. 不甘心没法内推, 于是说我走普通的招聘流程投简历呢? 答复是依然不行… 怒了, 此处不留爷, 自有留爷处.

十月的时候再没办法找接口推迟 B 公司的实习, 而且估摸着 M 公司今年也一直没有招聘计划, 于是就从 M 离职去了 B. 期间 T 公司发短信叫去武汉笔试… 直接无视, 打电话说去武汉面试, 跟人解释说我人在北京呢, 等你们北京招聘的时候我直接过去好了. 结果等 T 北京开始的时候, 还是短信叫过去笔试… 继续无视, 过了两天终于电话叫过去面试.

估了下时间还凑合, 屁颠屁颠从 B 公司跑过去, 也就十分钟不到的路, 结果面试官还是抽了张卷子出来, 当时就无语了, 而且跟我想投的职位完全不对啊, 那个怎么看都像是客户端开发或者手机开发的, 虽然最后和面试官聊了会, 但是感觉完全不靠谱. 过了两天再去面试, 五分钟自我介绍还没完, 面试官就说你这个背景跟我们完全不对啊, 你怎么到我们这边来的? 我瀑布汗的解释说这完全是因为 T 公司的招聘流程有问题才一直把我锁在这的… 大家一起汗了下后, 联系了下研究院的师兄和 HR, 直接带着简历跑上去面研究院. 这次表现真的不好, 有一个工程问题怎么也没想出好的解决方案, 最后聊意向时说北京研究院没有对应的职位, 问是否愿意去深圳, 笨狗表示不愿意后, 两边再很友好的随便聊了下, 这边就算完了, 然后就是默拒.

此后在 B 的实习一直忙的要死, 也没有太关注找工的事情, 虽然华为中间发了若干次短信, 但是由于我自己没投, 不知道简历哪过去的, 也没理会他们. 过了没一个月公司搬家, 接着就收到了 Y 的正式 offer.

Y 的正式 offer 很有意思, 先打电话很仔细的告诉你每项是啥, 可惜我当时正在做菜, 本以为撑死也就一两分钟的, 结果说了五分钟后我无奈的把火停了, 然后等挂电话时发现已经二十分钟过去了. 然后是去公司拿纸质 offer, 三面的那个 GG (应该也是小 boss 了) 单独在一个小会议室里详细解释 offer 细节, 并就公司发展等很多方面互相沟通了下. 晚上请饭, Y 的老大和两个技术的头加一个 HR, 剩下一堆拿 offer 的一边吃一边问, 我继续很不厚道的问了几个估计比较尴尬的问题, 得到的答复还是很外交辞令风格, 虽然比起从外界获取的消息而言已经靠谱多了. 最后考虑了也没有太久, 因为短期发展和 offer 都没 B 家高, 虽然工作强度和压力没 B 高, 而且保证解决北京户口, 但是还是直接拒了.

本来以为到这里今年就算完了, 安心实习好好工作. 结果到十二月的时候 M 公司的师弟说那边新放了一批名额出来, 问我还去不, 本来想着对那边也没太多期望想说算了, 结果问了几个人, 都说干嘛不去啊, 又不掉肉. 于是简历发过去, 过了几天面试, 从上午一直面到下午, 其实也就四轮, 只是中间有间隔, 问的题其实都不难, 但是还是非常考细心的, 不知道是不是 M 的一贯风格, 因为三年前去 M 的另一个地方面实习时似乎也是这样. 一周后终面, 本来说我运气好一直没遇到英文面和特别难的技术面, 结果这次啥都碰上了, 虽然是个中国人, 然后又是被一个简单的问题卡住, 自己想的太复杂了, 囧…

M 承诺说一两个星期会给结果, 但是从十二月一直等到过年都没结果, 一开始还躁动了下的心又因为以为被默拒而平静了下去, 平静一直持续到了三月初. 三月 M 公司的 HR 打了一个电话过来给口头 offer, 然后要求第二天中午之前就确认是否接受, 因为已经很晚了, 如果不去就把名额让给后面的. 本来我都差点忘记还有这么一个地方没出结果的, 被这么一弄后又开始纠结, 纠结了半天, 找现在的经理聊了下重新把一些原来说好的事情再确认了下, 然后还是比较舍不得打电话拒掉了 M, 本来这事应该就算完了, 结果…

