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 译稿:当父母请求做你的Facebook好友

难得转一篇文章, 也还是转了, 下面是原始链接:
http://www.cnbeta.com/articles/51102.htm
—-分割线—-
 
  当Matt Florian最近登录他的Facebook帐号检查他400多个好友的状态时,他发现了一个加为好友请求. 
而这个请求竟然来自他的爸爸.这个蒙哥马利县舍伍德高中三年级的学生并没有惊慌,是的,他只是深深吸了口气,考虑他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他可以接受这个请求,当然他也可以忽略它.如果他接受,他可以选择他的爸爸只可以看到他的部分Facebook主页界面.但是他思考更多的是和你的亲属在Facebook上成为朋友意味着什么? 

  整个国家,在Facebook冲浪的用户都在思索着相似的问题.越来越多的父母都在Facebook上相继注册以跟上他们儿女的步伐.他们不仅和他们的儿女(在Facebook上)成为朋友(或试图成为朋友),他们同时还向儿女的朋友发送好友请求. 

  像Matt这样比较开放的,最终接受了父母的好友请求.但有些用户不然,他们在群组里面显露了他们的恐慌,他们谴责父母的侵入并且给出了如何识别和对付父母的几点提醒(到他们的电脑上删除他们的帐号,或者直接不加他们为好友).甚至有关专家也参与进来,阐明他们关于Facebook礼节的有关建议. 

  詹姆士*麦迪逊大学二年级学生,十九岁的Mike Yeamans在颇受欢迎的“No Parents on Facebook”群组里写道:“我不知道是否大家都有这样的经历,今天早上当我登录Facebook时发现一个新的好友请求,当我非常兴奋的点击链接, 我不敢相信竟然是我的爸爸,这很让人气愤.” 

  当Mark Zuckerberg 2004年创建Facebook时,它是作为大学生相互交流的一种方式而设计的.用户可以构建一个个人主页可以向他们同网络的人接受或发送好友请求.成为好友的用户可以在他们的网络上共用标签,发送信息甚至和朋友的朋友成为好友.它像一个很隐私的俱乐部,因为它只向有特定邮箱地址的用户开放(译者注:最初 Facebook只向邮箱有edu后缀的用户开放). 

  随着Facebook的受欢迎度日趋高涨,它的创始人就开始扩展它的用户群.2005年,它允许高中生进行注册.2006年它决定向大众开放,这引起了它最原始用户的抗议,为父母“入侵”Facebook写下前兆. 

  与此对立的,许多“禁止父母进入”的群组在Facebook上日趋流行. 

  Yeamans和他的一些朋友在2007年发起了“还大学本色,让父母远离Facebook”活动,他们可能只是做为一件乐事来做,但是有超过500人进行签名,每人还有一个被父母入侵的故事. 

  “当Facebook最初向公众开放时我妈妈就注册了一个帐号,当我拒绝她的好友请求时她很生气.”一个略显愤慨的同学写道. 

  一个Facebook群组甚至在网上向Facebook创建者写了请愿书,请求他改变当初的决定. 

  计算机信息系统专业的Yeamans写道:“我喜欢我的父母,但是我想将部分大学经历埋在心底,为了有一点自由我才选择了学校,现在发现好像我错了” 

  他说他的爸爸很固执.“我忽略了他的好友请求,但是他不停的尝试加我为好友.” 

  蒙哥马县Gaithersburg 高中17岁的学生Lily Goldberg表示和父母同在Facebook上是不可思议的,这就好像他们走进了我的卧室. 

  Sandy Spring的舍伍德高中让同学共享了许多关于父母在Facebook上的故事.有一个母亲比自己女儿花费更多时间和女儿的朋友聊天.甚至还有父母参加了 “friending frenzy”活动,这使他们的女儿感到恐慌.当被问及是否愿意接受父母的好友请求时,大多数学生表示拒绝. 

  当然Matt是个例外,Matt的爸爸Bob Florian,宣誓当他向Matt发送好友请求时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他同时也是他15岁女儿Katie的朋友,但是这点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我甚至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愿意加我为好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年长的Florian有一个合理的工作理由.他和他同在Grassroots公司工作的同事们,通过一个以D.C.为基础的社区政治运动我那刚落来得到他们客户的信息.在实施他的好友请求之前数月,他已经像打预防针一样询问他的儿女关于这个网站是如何运作之类的问题. 

  当提及人们在网上相互交往的各种方式时Bob Florian谈到:“每次有邀请时,我会说,做朋友真的很酷,好的,我会得到“暗送秋波”(译者注:和校内网上的打招呼是一样的)并且被邀请参加游戏.但是不像他们的开放的儿女,外出时我宁愿骑我的自行车.” 

  今天高速增长的Facebook用户群中大约有66,000,000人超过25岁.超过一半的用户不是在校生.这是否会影响Facebook的市场份额还需进一步观察. 

  对习惯于在网上分享他们一切的这一代来说,这些表现感觉有点古怪.位于芝加哥的伊利诺斯州大学的Steve Jones教授深层研究了数字文化,他表明父母和孩子们的世界有着明显的不同. 

  “许多他们想要隐私的并不是他们想要向陌生人隐藏的,他们只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们表示我并不在乎我不认识的人知道这些,但是我很在意和我亲近的人知道这些.” 

  对于一年前在Facebook注册15岁小女孩Taylor Janney来说,是否和她妈妈Karen成为朋友是没有选择的,这是她被允许上网的唯一方法. 

  “我的妈妈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她笑着说,“这样真酷,和妈妈成为朋友我不感动麻烦.” 

  Taylor的妈妈(Quince Orchard高中的一位老师)说,她在Facebook上获得了无限的乐趣.以前,她跟自己定了一条规矩,她不会和他自己的学生成为好友,但是令她惊奇的是,她的有些同学主动向她发送了好友请求.她第一节课的同学已经建立了他们自己的Facebook群,在那里他们可以交流课堂上发生的趣事. 

  位于Dominguez Hills的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Larry Rosen,他同时是“Me, MySpace, and I: Parenting the Net Generation”的作者,表示家长是很想知道他们的儿女在网上都做了些什么,但是当他们的请求被拒绝时不应该感到懊恼.毕竟很多年轻人都将 Facebook当作他们自己的并觉得父母属于干涉他们的生活.他建议父母和他们的子女间设立规则,不仅仅关于年轻人在网路上的各种行为,还关于父母在网上的行为. 

  他表示可能有些父母不是单纯的为交朋友而请求加为好友. 

  尽管最初的恐惧,Yeamans还是修改了他关于父母加入Facebook的态度:“我表示让步,他们可以加入Facebook,但是我不会加他们为好友,就这样,有些事我不想让他们知道.” 

  尽管父母们以为自己已经成功加入,但是有一条应该注意,能登录和加入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同学们表示对隐私设置很茫然,当然还有周六狂欢的照片?这样隐私是不可能存在的. 

翻译:龙轩@译言
作者:Lori Aratani

原来我现在的身份是传奇人物…

以下内容为俱乐部会议记录, 瀑布汗一个, 原来我现在的身份是传奇人物. (ps. 为什么不是传奇吉祥物呢?)
——–分割线——–

首先我们热烈欢迎一下老成员的新加入!欢迎叶文回家!
叶文,大一加入微软俱乐部,已经保研,ACM拿过银牌,曾在百度和GOOGLE都实习过的传奇人物。简洁的自我介绍,谦逊中越发显现他的内涵与不懈追求;眼神的淡定自如,草草扫过就透出对俱乐部的情切。

试用了一下百度 Hi

个人感觉最大的亮点是支持超过 2G 文件的传输, 当然, 这只是我发东西给别人时没报错, 并没有真实的试验把一个 4.3G 的 ISO 传完过. QQ 那个挫东西估计用的是 int32 来标识的文件长度, 所以最大是 2G, 飞鸽的问题在于只能是局域网内似乎.