先是 M 的 HR 在我电话拒掉后还是说这事可以再说, 然后联系 M 那边的部门的头说安排见面聊下, 过了半小时马上又改说有空的话电话聊吧, 怕安排见面太晚了, 于是接到头儿从地球那头打过来的电话, 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倒是更像我在面他, 囧… 最后还发邮件给我告诉手机号让有问题随时联系, 只能说确实感觉太不好意思了, 然后反思自己是不是太不厚道. 接着是被和 B 公司的老大们继续谈人生谈理想, 苦口婆心分析利弊. 纠结之间很邪恶的答应了 M 的 HR 说去他们的新员工拓展培训, 反正只是出去玩三天, 刚好就当给自己休假了, 也正好能从忙个不停的工作中抽出来安静的思考一下到底自己会想去哪里, 而且 M 的 HR 说了不会因为我去了这个就要我非签不可或怎样怎样, 只是因为他们分两个队, 有个队差个人而已. 于是火速跟在 B 的相关的头请好假, 头儿们很无语, 但是也没办法只好同意, 第二天偷溜出去跟着 M 的一大票人被拉去了通州郊区.

在 M 的拓展中无耻的白听了很多职业规划和发展方面的课, 也玩了很久, 和很多老朋友或者才认识的新朋友们也说过这个纠结, 最后居然一致得出我应该去 B 的结论. 原因主要还是一个短期发展, 因为毕竟我在 B 都已经有这么久的经验, 已经站在一个不错的起点, 而去了 M 则需要全部从头开始, 别的钱啊户口啥的都是小事, 差距不大. 事后想想也许一开始我心里就有倾向了, 只是自己还是有点舍不得 M, 需要找人把自己推向更确定的方向而已. 拓展回来后的第一个工作日, 满心愧疚的给 M 的 HR 写拒信… 高清屏上的小字写了一屏幕…

然后, 没有然后了, 笨狗找工经历就此结束了, 最终签约 B 公司, 研发工程师.

每日愤一句: 愚人节快到了

今天看很多人转了那个不配合强奸而被判刑的新闻, 第一反应是无语, 然后笨狗一起加入脑残队列默默鄙视了派对很久后, 突然有人指出, 2009/02/31 是哪一天? 玛雅历还是?

所以说,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 我还是支持土共的言论控制的. 天朝子民对谣言完全没有任何分辨能力, 太容易成为不明真相的群众.

土狗这次也很脑残的成了一把不明真相的群众, 同时土狗认为, 散播这种言论的, 不管是在哪个国家, 都够蹲监狱了吧? 这种 Joke 就算放到愚人节也还是恶劣的, 愚人节不意味着什么都可以乱来, 言论自由也不意味着就可以随便造谣.

为什么我对谷歌退出完全没感觉 (谷歌非 Google)

首先说明, 这篇文字完全是个人看法, 里面包含了非常多的个人偏见在里面, 我无法代表任何其他人或组织, 并无法指定任何其他人或组织对此文负责, 我同时无耻的表示不对此文任何内容负责.

谷歌走了, 网络上顿时又热闹了好多, 有被扣五毛的人在兴高采烈奔走相告, 有被扣七美分的人在如丧考妣痛心疾首, 笨狗其实是有那么一点高兴的, 但是也有不少忧虑, 好不容易确定下来自己人格分裂到底是因为啥, 回头发现已被扣帽子无数. 于是笨狗觉得春天都已经来了, 这么多帽子带着还是很影响视野的, 加上帽子被扣这么多顶, 而不管是五毛还是七美分都没见到一张, 很是忿忿不平, 于是想嚎叫两句提醒下编制内的人也拉编制外的人一把.

扯淡结束, 回归主题. 先还是明确几点, 如果讨论的基础都不一样, 那讨论就只能是毫无意义的对骂, 我的出发点如下:
1. 谷歌将服务器撤出中国大陆, 转而在香港地区为中国大陆提供服务
2. 撤离的是谷歌, 即 Google.cn, 而非 Google, 即 Google.com 及其他

之所以强调 Google 不是谷歌, 是因为看起来虽然是一家, 但是这两边提供的服务还是太不一样. 就比如反对网络审查的人指出的, 谷歌有自我审查机制, 而 Google 没有, 再比如只在 .cn 上与第三方合作提供的音乐, 问答, 来吧等服务. 有自我阉割的谷歌退到了大陆以外, 似退实进, 因为现在不用自我审查了, 而且又还能提供那些 Google 全球没有的特色服务, 在某些敏感词上被盾就被盾, 反正在大陆也要被阉掉, 还不如让盾掉, 反正真心想找的人, 翻墙或遁地技术绝对都能过去.