其他的, 似乎这个东西还只是内测? 恩, 我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吧…

// 注: 本文原始地址 http://hi.baidu.com/whusnoopy/blog/item/576070cfb9e43539f8dc61e1.html

传闻

一切都是传闻, 太好玩了, 好多事情我也想啊…

1. 叶文? 他不是去工作了么? 怎么还回来?
  07 年冬语出同级某女生, 听她室友说到我时来了这么一句, 也是这句话让我开始留意那些有意思的恶搞的传闻, 当时正在上海实习, 加上夏天在北京, 貌似很久没在学校, 也许大家都把我忘记了吧 :)
2. snoopy 拿着 MSFT/GOOG/BIDU/… 的 offer 在想到底去哪家.
  07 年找工期间语出 flymouse 以及众多恶搞的同行, 比如 Sempr 等, 我多么希望这个不是传闻而是现实啊, 貌似做梦都没梦到过这样的好事.
3. 你们要多搞竞赛做科研, 像叶文那样, 人家挂三科还不是一样都保研了.
  无数次语出 05 级辅导员老赵, 据说是 05 每次年级大会都会有这么一出… 汗, 这到底是夸我还是损我? 友情提示: 竞赛科研什么的都可以玩, 但是不要学我, 什么都没玩好然后学习也还是一塌糊涂.
4. 不用怕, 你看人家叶文, 学习那么烂, 挂三科还不是一样去百度去 Google.
  07 年冬语出猫猫, 这个和上面那个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等这个学期遇到她一定狠揍之…
5. 你儿子现在都一百多万一年了?
  07 年冬语出某街坊, 对我老妈说的, 汗, 这都什么跟什么, 是真的该多好啊.

貌似还有很多, 以后想起了再说吧.

补充 6. 百度赞助叶文读研,叶文读研期间的费用由百度提供,叶文研究生毕业后直接去百度工作!
  07 年冬语出同系一同学, 通过后轩到达我这. 这个这个, 貌似可以跟百度谈这个条件看看的, 恩, 反正现在研究生貌似也没全部公费了, 我也可以早点进入米国那种全奖状态多好啊.

一些题外话, 前两天 hh 说我很大的一个缺点是几乎没有同龄朋友, 就是那种一起玩一起疯甚至有点酒肉朋友的, 这样会活的很累, 也很容易孤独. 确实是这样的, 我的朋友圈都是一些看起来似乎很神的人, 然后, 在一个人孤独的时候, 也只能一个人越来越孤独和压抑, 所以, 我逃离上海, 重新回到武汉并且决定一年不走.

回家, 又回校

不能不说一个人要走运了是拦也拦不住的, 同理, 倒霉时也是一样.
 
回家的路在火车票告吹, 黄牛票也买不到, 加上京广线挂掉, 湖南及周边省份高速大面积挂掉的情况下, 似乎只有空路一个选择, 在 kooxoo 机票上刷好几天后终于决定是买的 30 号晚上的春秋航空飞桂林, 打折后还是相当于至少白干一个星期来赚这张飞机票, 不过还好那个折扣还是相对比较低的, 并且似乎就在我下单后不久那个折扣的机票也卖完了.
 
30 号前一直关注回家路, 广州火车站的滞留人员从 15w 到了 60w, 再到 80w, 京珠高速也是越来越难看, 上海则在几场雪后两个机场也都有 1/3 左右的航班被延误或取消. 家里说从 28 号开始停电, 全市停电(其实应该是南六县全面停电, 北五县还有能撑的, 不过家里是扎扎实实的停了整三天, 县城三天每天晚上来一个小时电), 还好 29 号雪停了, 还出了太阳, 上海的雪 29 号停了, 但是 30 号中午又在下, 办公室看已经很大, 有人说浦东更大, omg… 30 号下午老爸打电话说家里火车已经是几乎停运了, 29 号整个火车站过了 4 趟车, 30 号是 2 趟车(汗…), 汽车估计也不安全, 加上每天就一班车, 还是跟我大叔一起去桂林接我好了, 得, 我查半天的桂林回去的所有列车时刻报废. 下午想半天还是不吃饭就去了机场, 带上了 N 多零食, 还有巧克力, 饼干, 绝对充足的矿泉水, 长期抗战的准备啊. 家里那边老爸说路还好走, 路上已经没积雪了, 路边还很多, 并且天气预报说的暴雪也没出现, 只是在出湖南的地方下了点冻雨, 然后是家里蜡烛 5 块钱一根都买不到了, 让我一度在想是不是应该弄点蜡烛回去好把飞机票赚回来?
在地铁 2 号线被挤死到龙阳路后出去找半天才找到传说中的大巴上车点, 不过大巴没等到倒是等到出租司机有吆喝拼车, 15 米/人, 想想大巴也要 12, 干脆走了算了. 一路很 happy 的发现没下雪了, 路面也是干的, 机场跑道应该是更干才对, 嘿嘿, 可以回去了. 在机场发现来的还是太早了, 等得那是一个无聊啊, 好不容易换登机牌, 说那个拉杆箱还要托运, 想起别人说的托运行李的诸多问题, 心里是老大不情愿, 不过反正也还是免费的, 托就托吧. 这里有个插曲是旁边有春秋三天前飞武汉没飞成的在闹, 被滞留三天啊, 也是个痛苦, 没办法, 武汉和长沙都是机场重灾区. 过安检的时候果然是要求把背包边上的水拿出来喝一口看看或者给她闻下, 然后说包里还有两瓶, 于是都拿出来, 解释说怕回去后被堵路上, 对面友善的笑笑, 都打开用闻化学药剂一样的闻法检查后就进去了. 与外面等待换登机牌那人潮涌动对应的是候机区人烟稀少, 不过似乎里面也有很多滞留很久的, 看到有盖着被子睡觉一看就是长期抗战的, 还有一拨人都在吃机场发的方便面… 去的太早就把本子拿出来玩, 搜无线, 都有密码连不上, 这里发生了一件很灵异的事情, 那就是在我连一个无线的过程中强制去连另一个点居然连上了… 还把 GTalk 和 MSN 都登了上去, 同时还上了水木准备在 GoHome 报告浦东机场情况的, 结果就在我跟 Stephen 说了一句话后就断了, 后面就再没连上任何一个点…
因为飞机从海口飞过来就晚点, 所以我们也在等, 最后是延误了一个小时左右, 不过其他还好, 一切顺利, 再次抱怨浦东那个该死的机场从候机大厅滑跑到最后起飞跑道要的时间是太长太长了. 老爸和大叔还有老妹都到桂林了, 只能说抱歉等我两个多小时下去吧. 在飞机上看上海的夜景还是灯火通明很漂亮, 也就是上海很漂亮了, 后面路程中一直到桂林都没发现下面有光亮.
在桂林落地是 31 号凌晨 0:10 左右了, 下飞机, 然后又在等待取行李, 果然托运是个很麻烦的事情, 把背包给了外面在等的老爸, 也是报告下安全落地, 等拿到自己箱子后直接出去到了外面在等的大叔车上, 一开始还以为开的大叔的皮卡, 结果是小叔的奇瑞 A5. 老妹貌似都睡了, 给我带了 n 多喝的和吃的, 看来大家都过分谨慎了 :P 同时大叔还说就我落地的时候婶婶发短信说县城来电了, wakaka. 回去路上一切顺利, 遇到 N 多从京珠高速分流到衡枣高速的大货车, 然后就是回去的过路费都收了, 来的时候估计是沾衡枣分流车的光好多收费站都直接放行了. 过兴安的时候整个县城还路灯灯火通明, 但是后面基本就黑了, 在跟湘桂线平行走的路上还遇到了两趟南下的火车, 都是客车, 神保佑大家都能安全顺利回家吧. 回去一路也就是偶尔有点小冻雨, 一路的路况也都挺好, 都是草沙路或者水泥路, 桥上也都还铺有草袋, 只是快进湖南那有段本来挺好的草沙路被大车压的一塌糊涂. 进县城的时候看到路灯都亮了, 然后都很兴奋, 说这下应该电力是正常了, 回奶奶家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 跟老爸一起脚都没洗直接睡了.
 