今天看到一个分析说西方政治和中国政治的导向不一样的帖, 里面有一点提到是: 西方都是精英领导民众, 民众渴望被精英认可, 而我天朝是草根引领潮流, 领导必须对大众妥协. 我无意掺和太高深的东西, 只是从工程师的角度来看这个, 也觉得很有意思. 不管是外面的报道, 还是我自己的亲身体验, Google 都是一个工程师推动的企业, 非常多的产品或新特性, 都是由聪明绝顶的工程师们想出来再向大众推广, 大众里的精英接受后再继续推广开来, 这一点上表现最明显的就是 Gmail, 最早的邀请机制保证了参与人的质量, 并通过这些人对高阶功能的使用而让产品品质快速迭代, 然后再逐步开放给那些用什么邮箱都无所谓的普通用户. 相比之下, 大陆的那些成功产品, 比如百度贴吧, 知道, 无不是工程师们向广大网民妥协的结果, 而非工程师强势引导民众跑步前进. 回到谷歌身上, 当年李开复先生宣布谷歌这个名字之时, 就应该是考虑过在大陆的妥协性战略方向, 所以会有后来的输入法, 有天涯问答和来吧, 以及 g.cn 的域名, 265 导航, 以及我非常喜欢的谷歌音乐, 但是妥协并不能违背原则, Google 之所以经常被当作正义一方,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其 “不作恶” 这一句话.

但是在大陆的谷歌是否能和 Google 一样, 维持 “不作恶” 呢? 关于这个问题, 我是持否定态度的. 姑且不说所谓的输入法词库抄袭事件啥的, 就看看谷歌收入, 看看有多少收入是不干净的, 有兴趣的可以去搜搜看 “新蛋”, 如果不出意外, www.360buy.com 这个网站是会出现在广告位置的, 而且默认应该是在左侧第二位, 对此笨狗表示笑而不语. 如果不出意外, 不少看客这时候会立马给我扣一顶五毛的帽子, 然后说百度那么多垃圾广告你怎么就看不见. 笨狗的观点只是: 如果你一直坚持自己是清白的, 那就应该一直清白下去, 不能因为别人一直不清白就可以让自己偶尔不清白下. 这句话说的再难听点, 就是, 立了牌坊就不要做婊子. 可惜的是, 谷歌在大陆一次又一次的突破自己的底线, 最后终于表示忍无可忍无须再忍直接跑路了, 就无须再忍跑路一事, 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叫好, 但是如果扯上说忍无可忍, 笨狗就觉得比较扯淡了, 如果真的坚持原则坚持底线, 那就应该在第一次最痛的时候大叫出来, 而不是这么多次后突然觉得不爽了要抽身离开, 而且就算这时候走, 也就不用再装的跟个雏一样.

前面说不满, 后面说希望. 谷歌离开大陆, 在很多大是大非上就可以很坚定的坚持原则了, 虽然有被盾的危险, 但是比起在国内被要求自我阉割, 显然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我不作恶, 作恶的是万恶的功夫网. 这样做, 减少了自我阉割的工作量, 即让产品做的简洁高效, 又能占领道德制高点, 何乐而不为, 而且撞墙本来就是小概率事件, 我 diang 还不至于让大部分正常的请求都撞墙上的, 毕竟墙也不一定扛得住. 至于某些人担心的说以后我 diang 将 Google 全部盾掉, 个人觉得应该不会, 只要把那些不听话的盾掉就可以了, 而且 Google 又不傻, 除去我 diang 那些无理取闹的要求, 大部分事情就算我 diang 不要求, 他们自己也会做包括暴力/色情等自我审查和过滤的. 盾掉 YouTube, Twitter, Facebook 这些对普通群众影响真的不大, 我们有 youku, 新浪微博和开心/校内, 但是正如大多数人指出的, 盾掉 Google 会使得学术界和技术领域很受伤, 而国内的百度等搜索引擎完全无法提供一个端的上台面的英文或其他外语搜索服务.

最后还是扯开一下, 笨狗非常不理解那些有二分类嗜好的人的想法, 为啥每次一扯到 Google 就一定要拉上百度, 如果 Google 利益受损, 那百度一定在后面干了手脚从中得利, 如果有人反对 Google, 哪怕是一直支持, 只在某些特定事件上反对 Google, 那一定是百度的走狗. 到底是真的大脑部分受损或只是为了逞一时口快乱骂一通? 是不是这些人也被我 diang 教育的很好, 不是好人的一定就是坏人, 不是坏人的就一定是好人. 电影里共军打日军打国军, 所以共军是好人而日军国军都是坏人, 那沪松保卫战血战台儿庄的国军呢? 他们面对日军时是好人还是坏人? 生活… 真的不是一个二分类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