最后统计是汽车来回跑了 444 KM, 当然, 是要算上一开始找加油站多跑的差不多 20KM, 老爸加的 210 米汽油还剩了不少, 算上路桥费应该是不到 300, 加上我的机票, 这趟回家路花费在大概 1.2K, 不过时间还是挺快的.
第二天快中午时起来, 吃过早饭(或者午饭?) 后看天气还好, 直接去汽车站回家了, 家里也有电, 真好 :) 从上海公司出发到最后回到自己家里, 都没到 24hr, 并且 2 月 1 号(回去后第二天) 果然又是一次暴雪, 下的都是冰粒, 地上厚厚一层到今天(2.14) 还有没化干净的, 据说比前几次的雪加起来还厚, 西边山上更是还有那种白雪皑皑冰川的感觉. 在暴风雪的间隙中安全回家啊, 太幸福了, 回来后电力供应也很正常, 只是偶尔停一两个小时, 很偶尔.
刚回家的时候还一直关注暴风雪, 看央视新闻的迎战暴风雪, 感慨自己真是走运, 唯一的瑕疵是飞机晚点一个多小时, 比起晚点 7hr 的李珊同学好, 比起火车路上滞留 48hr+ 的阿猫同学好, 比起从上海到长沙汽车走了一天一夜还走的惊险无比的表姐好, 比起从杭州到家开车三天三夜其中两天两夜被堵路上的表哥好, 比起学院某实验室走了 9 天才到家的某师姐更好, 比在武汉和长沙累计逗留 5 天的融陀也更好. 回来后听到各种八卦有湖南联通管运营的两个副老总抗冰救灾组织不力被就地免职, 有长沙火车站站长因为有让两百多学生没能上车被免职, omg.
 
在家大吃大喝大睡, 其实今年是没喝酒了, 本来就不想喝酒的, 老妈非得配合别人还忽悠我喝, ft, 睡确实睡爽了, 每天 10hr 以上的睡, 太 happy 了. 把家里电脑系统重新弄了, 结果一装主板驱动就无法开机, 无语, 最后自己手动一个一个从设备管理器去装驱动, 去帮别人弄电脑, 一装主板驱动就停电了, 汗 -.- 还以为我回来后 rp 守恒到这种低谷, 装个主板驱动怎么都会把机器弄挂. 把自己笔记本系统重装了, 换上 7200 转新硬盘装的, 结果我太过分自信删多了驱动, 又是一顿好找, 到现在好像还有个没装上的, 回头去弄.
去开建行的网银, 也是一个麻烦, 第一次是带上了存折和自己的信用卡, 结果说没存折配套卡无法开, 那个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最后是把我开了个自动还款的业务. 大年初六那天继续去开和买火车票, 结果居然那个支行不开门, !$#%@~, 一看居然写的是节假日休息… omg, 果然总部就是有派头. 去买火车票看说只卖两天的, 问了警察叔叔也说是两天, 懒得排队直接回来了, 结果小叔拿我学生证去找人直接就买出来了初十晚上的票… 汗, 这都是个什么世界啊.
 
再有两天又要回学校了, 很多事情又要开始好好干, 这次还是 K22 的票, 老天保佑我能挤上火车安全抵达武汉.

回家, 一片迷茫的路程

30 号晚上浦东飞桂林, 到桂林落地是快 23:00, 天气预报说桂林雨夹雪, 零下二度到零度, 永州中雪转大雪再暴雪转小雪, 还是火车回去吧, 桂林站还没听说有滞留成广州那样, 60w 人在车站, 广场及周边, 都有冻死冻晕人的. 目前上海天气正常, 桂林天气也至少允许飞机降落, 明天到桂林应该没问题, 后面的… 自求多福?
 
打电话回去给老妈, 并确认老妹和叔叔的消息, 家里停电已经两天了, 并且市政府的安抚短信说还要好几天. 据水木未确认来源的消息称是双牌电站短路爆炸, 还炸死人了, omg, 看来确实短期内想恢复供电还是很有难度. 老妈说现在天天就在家睡觉, 反正黑灯瞎火, 全县又都买不到蜡烛, 起来也冷, 干脆窝被子里.
 
sigh, 这都什么世界啊, 电影后天场景提前来到, 天气恶劣, 交通瘫痪, 经济不景, 有生以来最没有喜庆气氛的新年.

大雪, 机票, 5g 聚会

亲爱的武汉似乎已经连续下了超过两个星期的大雪了, 哼哼, 看谁还敢说武汉是火炉而不是避暑胜地的. 当然, 这是调侃, 事实上我们亲爱的同学们大部分都被这场无与伦比的大雪玩死了, 据某人说伊实验室某大姐从武汉回陕西还是河南居然花了 9 天, ls 同学貌似还很走运的从宁波混到杭州然后还顺利回家了, 虽然晚点了 7 个多小时, 但是好歹还是回去了, 相比之下 sherlock 同学坐 Z 字头的车从武汉回绍兴才晚点 3 个多小时算个 P 啊. 另外, 相信京广, 沪昆湖南段断电或欠压导致整个铁路系统几乎瘫痪大家也都知道了, 广州站昨天我看新闻的时候是滞留了 18w 人, 站前广场加环路都已经封闭为候车区域了, 从武汉到广州几乎所有的火车站都是退票窗口比售票窗口多, 并且还不收手续费, 只是买到黄牛票的人怎么办? 据乱七八糟的线报表明, 现在还有若干同学还都卡在湖南, 比如某人在本来 16 个小时就该到的火车被卡在湖南已经超过 32 个小时了, 这还只是卡在湖南的时间, 并且何时重新出发还遥遥无期, omg,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昨天突然 10086 跟我发条短信提醒说武汉出去的汽车基本都因为高速被封而停了, 然后似乎一夜之间很多 MM 都知道了汽车轮胎上捆的铁链子叫防滑链.
 
说到火车, 该死的上海连任何机会都不给我, 后来看康康的同学第一天中午来排号, 然后第二天凌晨去买票的惨痛经历和小欣欣同学第一天晚上 9 点多到火车站排到第二天早上也只是在一条不热门线路上排到一张硬座, 看来我不去火车站是明智的. 但是大话西游的那个经典段子不幸在我身上重演了一遍, 事情发生在开始卖 2.2 票那天的傍晚, 在火车票通过正常渠道毫无希望之后开始转战 kooxoo, 花了一个多小时把所有符合我要求的转让电话都拨了一遍, 同时还带着笔记本随时刷新, 结果那些看起来是票贩子的电话就是死活打不通, 其他的不是没了就是压根不符合要求, 在一张 K149 到桂林硬卧的信息出来 5min 内我拨通了电话并且还有效, 但是那个该死的车即不停永州也不停东安, 并且那个大姐还开口要加 100 米, 迟疑后决定先打个电话给老爸问祁东或者全州回去还方便不, 如果汽车很危险或者很麻烦就算了, 但是跟老爸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意识到我应该先把票给定下来, 然后再考虑汽车的事情, 反正票在手里即使我不要也很容易转让掉, 结果, 结果, 结果就在一个电话的时间后那张票就很不幸的没了, 事后想想加 100 米还是很符合行情的, 现在的黄牛票都是 100-200 加, 我真是不识时务, 但是这个事情后我决定只要不超过原价两倍的票不管怎样我都要买下来后, 死活也没有票出现了. 噢~~~ 那个经典的端子: 曾经, 有一张只加 100 块钱虽然不停但是能到附近并且还是硬卧的火车票放在我面前, 我没有珍惜, 直到失去后才追悔莫及, 55555~~~ 最后的回去途径是跟公司商量提前两天结束好买还算便宜的春秋航空飞桂林, 还是好贵, 想开点就是最后一个星期白干了就为了赚这一张飞机票和火车票的差价, 并且, 现在还不知道到时候上海和桂林的天气如何, 到桂林后是不是又能顺利回去. 果然 HR 都是忽悠人的, 你说没事干嘛非得忽悠我一直留到春节前一个星期呢, 少干一两个星期大家又都没什么, 我还可以很舒服很顺利的回去跟老爸老妈团聚.
 
周末被 xl 同学叫上去参加一个和互联网和新媒体有关的组织(或者说协会? 我也说不清了) 的聚会, 类似沙龙吧, 都是一些相对新兴小公司的头儿们, 听他们讨论行内的一些发展方向或者看法什么的, 多看看听听果然有好处, 可惜现在自己还是固执的认为技术更适合自己一点, 懒人还是打工好了, 不用费什么脑子, 如果以后有兴趣, 并且自己的眼界和感觉都够好的情况下再去考虑自己做老板去创业吧. 不过多接触不同行业不同层次的人, 看他们的生活, 听他们关心和在意的事情, 挺有意思.